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9失去的大空

碰碰碰--! 
炮火聲響起,在彭哥列家族本部的正前方引發一場血戰。 
「大家撐住!在瓦利亞趕來之前,一定要守住本部!」一大群家族成員紛紛拿起武器應戰,其中有幾個還有辦法使用匣子。 
在混戰中,不斷發出慘叫聲、哀嚎聲,血液四濺。 
「切切!原來彭哥列家族也不怎麼樣嘛!」穿著黑色制服的人微笑,拿出匣子和戒指。「我們一次解決吧!」 
眾人叫好,同時發動總攻擊。 
碰--! 
爆炸聲響起,地面因為爆炸的衝擊塵土紛飛,有的人甚至站不穩倒在地上。 
塵土慢慢消散,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黑手黨彭哥列家族的第十代嵐之守護者,獄寺準人。 
「我不准你們踏進本部一步!」獄寺皺緊眉頭,炸彈瞬間丟出去後放出匣子。 
其他人一看到獄寺出現,臉上都不知不覺的出現笑容。 
是阿,有守護者在就沒問題了吧? 
就在剛剛,米爾菲奧雷家族全面攻擊彭哥列為於世界各地的分部,總部當然也沒漏掉。 
也因為如此,瓦利亞剛剛傳消息過來說他們總部也有人攻打,解決完才有辦法過來。 
「獄寺--!」 
山本衝到獄寺身邊,一臉嚴肅。「阿綱不見了!」 
「什……?」獄寺原本想說什麼,但敵方的攻擊根本沒有他們喘息的機會。「可惡!」 
碰碰碰碰--! 
爆炸聲接連不斷的響起,旁邊的山本也沒閒著,抽出劍就開始加入戰局。 
「阿綱……還有留一封信。」一邊面對眼前的敵人,山本一邊說著。 
「內容呢?」獄寺用匣兵器射出一發子彈,一邊分點心到山本那裡去。 
山本正要開口,雲雀和了平也加入戰局了,兩個人都看向山本,等他說出內容。 
「阿綱說……除了這一批,敵方不會再派援軍過來了,要我們打完這批後……」山本皺眉,似乎不是很想繼續說下去。 
「怎樣啦!」獄寺很不耐煩的催促。 
山本一反手敵人倒了大半,他鬆了鬆眉頭。「要我們趁那個時候離開本部,這樣敵方就不至於馬上找到我們。」 
「意思是要我們放棄總部?」獄寺睜大眼睛,整個只有"吃驚"兩個字可以形容。 
山本沒有回話,這等於默認了,因為他也這麼認為。 
雲雀沒有管旁邊兩位散發出來的低氣壓,放出刺蝟轟掉將近五分之一的敵人。 
「不可能。」 
獄寺激動的說:「我絕對不可能放棄本部的!」 
「既然這是澤田說的我就會照做。」了平和他的匣兵器"漢我流"一起並肩作戰。「他是首領!」 
「可是……!」 
「沒錯~」 
打斷獄寺的話,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是彭哥列直屬特殊暗殺部隊,瓦利亞的天才,貝爾˙飛哥爾。「既然是Boss的決定我們也是會遵從的~」 
「怎麼只有你?其他人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里包恩看著貝爾。 
「那邊的敵人還沒解決呢,只是先派王子過來協助~」 
說完,貝爾放出嵐貂,眼前瞬間呈現一片火海。「那封信等等在說,現在要做的……是殲滅眼前的敵人阿~」 
××× 
站在入口,阿綱低下頭。 
這是現在能做的唯一方法,唯有讓他們先離開,才有辦法執行入江和雲雀還有我擬定出來的計畫。 
如果死了,就沒有希望了。 
吞下死氣丸,雙手瞬間冒出火焰。 
看著眼前的大門,阿綱閉起眼睛,將雙手放在地板上,幾秒後,整個地板強力晃動,最後崩裂了,只冒出強大的火焰,完全沒有能讓人走的地方。 
但是、這還不夠。 
阿綱四處碰觸很多東西,整個大門前呈現一片火海,完全罩住屋頂的大樹也都變的火紅。 
「首領--!」 
一個年紀比阿綱還小的家族成員衝向前,他是之前被阿綱派來當臥底的。 
「……小綠。」聽到自家首領呼喚自己的名子,小綠馬上走向前,看著阿綱。「聽好,我的屍體,就拜託你了。」 
「咦?」 
阿綱露出溫暖的微笑,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所以,他決定成為讓時間延後大半的人。 
因為阿綱要來,所以他們有很多成員都沒派出去,這就是這次計畫最主要的。 
只要把這裡封住,不讓他們去支援,以他們家族的實力,派去的那些一定可以解決。 
手放在門把上,他知道,門一開,就是他的死期。 
輕輕的,他把門推開了,只開了一小小的縫細,一顆子彈從縫細中正中阿綱的胸口,貫穿了心臟,從背部貫穿射出。 
意識模糊了,在倒下的那一刻,他聽到的,是小綠的呼喊。 
××× 
「呵呵,綱吉君真是的,明明就知道後果的。」 
白蘭坐在沙發上,吃著純白的原味大棉花糖,瞇起眼睛笑著。「屍體呢?」 
