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楔子 成為死神

聖十字學園以六帥聞名,這六帥必須是某方面強項的帥哥。 
今天是情人節,六帥一到學校,為了不被巧克力活埋,非常迅速的找了可以躲上一天的地方。 
「好煩喔,今天要再這裡待一整天嗎?」稍短的黑髮,眼睛是很深邃的黑色,臉白白的,纖細的身體,由眼神看出來是男生。聖十字學生會的秘書,許星響,以語言為強項,中、英、日、韓可以與人對話,還能寫成常篇文章,要寫小說也沒問題。另外法、俄、可以簡單交談。
「有什麼辦法?太帥也是罪過啊…。」過長的瀏海稍稍蓋到眼睛,鮮豔的紅髮。勾魂的鳳眼,睫毛多又長,臉頰粉粉的,就像戀愛中的少女一樣。葉羽晞,連名子也像是女生的美型男,專攻生物學,據說志向是醫生。聖十字學生會的宣傳部長。
「其實是可以去學生會躲一下的。」紫黑色的頭髮,一身整齊的制服。陸唯楓,聖十字學園的學生會長,品學兼優,幾乎沒有什麼好挑剔的。
「學生會的大門撐得住女生爆走時的摧殘嗎?」金色的髮絲,稍稍蓋過一半的眼睛,眉間稍皺,聲音低沉有磁性,一身從頭到腳違反校規制服。陸唯勳,楓的雙胞胎哥哥,全能型運動員,不管是什麼運動都能得心應手。聖十字學生會的體育部長。
哈哈!其實出去收個巧克力也沒什麼嘛!」藍色的頭髮,頭頂因剛睡醒而沒有整理,到處亂翹。不喜歡特別打扮,沒有任何人了解他在想什麼,平常總是滿臉笑容。宋曜司,志向是作家,有事沒事就會對著Word檔發呆。聖十字學生會資料部長。
「當然可以阿,如果你不介意死在巧克力堆裡的話。」清爽的咖啡色短髮,又大又圓的貓眼,還沒變聲似的口吻,身材嬌小,活潑開朗俏皮。瀨戶悅,小名阿悅,對數字極為敏感,聖十字學生會的會計,缺點是常挪用公款買零食。
「唉…」眾人同時嘆氣。說實在的,他們都不怎麼喜歡這種特別節日。
「這裡應該還可以躲一陣子吧。」無力的垂下雙肩,響很不耐煩的在地上劃圈圈。 
『滋…喀喀…』 
『大家好!我是新聞社的社長,胡赤尾!為了讓大家今天都有辦法向心愛的人告白,我決定提供有力的情報!聖十字學園的學生會,簡稱六帥,全體躲在B校舍後倉庫右側!另外,籃球隊隊長…』 
「…」聽到廣播的六帥們。
可恨的新聞社。
這是眾人所想的,但現在不是罵人的時候啊!
一脫拉庫爆走少女衝向前,除了跑難道要被巧克力砸死?
一路上,其他學生都很識相的讓路,其實是不希望死在少女們的腳下。
「我恨新聞社!」
「噯呀,你們還真受歡迎。」保健室的老師勾勾嘴角,邪惡的微笑。這就是保健室的帥哥老師,刻,的特色。銀色的中長髮綁起,白皙的臉頰,眼神總是邪邪的,每個進來過保健室的女生沒有一個抵擋的了這個魅力。
「我怎麼覺得老師你是在幸災樂禍?」響滿頭大汗的瞪著這位充滿魅力的老師。
「哪有?我很羨慕耶。」
「羨慕?」
六帥眼神飄到保健室門口的走廊,女生一路倒,手上拿著大大小小的巧克力。
「老師,你不覺得自從你來我們學校以後,女生的受傷人數日益增多?而且症狀都是腦充血、心臟疾病?」羽晞專業的看著刻。
「也因為這樣,要躲女生來這裡就對啦!」曜躺在床上,順手拿了旁邊冰箱裡的冰枕放在額頭上。「呼!好舒服!」
現在是冬天。羽晞搶走曜的冰枕,又看向刻。「老師,拜託你控制好你的電眼,不要隨便發射費洛蒙。」
「老頭,你上輩子一定是狐妖。」勳很順手的從冰箱裡拿出一支冰棒。
「什麼老頭?我才22歲耶。」你也太隨便了吧…
羽晞把冰枕放回冷凍庫,順手把勳手上的冰放回冰箱。「暫時讓我們躲一下吧。」其實是一整天。
「好吧,不過你們要幫我整理這禮拜的藥物資料。」
你嫌學生會的工作不夠多?「喔,曜,你來。」
「為什麼是我?」
「你是資料部長。」
「…」
終於!放學啦!
