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1聚會

古典音樂響起,一組小型樂團在紅色的舞台上演奏著。隨著一首首完美的結束,掌聲不斷。 
天花板銀黃色的華力大吊燈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整個會聽瀰漫著實務的香氣。 
這裡,式黑手黨所有家族集會時的場所。所有人都穿著西裝和洋裝,手上拿著家族識別証。 
今天是為了紀念,彭哥列家族的初代首領,也就是第一個,健創黑手黨的人,澤田家康,本名Giotto的生日。 
只有在這天,彭哥列家族會邀請大多數的黑手黨家族參加,大家忘記爭吵的共同度過這頓晚餐。 
「雲雀先生。」 
一個男人男著兩杯酒走向站在一旁的彭哥列家族雲之守護者雲雀。「來乾一杯吧?」 
雲雀轉頭,即使沒有殺氣但眼神還是尖銳無比。「我不喝酒。」 
「嗯?」男人一臉不可思議。搞什麼?請人家喝酒被拒絕?這樣他面子往哪擺?要不是看在他長的這麼的...他才不會... 
雲雀轉過頭,自行離開。 
「欸!等一下!你...」男人打算追上去,但雲雀一回頭,他就打消了個念頭。「只喝一杯沒關係吧?」 
「...」雲雀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男人。 
其實男人真正的意思是想要搭訕,一個這麼...美(?)的男人他怎能不心動?「喝酒看場合吧?你不會想破壞家族間的交情吧?」 
雲雀沉默,在男人又想走過去的時候,一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瑪斯先生吧?我是彭哥列的雨守山本 武,不如和我喝一杯怎麼樣?」山本站在男人面前,露出爽朗卻有點壓迫感的笑容。 
「呃...」男人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喝酒...他幹麻跟山本喝?「我...」 
「瑪斯先生,你不會想破壞家族間的交情吧?」山本把他丟出來的話又丟回去,搞的男人不知道該說什麼,跟山本喝了一杯。 
男人面有難色的放回杯子,轉身離開,這個時候,雲雀也早就走到另一個美食區了。 
山本走向前,一把抱住雲雀,但很不意外的,中間隔著拐子。「呐~雲雀...今晚要不要一起睡?」 
「...」雲雀皺眉,山本每次都這樣,什麼話,想到就說,根本不管場合。「你一定要現在說這些?」 
「不然要看時辰嗎?」山本在這十年的時間很厲害的學會的吐曹功。「雲雀真可愛~」 
這和可愛到底哪裡有關係了?「走開。」 
雲雀冷冷的說出兩個字,但其實他很清楚,這招對其他人有用,對山本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不要~」果然。 
山本看到雲雀的臉色,放開手後露出燦爛的笑容。「雲雀阿,你為什麼部和剛剛那個男人喝一杯?」 
「...」雲雀轉過頭,擺明了不回答。 
山本靠近雲雀,輕輕的在耳邊發出氣音。「雲雀的酒量很差嗎?」 
拐子快速的揮下,山本很快的閃開,好像做過很多練習一樣,默契絕佳。「呼~好險欸...」 
「恭彌~你又使用暴力啦?」 
熟悉的聲音響起,是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跳馬迪諾。他走進會場,這是當然的,因為加百羅涅和彭哥列關係一直很好。 
「...喔,死跳馬。」雲雀聲音冷淡的看著迪諾,一臉"咬殺你"的表情,這讓迪諾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拜託...他被咬殺的還不夠?被現在的雲雀咬殺...有幾條命都不夠好不好。 
沒多久,阿綱走到雲雀身邊。「你來啦?迪諾。」 
經過十年的歲月,阿綱明顯的成熟很多。明明不是小言模式,但全身上下就是透露著一股以前沒有的氣息。 
這就是首領的氣味阿...。迪諾這樣想著。 
阿綱除了外表成熟許多,迪諾先生也拿掉了先聲兩個字直呼迪諾,以前同學前輩的叫,現在都省略了。 
「恩,你又長高了呢,阿綱。」迪諾露出笑容,其實除了彭哥列的守護者們和親人朋友,就只有迪諾會直接喊阿綱了。 
其實阿綱比較希望大家輕鬆一點叫他阿綱就好,不過其他人還是首領首領的叫,比較熟的也只叫他澤田先生,澤田大人,比較好的也只是叫他澤田。 
「欸!跳馬!你少勾引我們第十代首領了!」獄寺出現在迪諾面前,隔開他們親暱的互動。 
到底哪裡親暱了...?我又沒有想怎樣。 
「獄寺,不用這樣啦,大家都是朋友阿。」阿綱微笑,如此說著。 
大門開啟,彭哥列家族的直屬暗殺部隊瓦利亞也出席了,雖然瓦利亞堅持只屬於第九代首領,現在是無政府狀態,不過他們還是很安分的待在瓦利亞總部。 
「嗨~Boss。」在瓦利亞之中,會喊阿綱Boss也只有貝爾了。 
「阿...貝爾,還有其他人...!」阿綱笑著,他沒想到瓦利亞會有這麼多人出席。「你們都來啦...」 
「因為這是初代首領的生日,所以不收出席獎金了。」瑪門坐在貝爾肩膀上,一直以來,貝爾和瑪門都行影不離。 
「喂 - 澤田,有沒有鐵板牛!?」什麼時候史庫瓦羅叫阿綱的聲呼變承澤田了?恩...阿綱沒去注意。「X要的!」 
「...」哇...嫌名子太長直接簡短嗎(明明就是作者偷懶不想寫=ˇ=)?「恩,有阿,你要包回去嗎?」 
想吃就自己來吃阿...幹麻不出席呢? 
