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銀生日賀文

真選組一如往常的和樂…… 
「十四阿--今天放你一天假,快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大猩猩大笑著抬頭,土方用剛睡醒的臉站在大猩猩身後。「今天可是那個萬事屋的老闆生日阿,你不會忘記吧?」 
「啊?那傢伙生日干我什麼事啊?」土方挑眉,一臉不爽。 
「土方--老闆的生日怎麼會不干你的事呢?難道你想對他始亂終棄?你這個受想對對方始亂終棄嗎?啊?」沖田拿起原本戴在眼睛上的眼罩,懶洋洋的說。 
「啥?我又沒對他做什麼!什麼始亂終棄啊!還有、受是怎麼回事啊!哪來的專業用詞啊!」 
「好了好了別吵了--快回房間吧!今天你放假!」 
在大猩猩說完後,在場所有組員都很有默契的合力把土方推回房間,接著又很有默契的把門給關上。 
站在房間裡,土方無言了。 
坐到一旁,點了根煙……怎麼身後好像有人……的樣子。 
「誰!」 
土方警覺性的轉頭,而他看到的就是滿臉通紅得阿銀。「呃、你……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啊!」 
「嗯?我怎麼會在這裡--?」阿銀懶洋洋的從後方攤在土方的肩膀上,瞇起眼睛睡眼惺忪的。 
「……酒味?你喝醉啦?」土方伸手想推開阿銀,卻發現他身上濃濃的酒味和臉上的通紅的睡意。「給我起來!你這隻酒鬼!」 
「阿銀才--沒有喝醉呢!」阿銀在土方背後蹭了蹭,往旁邊滑下去,最後整個人倒到土方的腿上。 
「喂!你……」土方把阿銀的頭抬起來後直接把他扛在肩上,用腳踹開門。「喂--!到底是哪個傢伙放這個酒鬼進來騷擾我的啊!啊?」 
在走廊上晃了幾步,發現真選組裡竟然沒半個人。 
「人都死去哪了--!」 
大吼一聲,隨後而來的竟然是回音…… 
難道真選組裡真的沒半個人了? 
「啊--酒!」 
阿銀推開土方,搖搖晃晃的跑到真選組平常大家交流用的大隔間,抓起地上擺放的大壺大壺的酒喝了起來。 
「喂!你還喝啊?」土方一把抓住阿銀的手,搶過他手中的酒。「都醉成這樣了還喝?你不要命啦!」 
「就說沒醉了!今天可是阿銀生日欸--雖然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但生日就是生日!新八跟神樂都放我喝了你憑什麼搶我的酒?啊?」 
阿銀搖頭晃腦的又拿了一壺,但一樣被土方搶走了。 
「不准喝了!而且這酒也不是你的好不好!」土方把阿銀拉到一邊,一拳灌在他腦袋上。「快醒酒!你這傢伙怎麼喝醉後行為模式這麼像小孩子啊!」 
「你幹麻打我啊!很痛欸……」原本在大吼的阿銀摸摸被打的頭,皺眉一臉無辜。 
土方簡直快瘋了。 
這個欠揍的傢伙哪來的這麼無辜的表情啊!還有、眼淚在眼框打轉是怎麼回事?啊? 
「再喝下去對身體不好,不要喝了……」土方無奈的把口氣放軟。 
阿銀看了土方一眼,接著露出奸詐的笑容,雙手報住土方的脖子。「土方君是在擔心我嗎--?」 
「耶?我哪有!」土方抓住阿銀的手臂,卻因為阿銀把全身的重量都壓了下來,兩個人倒在地板上,土方也因此後腦杓一個重擊…… 
「啊痛痛痛痛痛--」摸摸後腦杓,發現已經撞出了一個包。「喂!你這個天然捲快給我回去你的萬事……咦?」 
伸手推了推阿銀,接著傳出鼾聲…… 
「別睡啊!快給我起來!」 
「阿銀很睏欸--」 
「很睏回你家睡啊!」 
「嗚……」 
阿銀突然皺眉,把土方抱的緊緊的。 
「怎、怎樣啦!」土方瞬間臉紅,抓住阿銀的肩膀不知道該怎麼辦。 
「土方君抱起來好舒服--」 
「……」 
突然、土方沉下臉,翻身把阿銀壓在地板上,瞪著他紅通通的臉。 
「這是你逼我的。」 
說完,他俯下身子吻住阿銀的雙唇,舌頭不斷的前進交纏,最後他吸住了阿銀的舌頭。 
這個吻充滿了酒味,土方只是微微的皺了皺眉,轉個頭又繼續吻下去。 
暖意湧上心頭,他們體內都灼熱著。 
