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永遠】Thradnduil X Legolas(瑟萊)-03

  他實在不敢相信。 
  看著一望無際的花海,Legolas的心情只能用惡劣來形容。 
  因為他的過失,被Thradnduil拔除職位他可以理解,但他從沒想過他父親會把他調來做什麼花園護衛! 
  花園是密林最裡面的地方,而花園後方也只有王宮了,在這當護衛?密林的守衛們是不可能讓任何生物攻打到花園來的! 
  「Ada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整個密林中、敢對國王不滿的大概也就只有他們的密林王子了。 
  就在Legolas雖然不滿,但仍然敬業的站崗的時候,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 
  今晚是晚來的Elrond歡迎派對。 
  至於為什麼會晚……所有精靈們都相信著是要讓長途跋涉而來的Elrond王休息一會兒,但Legolas很清楚那天晚上沒有舉辦派對而是做了什麼。 
  對於這點,Legolas還是對Elrond感到很抱歉的。 
  「敬、Elrond王!」 
  「空出中間,有表演!」 
  「哈哈哈--」 
  現場充滿了歡笑和打鬧的聲音,幾位好友也來搭了搭Legolas,一起喝起酒來了。 
  精靈們平常的行為舉止總是非常優雅的,尤其是面對其餘種族的時候,但事實上精靈們是很喜愛派對的,在這種時候他們總是特別放鬆。 
  看到自己的子民們歡心飲酒,Thradnduil若有所思的坐在他的位子上,優雅的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接著便起身先回王宮了。 
  等到Legolas發現Thradnduil不在時,他已經喝了不少,總覺得腦袋有些沉。 
  回過神、Legolas已經站在Thradnduil的房門外。 
  Legolas很驚訝自己會忽然跑來這裡,還是自己腦袋不太清楚,就這樣順著直覺走到這了嗎? 
  「到這又如何……」瞇起雙眼,一個一直藏在心理的情感翻攪出來。 
  Thradnduil一直都是把自己當成孩子,這Legolas完全感受的到,原本想著終於也有職位了,有了守護王國的身分,終於成長成可以獨當一面的精靈戰士。 
  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不但被拔除了職位,還被Thradnduil當孩子一樣按著打。 
  這樣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他才能開口呢? 
  「不如……」 
  低聲說了句,Legolas敲了敲Thradnduil的房門。 
  「進來。」 
  Legolas沒有開口,但他知道Thradnduil早就發現自己站在門外了。 
  「Ada……」 
  「又要一起睡嗎?」Thradnduil露出笑容,眼神有些嘲笑的意味,無奈又寵溺的。 
  「嗯……」Legolas低頭應了聲,大步的走到Thradnduil的面前,仰頭看著自己的父親。「Ada,我喝多了。」 
  「喔?」Thradnduil露出玩味的笑容,猜想著他可愛的兒子現在是打算做些什麼? 
  接著Legolas沒再說任何一句話,忽然用雙手環住Thradnduil的脖子,嘴唇湊了上去。 
  但不到一秒,Legolas就被Thradnduil用力的推開。 
  「孩子,你在做什麼?」Thradnduil的語氣有些冷,冷的Legolas心裡發寒。 
  Legolas小時候,Thradnduil是會吻他的,但那個吻和剛剛的不同,完全不同。 
  「Ada、我喝多了,可以幫幫我嗎?」有些撒嬌的語氣從Legolas口中說出,他將頭靠在Thradnduil的懷裡,伸手把Thradnduil的手拉到自己跨下,碰到那已經有些硬的器官。 
  「……喝多了就回房去睡吧。」Thradnduil的語調沒有變化,比平常還要冷的聲音制止了Legolas想要更進一步的舉動。 
  最後,Legolas被推出了房門,被關在了門外。 
  Legolas的視線忽然變得有些模糊,他知道自己沒有真醉,只是有些茫而已,但這一刻他清醒無比。 
  他已經主動勾引了,他勾引了同身為男性的Thradnduil,而對方對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緩緩閉起了雙眼,Legolas覺得心裡有些抽痛。 
