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插曲】班遊 之二

「是阿,說真的,你們很常遇到命案呢。」渤海笑了笑,一手搭在風系的肩膀上。「好啦好啦--看完屍體寫個報告就能休息了。」 
「喔喔--」風系應了一聲,跟風承揮揮手就去看屍體了。 
鏡華看著渤海,小小聲的,像是在自言自語。「嘖嘖,不會想和這種有能力的傢伙想處……」 
「什麼?」殘月看著鏡華,只看到他眼神不太一樣,注視著渤海。 
「好了殘月!我們去游泳吧!我教你!」 
風承轉過頭,拉著殘月往海邊跑,鏡華則是趕緊跟上去大喊著「我也要教小月游泳--」之類的話。 
一到海邊,一個大浪打上來,三個人的身體馬上全濕,最後乾脆把上衣脫了跳下水。 
其他人看到他們三個已經下水了,也跟著跳下去,很快的喧鬧聲壓過了海聲。 
跳到水裡之後才發現,海水是溫的,雖然外面天氣很冷,但海水跟天氣比起來溫暖太多了。 
由兩位指導游泳的殘月,很快的就已經會最基本的……至少會浮起來。 
「宋殘月!伊風承!」 
然遠遠的招手後跟身旁的子晰一起游過來。「聽你們班導說,游到那塊石頭碰一下就可以拿到獎品欸。」 
「……我說嫣然阿,我們班導的獎品"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是不要理他比較好--」 
「伊風承小朋友,你˙在˙說˙什˙麼˙呢?」 
風承還沒說完,就被旁邊的班導用威脅的口吻給打斷了。 
「不然班導,請問一下你所謂的獎品是什麼?」一旁的班長光著上半身走過來,後面則是跟了一群女生……說真的,體格真是不錯。 
「嗯—-如果是看在小景這麼可愛的份上,我可以直接給你獎品喔!」班導勾起笑容,看著眼前的班長。 
班長的名子叫衛景新,大家都叫他阿景或班長,畢竟他當班長連當了三年阿…… 
「……我可以不要嗎?」 
「不˙可˙以~」剛說完,班導就跑過去抱住他,來個超大的吻…… 
看完這幕,風承完全無視班長的慘叫,看著長的很可愛的然。「你現在還想得到獎品嗎?」 
「不、完全不想。」 
幾個人笑了笑又回到海裡,現在變成四個人在教殘月游泳了。 
風承突然恍神了一下,轉頭看著對面的海岸線,有種想要游過去的感覺。 
「等……伊風承!不要過去--」發現風承要游到深水區,子晰馬上阻止他,卻來不及了,他親眼看到……有個黑影拉住他了。「……水鬼?」 
啪-- 
那瞬間,風承整個沉到海裡,濺起很大的水花。 
「噗哈!誰--是、誰在……拉我……」風承努力探出頭,舉起雙手讓自己不要繼續沉下去,但腳就是有東西拉住,而且一直把他往下啦。 
「風承!」 
殘月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他想要游過去卻被鏡華拉住了。「你是想游過去一起死嗎?」 
沒錯,殘月才剛學會游泳,去救他?一起死吧…… 
「咕嗚--救、誰能救我……除了、殘月以……外的人快來救我--嗚……」剛說完,人又被拖下去了。 
「我去!」鏡華游過去,卻突然被另一個人拉住,轉過頭,是渤海。 
「小朋友乖乖在岸邊等,交給大人吧。」 
說完,渤海用很快的速度游過去,抓住風承,卻發現完全拖不動。 
這是怎麼一回事? 
「嘖嘖,不會真的是水鬼吧?」渤海抱緊已經失去意識的風承,腳在水裡亂踢,很快的腳突然有種灼熱感,馬上用正確的救人模式把風承拉回岸上。 
風承躺在地上,已經完全失去意識,只剩微弱的呼吸。 
「為什麼會這樣!剛剛發生什麼事了!?」風系趴在風承身邊,除了風系,還有殘月、渤海、鏡華、子晰跟然,每個都一臉錯愕,殘月更是一臉擔心的樣子。 
渤海馬上將雙手疊在風承胸前,完全標準的急救措施。 
發現水沒辦法全部壓出來,渤海馬上彎下腰對著風承做人工呼吸,旁邊的風系緊張到快昏倒了,只是緊緊的抓著渤海的衣角。 
急救做了很久,班長阿景和隔壁班的女班長還有兩班的班導通通過來了解狀況,因為風承平常的人緣頗好,只要是認識他的人通通都很擔心的跑過來。 
最擔心的就是殘月,他的眉頭皺緊,鏡華從來沒看過殘月這麼緊張過。 
「噗哈!咳咳咳--」 
終於,一大口水吐出來,風承猛烈的咳了幾聲才張開眼睛。 
才剛張開眼睛,看到的就是渤海的臉部特寫放大阪,他全身濕潤潤的,髮絲上的水珠不斷滴到風承臉上。 
是他救了我? 
這是風承張開已經的第一個想法。 
「醒了!」渤海開心的喊了一聲,旁邊的殘月和風系馬上抱上去,讓風承瞬間不知所措。 
常常做這種事的老歌就算了,怎麼連冷淡放眼天下的殘月都抱上來了? 
