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ニコニコ會長中心本。試閱-1

此篇為ニコニコ歌い手衍伸,蛇足×clear
這裡是短短的試閱♥
等全部打完會把其餘的某些部分也放上來(笑
為了排版美觀(打英文會是橫的)所以硬是翻成日文發音-clear=くりあ
  【過夜】
  趴在電腦桌前,くりあ深深的嘆了口氣,隨手抓抓那頭柔順的頭髮,正發出細微的低沉呻吟。
這種大半夜的時間才是他最閒的時候阿!但是卻沒有辦法盡自己所能的唱歌,這種折磨的心情讓他連開電腦的動力都沒有了。
  「阿||好想要厚牆壁……」雖然沒什麼動力,卻還是手癢的打開了ニコニコ首頁,看著最新的排行榜和其他人上傳的作品。
順手點了幾個最近常在聽的歌手們,有幾個也有點熟悉了,但對他而言目前也只是網友的程度。
  正打開twitter,就看見自己人數已經漸漸變多的好友區,想想自己也進ニコニコ也有一段時間了,是該想想要不要搬家了……
  不過想到搬家需要的花費又只能嘆氣。
  隨便點了點有人回復的幾條,發現自己在前幾天打的那句"好想要厚牆壁阿"有除了歌迷以外的人回復。
  那句話是放在最下面最下面,而且疑似是剛剛才回復的,看到這句的瞬間くりあ下意識的將整條刪掉了。
那句「那就來我家吧。」就是くりあ現在站在這裡的原因。
在那天整條被他刪掉之後、那位蛇足先生就直接打電話給他了,跟他說要錄音可以到他家錄之類的話,而且也住很近的樣子。
  站在門口,くりあ正猶豫著要不要按電鈴,不管怎樣跟網友見面還要麻煩人家還是有種彆扭的感覺,畢竟雖然聲音交談過數次卻沒有見過面。
用聲音交談不用去在意要做出怎樣的表情。
  就在くりあ猶豫的時候,門被打開了,一個頭髮長至肩膀、隨意的撥到腦後,身材中等卻略顯纖細的美麗男子開了門,一開始是疑惑的眼神,望著くりあ,之後鬆開緊縮的眉頭,看起來有種慵懶的感覺。「既然到了怎麼不按電鈴呢?くりあさん。」
  「啊、不是……正要按你就……開門了。」被眼前這美麗的臉龐嚇了一跳,只聽聲音的時候他一直以為對方會是一個身材有些壯的大叔,沒想到這麼……「你是……蛇足さん?」
  「是?」蛇足正打算走進家門,帶著意味不明的表情回頭看著くりあ。
  「呃哈哈……」實在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麼,くりあ只是傻笑一下、就真在蛇足身後走進那個據說有隔音室的房子。
拖著步伐、一邊將真的有點亂的頭髮弄順,看起來就是剛睡醒的樣子。「隔音室就在那裡,要先去看看嗎?」
  也不管現在根本就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蛇足怎麼會剛睡醒,くりあ的耳朵只聽見了隔音室三個字,下意識的露出笑容。「好!」
  動動嘴唇,也不知道是不是笑,蛇足將くりあ領到隔音室前,將門打開,讓他看清楚裡面的樣子。
「不用站在外面,可以進去阿。」看到站在門口、將頭探進來看著已經走進隔音室的自己和其他設備的くりあ,蛇足好笑的回望。
「啊……」想起來自己本來就是要來錄音的,會長開心的不自覺小跑步進來,滿臉就是"啊啊||隔音室欸!"的表情,看起來心情真的非常的好。
  「喵……」
  「欸?」發覺到自己腳邊好像出現了什麼,くりあ連忙低頭,看到的卻是已經聽蛇足講過好幾次的モカ。「啊啊||モカ!」
  沒有搭理主人,モカ直接投向くりあ的懷抱,被くりあ直接抱了起來。
  「好可愛好可愛!モカ真的好可愛喔!」注意力從隔音室被攔截轉到蛇足的愛貓身上,くりあ開心的抱著モカ蹭來蹭去,直說毛好軟好舒服之類的。
  看到くりあ這麼喜歡モカ,蛇足不知不覺已經將前幾天新買的逗貓棒交給くりあ了,接著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蛇足在一旁看著,くりあ跟モカ玩得很開心。
就這樣過了快二十分鐘。
  想起自己是來錄音的くりあ一整個用驚恐的臉愣住了一下,然後抬頭看著在剛剛五分鐘前已經跑到旁邊去看電視的蛇足。
  知道くりあ終於想起來的目的,蛇足撇了一眼過來又繼續看著電視。「反正晚餐時間也已經到了,先吃晚餐再開始錄吧。」
  原來想拒絕的くりあ想起蛇足應該也還沒吃,自己以後可能會常常到這裡來打擾,總不能都白用人家的……
  「蛇足さん在家會自己煮飯嗎?」雖然兩人聊過很多次,但くりあ只知道對方比自己有錢這件事,卻不太清楚他的生活習慣。
除了幾乎每天晚上喝酒以外。
  「不會。」一秒回答了くりあ的疑問,蛇足微微的偏過頭。「非常少。」
「這樣啊……不然我煮吧?」くりあ笑笑的邊說邊走到廚房邊的冰箱前。「就當作報答隔音室的事情吧?」
  看著くりあ的背影,蛇足沉默了幾秒。「好是好,不過……」
  話還沒說完、くりあ已經打開了冰箱,接著是幾秒的微愣。
  「蛇足さん……你的冰箱還真是……什麼都沒有呢。」從沒看過這樣乾淨清一色的冰箱,裡面除了啤酒以外就是啤酒,真的沒有其他東西。
  「就說我沒在煮了……」懶懶的起身,蛇足從桌下拿出一疊看起來應該是廣告或菜單類的東西,隨便挑了一張走向電話。「叫外賣吧,你來看看你要吃什麼。」
  「喔……」可能是因為蛇足的態度頗隨便,くりあ也不像一開始這麼放不開了,關上冰箱就走到蛇足身旁,但一看到菜單上的價目雙眼都直了。
這個價格對他來說是一個月只會吃一次的那種啊……就是持續工作一個月要慰勞自己、想吃點肉的價格啊……
  這是外賣該有的價格嗎?
「你喜歡吃肉對吧?叫燒肉定食吧……」一邊說著、蛇足正想在上面做記號,卻在くりあ看到價位後打住了。
「我今天比較想吃燒肉丼……」可能是肉的數量問題,價錢差了兩百多日幣。
  「喔?好吧。」
  接著只聽到蛇足對著電話那頭非常順的說出地址,除了燒肉丼以外還叫了味增湯、茶碗蒸跟鰻魚丼。
  正低著頭想自己今天帶多少錢的くりあ突然想起剛剛打開冰箱的時候,除了啤酒還有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大概也知道くりあ看到了,蛇足翻過身,指著不遠的冰箱。「那是今天中午買的蛋糕,餓的話就先吃吧?外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到。」
  「啊、好。」聽到那是蛋糕,くりあ的表情瞬間開朗,連一般來說會問的"真的可以嗎?"也沒說、就小跑步的奔到冰箱前。
  看他這樣沒有掩飾的樣子蛇足自己也沒發覺自己的微笑,也跟著走到冰箱旁邊,低頭看著正蹲在地板上拿蛋糕的くりあ。
  「蛇足さん,我幫你拿啤酒吧?」笑笑的順便拿了兩罐啤酒,くりあ的聲音已經不像剛剛進來的時候這麼退怯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CWT41】嵐ARASHI 夏威夷SP 壓克力鑰匙圈 預購or通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