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故事集。誤解

從今天起到畢業,只剩五個月,離大考更是只剩四個月。 
死神界的考試雖然是收魂,但基本知識還是要會,因此也有"筆式"這個討人厭的東西。 
紫音的功課本來就很好,而且畢業後也打算直接進死神協會工作,所以課業壓力比較沒有這麼重。 
聖的功課是中等,不是特別好但也不差,不過響考上和紫音一樣的高中,還是有點吃力,因此聖的課業壓力就重了許多。 
因為繁忙,他們不再像以前一樣見面,交談也變少了,甚至連放學的便利商店也只是偶爾去。 
「聖!」 
一個頭髮長至肩膀的女孩跑到聖的身邊,頭的右上方綁著一小撮頭髮,兩個眼睛又大又圓,有時還會閃一下,在正常人的審美觀裡,萌就是他的代名詞。 
「阿,理緒?怎樣?」聖轉頭看著名為理緒的女孩。聖和理緒是在國小就認識了,恩...算一算到今天已經同班快滿七年了欸... 
「嗯...一起看書吧!反正要考試了嘛~」理緒露出甜美的微笑。 
「...考試對你來說根本沒什麼吧?」理緒雖然看起來呆呆的...但功課好到一個境界,全校前三名可不是蓋的欸...死亡魔法也特強,被稱為天才。 
不過,很愛闖禍就是了。 
「不要拉~我也要有跟大家一起考試的感覺啦!」說完,理緒就整理好書包,拉住聖。「走吧!」 
「好啦好啦。」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欸。不過家裡有人的感覺還是比較好...? 
「聖,他是誰啊?」理緒從聖的床上拿下一張照片,是他和紫音一起拍的。「好像是高中生...」 
「阿,他是我...朋友。」聖抽走照片。「喂,不是來看書的嗎?正好,我有很多地方不會,你教我吧。」 
「嗯!好阿,求我~」 
「欸。」 
「開玩笑了拉~」 
叮咚! 
「阿,有人來了!」理緒探頭。「會是誰啊?這麼晚了。」 
「不知道。」聖放下書,走到門口。 
「...紫音?」 
紫音站在門外,看著聖。「呃...因為我想說都沒遇到,所以...」 
「聖!是誰啊?」紫音還沒說完,理緒就跑到門口。「欸?是照片上的人欸!聖,是你朋友?」 
朋友? 
「...呃,紫音,你怎麼會來?」聖怕紫音誤會,想要解釋但又礙於理緒在現場。「我...」 
「沒有拉,我只是想說你要考試了,問你要不要我幫忙...」紫音微笑,但這個微笑卻讓聖感到毛骨悚然。 
「呃...不用了,你也要準備考試吧?讓他教我就行了...」聖邊說,邊指著一旁的理緒。「他是我國小的"同學"。」 
「欸!沒必要強調"同學"兩個字好不好?再怎麼說都同班六年多了,還不能算是"朋友"嗎?」理緒嘟著嘴巴,他是很可愛又很聰明沒錯,但他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看人臉色加上不會看場合說話。 
「呃...是嗎。」紫音笑了一下。「那我先回去了,我也要準備考試。」 
「阿!紫...」第二個字還沒說出口,紫音就快步走掉了。「...」 
「嗯?怎麼了嗎?」理緒,我會被你害死...。 
+++ 
「欸,又怎麼啦?」 
零式快步走到紫音身邊,今天一整天他都怪怪的,當然,這只有零式發現。「跟那個國中的小子怎麼了嗎?」 
「...」紫音沒有回頭,只是沉默不語。 
「...」零式也停頓了一下,只是跟在旁邊。「我說...有誤解的話就要快點解開喔,不然會發霉的。」 
「發霉了會怎樣嗎?」紫音終於開口了,只是一整天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問句。 
「你功課不是很好嗎?霉菌是會繁殖的吧?當你發霉了,除非丟掉他,否則只會越來越爛,永遠回不去以前的樣子。」 
「...」 
零式很少講這種話的...。「零式...今晚到我家過夜?」 
「蛤?」沒想到紫音會提出這個要求,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自從他交男朋友之後就沒這樣過了。「好是好啦...我打電話跟那傢伙說一下...。」 
嗯,所謂的那傢伙就是斐華拉...。 
走進門,很意外的一個人也沒有。紫音的爸媽都是死神高等部隊的隊員,經常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太會理紫音。 
「阿~好舒服欸!好久沒來了!」零式直接撲到床上,在上面滾了幾圈。「怎樣?現在要幹麻?」 
「嗯...」紫音從書包裡找出教科書。「看書吧,要考試了。」 
零式一個翻身鑽進棉被裡面。「不要!」 
「欸...零式,雖然你是天才,但不是讀書方面的天才欸...要看書啦。」紫音皺眉,把手上的書丟到零式身邊。 
「以我的死亡魔法就能保送死神協會了啦!」沒錯,零式是死亡魔法的天才,國一就會用國三才教的死亡魔法...句說也不是斐華教的。 
叮咚! 
