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插曲】班遊 之一

班上亂轟轟的,明明是班會,班長卻在講台上問大家要不要班遊…… 
是說,國中也有班遊這回事啊? 
「班長!我們去海邊吧!」 
這是班上某某某體育股長的提議……等等,海邊? 
「欸!氣象預報有說這星期氣溫下降六度欸!」風承馬上反對著個提議。 
「好,那就海邊。」 
「班長!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冬天就是要去海邊南到你不知道嗎?啊?」班長指著風承。 
「老師!這樣沒問題嗎!」 
「唉呀--當然沒問題阿~」 
大家沉默了。 
「老師……你心情怎麼這麼好?」風承和班長同時問出口,看著自家班導……全校風雲的美女老師。 
「嗯,老師是想說……既然要去海邊完,我們就找隔壁班5班一起去吧?他們班美女最多了你們不會說不要吧?」班導勾出美麗到不行的笑容。 
果然,此話一出,原本說為感冒不想去的"男"同學樂翻了,踴躍報名呢…… 
「老師,你只是想跟體育老師一起去吧?當作約會……」班長看著班導,完全猜出他的心理話……「不過你放心,他們班一定會很樂意跟我們出去的,畢竟我們班帥哥並不少,對吧?各位--」 
說真的,其實班長就是那個"帥哥也不少"中的其中一個,可以算是就年級裡面非常風流的人之一。 
至於為什麼是九年級呢?因為八年級有六位稱為六帥的學生會,裡面學生會長跟體育長還是學校董事的兒子。 
不過說真的,他們真的很能幹……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大家竟然為了看美女打算六度去海邊阿阿阿-- 
「……有人去找隔壁班嗎?」 
風承剛說完,班長就從門口進來。「我剛剛去問了,他們很樂意喔!」 
「……」 
「班長,你什麼時候出去的?你剛剛有出去過嗎!?」 
「唉呀~怎麼啦?風承,這麼年輕就老花眼……」 
「這跟老花眼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著自家好友在跟班長吵架,殘月拿出早餐邊打哈欠邊吃著。 
經過一段風吹雨打(哪來的風和雨?),決定要在這星期五、六、日的連續假期去玩兩天。 
××× 
目的地:海邊 
氣溫:五度 
所在地:遊覽車 
「氣象局都不準啦!說六度!明明就五度!」 
幾個人大吼大叫,身上包著衣服,明明遊覽車裡面都開暖氣的說…… 
「馬才差一度,哪有差這麼多?」隔壁班的女班長翹著腳,一邊吃著黑糖鰻頭。 
「誰知道這一度就差很多阿--冷死了!」 
就在大家抱怨連連的時候,自家班長開口了。「行程我排的,遊覽車我租的,飯店我定的,保險我辦的,如果你們不滿意就下車,我會非常感謝你們支出班費。」 
很好,一秒大家都安靜了。 
「來來來,大家來唱卡拉OK吧!老師點歌--」 
美女班導話還沒說完,馬上就被風承和班長拉下來,異口同聲的說。「老師,我們點就好。」 
「唉呀--你們真有默契。」 
「我不想跟他有默契啊!」 
二度異口同聲。 
不理旁邊的爭吵,殘月拿起剛好在他旁邊的遙控器,點歌了。 
很快的,所有人都安靜了。 
這個前奏…… 
「咦咦?誰點的你OO的花朵!?」 
幾個人回過神,發現這首聽到不想在聽,熟到不能在熟的歌…… 
「我點了很多首大家一定都會……幾乎都會的歌。」殘月放下遙控器。 
雖然不是很喜歡,但是真的都會唱沒錯,很快的整車就亂成一團,除了一開始的"愛情的OO批"以外,還出現了"OO愛不完"和"祝你OO順風""傷心OO洋"……等。 
很快的,在大家喉嚨唱啞之前,目的地到了。 
喔喔! 
