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說不出口的話】利休

他們三個從小就認識了,因為家族互相來往,他門常常會到對方家裡作客。 
這天,奇歐妖精族到狩人族拜訪,而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只要到對方家裡作客,一到大人們要談事情,就會叫小孩子先到外面去玩,而這次奇歐妖精的長王子到外面閒晃,湊巧遇到了因為幾次前來而認識的兩個狩人族的孩子。 
但只是認識,並不熟。 
「阿……休狄王子你好。」戴洛笑了笑,看著奇歐妖精的長王子。「阿利,打聲招呼阿。」 
「嗯!休狄王子好--」阿利美麗的臉蛋上勾起了甜美的笑容,加上稚嫩的口音就像普通天真可愛的孩子一樣,或許比一般的孩子來的美麗。 
「……」被稱為休狄的王子一愣,看著阿利甜甜的笑容,沒有說話。 
而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戴洛只是笑了笑,拉著阿利到旁邊玩。 
那時阿利還很小,而戴洛和休狄已經要上國中了,但為了照顧阿利,戴洛還是會陪著他玩球和其他東西,非常疼愛這個弟弟。 
每次兩兄弟在空地玩,休狄就會坐在一邊,看著手上的神話故事,不時的會瞄一下他們兩兄弟。 
「呃、阿利,小心一點啦,那裡很滑……」 
碰--! 
戴洛還沒說完,阿利就從一塊大石頭上摔下來,正面落地,發出很大的聲響。 
「嗚……」阿利坐起身,摸摸紅通通的臉頰,好像快哭了。 
戴洛見狀馬上衝過去,一旁的休狄也放下書,走到離阿利不遠的地方,但還是沒有靠近。 
「很痛嗎?不要哭啦,哥幫你看看……」被戴洛摸摸臉頰後,阿利很明顯的沒有剛剛那樣快哭的感覺。 
旁邊的休狄走向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其實他也滿擔心阿利的狀況的,想說什麼但他心理想的跟嘴巴說的從來沒有一樣過……「這樣也可以摔倒,你是笨蛋嗎?」 
才剛說完,休狄就看到阿利皺緊眉頭,一副無辜又生氣的表情,真是……超可愛的。 
「……」休狄整的愣了,看到這麼可愛的表情連他都不由得心猛烈的跳了一下又在他的壓抑下回到正常的速度。 
從這天開始,只要奇歐妖精有要拜訪狩人族,他都會跟來,然後到空地旁坐著。 
而戴洛和阿利也都會出現在空地玩耍,一段時間之後他們聊完了會來帶休狄回去。 
來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他們也開始真正認識對方,雖然說開始認識,但談話的機會並不多,通常都是阿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然後休狄過去說兩句,阿利就哭了。 
但認識久了戴洛發現,休狄只是嘴巴上軟不下來,他每次上前來也只是想關心一下阿利,但是嘴巴總是不留情……而且他又是王子,所以一直對他很客氣。 
而他們三個就維持著這個奇妙的關係,一直到某天。 
休狄對著剛考上白袍的阿利說類似「這件事情你做不到!不要勉強了!要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和「我比你強太多了!」之類的話。 
阿利卻不像以前那樣露出無辜又憤怒的可愛表情,或許是因為他長大了,只是冷冷的看著休狄,用很冷的口氣。「休狄王子殿下,如果你真的認為我這麼弱那就應該讓我出去見見世面,不需要"王子殿下"操心。」 
之後就離開了。 
之後又吵過一些架,雖然有組成搭檔將近半年的時間,但後來也因為個性不合,哥哥戴洛的搭檔又剛好在任務中離開,他們正式拆夥。 
「你真的不考慮再組搭檔?」這句話已經講過千萬遍了。 
「我不認為我的能力有資格當"王子殿下"的搭檔。」這句話也講過千萬遍了。 
「……」 
休狄再度沉默,接著直接用移動陣離開阿利的房間。 
××× 
一進到黑館,漾漾就看到了一個很微妙的畫面。 
精靈在旁邊看書,吸血鬼在喝下午茶,一旁的惡魔正在跟某位據說是扇董事打牌……這是怎樣的畫面阿。 
不對吧?扇董事先不說,他本來就來無影去無蹤,倒是摔倒王子怎麼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黑館?雖然知道他有事沒事會到學校晃,但怎麼會出現在黑館? 