「我去開門。」 
紫音走到門口,打開門,站在外面的竟然是聖。「...」 
「紫音。」聖的聲音很低沉,一直是如此。「我...想說跟你一起看書...」 
「呃...可是...」紫音面有難色,他不希望讓聖看到零是讓他誤會,但又不知道怎麼拒絕他。 
看到紫音臉色不是很好看,聖笑了一下。「突然來找你好像不太好...像你功課這麼好的人跟我這種人看書功課會變差吧?」 
「聖!」 
「我知道了。」 
說完,聖打算轉身就走。 
「你為什麼就是不要聽我把話說完!?我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說話需要這麼諷刺嗎?」紫音皺眉,用很小的音量吼著。 
「那是什麼意思?」 
「呃...」 
突然被聖這樣一問,紫音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的意思是...」 
「你家裡藏著另外一個男人?」 
「咦?」 
「怎麼,是女的嗎?」 
「聖...」紫音不敢相信聖竟然會這樣想,他一直以為聖應該是信任他的,所以,他也盡量去信任他,但他卻... 
「是不是因為昨天理緒在我家!所以你想以這種方式報復我!?」聖完全豁出去了,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好煩,好煩躁。 
紫音聽到,一股莫名的火氣也上來了。「你少臭美了,誰會為了你做這種事?」 
雖然兩個人都是用極小的音量加上盡量保持平靜的口吻,但還是無法掩飾雙方的不滿。 
「我不像你!功課好長的又這麼好看!你不用讀書我要!只不過就是為了考試沒有跟你來往,你就找人陪你過夜?只要是男的你都可以嘛!?」 
「...!?」 
「喂,夠了沒阿,小鬼。」 
零式走出來,冷冷的看著聖,靠著門雙手插在口袋裡。「你說這什麼鬼話?」 
「...零式!?」紫音轉頭看著零式。糟糕...眼淚快... 
看著眼睛微紅的紫音,零式皺眉,看向聖。「不要到人家家裡講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聖愣住了,他看著零式,他認的出來,他是紫音的青梅足馬...。 
紫音沒有說話,不是不說,而是說不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對於聖的疑問,對於零式突然的出現。 
「我知道了。」 
聖看了紫音一眼,這個眼神,讓紫音的心揪緊了一下,他走了。 
「...紫音。」零式轉頭,看著紫音,眼神充滿了擔憂。 
「不要看我。」紫音低下頭,他忍不住了,不知道哪來的水分,實在過多了,多到裝不下,非得流出來。 
「不要。」 
「...」 
零式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更靠近紫音,直直的看著他。「又不是第一次了,你的眼淚。」 
「...」紫音不知道該說什麼,零式很了解他,太過於了解他了。 
零式伸手把紫音的頭拉向自己的胸膛。「可以借你喔,這是青梅足馬才有的優待喔。」 
「...」紫音哭了,淚水滲入零式的衣服。零式...謝謝你,真的...。 
看著哭泣的紫音,零式又皺了皺眉。這是他第一次,一直皺眉,其實還挺累的,真不知道那些愛生氣的人不累嘛? 
「分手吧。」 
「...!?」零式的聲音在紫音耳邊回蕩,他聽錯了?不,零式的確說了,而且...說的很冷,很絕。 
「如果跟他在一起,真的讓你這麼累的話,就分手吧,這等於你們的愛已經枯竭了。」推開紫音,零式說完,轉身離開。 
+++ 
「理緒。」 
聖走在路上,出聲叫住理緒。 
「嗯?」理緒回頭,依然是萌到一個境界的臉蛋。 
「當我的女朋友吧。」 
「蛤?」 
聖看著理緒,眼神很空洞,面無表情...應該說,沒有任何情緒。「假裝當我女朋友,好嗎?」 
假裝? 
