分享

酒精成分5%。02抵抗力

很安靜...應該說是恐怖的寂靜。 
一間完全日本風的和室房間,一個黑髮男人坐在裡面。 
純黑的柔髮突顯出白皙的皮膚,腰很細,手腳也很修長,身上穿的是日式浴衣,紫色的。 
這裡是位於義大利的彭哥列本部。沒錯,這裡是義大利,之所以會有日式房間是因為首領是日本人。 
呃...寂靜的原因是... 
「雲雀,你真的不喝酒嗎?我拿的是冰火欸,酒精成分只有5%...」山本拿著酒在手上搖了幾下。 
「我說了我不喝酒,聽不懂?」雲雀銳利的眼神盯著山本。 
「到底為什麼嘛~」山本不死心的抱住雲雀。「喝喝看,一口就好了~」 
碰!!! 
一拳打中山本的頭,山本吃痛的放開。「阿~好痛好痛!」 
「要是你在說這個話題,就給我滾出房間。」雲雀冷冷的看了山本一眼,走出房間。 
「唉呀~不說就不說嘛...」我還以為你會說咬殺呢...,就算我說了你還不是出去了?唉~ 
山本走出房間,看到一旁的草壁。 
「恭先生酒量不是很好...所以不愛喝酒。」草壁像是在幫雲雀說話。 
「是嗎...?」山本看著雲雀的背影,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其實我還真想看看呢!看雲雀喝醉的樣子~」 
「...」看著山本漸漸離去的背影,草壁突然感覺到一股腹黑氣息。「山本先生真是...」 
剩下的字都沒有說出口。 
+++ 
「哈~好睏喔...大家,我先去睡了...」 
阿綱站起來,伸個懶腰。「你們繼續看吧...」 
原本在看電視的獄寺站起來,一個90度的鞠躬。「第十代首領晚安!」 
「呃...晚晚安...」即使過了十年,阿綱還是不習慣獄寺的行為舉止阿... 
「吶~綱吉,我們一起睡吧~我抱你進去...」邊說,骸站起來抱住阿綱,很厲害的來個公主抱。 
「喂!六道骸!你想對第十代首領做什麼!?」獄寺想上前阻止,卻被了平拉住了。「放開我!草坪頭!」 
「這樣才是極限啊!就讓他們兩個去吧!」 
「到底是哪方面的極限啊!」 
「各方面!」 
「...」 
骸微笑,趁亂離開了大廳。 
看著骸抱著阿綱的背影,山本一臉燦笑的轉頭看著雲雀,眼睛閃閃發亮。後者只是給予一個想殺人的目光。「別想。」 
「不要這麼說嘛~」邊說,山本走到雲雀面前一把將雲雀抱起。「走吧~」 
「等...放開。」雲雀掙扎,拐子抵著山本的下巴。 
山本只是微微一笑,沒有任何想放下他的動作,直接走向房間。 
「喔喔!連那邊也很極限啊!」 
「你極限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啊!」 
「總之就是極限啊!」 
「...」 
一旁的髑髏扎扎眼,也回房去了。 
+++ 
山本坐在地上,看著電視轉撥的棒球賽,一邊喝著之前買著放的白蘭地,一邊摸摸下巴。 
「欸...雲雀下手真不是普通的重...」 
「那是你欠咬殺。」 
「咦!?」山本馬上轉頭,看著躺在床上應該已經睡著的雲雀。「你還醒著嗎?雲雀?」 
「...」雲雀慢慢的爬起來。「你電視開這麼大聲我睡的著?」 
「呃...」山本笑了笑,把音量關到最小。 
「我口很渴。」 
「欸?」 
雲雀的眼神掃過來。「我口很渴。」 
「好好~你等等...」山本笑了笑,對於雲雀的無敵女王風早已習慣了,應該說...他就是喜歡這樣的雲雀。 
珍珠奶茶送到,雲雀喝了幾口後躺回床上。「晚安。」 
「咦?雲雀,你不喝了嗎?」還有一半欸...。 
雲雀沒有回話,拉起棉被將臉蓋住。 
好可愛太可愛了!雲雀的一舉一動都讓山本覺得超級可愛,不管是在命令人的時候還是在咬殺人的時候...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山本拿起雲雀喝到一半的珍珠奶茶,放棄了桌上的白蘭地,一臉笑意的一口氣全喝完了。 
「...」看到雲雀躺在床上,山本突然有股衝動不想看棒球想馬上去跟他擠...但最後還是選擇看棒球... 
