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插曲】班遊 之五-完

很快的,風承和鏡華把來龍去脈通通說了一遍,包刮風承遇到的那次。 
一邊聽他們說,渤海的臉就越沉重,眉頭也越皺越緊。 
「那……鏡華,你有什麼看法?」渤海看著鏡華,似乎很想聽聽他的意見。 
「我覺得並不是全部都真的,但幻覺也只有一部分,但我分不出來哪一部分是真實哪一部分是幻覺。」鏡華皺眉,雖然說不知道,但他能肯定那個首領是一定存在的人。 
「真的有食人族……」渤海看向那堆植物,又看了看四周。 
「其實我之前就聽說過這種族群了。」思考了一下,鏡華打算說出來。「我有個朋友是醫生,他曾經醫過一個在惡夢中受傷的病患。」 
「在惡夢中受傷?怎麼可能?不是夢嗎?」風承驚訝的看著鏡華。夢會受傷?還傷到要去看醫生? 
「從那個病患的口中得知,他是夢到自己到一個島上,那島上住著食人族,那族人實力非常堅強,因為他們一年會舉辦一次血洗祭,把同族中最弱的族人當成食物,血洗土地。而他們每年也都會找幾個外族的成為祭品,那個病患是從那座島上逃出來,才剛離開就回到家中回到床上但已經身受重傷,而其他祭品沒有任何一個人逃出來。」 
「這種事有可能嗎?他不會是……」渤海頓了頓。 
「精神病患?」 
「……」 
鏡華笑了笑。「或許吧,但如過真的有呢?這世界就是這樣,連有陰陽眼的人都會被當成精神病患了,何況是這種事?而且那些跟我們遇到的不是很相似嗎?」 
「但我們不是在家裡……」 
「是阿,所以我們應該是意外被帶來的,那個食人族不是說什麼要我們代替誰誰誰死去嗎?應該是這幾天舉行血洗祭,而剛好有外來祭品所以同族的人可以赦免吧?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 
幾個人沉默了。 
「所以,只要離開這座島就好了?」渤海拖著下巴。「照那個人的說法,不管海上有什麼,只要一離開這座島,我們照理來說應該回的去我們失去意識的地方,也就是那個海岸附近……」 
「如果相信他的說法,是這樣沒錯……」 
碰--! 
一聲巨響打斷了鏡華的話,幾個人望向巨響發出的地點。 
一大群身材壯碩的食人族出現在他們四周,樹已經倒了好幾棵因此發出巨響。 
「怎……怎麼回事?」 
鏡華和渤海馬上站起來,一邊拉住風承。「親眼看到還是很震驚呢……」 
「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欸……」鏡華冒出冷汗,開始往四周跑過去。「我有方法擺脫,不過你要先擋一下……沒問題吧?」 
「你想做什麼?」渤海擔心的看向鏡華。 
「等等你就知道了……小心!」還沒說完,幾個壯漢舉著刀和斧頭坎向渤海和風承。 
渤海把風承拉到一邊,往旁邊一跳就閃過了一個攻擊,而那把斧頭砸到地上竟然連地板都裂開了,砸到人還得了? 
鏡華這邊也被攻擊了,他想盡辦法的踢掉其中一個人的劍,打算拿個武器,卻完全舉不起來,那把件非常的沉重,想把他拿起來就很困難了更別說要使用它。 
「哼哼,小朋友,我們的劍你是沒辦法用的。」 
低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灌進腦子裡,鏡華使盡全力把薦舉起來。 
「鏡華!劍給我!」渤海朝著鏡華大吼,鏡華用盡全身的力氣把劍丟給渤海,後者則是很輕鬆的把劍舉起來了。「也還好嘛。」 
食人族先是一愣,接著更是猛烈的攻擊。 
"從東北方逃" 
一個聲音衝進腦子,不像其他人那樣從四面八方過來,而是直接出現在腦海裡的聲音。 
鏡華轉頭,發現渤海跟風承也正看著他,看來不是只影他一個人聽到。 
「是剛剛那個首領的聲音……」風承看著眼前的狀況。「要照他說的做嗎?他不能相信吧?」 
「我們現在情況危急,就算不照著他說的做也會死,那乾脆賭一把。」鏡華扯了一個微笑,看著渤海,後者也點點頭表示同意。「那就準備逃吧,我這邊準備好了。」 
笑了笑,鏡華走到渤海和風承身邊。「我數到三就趴下喔。」 
「?」 
「一、二、三!」 
喊完的瞬間,鏡華和渤海同時拉著風承一起趴下,也在同一時間,四周爆炸聲響起,連續爆炸持續了一段時間。 
等到炸彈炸完的瞬間鏡華站起來也拉起風承和渤海。「跑!」 
他們照著首領說的,往東北邊跑了。 
「那些炸彈怎麼回事?」身為警察,渤海不能不敢這件事吧? 