  *** 
  派對開到今天,已經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每晚都熱鬧非凡。 
  但原本一直都是派對中心,隨和又優雅的精靈王子卻幾乎沒有出席。 
  Legolas看著花海,享受著從森林一陸吹撫過來的清風。 
  「Legolas!」兩位俊俏的男精靈走了過來,笑著向Legolas揮揮手。「很忙嗎?」 
  「如你們所見,花園護衛。」Legolas聳聳肩,又看向了他這兩天已經看了無數次的大片花海。「不過風景挺好。」 
  「是挺好,不過有好到不來參加派對?」其中一位稍矮的精靈笑了笑,一手拍在Legolas肩膀上。「王子不來參加派對,大家都非常意外阿!」 
  「對阿,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派對的嗎?」另一位比較高的精靈也一臉疑惑的看向Legolas。 
  他們年齡相仿,所以幼年時期就時常玩在一起,和Legolas已經是感情很不錯的朋友。 
  「沒有,只是最近沒什麼……心情--……」 
  一邊說著,Legolas忽然瞪大了雙眼,驚愣的看著花海的遠方。 
  Elrond正抱著Thradnduil。 
  這距離並不能清楚看出他們究竟在做什麼,但動作極為親暱。 
  Legolas無法形容自己當下的心情,胸口那股熱氣正冒著煙,而那煙則是在體內不斷的撞壁,就是無法排出。 
  「今晚,我會去參加派對。」 
  他沒有發現,自己說這句話時,簡直是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的。 
Legolas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旁人更是不懂Legolas的舉動,紛紛猜想大概是他們的王子太久沒參加派對,所以太過興奮。 
  一杯又一杯的香醇紅酒被Legolas喝下肚,雖然精靈們因為長期都愛喝葡萄酒、紅酒,所以各個酒量都好的不得了,但沒人照Legolas這樣喝的,每一杯都是一乾而盡。 
  他是從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從10歲那年意外看到Thradnduil跟Elrond相擁而眠的畫面開始?還是12歲Thradnduil光著上身抱自己睡覺時?還是15歲那年自己不小心看見Thradnduil洗澡畫面時?還是--…… 
  Legolas微微的皺起眉頭,他居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是何時愛上Thradnduil的,還是應該說,他是何時發現自己愛上Thradnduil的? 
  Thradnduil跟Elrond的感情經過了萬年,偶爾有些親溺互動也是正常的,自己到底怎麼了? 
  「Legolas……你想事情沒關係,別邊想又一邊喝阿!」其中一個男精靈終於看不下去的制止了Legolas去拿剛倒好的紅酒。「喝多了身體會不舒服的。」 
  「……但我還想喝,偶爾不舒服下也沒什麼關係。」Legolas笑了下,還是把酒送進肚子裡。 
  其實他的身體早就在發熱了,他們的葡萄酒絕對是純釀的,沒有添加任何東西也沒有加水,有許多種族光聞氣味就已經醉了,何況是喝了這麼多杯的Legolas? 
  「當然有關係,你再喝下去把身體喝壞了,Thradnduil會生氣的。」Elrond皺著眉頭靠了過來,伸手撫了撫Legolas的背。「身體很熱,別再喝了。」 
  抬頭看著Elrond,Legolas的眼神有些自暴自棄。 
  「Ada生氣了也好。」至少這樣Thradnduil會在那時候,眼裡只有自己。 
  其實從那天自己主動求歡被拒之後,Legolas從沒主動去找過Thradnduil,而理所當然的,Thradnduil從不會主動去找什麼人。 
  「什麼?」 
  Elrond不太明白Legolas話中的意思,正想詢問,就看見Legolas猛的起身,順手抓了正在喝水的王宮侍衛馬,快速的奔進了密林之中。 
  「Legolas出門了?」因為聽到吵雜聲而靠過來的Thradnduil一來就看見即將跑出密林的馬屁股。 
  「嗯……要追去看看嗎?」 
  「不用了,這孩子就愛出去,總是沒辦法在密林呆太久,大概又要一年半載不會回來了。」Thradnduil的語氣很平淡,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 
  「唉--兒子這麼陽光外放,他Aragorn卻是的超宅的酒鬼。」Elrond笑了笑,伸手拿了桌上的葡萄酒,舉到Thradnduil面前。「敬酒鬼精靈王。」 
  「……敬禿頭精靈王。」 