「……」真的很想問,但是……怎麼問? 
就在漾漾還愣在門口,戴洛已經匆匆忙忙的從樓上跑下來。「戴洛先生……怎麼了嗎?」 
「剛剛輔長說阿利要去出任務所以去給他檢查……我明明叫他不要單獨出任務的!」戴洛很快的跑到門口,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休狄也站起來一起衝…… 
是說,有移送陣這個東西吧? 
漾漾望著遙遠的背影。果然,人緊張的時候真的什麼都會忘記嗎? 
「漾漾,幹麻站在門口發呆?來一起喝下午茶吧?」伯爵露出笑容,手上拿著鮮紅到像血的液體送入嘴裡。 
「呃、不用了。」 
「嗯?你們兩個怎麼跑來了?阿利剛走喔。」 
輔長一邊忙著治療病人……應該說是治療屍體,頭也沒回的說著,似乎真的很忙。 
但……醫療班真的有閒過嗎?在這種死亡率高到一個境界的學校,醫療班真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知道薪水高不高。 
「吼,他又來了,明明說過不要自己出任務的!」戴洛坐到一旁,一臉擔心的樣子像是阿利出去一定會出什麼事似的。 
「我說阿,他眼睛雖然一眼看不到,但其他機能都好的勒,任務照出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 
就如輔長所說的,阿利幾乎是神速回來的,已經解決了任務,只有手上的小小擦傷。 
真的只是小小的擦傷,看起來就只是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磨到牆壁那樣。 
「阿利!你受傷了!」 
戴洛緊張的抓起阿利的手看來看去只有那個小擦傷。 
「拜託,那也叫受傷?」輔長已經笑出聲了,所以說,兄弟真是微妙…… 
「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任務也能受傷?你還說已一個人出任務沒問題!?」休狄口氣很衝,非常衝。 
「……只是小傷,不小心弄到的。」阿利看著休狄,眼神很冷,接著直接起身用移送陣離開醫療班。 
看到阿利離開,戴洛也跟著離開了,只剩下休狄留在原地。 
「口氣幹麻這麼衝呢?原本的好意都被扭曲了阿……」輔長還沒說完,馬上就感覺到休狄的殺人目光,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這裡有新研發的藥,可以讓吃的人坦承自己的心理,不過有效時間只有一個小時。」 
沒等休狄說話,輔長就把一罐藥丸塞到他懷裡,去救屍體了。 
休狄在原地愣了很久,看著手上的藥丸。 
××× 
「有什麼事嗎?休狄王子殿下。」 
看著剛進門的某人,阿利皮笑肉不笑的說。「要我幫你泡茶嗎?」 
「……阿利。」 
「!?」 
阿利驚訝的看著休狄,他從拆夥之後就沒有這樣叫過他了。 
「我們再組搭檔吧?」休狄看著阿利,眼神卻不太一樣,跟以前都不一樣。 
「我這個連"出簡單任務都會受傷"的人怎麼能和王子殿下搭檔呢?」阿利眉頭也沒皺一下,冷冷的說。 
休狄聽到這句話就知道阿利是在說剛剛的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現在他什麼都說的出來了。 
「剛剛那只是……」 
「我不想再說這個話題。」 
阿利冷淡的打斷他,端起廚房的杯子走到他面前。「王子殿下應該不會喝不習慣平民的茶吧?」 
「阿斯利安!」休狄聽的出來,阿利在諷刺他。 
發現自己好像有點過頭了,阿利笑了笑,收起茶,轉身。「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喝茶好了,現在的茶都不是很好喝……?」 
阿利愣住了。 
休狄站起來,從背後抱住阿利,抱的很緊。 
「……王子殿下?」阿利沒有動,只是讓休狄抱著,發出疑問。 
「我只是很擔心你有沒有怎麼樣。」休狄抱著阿利,臉貼著他的肩膀,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你哪根神經不對?」現在換阿利擔心了,不知道他是撞到頭還是發燒腦子燒壞了,雖然他早就知道休狄是擔心他,但壓根沒想過他會有自己說出來的一天。 
接著沉默了一段時間。 
休狄還是抱著阿利,抱到阿利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他用手軸推推休狄,後者則是抱的更緊…… 
「我喜歡你。」 
就這麼簡短的四個字,阿利整個呆掉外加魂飛走了,這個驚嚇真的太大了。 
「可是以前都說不出來,現在突然能說出來了……」休狄的聲音意外的小,和平常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阿利推開他,卻在轉身的瞬間,看到了滿臉通紅的休狄。 
休狄有著銀灰色短髮藍色眼睛,長的真的很好看,讓人賞心悅目的那型,現在又加上了紅潤的效果,已經讓阿利整個呆掉了。 
雖然他是屬於帥哥型,但那樣子真的……非常的可愛。 
看到阿利呆掉,休狄瞬間用手遮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一帶,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 
他連耳根都紅了。 
咚--! 
