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四季】秋。章之六

  「歲……」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千冬歲正想睜開雙眼,卻忍不住顫了顫。
  一隻手正不安分的鑽進他的褲子,開始搓揉著他逐漸挺立的分身。
  「呃嗯……」輕吟了一聲,千冬歲睜開雙眼,看著正壓在他身上的藥師寺夏碎,先是一愣、接著滿臉通紅。
  「歲不是喜歡哥哥嗎?」夏碎露出微笑,手指開始鑽進千冬歲緊密乾澀的後庭,而千冬歲也只是不適的抖著身體,沒有回答夏碎。
  很快的,第二隻手指也鑽了進去,正高速的抽插著。
  千冬歲痛的粗喘,全身上下都在發熱,想要夏碎慢一點,卻又覺得自己的身體正迎合著這個速度。
  「夏……碎哥……」帶著些微哭腔的喊著,千冬碎整個人都軟倒在床上。
夏碎只勾了勾唇,將千冬歲的身體翻了過來,將他的屁股抬起。
  這一瞬間,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千冬歲,身後的人卻不等他喘息、自顧自的抽插了起來,搞得千冬歲嬌喘不已。
  面對這樣的疼痛,他卻不知不覺得高潮了,發燙的身體完全不顧主人的意願,自己宣洩了出來。
「歲……不是喜歡哥哥嗎?」
  同樣的問句再度由夏碎嘴裡說出,臉上也始終帶著一抹微笑。
  「喜歡……」千冬歲緊抓著被單,望著那個熟悉的面孔。「我喜歡夏碎哥……」
  「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
  「我們是兄弟……」
瞬間,千冬歲猛的睜開眼,望著白皙的天花板,發現自己正劇烈的喘息。
  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
  不斷的在腦中環繞著,千冬歲摸著自己的額頭,馬上想起暑假剛開始的那幾天發生的事情,他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事情。
  「原來……是夢……」
  輕呼出一口氣,突然發現身下有點濕熱,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連忙拉起棉被,卻發現自己身下已經濕了一片,充滿了黏稠的液體。
  夢……遺?
  盯著自己身下,千冬歲瞬間紅了雙頰,他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而且現在這張床、這張床是……
  「千冬歲,你起床了嗎?」
  門外傳出敲門聲,褚冥漾就站在門口,詢問著房內的友人。「你看起來很累,所以沒叫你。」
  「我已經起床了。」千冬歲強迫自己鎮定,冷靜的回應門外的人,也在褚冥漾開門前就開口制止。「先不要進來!我等等就出去。」
  「呃、喔……」
  不知道千冬歲正在自己的房間裡面搞什麼,但褚冥漾也沒多擔心什麼、就直接到客廳盯著早餐等千冬歲。
  看著白皙的床單,千冬歲一整個苦惱。
  從他們隔宿露營到現在已經過了整整兩個月,這段時間他只有抽空回雪野家一趟,去學校幾趟,剩下都是在任務和工會中渡過。
  前幾天任務剛結束,剩下三天的空檔、褚冥漾就找他到他們家住,反正他要帶的新生也是住在褚冥漾的家附近而已。
  而這整整兩個月,他完全沒有聯絡夏碎。
 嘆了一口氣,千冬歲發現、最近他嘆氣的次數變多了。
  「水之聲,聆聽吾之語言,洗滌非潔淨之物。」
  咒語剛落,豆子般的水滴出現在床的正上方,一邊旋轉著、一邊進入床單當中。
  很快的,床單上的汙漬已經被清水浸濕清洗過,呈現純粹的濕潤。
  「大地之精靈、風舞此處,狂亂之風、請吹盡萬物。」
  只有一瞬間,整間房間佈滿了狂風,但所有物品卻又像是被定住一樣沒有被吹倒、吹亂,唯有被水滴浸溼的被單很快就被吹乾了。
  呼出一口氣,終於把證據全都毀了……
  「千冬歲,你又睡著了嗎?」褚冥漾再度走到門口,敲著門。「今天是開學耶,太晚去不行吧?我不想追教室……」
  「呃、我已經好了。」千冬歲震了震,走去開門。
  門才剛開,褚冥漾就衝進去。「啊、我的電動忘記拿了!」
  衝進去的褚冥漾找到了一台純白色的電動,突然一抬頭,看著四周。「怎麼覺得……空氣有點不太一樣?」
  聽到這句話、千冬歲隱約的抖了一下。
「好像有點冷|︱」
  冷?
  應該是剛剛爆風的緣故吧?
  千冬歲嘆口氣,這種事情哪會被發現?