  ××× 
  即便密林李樹葉茂密的幾乎看不見天空,但夜晚的月光還是穿透了些微的縫隙,照進了密林深處的王宮。 
  Thradnduil穿上了睡袍,剛坐到床邊,卻發現Legolas正靠近他的房門。 
  「進來。」 
  正要敲門的Legolas手舉在半空中半刻,就推門而入。 
  「我還以為,你這一趟又要三年不回家了。」Thradnduil優雅的靠著枕頭,美麗的雙眼正看著進來後一直沉默不語的Legolas。 
  「Ada……我沒辦法。」Legolas緩緩的開口,抬起頭看向Thradnduil,這眼神,這張臉孔,和他是這樣的相似。 
  「什麼?」 
  「我沒有辦法想像沒有你,一刻都不行。」 
  一說完,Legolas直接跳上了Thradnduil的床,坐在Thradnduil身上,彎下腰吻上了Thradnduil的嘴唇。 
  被Thradnduil推開後,又轉了個方向舔著Thradnduil的下巴、脖子,就像隻貓咪一樣。 
  「Ada……我現在就想要……」Legolas的聲音充滿了情慾,有些沙啞低沉,有著與以往不同的磁性。 
  「……我想你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自己解決。」Thradnduil冷眼的看著Legolas,一把抓住Legolas的手臂,把他往後扯了一些距離。 
  「不行,Ada,敎我……」Legolas不甘示弱的在度蹭了上來,舔著舔Thradnduil的耳朵,手已經摸到了Thradnduil的伸下,曖昧的摩擦著那個碩大的性器。 
  Thradnduil知道Legolas絕對不是不會,這只是藉口。 
  正要開口說些什麼,Thradnduil就聞到了濃厚的酒味。 
  「Legolas,你醉了,我可以不追究你今天的行為,現在立刻回你的房間去。」Thradnduil沉聲說著,眉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皺了起來。 
  「Ada,我沒醉。」Legolas起身看著Thradnduil,圓滾滾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父親,眼神中的渴望和祈求表露無疑。「你可以追究我今天越矩的行為,但請不要拒絕今天的我。」 
  「Ada,我愛你。」 
  Thradnduil看出了Legolas今天的不同,但他沒有辦法。 
  真的。 
  「孩子,你還太年輕,你看過的東西太少了,才會像這樣黏著我。」 
  「不……我愛Ada,這件事情無庸置疑。」 
  「……Legolas,今後你會遇見你的真愛,但那不是我。」 
  「Ada!只能是你!」Legolas緊張的大喊著,雙手緊緊的揪住了Thradnduil的衣擺。 
  原來一直沉穩的Thradnduil看見了兒子這麼急切的渴求後終於也被擾亂了思緒。 
  「不!孩子,你不懂,你不可能永遠留在這片密林。」 
  Legolas被吼的一愣,接著眼框開始有些濕潤。「我可以,Ada,我會永遠待在密林,永遠待在你身邊。」 
  「我以精靈誓約保證,永遠不會離開Thradnduil。」 
  「孩子,你會後悔的。」 
  Legolas沒有回覆Thradnduil沉重的語氣,而是俯下身子開始舔舐著他父王碩大的分身。 
  Thradnduil有些驚訝Legolas舔的這樣熟練,心中反而有股被背叛的感覺。 
  「Legolas……你怎麼會這些的?」Thradnduil被Legolas突如其來的舔舐也稍微燃起了一些慾望,嗓音也越發越沙啞。 
  「Ada……我已是成年精靈。」Legolas並沒有正面回覆Thradnduil的問題,而是一口將棒狀物含入。 
  感覺到自己敏感的頂端似乎碰到了底部,Thradnduil皺了下眉頭,但在Thradnduil開口之前、Legolas就自顧自的開始用嘴抽送著。 
  「Legolas……!」原來一直對自己的意志力備感自信的精靈國王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快感從身下蔓延開來,讓他的眼前有些模糊。 
  似乎抽送的太過劇烈,Legolas不小心吞入了喉嚨處,逼的他一陣乾嘔。 
  「別再用了,這很危險……」一直到剛剛都還能正常對話的Thradnduil此時的聲音同樣充滿了情慾,濕黏的氣息瀰漫了整個臥房。 
  乾嘔了一陣子後,Legolas抬頭用充滿霧水的雙眼看著Thradnduil,其實他有些意識不清,其實他從沒這樣做過,所以並不清楚接下來該先做什麼。 
  但既然是自己要求的,也是自己將Thradnduil推倒的,絕對不能現在打退堂鼓! 
