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11飯店

「阿~好舒服!」 
風承拿著浴巾擦頭,身體熱呼呼的冒出些許白煙。「殘月,你不去泡澡阿?」 
「等一下就要吃晚餐了,我想吃完再洗。」就是不想耽誤到吃飯時間就是了?殘月坐在床上悠閒的看電視。 
「阿,又是吃。」風承坐到殘旁邊,看到電視就愣住了。「我說...殘月...」 
「嗯?」 
「你在看什麼?」電視右邊跳出片名"純情羅漫史"。 
「純情羅曼史。」 
「我知道!我有眼睛可以看!我問的不是這個,是...」那兩個男的,在...在在在 H 欸! 
「...你沒聽過嗎?這叫BL。」殘月頭也沒回,一直盯著電視看。 
你...怎麼會看這種東西...? 
+++ 
「嗯,好吃。」殘月擦擦嘴,是所有人裡面最早吃完的。「你們吃吧,我回房間。」 
「咦?這麼快啊?」風承抬頭,看著迅速吃完晚餐的殘月。「我吃快一點,你等我...」 
「不用了。」 
「欸?」 
「我要回去看你不看的東西。」 
很簡單的一句話,多麼引人遐想欸...。 
「...風承,他要看什麼?」 
「不要問我...。」 
+++ 
走進廚房,很不意外的一個人都沒有,因為所有的廚師都去吃飯了。 
其實這次進來,只打算碰碰運氣,只是不知道好不好運霸了。 
「喂,小鬼,這裡是禁止非工作人員進入的。」事實證明,他很好運。 
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廚師站在他身後,雙手插腰,看著矮他一大截的殘月,搞不好這個廚師也覺得...他很好運。 
「不過如果你這麼想參觀,我可以帶你進去看看。」廚師露出笑容,是這麼的燦爛,但...他很快就會後悔他現在做的選擇。 
找獵物,要找對。 
殘月很快的就驗證了鏡華教他的這句話。他掉入陷阱了,在廚師出現之前,殘月就在廚房裡做了陷阱,只要他走進廚房,就會被鋼線纏的動彈不得。 
在廚師掙扎時,從袖子裡掉出了一把菜刀,菜刀上還沾有血跡,殘月知道,這是人的血。 
殘月覺得找獵物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所以,他都是靜靜的,拋下餌,讓獵物自己找上門,只是...每次上當的獵物都很"剛好"是殺人魔霸了。 
走向前,彎下身子撿起掉落的菜刀,摸摸鋒利的刀刃。 
「喔,剛磨過的阿...應該很利吧?欸,你說是吧?」殘月露出笑容,眼神散發出危險的殺氣,這樣的稚嫩,這樣的可愛殘忍。 
廚師露出恐懼的神情,他掙扎,但這只會讓鋼線纏的更緊,他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殘月在他眼前,切下他的肉。 
他想叫,卻叫不出聲,嘴裡塞著兩顆很大的山東饅頭,嘴巴連咬都要不下去,只能不斷的流眼淚扭曲身子。即使如此,刀子還是狠狠的落下。 
殘月看到今天的晚餐,突然靈感乍現,才會跑出來放餌,沒想到這麼快就上勾了。 
刀子磨的很利,還會反光,這讓殘月起了玩心,把刀子放在廚師眼前,喬一下角度讓他看到自己的肚子。廚師沒有做其他的反應,很直接的昏倒了。 
其實他一直亂動很難專心,所以這樣正好。 
輕輕的,殘月將廚師肚子上的肉一片片切下來,放在一旁的盤子上,很認真專心的擺盤,把廚師涼在一邊,沒多久廚師又醒了。 
看到廚師醒來,殘月似乎很困擾,皺了皺眉頭後決定無視,繼續擺盤。 
看了看,滿意後,轉身走到廚師面前,廚師很明顯的快死了,但這不關他他的事,他只要認真的做...菜就行了。 
殘月將廚師的手指一根根的剁下來,很仔細的取出裡面的骨頭,指甲也不忘拔掉,全都處理好後,丟下油鍋炸,啪滋作響的聲音加上撲鼻的香味,這讓他很滿意。 
炸好的手指被撈了起來,瀝乾油後,擺到另一個盤子上,放在剛剛切的生肉片旁邊。 
看著屍體,殘月考慮了一下,這個時候的廚師早就失去意識了,大概是掛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殘月又開始動手,他將廚師的頭髮剃掉,割開他的頭蓋骨,拿一個很大的鐵湯匙挖出廚師的腦漿,把它跟蛋黃打在一起,又加芥茉醬,形成濃稠狀後挖一坨放在生肉片的盤子裡。 
接著,他把廚師的肋骨通通砍斷,放進一鍋很大的鍋子裡,裡面裝的是滾燙的熱水。 
拿起湯匙,殘月踩著椅子,將廚師的眼球挖了出來,丟進鍋子裡,加了一點鹽調味,還倒了一碗從出屍身上接下來的血。 
將火轉到最小,蓋上鍋蓋慢慢熬煮,切下廚師的大腿和小腿,全部切成正方形後,用繩子滿住,泡浸在一鍋紅黑色的醬汁裡醃製。 
手臂也被砍下來,切成一段一段的放在蒸籠裡蒸熟。 
最後,殘月把廚師的頭拿下來,把脖子分段後丟到另一個鍋子裡滷,又把腳掌剁成碎削,加上麵粉搓揉,放到烤箱裡變成一個圓麵包。 
挖了一湯匙滷汁,把頭放在最大的盤子上,由上淋下,接著拿槌子把牙齒全都敲碎後,把麵包塞進廚師的嘴裡。 
所有東西的裝盤完成,把火關起來後到一晚大碗的湯在一旁,滿桌的菜餚就誕生了。 
殘月微笑,他很滿意這次的作品,可以說是他做的最完美的一次,接著他把屍體拍了下來。他決定了,以後只要是他喜歡的作品,他都要拍下來。 
+++ 
「殘月~你好慢喔,你不是先回來了?」 
殘月一進門,就看到風承躺在床上打滾,看著剛進門的他。「欸?你換衣服啦?」 
「呃...恩,在路上被收盤子的人撞倒,全身都是菜。」風承的微笑,逐漸讓殘月感到,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 
飯店門口非常的熱鬧,全都是救護車和警車,似乎是昨天有個年輕的廚師被殺了。 
「哇!真的假的...」風承很好奇的一直看,但還是被警察推出去。「聽說變成滿桌的料理喔,那個廚師。」 
「是喔。」我知道啦,就是我做的阿... 
聊到一半,風承看到自家的哥哥和那個討人厭的警官經過,拉住殘月就跑。「真的假的!我哥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啦!」 
「你哥?」殘月被風承拉著跑,一不小心撞到了站在一旁的紅法男子,兩個人一瞬間四目交接。「...」 
看著兩個跑開的背影,紅法男子抓抓頭。「欸?那不是小風的弟弟嘛...?」 
但,其實令他在意的不是風承,而是一瞬間對上眼的...殘月。 
「那個散發出危險氣息的小子...是小風弟弟的朋友...?」 
------------------------- 
欸欸?這篇好短! 
不過還是有兩千多字欸...(那死神團故事集的六千多字怎麼說!? 
這主要在殺人?渤海跟殘月終於碰面了...至於他們怎膜會出現在這麼遠的地方?到時候就知道了XD 
個人認為,其實照片很危險。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