  「漾漾,我們去吃早餐吧。」
  「喔。」
×  ×  ×
  「不知道這屆的新生怎麼樣。」褚冥漾帶著明顯期待的表情,陪著千冬歲等待新生的到來。「不過你怎麼會突然想當代導人阿?」
  「因為學校說幾乎沒有人自願當,所以就用抽籤的……」說著,千冬歲推推眼鏡。
  「然後你被抽到了,是嗎……」還在想說他認識兩年的友人怎麼會這麼想不開跑去當代導。「不過他也是原世界的人呢|︱」
  「資料是說他是中法混血兒,國小之前到一半都是住在法國,後來搬回台灣也住了好幾年,中文跟法文都說得很好。」
  「另外發現他好像遺傳到了一些些妖精種族的血液,目前判斷是隔代遺傳,因為他父母都沒有半點妖精血統。」
  像是在腦內翻資料一樣,千冬歲|︱說出他所知道的事情。
  「你們……是Atlantis學院的學長嗎?」
  一個金髮碧眼的少年走了過來,身上穿著Atlantis學院的制服,身後揹著一包行囊。
  「是的。」踏出一步,千冬歲推了推擋住他眼神的眼鏡。「我是你的代導|雪野千冬歲,往後的一個月我會帶你習慣這個學院。」
  「耶?有代導的制度嗎?太好了!」金髮的少年笑得很開心。「我叫叡甄‧艾特森,請多多指教了,千冬歲學長!」
  兩人的介紹告一個段落,叡甄轉頭看向褚冥漾。「那這位學長是?」
  「啊、我叫褚冥漾。」露出笑容,褚冥漾指了指剛剛叡甄走來的地方。「我家也是住在這附近,就順道來一起等你了。」
  「那我們就快點出發吧。」千冬歲率先右轉,快步的走去,看來他也並不想追教室。
沒走幾步,褚冥漾就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那個,火車站不是在這裡嗎?」雖然提問了,他卻不想聽到今年的校門口不會又是公車頭吧?火車不是比較好一點嗎?
  「我們要去捷運。」千冬歲挑眉,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就這一刻,褚冥漾深深的覺得千冬歲剛剛的笑容超像冰炎,也開始擔心他自己以後會不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原來……今年要撞捷運嗎……」一整個無力,看來捷運又要有跳軌事件傳出了,而且主角還是他們!
  完全沒有聽懂的叡甄就這樣一直跟到了捷運。
  「說真的,太早跳會不會被高壓電電死?」褚冥漾看著捷運底下貼的高壓電注意告示牌,現在他就要成為跳下去踹飛那個告示牌的人……
  「算準時間就不會……準備了。」
  下一秒,千冬歲已經扯著哀哀叫的褚冥漾和完全沒有進入狀況的叡甄衝了出去。
  就像往常一樣,沒有任何感覺,落地的瞬間就已經站在Atlantis學院的大門前了。
  「哇!剛剛那是怎麼辦到的?好厲害!」叡甄一整個激動,猛抓著千冬歲的手臂追問著剛剛的生死一瞬間。
  到今天褚冥漾才知道原來只有他會覺得那個撞車的瞬間很恐怖……
  「啊、千冬歲!漾漾!」
  米可雅站在校門裡面,已經穿上了學院的紅色澎澎裙,正開心的朝著校門口揮手。「大家早呀--」
  「你們先去教室吧,我帶他到他的教室去。」千冬歲推推眼鏡,就和米可雅等人分開了。
  沒有走很久,一年級的教室已經在眼前了。
  看著叡甄,千冬歲勾起笑容,給了一個最良心的建議。「勸你最好不要遲到,追教室可是很累的。」
  「呃、追教室?」
  沒有回應叡甄的疑問,他們踏進了教室……卻在開門的瞬間聽到殺豬般的慘叫。
  除了叡甄以外的人都好像習慣了這種詭異的開門聲,千冬歲連眉都沒挑一下。
  「課表除了一些固定的以外,都可以自己排,我已經幫你選好了一年級大概都會選的課程了,剩下的你一邊看簡介、一邊填吧。」拿出一張幾乎已經填滿的課表和課程介紹,千冬歲略做了解釋。「那我先走了,下課我會再來。」
「嗯,千冬歲學長掰掰!」
  下一秒,千冬歲的腳下泛出光芒,移動陣啟動了。
×  ×  ×
  「歲……千冬歲……」
  「嗯?」
  突然回過神的千冬歲,定眼一看才發現坐在自己四周,正在吃午餐的朋友們全都看著自己。
  看來剛剛發呆的有點嚴重了……
  「欸、千冬歲……怎麼了嗎?」褚冥漾小聲的靠在千冬歲耳邊,滿臉都是擔心的神色。
  剛剛已經做過簡單的介紹,叡甄也很快就和米可雅打成一片,正聊著完全不一樣的話題。
  對阿,他們已經在吃午餐了。
  深深的發覺自己居然呆掉了一個早上,真的有點虛度光陰。「沒事。」
  平常都完全沒有開口的萊恩轉過頭,看著坐在他身邊,已經一整個早上心不在焉的千冬歲。「在想你哥的事情嗎?」
  這句問的非常小聲,只有千冬歲聽見了。