  接著、Legolas在Thradnduil還反應不過來時,用雙腳跨在Thradnduil腰間,一手撐著床、一手則是扶著Thradnduil的性器,最後在對準了自己緊密的穴口時,瞬間一陣蘇麻。 
  不過就只是輕輕的抵著那緊密的小皺摺,Legolas卻忽然渾身緊繃,每一吋肌肉都不由自主的顫動著,心跳的速度快到自己都覺得壽命似乎簡短了。 
  看到Legolas又緊張又興奮的樣子,Thradnduil終於知道Legolas打算做什麼,而這時候剛剛那種被背叛的感覺消失的無影無蹤。 
  Legolas絕對是第一次這樣做,因為順序根本就錯了! 
  就在Thradnduil打算要軟下心把Legolas抱來好好疼惜一番的時候,卻感受到自己深下的壓迫感。 
  「Legolas!別動!」 
  但這句話終究來的太晚了。 
  Legolas早就一鼓作氣的,直挺挺的坐了下去,讓Thradnduil碩大挺立的性器深深的貫穿了他。 
  「啊……」一坐下去的瞬間,只聽見Legolas發出了一個單音,接著就看見他張著嘴,瞪圓了雙眼,卻發不出半點聲音的樣子。 
  他從沒想過會這樣疼! 
  身下有種被撕裂開來的感覺,裡頭更是被摩擦的發疼,他覺得全身上下的力氣幾乎都被抽走了,他連馬上起身的力氣也沒有。 
  Thradnduil被Legolas的樣子嚇的不輕,馬上伸手將驚愣住的Legolas按到自己懷裡,輕輕拍了拍LEGOLAS的腦袋。「放輕鬆,乖……深呼吸--」 
  Legolas愣愣的照著Thradnduil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慢慢的順了順自己的呼吸後、身下的疼痛忽然直衝腦門。 
  「痛……好痛……Ada……」淚珠大滴大滴的落下,Legolas的手緊緊的揪著Thradnduil的睡袍,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痛!幫我拔出來、拔出來、好痛……」 
  「別緊張,乖、照我說的做……」Thradnduil的語氣很溫柔,他知道Legolas現在一定很痛,因為他也一樣。 
  「Aragorn、Ada……嗚嗚……」Legolas的腦袋亂轟轟的,身下的疼讓他忘了矜持,而是回到過去那樣依畏在父王懷裡啜泣。 
  Thradnduil一手輕撫著Legolas顫抖的背脊,一手用指腹輕輕的按壓著Legolas的穴口,原來密實的小皺摺如今被硬生生的撐開,緊緻的似乎一碰就會破裂。 
  感受到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正被Thradnduil用手指觸碰著,Legolas的身體又敏感了起來,原來緊緻的地方開始有些柔軟。 
  「好點了?」感受到自己的硬物似乎沒有被咬的這麼緊了,Thradnduil溫和的問了聲。 
  Legolas還是說不出話,只是乖順的點點頭,纖細的腰居然有點不安份的扭了扭。 
  Thradnduil被這燒火的舉動給弄得有些躁熱,身下的硬物又腫脹了一大圈。 
  「嗚……」原來已經稍為有些放鬆的後穴又被撐開了,Legolas悶哼了一聲,但這次卻再沒有喘息的機會。 
  Thradnduil一把將Legolas推倒在床上,將他的雙腿高高的舉起,掛在自己寬闊的肩膀上。 
  「Legolas……你從來不知道忍耐有多難。」 
  下一秒、Thradnduil狠狠的抽離了那緊密的小穴,但在完全抽離前又狠狠的撞了進去。 
  Legolas只感覺到自己的內壁被磨擦的發熱,腸道被硬生生的扯出又擠入,而抽插的頻率卻是不斷不斷的加快。 
  「我、我確實不知道……Ada……這從來、不是我擅長的……」 
  這一晚,Legolas給了他一個最最最大的承諾,但…… 
  他親愛的兒子並不知道,對精靈而言"永遠"有多沉重。 
***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圖賞。一星期日記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