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綱生日賀文

好吧我知道遲了很久=ˇ= 
對於14日生日的阿綱,我二十日才出現(也太久了吧! 
不過不過! 
這是小夭第一次打同人文喔! 
整個好興奮嘎> / / / < 
內有。 
BL有 
微H有 
配對為6927 
時間設定,黑曜戰剛結束。 
+++ 
「阿~好熱喔...明明已經十月了為什麼還這麼熱阿...」 
年輕的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背著書包有一步沒一步的走著,完全忘記了遲到會遭咬殺.... 
好吧不指他,路上一個個並中學生腳步蹣跚的走著。 
十月熱的要死就算了,該死的學校還在昨天就換季了?想把我們熱死是不是? 
走過漫長的上學路途,終於抵達並盛中學。 
還有一些學生身上有淤青,但大多都好了。 
兩個星期前,落腳黑曜中學的逃獄犯人,六道骸和與他同行的人為了找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不但綁架風太,還攻擊並中的學生。 
最後還是被復仇者抓走了,但總覺得...很擔心他們現在怎麼樣了...不會已經死了吧!? 
「第十代首領!」獄寺從校門口跑進來,很難得的沒有遲到。「早安!」 
「呃...早安...」 
「嗨!阿綱!」又一個熟悉的聲音,山本從球場走出來。「我們晨練結束了!一起進教室吧!」 
「嗯,好阿。」 
「早安!澤田!」好吧,又是熟悉的聲音。 
「京...京子的大哥阿...」還是很極限呢... 
「阿綱,早啊。」京子和她最好的朋友走進校門,露出最可愛的微笑。 
「呃...京子...早阿...」 
冷空氣? 
阿綱下意識的回頭。 
「雲...雲雀學長!」大概猜到等一下會怎麼樣了。 
「群聚...」一雙鳳眼充滿殺氣的看著阿綱。 
為什麼是看我阿阿啊! 
「我...我們快進教室吧!」很好,首領帶頭衝。 
「唉...一大早的就嚇出一身冷汗...」阿綱軟軟的攤在桌子上,深深的嘆一口很長的氣。 
「澤田綱吉!到導師室幫我拿一下講義!」班導站在講台上,看著趴在桌上的阿綱。 
「蛤....」哀怨的站起。 
「什麼!竟然敢叫第十代首領幫你拿東西!?」獄寺用力的拍了一聲桌子,指著班導大吼。 
「哈哈!獄寺,冷靜點!」山本燦笑。
「吵死了!你這個棒球白痴!」 
「呃...好!我去!我馬上去拿!」為了不讓災情擴大,只好去拿了。好吧我知道這叫認命。 
「阿...好重...」三十幾本厚的要死的講義。 
「?」窗戶好像被打開了?阿綱看著剛剛還關著的窗戶。 
「綱吉。」 
「哇啊!」 
一個藍色頭髮的少年從窗戶冒出,抱住了阿綱。 
「骸!?你...你怎麼...!骸!你怎麼了!骸!」 
+++ 
「讓他躺在這裡行嗎?」山本提出了疑問。「這裡不是風紀委員會的...」 
沒錯,骸的傷勢嚴重,又無法送去醫院,由里包恩建議,送到會客室。 
「骸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傷的這麼重...?」阿綱皺著眉頭,擔心的看著。「不會又逃獄了吧?」 
「呿!為什麼要幫那傢伙啊?」獄寺一臉不滿,走出會客室。 
「呃!獄寺,不要生氣嘛~」為了安撫獄寺,山本也跟了出去。 
「欸...怎麼辦啊?里包恩...你怎麼穿成這樣!?」 
一身鳳梨裝的里包恩。「我會符合現況選衣服。」 
那為什麼是鳳梨? 
「你們在做什麼。」 
一道視線射過,阿綱很下意識的避開了。 
「呃!雲雀學長!」遭...糟糕了!雲雀學長跟骸很有仇阿!骸現在受傷...我幹麻幫他說話啊! 