阿利瞬間把休狄推倒在地上,讓他的頭狠狠的撞到地板,發出聽就覺得很痛的聲音。 
「咕嗚……」 
一手摸著頭,整個人瞬間暈眩了一下,等他再回過神,看到的就是阿利的臉部特寫加大版本。 
「你剛剛說,你喜歡我?」阿利很冷的笑了一下。「所以你之前說那種話傷我都是喜歡我的表現?」 
聲音真的很冷,冷到在雪地裡還會覺得雪比較溫暖的那種冷,冷到骨裡了。 
就在這時,那個讓人說真話的藥效已經過了。 
「怎……我這樣高貴的種族怎麼可能喜歡你這……」 
「喔?」 
打斷休狄要說的話,阿利勾起很恐怖的笑容。「是嗎?」 
休狄整個呆掉了,他努力的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但真他媽完全不記得啊! 
他會什麼會倒在地上?阿利為什麼會押在他身上?難道真的都是那個藥稿的鬼嗎?早知道就不要吃了! 
阿利的笑容沒有減,只是伸手在休狄的胸口滑動著,微微的處碰到他結實的胸肌。 
休狄震了一下,馬上想起身,阿利馬上吻上去,一手用力捏住他胸前的敏感點,讓他瞬間酥麻,完全使不上力。 
以力氣來說,休狄絕對不會輸阿利,但被這樣一搞,休的整個人都癱軟了,他還沒被人碰過,百分之百的處男遇到這種是能做什麼? 
阿利開始脫掉休狄的上衣,結實的胸膛出現在他面前,他俯下身子,用嘴吮吸著他胸膛的敏感點,還在他身上的各個地方留下美麗的艷紅色。 
「……阿利、阿斯利安……住手……嗯--」 
休狄的手推著阿利的胸膛,因為對方的搓揉悶哼了一聲。 
阿利一聽到他的悶哼聲,又更用力的案壓,休狄痛的叫了一聲又馬上用雙手遮住自己的嘴巴,眉頭皺的很緊。 
「等……阿利……阿~」 
不斷的中斷自己忍不住的呻吟,他開始劇烈的喘氣,底下的潮水已經漲到最高點了。 
阿利扳開休狄的雙腳,他挺立的慾望暴露在空氣中,休狄強迫自己不去看那樣的景象,只知道阿利竟然開始用舌頭舔著他的慾望。 
他沒辦法含住,所以用舔的。 
休狄腦子亂轟轟的,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被比自己年紀小上十歲的阿利壓倒。 
「嗯啊……」 
忍不住出聲了,阿利舔拭著休狄緊縮的小穴,這種濕溼熱熱的感覺讓休狄忍受不了,開始嬌吟了起來。 
「嗚恩……阿~」 
「不……阿利……嗚--」 
「休狄。」輕輕的,阿利把嘴巴貼到休狄耳邊,說出了對方的名子。 
休狄開始掙扎,阿利緊緊的抱住他的腰,撞擊。 
就在那瞬間,乳白色的液體噴出,休狄紅到幾乎淌出血的臉被自己的手完全遮住,但隱隱約約的還是看到了那位高貴的王子流下的眼淚。 
接著,腦子一片空白。 
××× 
之後?之後怎麼了呢?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休狄到醫療班大鬧一整天,輔長變成被別人救的人。 
整間醫療班幾乎全垮,醫療器材通通需要再去採買,而肇事者則是發洩完就閃人了。 
------------------------- 
不夠不夠!總覺得不夠啊! 
王子這麼可愛,應該要再多捉弄一下的阿……(遺憾 
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咦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自繪。主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