  「怎麼這麼問?」千冬歲非常的驚訝,雖然他也覺得自己今天真有點心不在焉,但他完全想不到萊恩可以牽扯到那邊去。
  「從暑假開始跟你出任務,你的腦袋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態。」看著千冬歲,萊恩的臉變得嚴肅了些。「……雖然你跟夏碎學長是你們的家務事,但你連這點問題都不告訴我這個搭檔,我覺得不太好。」
  說完,萊恩也不等千冬歲錯愕完,就直接起身離開。
  「萊恩?」千冬歲有點愣住的看著萊恩的背影,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我還有任務,先走了。」
  萊恩走後,餐廳瞬間瀰漫著一股莫名的壓力,除了還在驚恐萊恩是哪時開始待在那裏的叡甄,其他人很快的就忽視了那股壓力,繼續說笑、吃飯。
  坐在位子上的千冬歲已經完全沒有食慾了。
  這次的用餐時間很快就結束了,才剛把盤子都收去給洗碗阿姨,千冬歲已經不在了。
  「千冬歲……」
  就在一個巨大的噴水池前,褚冥漾找到了千冬歲。
  「對不起,漾漾。」千冬歲看著天空,太陽光的反照折射讓千冬歲的眼鏡格外的亮,亮到看不見裡面的雙眸。「這幾天我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讓你們擔心了。」
  「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們說阿。」褚冥漾皺著眉頭,想起剛剛吃到一半就走掉的萊恩。「萊恩也很擔心你。」
  「如果能說就好了。」避開了高掛的烈陽,千冬歲看著一旁瞇著眼躲太陽光的褚冥漾,露出笑容。「但是連我也弄不清楚,要怎麼說?」
  褚冥漾突然沉默了,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精彩、像是一直想到這個那個的,但最終的結論也只有。「要不要去紫館找夏碎學長?」
  「欸?」完全沒想到褚冥漾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千冬歲驚訝的望著身旁的友人,瞬間不知道該回什麼。
  「因為你從上學期、夏碎學長回來之後就一直都怪怪的了。」雖然千冬歲早就知道他這位已經考上白袍的友人只是想法有時有趣了一點,其實還滿聰明的,但沒想到他可以把自己的事情跟夏碎的時間點搭上邊,進而推出這些結論。
  就在褚冥漾正在想著要不要告訴他其實他表現的超明顯,除了他以外,米可雅他們也大概都看出來了的時候,千冬歲開口了。
  別開臉,千冬歲悶悶的發出聲音。「我們也只是兄弟而已,跑去紫館不會……很奇怪嗎?」
  褚冥漾驚恐了。
  對於之前有事沒事就往紫館跑,而且還是直接傳送進去不敲門,一天到晚說要幫他哥哥泡茶還是幹嘛的千冬歲說出這樣的話,褚冥漾只能驚恐到不能再驚恐。
  「怎麼會"只是"兄弟?」褚冥漾笑了笑,看著藉由眼鏡擋掉眼神的千冬歲。「在之前你不是也都會去紫館找夏碎學長嗎?我一直以為兄弟不是"只是",而是很特別的關係呢。」
  一邊說著,褚冥漾只是回想到了之前千冬歲的兄控舉動、戴洛的弟控舉動,甚至是西瑞跟他老哥、三多……「因為我沒有哥哥或弟弟,所以一直很崇拜呢。」
  頓時,千冬歲好像明白了什麼,睜大了雙眼。
  沒錯啊,夏碎哥不也說了嗎?我們可以繼續當兄弟,那……我不就可以繼續像以前一樣到夏碎哥房裡找他?
  接著,千冬歲露出微笑,跟褚冥漾說聲謝了就轉身跑開了。
  |︱這裡是紫館門口。
  千冬歲不解自己為什麼不直接從噴水池那裏就傳送到夏碎房間就好,都已經跑到紫館門口了才用真的……
  很快的,腳下泛起了光芒,傳送陣開啟了。
眼間的功夫,千冬歲已經站在夏碎的房裡,而房間似乎沒什麼動靜。
  夏碎哥不在嗎?
  一邊想著,看到床上擺放著折的整齊的棉被,只是微微的屏住呼吸。
  夏碎哥……都是睡在這張床上吧?
  緩緩的走了過去,千冬歲坐到床上,將臉埋進夏碎折好的被子裡,夏碎獨有的體香瞬間侵入千冬歲的大腦。
  他真的有辦法……再度將自己的情感塞回去,繼續和夏碎當兄弟嗎?
  下定決心要坐在這裡等夏碎的某人沒多久,就沉睡在這個充滿夏碎氣息的房間。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CWT38【嵐ARASHI ひみつの嵐ちゃん! 嵐にしやがれ】系列紙膠帶預購or通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