「雲雀。」 
里包恩很快的站在雲雀面前。「六道骸受傷了,想借用一下會客室。」 
太直接了吧! 
「骸?」很不意外的視線移到躺在沙發上的骸,但很快又移回來了。「隨便。」 
雲雀學長居然沒抓狂!? 
「好了,阿綱,要回去上課了吧?」 
「啊!對吼!」 
+++ 
「第十代首領!我們先走嘍!」 
獄寺站在門口揮揮手,山本和了平還有京子也在。 
今天是阿綱的生日,大家決定要在阿綱家辦生日會,但阿綱因為又考不及格要留在學校。 
「呃...對了,骸怎麼辦?」 
大家停止了幾秒。 
「讓他待在會客室就好了。」里包恩從消防栓冒出來。「依他的傷勢今天不可能醒過來的,會客室除了雲雀和草璧沒有人會進去。」 
「呃...是.是喔...」阿綱拿起書包。「那...我去找老師嘍!晚點見!」 
看著阿綱跑出教室的身影,里包恩的表情有些微的變化。「阿綱那小子...」 
很小聲,沒有人聽見。 
+++ 
「好了,澤田,你可以回去了。」班導起身,拿起包包走出去。 
「呃...恩,老師再見...」 
拿起書包,本來應該要直接回家的,但因為擔心骸的傷勢,決定繞去會客室一趟。 
「看起來好像沒事了...」蹲在沙發旁,看著骸的睡臉。「呃...」我到底在擔心什麼阿!!! 
「唉...回家吧...」雙手撐著膝蓋,正準備站起來。「嗚!」 
一隻手鉤住阿綱的脖子,嘴巴很直接的吻了上去。 
「骸!?你...你醒了?」不...不對...「你想幹麻啊!」 
很快的,位置互換了。 
阿綱躺在沙發上,臉色發白的看著壓在他身上的骸。 
「骸...冷靜一點...」 
「該冷靜的是你,我又沒怎樣。」 
壓在我身上叫沒怎樣!?「呃...我是說...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很明顯的在找話題。 
「我逃獄。」 
果然! 
「怎...怎麼可以?這樣的話被抓回去會...」 
「我這次是為了更重要的事出來的。」 
「咦?」 
骸露出專屬的笑容,搭配著「哭呼呼」的笑聲。「這是生日禮物喔。」 
「生...骸,你該不會...」 
「恩,我是會了慶祝你的生日才出來的。」講的理所當然。 
「什...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住嘴了。 
骸府下身子,溫柔的親吻著阿綱。 
當然不只這樣。 
拉起阿綱的衣服,輕輕的,挑逗著微微凸起的粉紅。 
「等...等等!骸...」 
「我為了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骸在阿綱的耳朵邊低語,順試的舔了幾下。 
手沒有停止的撫摸,最後乾脆把衣服脫了。 
「骸...這裡是會客室...會...有人...」為什麼我擔心的是這個啊! 
「用幻術就好了。」 
舌尖滑到肚子,發現還不夠,開始將手伸進褲頭。 
「不...骸...阿...」 
阿綱喘著氣,想推開骸,但很可惜他沒這個力量。好吧他腦中閃過想變成小言模式的念頭。 
「不要...骸...你到底...阿~」 
「我早就說過了。」 
扯下阿綱的褲子,因為剛剛的撫摸內褲早就溼透了,那裡也起了反應。 
「我要得到你的身體。」 
喀喀... 
門被打開了。 
外面的燈光射進來...好吧不只燈光,還有眼神。 
「你們在做什麼。」 
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也是這個會客室的主人,用一雙瑞利的鳳眼瞪著眼前的骸和阿綱。 
「雲...雲雀學長...」 
「喔,雲雀恭彌。」 
「咬殺。」 
+++ 
唉唉... 
正要開始就被雲雀打斷了=ˇ= 
尺度不大,好好觀賞吧^___^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