「呃……我沒事啦。」風承笑了笑,推開風系和殘月。 
知道都沒事之後,渤海皺了眉頭,看著風承,口氣轉為嚴厲。「不要到深海區去!尤其這裡是危險海域之一,而且深海區很容易發生意外的,聽到了嗎?」 
「嗯、知道啦……」風承微微臉紅的低下頭,其實除了自家老哥的碎碎唸,他從小就不常被罵,尤其是父母死後更是完全沒有被老師以外的人罵過。 
聽到風承的回答,渤海嘆口氣,拍拍風承的頭。「還好你沒事,不然小風會很難過的。」 
聽到風承沒事之後,很多人都散開了,有的還留下來關心問話,知道真的沒事了也就放下心離開了。 
「好痛--」 
人都散開之後,風承才剛打算站起來,卻在出力的瞬間整隻右腳發燙,接著開始抽痛,讓站到一半的風承整個人往前倒,很剛好的被渤海和鏡華同時接住了。 
「真的沒事嗎?你腳怎麼了?」鏡華低頭看著風承微微紅腫的右腳。 
「我……不知道……」還沒說完,腳又猛烈的抽痛讓他完全站不穩,把身體上的所有重量壓到渤海和鏡華身上。 
「小風,你先回去工作,還有你們幾個,不要到深海區!」渤海邊說,直接一把把風承抱起來,就像抱小孩子一樣,雖然對渤海來說風承是小孩子沒錯。 
「咦!等等……我可以自己走啦--」突然被抱起來的風承突然很緊張的掙扎,卻發現不管怎麼掙扎,渤海的緊緊的扣著他,完全掙不開啊! 
「你腳受傷了,要快點回飯店休息。」說完,渤海就抱著風承回飯店。 
走進房間後,渤海直接把風承放在椅子上,問了他的包包在哪後,幫他拿了一套衣服出來。 
「自己換吧?」把衣服拋給風承,卻發現風承遲遲沒有動作。「怎麼?難道要我幫你換嗎?」 
「不用啦,我自己換就好了。」風承說完,就轉過身去換衣服,而且動作之迅速,似乎是不想讓渤海看到自己的裸體。 
「……都是男的不用這樣吧?」渤海看著風承的背影。 
「你跟哥也都是男的阿。」 
他說出來了,他說出他一直以來的疑問了。 
「愛情是不分年齡的。」完全不打算隱瞞,因為遲早都是要說的,他們也沒有要隱瞞,只是沒說而已。 
聽到答案的風承一瞬間臉紅了,想起班上女生說的那些情節。「所以……你已經跟哥做過了?有OOXX和OO嗶--跟嗶--了嗎?」 
「……你這些是從哪裡聽來的?」渤海無言了,這年頭的孩子都這麼早就知道這些事情了嗎? 
「所以你們做過了!?」完全忽略掉渤海的疑問,風承追問著。 
「是阿,做過了。」超級乾脆的回答。 
反正既然他都知道那些情節了,這些也不用保留吧? 
渤海才剛說完,風承的臉色馬上變的很微妙,還用很不容易被發現的方式往旁邊挪。 
但就是被渤海發現了。 
「我喜歡的人只有小風,不是每個男的都可以,別做這麼讓人不爽的動作。」口氣非常的冷,連表情也和剛剛完全不一樣,整個就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冷"。 
風承震了一下,等他回過神,渤海已經走到門口要出去了。 
「等……我……」 
碰--! 
門關上了,渤海再離開前的表情一直回蕩在風承腦裡。 
「我剛剛……在做什麼啊?」 
××× 
風承睡著了,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隔天早上了,他突然發覺自己的右腳整個淤血,又麻又痛,幾乎不能動彈。 
「嗚……好痛!」 
「怎麼了?風承?」風系端著一盤菜和殘月一起進來。「腳很痛嗎?劉子晰跟柳嫣然去幫你拿藥了,等等我幫你擦,先吃早餐吧。」 
「呃……哥,葉警官呢?」風承很擔心昨天的事。 
「渤海?他昨天一直都在你房間,現在在補昨天的工作。」 
「他昨天一直在我們房間?」 
「是阿,他晚上吃完晚餐就說要去看看你的狀況,之後就到早上才回房間,好像是因為你半夜腳會抽痛,所以他一直待在旁邊,叫其他人先睡覺。」 
「……他幹麻這樣?」 
明明昨天才惹他生氣……他幹麻還要來照顧我? 
「渤海說,我的弟弟就是他的弟弟,他希望以後可以一起生活。」風系微微的笑了一下。「風承會接受嗎?我跟渤海是情侶喔。」 
「……嗯,昨天他跟我說過了。」風承皺眉,總覺得很想哭…… 
「你想找他嗎?在302號房,案電鈴他就會開門了。」 
「喔好!我去去就回!」風承馬上起身,腳上的疼痛馬上傳進腦子裡。 
「風承,擦完藥再去比較好吧?」殘月拉住風承,他不知道風承想要幹麻,但他現在腳莫名其妙受傷……「子晰跟嫣然很快就回來了。」 
「不行啦,我一定要現在去……殘月,你在房間等我。」風承說完,就一跛一跛的走出房間。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