「為什麼?」為什麼要假裝當男女朋友? 
「哈...我只是開玩笑的...突然跟你說這個,抱歉...」 
「好阿。」 
「欸?」 
聖愣了愣,看著理緒。「你說...?」 
「我說好阿。」理緒走到聖面前。「你想引起那個男生的注意對不對?」 
「...?」聖整個呆掉,看著理緒努力擠出一句話。「你怎麼...」 
「看的出來喔。」理緒歪著頭,露出甜美的笑容。「我來幫你吧!」 
「...」 
之後的幾天,聖不但沒有到便利商店找紫音,在路上遇到還故意跟理緒裝的很甜蜜,兩個人的誹聞也越傳越大。 
「欸。」 
聖轉頭看著抱住他手臂的理緒。「現在沒有人,沒必要抱成這樣吧?」 
「呃,也對。」理緒笑了笑,放開聖。「抱久了就忘了嘻!」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這幾天,他都是和理緒一起走這條街,因為他知道,紫音會經過,他是故意要做給紫音看的。 
「哇啊!」理緒一個失足,人是沒跌倒,但手上的可樂潑到自己身上,胸前溼答答的。「啊...好冰!」 
「...」聖露出一副"為什麼好好的走在陸上又沒有什麼東西卻會跌倒?呃...差點跌倒?"不要問我理緒為什麼知道勝的眼神傳達出這麼複雜的東西... 
拿出口袋的衛生紙,什麼畫也沒說的幫理緒擦。這對聖和理緒來說太平常了,他們的關係已經超越朋友,但卻不到情人的程度。 
就在這個時候,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發生了類似的事。 
聖看到了,他的眼角餘光瞄到了,他也看到紫音用同樣的方式看到了他。 
紫音抬著頭,零式正在吹紫音的眼睛,應該是進砂了。 
這種感覺,是什麼?兩個人,都看到了和自己最親近的人跟別人親密接觸,這種感覺,是什麼? 
「紫...紫音...」好吧。他這一叫,先前的系通通都破功了,這證明了他還是在乎紫音。但,看到這樣的情形能叫他不破功嗎? 
又是那個男的...又是他,他是紫音的青梅足馬是吧?那也沒有必要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吧!? 
「...」紫音沒有說話,零式聽到聲音也轉過頭來。 
看到零式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有股壓迫感。「紫音,我...」 
只能解釋了吧?我沒有辦法在演下去了。轉頭看著旁邊的理緒,後者卻露出甜美到不行的笑容。 
看到聖好像想講什麼,紫音走向前,抬頭看著已經比他高了的聖。 
「我們分手吧。」 
「...」聖完全定格,如果是漫畫的話,應該是空白一整頁之久,他的表情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動作也停再紫音說出這句話前的最後一個動作。 
看到聖沒有動靜,紫音又走向前,更靠近聖。「我們不適合,分手吧。」 
「什...!?」聖不敢相信紫音會說出這種話,張大眼睛看著他,但他的眼神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一定是因為我跟理緒演這齣戲...他很在意嗎?「紫音...你聽我說!」 
「不。」紫音搖搖頭,他的眼神讓聖感到心寒。「沒什麼好說的,我不討厭你,但我們不適合,這段時間我想通了,我們分手吧。」 
聖心慌,他想要挽回,真的!他太幼稚了,竟然想用這種方式引起他注意?「紫音!」 
雙手一伸,聖緊緊的抱住紫音。「紫音...對不起!我跟理緒是假的...我們是在演戲,我太幼稚了!竟然...想用這種方式引起你的注意...」 
「還有!那天我說的那些話...我...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想信我...我真的還是很愛你阿...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會感到慌...」 
聽著聖說的一字一句,紫音很驚訝,他從來沒看過這樣的聖,聖也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跟他說過話...聖一直以來,都是面無表情的...。 