「某個朋友做的,不過這是興趣,他沒有在販賣也沒有在使用。」才怪,他明明又販賣又使用,應該說是給別人使用……例如剛剛鏡華就用拉。 
「這樣嗎……」 
三個人跑到森林盡頭,旁邊站著的是那位食人族首領。 
「又見面了,小朋友。」首領勾起很美麗的笑容,藍色的雙眼還是盯著鏡華,但又移到了渤海身上。「好混濁的眼神阿,很有潛力呢!」 
「您說的是哪方面的潛力呢?」渤海笑了。 
「你知道的……即使不知道,那位金髮帥哥一定知道。」 
聽到首領的話,鏡華整個震了很大一下,馬上轉移話題。「你叫我們逃到這裡來不是想害我們吧?」 
「當然不是,但別誤會,我也不是要幫你們。」首領笑了。「我只是為了我們族人的強大,不給他們這種機會而已,畢竟今天是血洗祭之日,以後如果他們知道,血洗不需要戰鬥,只要從外族拿的話,我們的族很快就會沒落了。」 
其他人沒有搭話,首領舉起手,掌新潮著海。 
「我是食人族之首,琉縭,在此打開通道,我會到外族狩獵,彌補今天放走的三位。」 
把三人推到自己面前,首領又繼續說。 
「放走的三人將遺忘在這裡發生所有的事,以保護族人安全,直到--與我再次見面的那天為止。」 
突然,海變成光芒,似乎正要他們走進去。 
首領推了三人一把,他們邁開步伐,頭也沒回的走進去。 
「金髮帥哥,雖然你們會忘記……但你可別忘了我阿。」名為琉漓的青年首領靠在樹上,看著離開的三人。 
××× 
海浪聲加上風聲。 
渤海第一個醒來了。 
「渤海!」 
風系緊緊抱住還沒回神的渤海,他胸口感到溼溼熱熱的。「小風……你在哭嗎?」 
「沒有啦!」風系還是抱著他,沒有要放開的意思。「被海浪捲走一整天欸!一整天!居然又被沖回來,這是什麼好狗運啊!」 
「呃……小風,冷靜一點……」渤海摸摸頭,他完全想不起來這一整天到底發生什麼事……阿這也是當然的。都被海浪沖走了怎麼可能還醒著? 
不過被沖走一整天欸,還活著真是奇蹟。 
「阿……痛痛痛痛痛!」 
一旁的鏡華也醒了,一碰到自己的左手馬上開始哀嚎。 
「鏡華?」殘月很難得的抓住鏡華的右手,臉上帶著擔心的神色,這讓鏡華檢直爽翻了。 
「呃……大概是被沖走時撞到什麼石頭吧?」鏡華一把把殘月抱到懷裡。「嗯--小月在擔心我呢,好開心啊!」 
沒多久,風承醒了,先是咳了幾聲就爬起來了。 
「風承!」 
殘月和風系同時喊出這兩個字,拋下自家愛人(?)跑去抱住風承。 
看著那三人和樂融融的樣的,鏡華和渤海護看一眼,無言的拍拍對方的肩膀。 
「葉警官--你終於醒了,嗚~我們找超久的!」 
幾個警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巴住渤海。「哭什麼啊!我還沒死都被你們哭死了!」 
沒多久,旁邊的救難大隊已經離開了,其他學生和兩位老師也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好了,都這麼晚了,今天也是班遊的最後一天,我們來辦晚會吧!」美女班導歡樂的說著,好像剛剛的事情都沒發生過。 
畢竟是開開心心的班遊,最後當然還是要留下美好的回憶啊! 
剛剛已經有醫護人員邦鏡華和風承、渤海包扎好傷口了,鏡華和渤海一行人(警察們)也決定一起加入烤肉。 
其實渤海帶的人年紀都在二十歲上下,都是非常年輕卻很有實力的警員,也因為年紀差不是說真的很多(最少有差七歲的),所以還能打成一片(其實是他們太好相處?)。 
經過同學們一致認為,他們根本不像警察。 
架起了十幾架烤肉架,四處都傳來烤肉的香氣。 
大家吃吃喝喝,烤肉汽水竟然還有火鍋,原本很冷的天氣不知不覺變的暖活起來。 
看著天空,班長笑的衝出來,在所有人面前,點燃火焰。 
煙火放出,外加很多有顏色和亮光的鞭炮,天空呈現七彩繽紛的狀態。 
其實,這次班遊還是可以很快樂的。 
-------------------------- 
這個插曲打了16,394字阿! 
這只不過是一個題目阿…… 
只是殺人遊戲的插曲說,這篇打了四天,中間包刮打了同人之類的(笑 
這次我社長做的很盡責吧?啊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