「心中的歡呼具體化嘍。」刻檢查著曜整理的資料,發現無聲的歡呼。
「總之,謝啦!老師!」拿起書包,六帥一如往常的一起回家。
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六帥即將少一個。
「響,你到了嗎?」
「恩,快到了。」
星期六,阿悅約響一起去家樂福,在家樂福的門口互等。
「啊!我看到你了!」阿悅遠遠看到馬路對面的響,開心揮手。
響看了看紅綠燈,從斑馬線跑過去。
「咦…」怎麼回事…?身體,好像有股拉力…完全動不了。
眼看就要紅燈了,身體還是一動也不動的。在轉換成紅燈的瞬間,他看到了,看到一個少女,拿著一把鐮刀。
「響!」
怎麼了?好痛…全身上下,都好痛。好暗…為什麼,天空是黑色的?
「不好了!快叫救護車!」
好吵…
「有個國中生被卡車撞到了!」
他們在緊張什麽?
「地點是…台北縣樹林市…」
吵…死了…
「嗨!小鬼。」
一個少女,身材嬌小的少女,手上拿著一把鐮刀,身穿黑白連身裙。
鐮刀…?
「你是…」這裡很暗,什麼都看不到,也感覺不到。
「我是死神,接到任務來勾走你的魂。」少女甜美的笑著,伸手抓住響的衣領(即使是靈魂也有死前的衣服)。
勾走…我的魂…死神…
碰!『你這個白痴!』
一個看似20幾歲的男人,用力的拍了聲桌子,大聲的斥責站在桌子前的少女。
「誰叫你亂勾魂的?我要你勾的是陸星強!陸星強!不是陸星響!」
「我又不是故意的…」少女嘟起嘴,手指在桌上推呀推的。
「你勾錯魂還給我撒嬌!」
勾錯魂?
響醒來了,但眼前的景象讓他很想再昏過去。勾錯魂?什麼阿?所以該死的不是我嘍?那就讓我回去啊!
「你醒啦?」
「!」
「我是死神協會的貓山零式。」過長的金色劉海有部分被塞至耳後,但還是有幾根髮絲垂下。身穿黑白搭配的帽T,黑色的長褲。眼睛是水藍色的。
「我、我是被抓錯的吧?那我可以回去了嗎?」響抓著零式的衣服,急促的說。
「呃…你可能不能回去喔…」零式看著響白皙的臉頰。他…真的是男的吧?
「為什麼?」
「因為你的身體已經壞了。」剛剛在罵人的男人走到響面前。「因為理緒亂搞,你的身體被卡車撞壞了,不可能再回去。而且你的陽壽還未盡,冥界不會收你。」
「你這是…什麼意思?」有種不好的預感。
看著發愣的響,零式雙手放在他肩膀上。
「歡迎你,成為死神協會的一員!」 
---------------------
小夭;「新的小說啊!
          在暑假時想到的=ˇ=
           本來打算黑騎士打完才要發的...忍不住= / / / =
            這是本BL小說,滿足小夭想寫BL的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情人節賀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