他笑了,被聖抱著真的很舒服,很溫暖。當初會跟聖在一起就是因為它的體溫,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太遲了。就像零式說的一樣,太久了...誤解長期下來,即使解開了也沒辦法連根拔除。 
「謝謝你。」 
紫音說了,他說出了聖現在最不想聽到的話。「謝謝你一直以來給的溫暖,我很喜歡你,但是...我累了。」 
「紫音...?」聖結束擁抱,低頭看著紫音。 
「真的很謝謝你,聖,你做的夠多了,老實說吧,跟我在一起真的有這麼快樂嗎?」紫音微笑,美麗的他,添加上笑容更是豔麗。 
「我...」 
「我知道你愛我,我也愛你,但...我們不適合。」最後一個微笑。「我們分手吧。」 
「...」聖說不出話,他不得不承認,他們之間一直有著誤解,而這個誤解不是來自於其他,而兩雙方的心靈深處,已經某滅不掉了,就像霉菌般的滋生。 
愛情是勉強不來的,大家都知道,但在你親身遇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欸欸!不要一直講人家廳不懂的話啦!」理緒突然站出來出聲。「搞不懂欸!你們既然彼此喜歡,那幹麻要分手?為什麼不適合?定義在哪哩!?」 
「理緒...?」沒想到理緒會突然跳出來,聖整個愣住。 
「如果你們真的分手了!那我的努力不就白費了?不可以不可以!」理緒拉住紫音的手,牽住聖的手。「既然互相喜歡就在一起啊!」 
兩個人都愣住了,看著碰觸到對方的雙手,竟然不由得臉紅了。 
「對啊!」聖抓住紫音的肩膀。「我剛剛聽到了!你說你愛我對不對?那為什麼不能在一起?既然互相喜歡怎麼會不適合?我們可以改變交往的方式,為了你,我會改的!」 
紫音低下了,臉上的暈紅越來越深。 
看著他們兩個漸入佳境,理緒拉拉零式的袖子。「欸...我們在這裡當電燈泡,好像不太好吧?」 
「呃...也對。」零式轉頭看著只到肩膀...呃,不到肩膀的理緒,露出美麗的笑容。嗯...就某方面來說,零式和紫音是物以類聚欸... 
看到理緒拉著零式離開,聖給理緒一個感謝的微笑,而後者也露出甜美的微笑回應。 
+++ 
「欸,妳喜歡那個小子對吧?喜歡紫音的那個。」 
零式走在理緒旁邊,前面是一個中型的公園,兩個人決定到公園坐一坐。 
「你...你說誰啊?誰會喜歡那個一臉正經,說話一點也不甜,也不會體諒女生!公私分明沒人情味的死木頭?」以上敘述都在3秒內說完。 
「...」零式轉頭,看著理緒微笑。「那你,為什麼要哭呢?」 
理緒低著頭,雙眼不斷的掉眼淚,雙頰暈紅更添加了萌指數。「我...我只是沙子跑進眼睛裡拉...不要看!」 
「一點也不坦率,不過滿可愛的。」零式露出美艷的笑容,伸手把理緒的頭拉近自己的胸膛。「最近這裡常常借人呢,看在你很可愛加上幫我朋友找到真愛上,可以借你幾分鐘。」 
「誰要跟你借了?我又沒說...少臭美了...」理緒不斷的掉眼淚,她靠在零式懷裡。「討厭...眼淚為什麼要一直流啦?明明一點也不在意的...」 
「少騙人了,你明明就很在意。」 
「...」 
「坦白一點比較可愛喔,雖然現在這樣也不錯啦。」 
「...」 
「嗯?怎麼不說話啦?」零式低頭,看著突然不講話的理緒。 
「好啦好啦我喜歡聖!超喜歡聖的!」理緒突然抬頭大叫,很神準的撞到零式的下巴。 
「阿...痛痛痛,很痛欸!」 
「這樣就叫痛?你真的是男生嗎?」 
「是男的就不能叫痛嗎?你知不知道你的頭多硬啊?快點道歉!」 
「嗚嗯...」理緒到目前為止還沒說輸過任何人,現在卻被這個喜歡冷靜吐槽的傢伙弄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啦好啦對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零式很突然的在理緒的額頭上輕輕一吻。「很好,這樣才可愛。」 
「唔...」理緒摸住額頭。「你...你你你你你竟然偷親我!?」 
「沒有喔。」 
零式露出非常美麗的笑容...呃,接近奸笑。 
「我是光明正大的親。」 
------------------------ 
喔喔各位不要誤會喔! 
零式沒有喜歡紫音真的!是理緒喜歡聖! 
這篇真是長阿...其實我發現我打"聖紫"的時候文章都比較長?有嗎? 
阿最後那段,零式本來就是個喜歡捉弄可愛生物的傢伙,所以這是本能不是喜歡喔!(指
話說這篇我竟然打了六千多字呢...好驚訝=ˇ=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