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在聖誕樹上的藍色鳳梨。8悸動

躺在床上,胸前抱的是白蘭送她的聖誕節禮物,棉花糖抱枕。 
抱枕裡散發出甜甜的香味,如果是之前,他絕對不會喜歡這個禮物,但久沒吃棉花糖,反而開始懷念起那個味道。 
「骸君~」 
白蘭走進房間,手上拿的是...棉花糖!?骸一聞到味道,馬上就知道是棉花糖了。 
「很久沒吃棉花糖,很懷念吧?」其實也還好,真的! 
「呃...」聞到味道還是有點不舒服。 
「是鳳梨口味的喔~」此時,骸後悔懷念它了。 
「來,阿~」白蘭拿著超大顆的純白花糖,據說裡面包著鳳梨醬...,散發出鳳梨的香味。他張開嘴巴。似乎是想要骸照著做。 
「不用,我自己吃就行了...」骸轉頭,伸手拿了一顆棉花糖,正要塞入嘴裡時,被白蘭一口吃掉了。「白蘭...你...!」 
白蘭微笑,把手上的棉花糖移到骸面前。「骸君,阿~」 
怎麼回事?嘴巴自己張開了!? 
「...」骸張開嘴巴,他看著白蘭的臉,竟然不由自主的...臉紅了。 
將棉花糖放進骸的嘴裡,白蘭看著骸臉紅的樣子,心中竊喜,他不得不承認,看到這樣的骸,他很開心。 
骸吞下棉花糖,他感到疑惑。為什麼?我是怎麼了?只不過就是看到他的臉...有什麼好臉紅的? 
雖然心裡這樣想,臉還是沒有退去暈紅。 
白蘭露出微笑,他沒有說話,只是欣賞。他愛上骸之後,漸漸發現...當你喜歡上一個人,你會變的喜歡沉默,靜靜的坐在一旁...欣賞愛人的一舉一動。 
而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讓你瘋狂。 
嗶 - - -  
衣服發出通訊,白蘭百般不捨的又看了骸幾眼,才慢慢的離開房間。 
「...」當骸回神,白蘭已經走了,他低著頭,想著到底要不要跟去看。這樣偷聽人家講話...不太好吧?「哼...我是會這樣想的人?」 
骸笑了一下,很諷刺的笑了一下。 
+++ 
「白蘭大人...」 
螢幕上出現了熟悉的臉孔,這個人正是小正。 
「之前潛入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根據地,只是個陷阱,他們已經攻進我們日本總部了,現在正全力阻止他們入侵。」 
小正的語氣意外的冷靜,或許是為了不讓肚子在這個緊要關頭做亂。 
「...是嗎...。」 
「白蘭大人...你怎麼了?」 
白蘭露出微笑。「恩,幹的不錯,不愧是小正阿...」 
「...」小正看著和平常不太一樣的白蘭,隱約的知道...這和對方的霧守有很大的關聯。「白蘭大人。」 
「嗯?」 
「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干涉,甚至我會支持,只是...我想和你說,不要太招搖,不然會引來麻煩。」 
啪! 
螢幕切掉了。 
白蘭愣在原地,他大概知道...知道小正在說什麼。 
「意思就是,你祝福我嘍?小正...」 
+++ 
「入江大人,這樣好嗎?」 
在一旁的切爾貝洛,看著切掉螢幕的小正。 
「算了,既然白蘭大人決定這麼做...」小正看著切掉的螢幕。其實他巴不得白蘭因為愛上六道骸,而停止並撤下殲滅彭哥列的任務。 
但是有外人在,不方便說阿... 
+++ 
「...」骸躲在旁邊的棉花糖製造室,回想著剛剛聽到的東西。「意思是...」 
白蘭轉頭,發現他心愛的棉花糖製造室好像有人,決定進去看看。 
一開門,趴在門上面的骸向後倒去(門是往裡面推的),撲通一聲,跌進製造果醬的糖水池裡。 
「阿...骸君?」白蘭看著眼前跌到糖水池的骸,全身濕黏黏的,白色的襯衫呈縣半透明狀態,就連純白色的褲子也透明了。 
骸甩甩頭,糖水使他的鳳梨葉塌了下來,發現白蘭在看他,又看到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心跳莫名的加快,臉也慢慢的紅到耳根。 
看到這樣的骸,白蘭噗吃的笑了出來。其實,他總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了。以前的他...會笑的這麼燦爛嗎? 
