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15家庭教師

「哥、拜託啦~我不要嘛……」 
風承眼框泛淚的拉著風系。「哥……」 
「不行,我錢已經付了,你就乖乖去吧。」風系坐在辦公桌前整理資料,看也沒看風承。 
「哥~」風承又拉了拉風系的手。 
「這裡是警局,是我工作的地方,不要在這裡亂。」風系微微皺眉,看著風承。 
「可是……家教很可怕欸,聽說會打人……我不要拉~自己讀就好啦!」風承已經快哭了。 
「不想請家教就好好讀書阿,你已經國三了!」 
看著兩兄弟吵起來,渤海想辦法阻止。「家教不會怎樣拉,沒必要這麼怕阿……」 
「誰、誰說我怕了?只是不想……」 
「好了,就這樣說定了。」 
「哥!」 
風承大喊一聲,發現風系根本不甩他。「算了啦!不求你了!」 
兩兄弟沒再多看對方一眼,風承轉身就跑出警局。 
風承一回家就摔上房門,趴在床上一肚子的不滿,又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家教差不多要來了。 
叮咚叮咚--! 
震了一下,風承從沙發上站起來,盯著門看了很久遲遲沒有上前去開門。 
就在風承猶豫的同時,門外的人似乎已經等的很不耐煩,又多按了幾聲門鈴。 
「呃、來了啦……」 
皺皺眉,風承垂下肩膀,慢慢的把門打開。 
門後面出現的是一個看起來二十歲上下的男生,髮絲很細,長度剛好到肩膀,在風承印象中只有渤海的頭髮跟他差不多長,不過還是比他短了一些。 
「請進……」風承縮了縮,讓這個進到家中。 
「……你好,我叫晉煙幽,是伊風系先生要我來當你的家教的。」坐到沙發上,幽看了眼縮著身子的風承,聲音輕輕的,好像沒有說話但確實是聽的到的音量。 
「你好……我是伊風承。」低著頭,風承沒有看幽。 
「告訴我你現在的程度吧,這樣我才能擬定讀書計畫。」伸手拉住風承的手,把他扯下來坐在他身邊,拿出自己的筆電,輕聲說著。 
「程度?」風承愣了。 
「你前兩次復習考成績和段考成績,順邊跟我說說你上課哪些聽得懂哪些聽不懂。」幽敲著電腦鍵盤,似乎是在打和風承有關的清單。 
「呃、喔好。」 
站起來奔向自己的房間,過一段時間後風承拿著一張段考成績單和兩張複習考成績單。「這些。」 
幽停下手,接過風成遞過來的成績單,一秒之後臉都黑了。 
「……你真的是國中生?」這是看完成績單以後最大的疑問。「根本沒有程度可言……」 
「唔、我都聽不懂嘛……除了可以用背的社會以外幾乎都不行阿。」風承微微的嘟起嘴,看著幽手中的成績單。「尤其是英文!完全不行。」 
幽深深的嘆口氣,微微皺眉的看著風承。「這樣看來要從頭教了……放棄複習考成績吧。」 
「嘎?」風承睜大雙眼看著幽,很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放棄複習考成績?你真的是家教嗎?竟然要學生放棄學業?」 
「我哪有叫你放棄學業?」幽用"你是白痴嗎?"的表情看著風承。 
「因為你前兩次的複習考根本都廢掉了,現在從中間開始看你基測就不用玩了,所以我要你從現在開始從九年級第一次複習考的範圍,也就是七上開始讀,不要理即將到來的複習考,把一切拼在基測。」 
「咦……可是我哥說如果這次複習考沒進步要把你換掉欸。」 
「……如果是這樣我也沒辦法,已你現在的程度,如果只看眼前一點意義都沒有。」 
接著,兩人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知道了、我會去幫你轉達給我哥,叫我哥取消下一次複習考沒進步就要換人的決定。」風承打破沉默,一臉認真的抬頭直視幽。 
「……這是你今天第一次直視我喔。」幽微微的扯了嘴角,看起來就像是在微笑。 
幽不是超級帥哥也不是美型男,而是一種帶著乾淨、清靜的臉龐,沒錯、他給人的感覺就是清靜。 
有種莫名氣質的男人。 
「呃……」 
瞬間風承的臉一紅,低下頭又呈現瑟縮的狀態。 
看到風承的反應,幽瞇起眼睛。「我說……你幹麻這麼怕我?」 
「咦?有、有嗎?」風承瞬間抬起頭看著幽,但一對上視線又馬上移開了。「我只是、只是因為不熟……」 
幽沒有移開視線,還是直直得看著風承,看的他渾身不對勁。 
「我知道了。」 
突然,幽用手指頂住風承的額頭。「你怕被我打,對吧?」 
瞬間風承的臉爆紅,皺著眉頭,露出害羞到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張嘴半天一個字都沒有擠出來。 
看到風承的反應,幽先是一愣,接著露出淡淡的笑容……雖然是淡淡的,卻帶點好笑的意味,輕笑出聲後伸手摸摸風承的頭。 
「你做錯事處罰你理所當然、但我不會隨便動手動腳……還有,怕的話乖乖上課不就好了?」壓著笑意,幽輕輕的說著……他說話的方式一直都是這樣。 
「嗚……」 
皺著眉頭,要是現在有洞他一定鑽下去—-阿、不對!是就算沒有洞他也要挖個洞鑽下去!他沒有臉再坐在這裡了--! 
「你有參考書嗎?」看到風承這麼難為情的樣子幽也不打算戲弄他(據他說知,他家那兩位都是喜歡戲弄人家的傢伙……),很乾脆的轉移話題。 
「喔、有。」風承回過神,馬上跑回房裡拿參考書。 
這一拿,拿了非常非常久。 
房裡的風承正躺在床上做深呼吸的動作,因為剛剛他真的害羞到想去跳樓阿--不對,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剛剛是在害羞! 