不!還是去睡覺吧! 
「雲雀~」山本鑽進被窩,抱住雲雀。雲雀的身材非常纖細,即使過了十年,這點依然沒變,倒是臉蛋更加美艷...更加嫵媚。 
「...不要吵我。」雲雀冷冷的道,翻過身繼續睡他的。 
「...」山本微笑,將手伸進雲雀的衣服裡。「反正明天沒有任務...今晚不要睡了好不好?」 
山本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膽了?呃...不對,他本來就很大膽。應該說是...山本什麼時候...腹黑加倍了? 
看著山本腹黑的臉,比以前多好幾倍...如果是十年前的山本不可能這樣要求他,即使要求了也很快就會被他咬殺。 
但現在呢? 
「不要。」雲雀很乾脆的拒絕了,今天才剛出去出一個任務,很累想睡覺...。 
「...雲雀~」山本好像已經決定不睡了,吻著雲雀的脖子。 
「......山本武。」經過幾次的點點點之後,雲雀終於轉頭,不過眼神帶著殺氣跟怒火。沒人跟你說過,睡眠不足容易發火嗎? 
山本很清楚,雲雀只有在真的生氣的時候才會連名帶姓的叫他,當然,他很識相的閉嘴了。 
「...」這個死山本,每次都喜歡考驗他的耐性...欸?雲雀感覺到山本爬起來走下床,轉頭張開一隻眼睛看著。 
「嗯?雲雀不想我離開嗎?」山本再度露出燦笑。「還是說...突然想讓我抱了?」 
看到山本又要撲上來,雲雀很快的拿出拐子。「咬殺。」 
碰!!! 
才剛起身,兩個人就相撞,之後又因為重心不穩跌到地上,山本放在桌上的白蘭地就這樣全淋在雲雀身上。 
「啊!?雲雀...沒事吧!?」山本想把雲雀拉起來,但雲雀卻瞬間像是沒了靈魂一樣倒下,被山本接住。「...不會吧?」 
醉了?會不會太誇張了!?只不過是打翻...應該只有喝到幾滴啊!不要跟我說有人連聞到酒香都能醉? 
「呃...好像真的有這種人欸...」山本苦笑著吐曹自己的心聲。 
雲雀就像睡著般,唯一不同的就是臉頰上微微的暈紅,在白皙的臉頰上更是清楚。 
山本將雲雀抱回床上,突然有股衝動...不,不行。山本壓抑了想侵犯雲雀的想法,畢竟...他還想多活幾年。 
全身都是酒的雲雀濕答答的,散發出酒香。 
「...這樣會感冒吧?」山本笑了笑,伸手脫去雲雀的浴衣,美麗的身軀呈現在他眼前,這樣的誘人。 
看著雲雀的身體,山本愣了好幾秒,但也有可能只是想看久一點...「啊?雲雀...!?」 
還在發呆的山本一下子就被雲雀拉到身旁,躺在他旁邊,手腳通通都扣著山本,讓他無法動彈。 
「...」本來想起來,但又覺得這樣也不賴...「如果感冒了不干我的事喔...親愛的雲雀。」 
----------------- 
嘎啊!? 
這算什麼?這是什麼梗啊!!! 
遭了不知道怎麼打...我完了我>______< 
8018很不錯,不過我不常看...也從來沒打過~ 
請大家多多支持8018嘿!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