阿綱將將鐵板牛遞給史庫瓦羅後才看到,其實X已經在會場了。「結果還是來了嘛...」 
雲雀不喜歡群聚,他走到門的旁邊,看到門又開啟了。 
這次進來的人是一個一頭白色聖誕樹頭的白蘭,他是傑索家族的首領,而他是一個人進來的。 
白蘭一進門,就看到一旁的雲雀。「好美呢...」 
「...」雲雀皺眉頭,手伸到口袋裡隨時準備拿出匣子。 
「等等嘛,不用這麼緊張阿,我只不過是來參加彭哥列初代首領的生日宴會罷了,不是來打架的。」白蘭咪起眼睛微笑,白色的頭髮因為燈光更加亮眼。 
阿綱走到雲雀面前,伸出手。「你好,白蘭,我是彭哥列家族的首領,澤田綱吉。」 
「喔?」白蘭伸出手,握住阿綱,微笑。「長的真可愛呢...果然親眼見到就是不一樣欸。」 
阿綱依然微笑,放開手。「請好好享用美食吧。」 
「我說...」白蘭露出金光閃閃的笑容,看著阿綱。「你們的雲守很美呢,我能追求嗎?」 
阿綱才正要說話,山本就先出聲了。 
「不行喔。」山本握住雲雀的手。「雲雀是我的。」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雲雀和山本身上。雖然他們的誹聞早就不知道散佈到哪一國去了,但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就是不一樣。 
感受到其他人的眼光,雲雀惡狠狠的瞪了山本一眼,而後者卻還是一臉笑意。 
白蘭露出可惜的表情,看向一直站在旁邊沒出聲的髑髏。「這裡美女真多欸...」 
髑髏沒有理會白蘭,只是繼續喝著紅酒。 
白蘭走向她,臉上帶著微笑。「你好阿,小姐。」 
「...你好。」髑髏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個頭就沒了。 
骸走了過來,髑髏看到他,笑了一下,放下手上的紅酒和骸說話。白蘭一看到骸,就不知道為什麼的感到... 
「骸君。」白蘭露出專屬的笑容,看著骸。「你是骸君沒錯吧?」 
「...白蘭嗎?有何事?」骸停頓了一下,才把"有何貴幹"改成"有何事"。 
「只是想和你喝一杯。」白蘭看著眼前的美麗男子,中分的鳳梨頭,後面綁著一條很長的馬尾,身材修長...。 
骸沒有拒絕,只是舉起紅酒。「乾了?」 
白蘭點頭,兩個人一起乾了這杯紅酒。白蘭望著骸,他的過盛男性基因暗耐不住玩心,想要撲向骸。 
他想要玩玩看,想玩一下這個男人...玩完可以試試雲守...。 
燈光暗下,白蘭伸出手,站在骸的面前。「骸君,跟我跳支舞吧。」 
「...」骸看了白蘭一眼,很順手的把身邊的髑髏啦過來。「骷洛姆,我們跳支舞吧。」 
才剛認識就被甩了? 
白蘭嘆氣,走到一旁吃東西。 
+++ 
「雲雀...以後都這樣好不好?」 
山本躺在床上,雲雀躺在他的懷裡...這裡是雲雀的房間。「這樣抱著睡感覺很好欸。」 
「...」雲雀沒有理他,很快的,他入睡了。

----------------------- 
喔喔,第一篇終於生出來了=ˇ= 
話說這次很難得的一開始就是情侶嘍!8018呢!據說很多人雷... 
十年後有。 
8018有。 
(太晚打了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久違的圖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