看到白蘭燦爛的笑容,骸愣住了。從他來到現在,不知道已經多久了...但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從來沒看過白蘭這樣的笑容。 
白蘭走向前,抱起骸。但不是用公主抱,而是將他像小孩子一樣的抱起來。兩隻手撐著骸的屁股,讓骸正面靠著他的胸膛。 
雖然骸並不算矮,手臂環著白蘭的脖子,但被白蘭著樣抱著,骸顯的很嬌小,至少比白蘭小上好幾號。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一樣抱。」骸紅著臉,卻倔強的露出平常的笑容和口吻,只是他不知道,這樣只會讓白蘭覺得他更可愛。 
「跟我比起來你的確是小孩子沒錯阿~」白蘭笑著。 
突然間手放鬆,讓骸掉下去,又在落地之前抱住他。「嘿~有沒有嚇到阿?」 
「...你幼不幼稚阿!」骸是很少大吼的,但這個情形,他大吼了。他紅著臉,從來沒有被人家這樣耍過...他沒有承認,再剛剛那一瞬間,他的確有這麼"一點點"嚇到。 
回到房間,白蘭沒有骸還下來,直接把他抱進浴室。 
「白蘭...你想幹麻?放我下來...!」骸想推開白蘭,但白蘭不但沒放開他,還開始動手脫他的衣服。「白...!」 
「骸君全身都是黏的喔,要洗乾淨才行。」白蘭微笑,將骸的衣服脫掉丟到一邊,繼續脫他的褲子。 
「不...我自己洗就好了!」骸推開白蘭,想把他推出浴室。 
白蘭站的很穩,轉身抱住骸。「可是我也被你沾到糖水了欸,我也要一起洗~」 
說完,白蘭將骸的褲子拉掉後,微笑的抓住骸的手。「來,現在換骸君來幫我脫喔~」 
聽到這句話,骸的臉頰瞬間漲紅,體溫急速上升,被白蘭抓住的手以經碰到他的胸肌。這讓骸簡直快暈過去了。 
看著骸可愛的反應,白蘭竊笑。「來吧,骸君。」 
「...」骸紅著臉,很慢,非常非常慢的解開白蘭的釦子。隨著釦子解開越多,白蘭誘人的身材越是明顯,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 
脫掉衣服,接著是褲子。 
骸很懷疑自己為什麼有辦法繼續脫下去,為什麼?或許...其實自己也很想看,自己也渴望,得到白蘭的身體。 
白蘭坐著,等待骸完成他的任務。 
「白蘭...」骸湊了上去,不偏不倚的吻上了白蘭的嘴唇。 
白蘭很明顯的愣了一下,看著吻著自己的骸,心中的喜悅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這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骸吻著白蘭,舌頭闖進去不斷的亂竄。雙手貼在白蘭的胸膛,傳達著對方的體溫。 
白蘭一邊接受骸的吻,手一邊主動的滑向骸的屁股,時重時輕的撫摸。終於嗎?骸終於愛上他了嗎?他在心裡問著。 
+++ 
「我沒有愛上你喔。」 
躺在床上,骸對著抱住他的白蘭說。 
「是嗎...」白蘭很明顯的露出失望的表情,還是抱著骸。 
骸沒有推開白蘭,只是靜靜的讓他抱著,最後,他還說出了一句,讓白蘭開心到快睡不著的話。 
「或許哪天我會喜歡上你。」 
-------------------- 
喔喔喔! 
最近都在打受主動...其實受主動也是不錯的欸~ 
骸喜歡上白蘭了?是的,只是他不想去相信,自己會喜歡上一個侵犯他的人。 
即將進入尾聲了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