陽光、沙灘、泳裝、美女阿-- 
「缺少一個要點啊!陽光在哪--」 
一個學生指著遠方的海岸,幾乎快哭了。 
沒錯,這麼冷的天氣哪來的陽光?誰會穿泳裝?不穿泳裝哪來的美女阿(誤 
「喔喔好冷……快去飯店吧!」風承拉住殘月的袖子。「快走快走--冷死了!」 
殘月很乾脆的被風承直接拉著跑,其他人也跟著跑進飯店,拿了房間鑰匙就衝進去。 
據說為了培養兩班之間的感情(班導說的),一間房四人睡,兩個五班的兩個六班的。 
原本有人反駁:「又不認識,住一間很奇怪欸!」 
班導笑著回答:「睡一晚就認識啦!」 
風承:「拜託你,班導,不要講這麼容易讓人誤會的話……」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所以風成和殘月以及兩位五班的學生一起睡一間超--大的房間,真的很大。 
「班長太厲害了,哪來這麼好的飯店?房間都這麼大的?」風承感嘆。 
「你們就是和我們一間的六班學生嗎?」一個長的很像女生的學生走進房間,臉上掛著和臉蛋不符的成熟笑容。「你好,我叫柳嫣然。」 
「你們好,我叫劉子晰。」 
然剛說完,旁邊的子晰也報上名子。 
「呃……我叫伊風承,旁邊這個叫宋殘月。」風承笑了幾聲,旁邊的殘月只是點點頭。 
四個人都把包包放到床邊,房間很大,一台液晶電視外加一台電腦,有個矮桌只要坐在地上就行了,靠牆壁的地方有放四張沙發,床是兩個雙人床,中間隔著一個木製櫃子,櫃子上有放著一個電話和一個花瓶……讓人很疑惑要是睡相不好踢到櫃子,花瓶砸下來不知道會不會砸死人……。 
風承正想開電視,房門就被很大方的打開了。 
不對呀!照理來說要插卡吧?卡只有一個吧?那班長是怎麼進來的啊! 
「班長你……」 
「喔,你說卡嗎?跟服務生拿的喔。」班長笑了一下。 
「……可以告訴我服務生為什麼會給你我們房間的卡嗎?這樣我們還有沒有隱私啊!」 
「我只是跟他說我要抓姦--」 
「班導說出來集合了。」 
五班的女班長馬上打斷六班班長講的話,拜託……只是集合,難道你不能案個門鈴或是打個手機給我嗎?我記得全班的手機班長都有吧! 
「……我們知道了。」 
一旁的然頓了頓,笑著回答。「走吧。」 
「嗯……」 
××× 
「喔喔--冷啊!」 
風承穿著大衣,旁邊的殘月也差不多,都包的跟粽子一樣。 
「好涼的風阿~」某位男同學說的。 
「是阿,也˙太˙涼˙了˙吧?」風承瞪著那位男同學,後者則是笑了笑,說什麼這也是一種大自然的恩惠要感謝上帝什麼的…… 
「老師先說嘍!今天沒有下水就沒有晚餐吃--」 
「咦咦咦咦咦咦--」 
聽到美麗班導的恐怖發言,班上的人都快哭了,甚至還有人直接昏倒,還有剛剛那位同學拿著聖經禱告…… 
「老師,有人不會游泳啊!」風承替大家抱不平……突然想到,自家好友殘月好像也不會游泳。 
「這樣正好啊!趁這個機會快學吧!」 
聽完句話,好像有人當場哭了,還有人眼鏡掉下來碎掉……不過這位同學,跌破眼鏡這個成語不是用在這裡吧? 
「欸--小月!」 
殘月起雞皮疙瘩了。 
會這樣叫他的人只有一個,而那個人不該出現在這裡吧?一轉頭,果然是鏡華。「……你怎麼會在這裡?」 
「想說要找靈感阿,就順便看能不能遇到你,我真厲害欸,海邊的景點這麼多,我就選中了!」鏡華直接抱住殘月,完全不管旁邊已經愣住的風承。 
「風承,他是我斬不斷的孽緣,叫鏡華。」殘月推開鏡華,站到風承旁邊。「他是伊風承,我跟你說過了。」 
「嗯嗯你好阿--」鏡華露出笑容,旁邊路過的女生雙眼好像變愛心了…… 
「你好。」風承伸出手,和鏡華握了幾下。 
三個人說了一些話,沒多久,風承的視線被遠方的兩個人給吸引了…… 
「哥!?」 
風承叫的很大聲,遠方那為伊風系和他家警官一起回頭。「風承?」 
「你說的海邊是這裡喔?」遠方的兩位正是風承的哥哥伊風系和他們的警官,葉渤海。 
「嗯……哥,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風承打算無視旁邊那位葉警官,直接轉頭看著自家老哥。 
「查案子阿。」渤海插話。「昨天這裡發生命案,所以今天我和小風來看現場。」 
「……你們管的也太遠了吧?」風承已經開始覺得自家老哥無所不在了…… 
「因為是他殺,我們正好是在查有關殺人犯的案子,所以只要是他殺現場我們都會去一趟。」渤海笑著解釋一般名眾不需要知道的事…… 
殘月一聽到,馬上轉頭看鏡華。 
「不是我拉……」鏡華小聲的回答,給前面兩位警察聽到可就不好了。「小月,那個紅髮的很敏銳,不要跟他太接近。」 
殘月一臉疑問的抬頭,後者則是一副"他很危險"的表情。 
「所以說,這個海灘有殺人命案?而且昨天才發生的?」風承愣了很久。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