坐在客廳的幽靠在沙發上,不知不覺的瞇起眼睛,就像在笑,但又好像沒有。 
「真可愛……」 
××× 
「老師,你來啦?」 
風承帶著笑臉迎接剛開門進來的幽,一把拉住他往自己的房間移動。 
已經一個月了,從幽擔任風承的家教已經一個月了,教學地點也從客廳變成風承的房間,而風承也不會像一開始那樣怕的要死,不過看到幽皺眉頭還是會縮到角落去。 
「這張我已經幾乎都教過了不是嗎?怎麼還是都不會!」 
幽的聲音很輕,但聽的出來口氣不是很好,微微的皺了眉頭,瞪著眼前的風承。 
「阿就不懂阿……」風承低著頭,縮縮肩膀。「不懂有什麼辦法?就空著嘛--再教我不就好了?」 
「……再教你真的就會嗎?」幽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嘆口氣。「坐過來一點,我考卷上的題目比較重要的再教一次,仔細聽好。」 
「嗯!」風承笑著娜過去一點,其實幽教的方法已經比其他人教的好太多了,應該說剛好適合他。 
看著考卷,幽一題一題的教下來。 
××× 
「我說風承,你哪時開始這麼用功了?」 
班長晃到風承的位子上,一手撐著下巴,坐在風承前面的位子,而原本位子的主人已經被推到旁邊去了。「我聽說你還請了家教欸。」 
「我也不想阿,而且最近好累,越學越難了……」風承嘆了很大一口氣,趴在桌上毫無生氣。 
「這是當然的吧?不可能越教越簡單吧?」班長笑了笑,一邊伸手拿了旁邊小月手上抱著的零食。「喔阿,這是新口味嗎?」 
「合作社有賣,10元。」殘月打個哈欠,一邊吃著餅乾。「說到家教,我也認識一個家教。」 
「欸?殘月有請家教嗎?」班長一愣,轉頭望著殘月。 
「沒有,只是認識。」拍掉又伸手想拿零食的班長的手,殘月一邊吃一邊說。 
接著班長和風承聊了起來,旁邊的殘月只會適時的插幾句話後又繼續沉默。 
「班長外找!」某某某體育股長從門外向教室裡喊著。「好像是隔壁班的喔!」 
「喔喔馬上來!」 
班長應了一聲後就跑出教室,沒幾秒又跑進來了。「風承,你不是說很累嗎?今天隨便跟家教請個假我們出去吧?隔壁班的找我們出去,你們也認識。」 
「我也要?」殘月皺眉,顯現出他的厭惡。 
他本來就不喜歡跟人群相處,所以在他生活中除了鏡華和風承以外會表露出情感的也只有班長,畢竟班長跟風承在國小就認識了,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三個人常走在一起,而能相處的也只有璿和幽,這是因為鏡華。 
「放心拉,我跟風承也去阿,你跟我們一起走就好了……還有隔壁班那幾個都是之前班遊有交流過的,還OK吧?」班長也很清楚殘月討厭人群。 
「風承要去嗎?」殘月轉頭看著風承,提出問句的殘月簡直可愛到不行--(作者竟然在文章裡面爆走了囧 
「也好……不過說要出去玩所以請假不可能的吧?」風承沉默了。 
「說身體不舒服休息一天就好啦,反正你哥也都很晚回家不是嗎?」班長聳聳肩,覺得這個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 
風承說完,班長馬上又跑出教室,幾秒後又跑回來。「好了,等等放學在樓梯間集合,一共六個人。」 
接著上課鐘聲響起,這節是數學課,班上會有一半以上的人直接趴了就睡。 
風承一開始還努力在聽,最後看到殘月和班長都睡著了他也忍不住跟著。 
沒辦法,數學老師的聲音就像催眠曲,沒高沒低的,平音講完整節課,就算不想睡都難。 
但班上沒睡著的人總會很有義氣在放學前五分鐘把陣亡的人叫醒,收書包,等到打中的那一刻,教室已經幾乎都沒人了。 
沒辦法,教室在五樓,不早點衝要撘公車的會坐不到公車阿……。 
「阿景!這裡這裡!」 
一個男生在人潮之中朝著班長一行人大力揮手,走近看才知道站在他旁邊的原來是柳嫣然和劉子晰……之前班遊同房的兩位。 
「阿太,你說要去哪啊?」班長拍拍名為阿太的人肩膀。 
「看要不要去KTV啊,那裡最好打發時間了。」阿太笑了笑。「安拉,我家什麼不多錢最多,今天出去錢我出,走吧!」 
「啊哈!認識你果然是對的!」班長勾住阿太的脖子。「好啦!前往KTV--!」 
幾個人嘻嘻笑笑的走出校門,風承也在這個時候拿起手機打給幽。 
"喂?"電話的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 
「阿……老師。」風承一愣,幽在電話裡的聲音有這麼好聽嗎? 
"風承?有事嗎?" 
「那個、我今天深起不太舒服,想休息一天。」 
"是嗎?那要好好休息……有沒有去醫院?"幽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擔心,多問了幾句。 
「呃、應該是睡眠不足,所以我想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吧?」風承越講越心虛。 
"嗯,那有事在打給我,我可以載你去醫院。" 
「喔好,謝謝老師……」 
手機掛斷了,聲承站在原地說不出話。 
他怎麼有種……很後悔說謊的感覺?
---------------------
這篇過長所以分成兩篇直接跟下一篇的某段結合(笑
其實小夭我從來沒請過家教呢,所以寫起來很生疏……誰可以來提供一下心得感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自繪。銀魂3/21增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