「報告白蘭大人,屍體似乎被與他同行的人帶走了。」切爾貝洛拿著報告書,站在白蘭面前。「不過確定當時當場死亡,這個不會錯。」 
「是嗎?」白蘭的笑容更深了。「再派一些人到彭哥列總部去,一舉殲滅他們。」 
「是。」 
兩個人應了一聲,消失在大廳之中。 
大廳又變的很安靜,這種寧靜其實非常的舒服。 
但這只到某個哀嚎聲響起之前。 
「嘎阿阿阿--!」 
慘叫聲響起,街著是兩位切爾貝洛衝進來向他報告。 
「門口、大門前的地板全都破碎,除了滾燙以外還會噴出火焰,幾個有飛行匣兵器的人一飛上去就被上方纏繞火焰的樹波及,身受重傷……」 
「火焰?」白蘭露出微笑。「綱吉君真是的,都要死了還搞這招。」 
轉頭看著兩位切爾貝洛,白蘭勾起森冷的笑容。「去把火滅了,現在。」 
「呃、死氣之火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滅掉到……」 
「嗯?」 
一個斜眼看過去,原本還想講什麼的切爾貝洛馬上住嘴。「是,我們馬上去。」 
看著切爾貝洛離去的身影,白蘭瞇起眼睛。 
「想拖時間是嗎……?阿對了,73輻射傳的怎麼樣了?」 
兩位切爾貝洛交談了幾秒,一個去處理外面的事,一個留了下來。「已經傳遍義大利跟日本了,還在擴散當中。」 
「很好。」白蘭笑容更深了。 
××× 
碰碰碰碰碰--! 
「喂--!注意一下!不要亂炸!會炸到自己人!」 
史庫瓦羅的四面八方通通都是敵人,獄寺不分敵我的把炸彈射過去,史庫瓦羅不只要躲攻擊還要躲炸彈。「小心我把你坎了!」 
「嘖嘖,你不會自己閃啊!」獄寺不甩他,除了發射子彈還是狂丟炸彈。 
因為敵方人多,隨便丟都能炸到人。 
「不要吵了吧?這樣邊吵還能邊戰鬥真是……」山本笑了笑,大那種笑法卻和平常的爽朗不太一樣。 
現在分部的事情都解決了,預計有一半都被滅掉了,剩下的一半勝利,只剩總部還沒分出勝負。 
也因為這樣,獲勝的分部比較近的都來支援了,相同的,敵方獲勝的也都到這裡來。 
但是、人數真的沒有再增加的趨向。 
「咕嗚--!」 
「里包恩!」 
突然,里包恩不知道怎麼了,整個人倒在地上。 
「發生什麼事了……」 
正想跑到里包恩身邊的威爾帝瞬間全身無力,倒在地上,身體撕裂般的疼痛。 
很快的,靈倩、史卡爾、風都依序倒下,旁邊的拉爾也半跪到地上,但沒有其他詛咒嬰兒這麼嚴重。 
「怎麼會這樣……喂!」獄四又拋了一把炸彈,奔到里包恩身邊。「醒醒啊!」 
旁邊的貝爾很明顯的愣住了,他想起昨天,瑪門的死訊。 
「喂--!不要分心!敵人還在!」史庫瓦羅大吼,劍一揮,又倒了好幾個人。 
山本也開始動作,但心裡缺了很大一角。 
雲雀從頭到尾沒有停過,他在前方進行屠殺,里包恩和其他詛咒嬰兒的死,他記在心裡了。 
這場戰鬥死了多少人?當中又有多少是昔日相處的朋友、夥伴? 
「已經不早了,我們時間有限,快點把這堆解決了離開本部吧!」山本打開嗓門,說完,他衝向敵方。 
沒錯,撤離本部,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除非……他們希望死亡人數再度增加。 
其實他們現在非常的不安,他們的首領做了什麼? 
人數漸漸變少,我方即將得到暫時的優勝。 
「各位!首領當初派的臥底回來了!」 
最後一個敵人倒下,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他們的臥底,而他身上還背著一個非常眼熟的人。 
「阿綱!」 
「第十代首領!」 
「澤田!」 
幾個人馬上認出來被背回來的就是他們的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阿綱已經沒有意識了,而那位臥底--小綠的身上沾滿了阿綱的鮮血,看起來非常駭人。 
發覺阿綱只剩一具屍體,所有人都沉默了。 
這時的天色暗暗的,沒有任何一片雲也沒有陽光,沒有風、雨更沒有閃電,卻很清晰的連霧都沒有。 
沒有了大空,哪來的那些天氣? 
他們的大空崩毀了,就如同現在的天空一樣,什麼也沒有。 
沒有人說話,大家都只是沉默,站在原地,看著他們的大空。 
包容一切的大空,即使死了,還是露出溫暖的微笑阿。 
最後,他們聽從首領最後的命令。 
在白蘭派人來之前,撤退,離開本部。 
------------------------ 
嘖嘖! 
阿綱死了(哭 
沒辦法,按照劇情走是這樣沒錯,死了一堆人。 
這個故事等於是事件與事件當中的插曲,沒有開端,沒有結束。 
開始、並不是從這裡,結束、還太早了。 
這裡是中間的插曲,人生中,短暫的插曲。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