伸手脫下了阿銀的白色外衣,又抓起黑色的衣服往上扯,露出他潔白結實的上半身。 
阿銀的身體很熱,可能是喝醉酒的關係。 
土方輕輕的逗弄著阿銀胸前的紅點,揉捏著,使他微微的凸起。 
他開始用舌頭愛撫著阿銀的全身,從脖子到鎖骨,在繼續往下滑,充滿酒味的身體還保有一絲阿銀的氣味。 
在胸膛上停留了,舌尖挑逗著阿銀微微凸起的紅點,不時啃咬著。 
「嗯嗯……」 
輕吟了一聲,阿銀開始喘著粗氣。 
看著阿銀紅通通的臉和起了一層濛霧的雙眼,他忍不住了。 
用力的脫下阿銀的褲子,土方抓起那已經微微挺起的慾望不斷的套弄。 
「嗚嗯……不……」 
瞬間的酥麻感傳至全身,被不是自己的手撫摸搓揉了那個地方,那種敏感的麻癢讓阿銀嬌喘連連。 
瞇起雙眼,土方含住了阿銀那並不小的慾望,舌尖在慾望的頂端舔拭著,不斷吐出來又吸進去。 
「啊……嗚嗯……」 
阿銀很難得的嬌吟著沒有說話,原因在於他現在頭重的要死,再加上身下的愛撫讓他無法思考。 
接著、土方把手指塞進阿銀的嘴裡,在他嘴裡搗弄著,將三隻手指都弄得濕淋淋的。 
「嘎啊--」 
阿銀痛的叫出聲,土方把食指壓進他的後庭。 
抽插幾下後土方又壓進中指,兩隻手指頭再阿銀的後庭一開一合的想把緊密的入口弄大。 
「不、好痛……」 
發現阿銀有辦法說話了的土方抬頭看的阿銀一眼,發現對方似乎醒酒了。 
「你醒啦?天然捲。」土方玩味的笑了笑,第三隻手指擠了進去。「痛醒的?」 
「啊等……我、我怎會在這裡啊!你在幹什麼--!」阿銀紅著臉發現土方的三隻手指頭正插在自己的雙股間,疼痛感讓他越來越清醒。 
「怎麼?你忘了你剛剛是怎麼誘惑我的嗎?」土方笑著,將三隻手指頭抽了出來,抬起阿銀的雙腿放在自己肩上。「這可是你自找的。」 
「什、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阿--!放開我--!」 
沒有理會阿銀的掙扎,土方將自己的慾望用力的壓了進去,一種令人害羞的聲音從身下傳出。 
「啊--!」 
阿銀痛的眼淚奪框而出,雙手在地板上彎曲試圖想抓住什麼。 
嬌喘和呻吟聲全都傳進土方耳裡,他抓住阿銀的大腿開始一吋一吋的壓進去,直衝頂端。 
「啊啊……哈啊、土……啊--!」 
全部頂入的瞬間,阿銀將自己的慾望宣洩了出來,汁液直接噴在自己身上、臉上,腥味也瀰漫整個室內。 
土方被突如其來的夾緊差點喘不過氣,冒出幾滴冷汗喘息著,等待阿銀緊密的入口能為他再度打開。 
終於等到了放鬆的瞬間,土方抱起阿銀從上方乘騎了起來。 
「啊……你、這個……變態……」 
阿銀用哭腔指控著,淫亂的表情看在土方眼裡簡直棒極了。 
土方抓住阿銀的腰猛烈的擺動著,把他舉起來又放下,時間非常短促。 
「啊、哈啊……太、太快了……等……」 
過於快速的刺激讓阿銀受不了又噴出了蜜汁。 
「……怎麼這麼快就第二發了?」土方把阿銀壓倒,又更快速的抽插,整個地板像是快要承受不住這樣的摧殘而發出快要壞掉的警告聲。 
「嗯……嗯……啊……」 
規律的嬌吟聲隨著土方猛烈的進攻發出,阿銀已經沒有力氣開口了。 
最後終於在最用力的那下後,土方的熱情解放在阿銀體內。 
一股熱流衝進體內使的阿銀又顫了一下,軟倒在地板上,後面的土方也一起倒了下來,就壓在上面。 
休息一陣子後,土方將慾望從阿銀後庭拔出,而阿銀已經完全睡倒了。 
「……就這樣睡了?」 
土方頭痛的看了全身一絲不掛的阿銀一眼,發現再繼續看下去有點不妙…… 
嘆口氣,土方把阿銀打橫抱起來,不過才剛抱起來,就有乳白色的汁液從阿銀股間流出。 
看著一地的污穢,他也沒體力再做什麼,反正既然那些傢伙這樣做,整理的事情也應該交給們才是。 
看著阿銀沉沉的睡顏,土方低下頭,給他一個又深又甜的一個吻。 
*** 
喔喔打完了--! 
好感動啊(哭 
這篇是邊聽銀魂ED3雪之翼邊打的喔(笑 
那、在這裡先說-- 
阿銀生日快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