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21絕境

  「回來了!落難人員回來了!」
  幾個死神協會的人從總部衝出來,跑到眾人所聚集的公佈欄前,用著萬分欣喜的表情。「剛剛門口的監視器顯示,第一部隊和第二部隊通通都回來了!」
  這句話才剛說出,在場許多哭泣的人、有的愣住,有的破涕微笑,這廣場忽然之間、一反先前的沉悶,不斷的散發出歡樂的氣息。
  果然不久,帶著傷勢的隊員們都回來了。
  但和這裡的人們不同,他們的臉上充滿了憤恨、悲傷,頭頂像是攏罩了幾千公斤重的烏雲,每個人看起來的沉重的讓人無法對他們說聲恭喜。
  「聖……」紫音的手微微的顫抖,他有股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他所認識的那位真的會做這樣的事情。「零式呢?」
  紫音的問話叫醒了一直坐在旁邊的響。
  「對阿、零式呢?」響的聲音冷靜、卻又酸澀。「大家都回來了……零式呢?」
  看著聖面有難色的撇開頭,紫音瞬間紅了眼框,雙手顫抖的遮著嘴,不敢置信的向後退。
  同樣也睜大眼睛的響則是跑上前激動的抓著聖。「什麼意思?零式呢?零式呢?他、他──」
  「貓山隊長他留在那裡了。」戴恩按著手上不斷冒血的傷口,從人群中走出來。「他一個人在那裡擋住所有的魔,讓我們先回來了。」
  現場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響更是張著嘴,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為什麼?」
  鯨走向前,打破了短暫幾秒的寧靜,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戴恩。「為什麼只把貓山隊長留在那裡?看你們的傷勢也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險峻,為什麼要把貓山隊長留在現場!」
  「鯨、不要這樣!」戴叡一把抓住有些失去冷靜的鯨,他也很震驚,為什麼只有零式留在那裡,但這也絕對不是他怪罪哥哥的理由。「這不是哥的錯。」
  他當然知道,這不是戴恩的錯。
  「……抱歉。」鯨低下頭,把戴叡的手緩緩的拿開。「我知道如果不這樣做,大家不可能回來的,對吧?」
  「當時的情況就是如此險峻,對吧?」像是在求證什麼似的,鯨閉起雙眼,正說服著自己,告訴自己零式不得不這麼做,是零式救了所有人,所以不需要難過,他做得夠多了。
  「……是的。」戴恩點下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手上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了,甚至有好轉的趨勢。「我接到貓山隊長的命令,把所有隊員帶回來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一邊說著,戴恩讓了一條路給衝過來要將其他隊員抬去醫院的醫護人員。「所以,我決定現在出發。」
  「哈?」戴叡實在沒聽懂戴恩說了什麼,只覺得心裡有股非常不好的預感。「哥,你要做什麼?」
  戴恩無視了弟弟疑惑不安的眼神,抬頭看著眾人。
  「我要去把貓山隊長帶回來。」
  此話一出,現場瞬間轟動,所以剛剛才回來,傷勢沒怎樣的隊員們紛紛露出堅決的表情,一個個走上前,並喊著"我們也要去!"這類的發言。
  「我也去。」紫音同樣也走向前,面對著戴恩。「副隊長去救隊長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我也去。」鯨同樣也上前了一步,隨著鯨踏出,許多沒有去出任務的第二、第三部隊的人也紛紛見義勇為的想要一起參戰。
  「我也──……」
  「通通都不准去!」
  皇站了出來,阻止了也想跟團的響,滿臉嚴肅的神情。「受傷的人立刻配合醫務人員前往治療,在這種危急的時刻只有一個人沒回來已經是萬幸了,不准你們再去冒險!」
  對於皇說的話,大家也無法反駁,當時他們是狼狽逃回來的,現在要帶傷上陣?甚至帶著能力也不比他們強的第三部隊?這風險確實過大了。
  但第一部隊的人心裡非常不好受,所有人都是在那次大規模人事異動一起上來的,從他們進入第一部隊的那一刻起,零式就是他們的隊長了。
  在他們心裡除了隊長這個稱號外,對零式絕對還有無比的尊敬與崇拜,在他們眼裡零式決對是最強的,這才是他們願意進入第一部隊,站在最前線的理由。
  「怎麼這樣……」
  響咬著下唇,對於皇所說的話完全無法諒解。「為什麼你說得出這種話……」
  「響……不……」小樂嚇了一跳,一手抓住響的肩膀,卻又馬上被對方拍掉、反而將他推開,直挺挺的站在皇的面前。
  「零式不是你兒子嗎!為什麼你可以說出、只有他沒回來已經是萬幸了這種話──!」
  「響!不能對統領……」
  皇低頭冷眼的看著響,寒氣幾乎讓他打了個冷顫,皇的臉色很差,有股強大的威嚴和壓力從他頭頂壓下來,幾乎讓人無法呼吸。
  「這是我的笨兒子所做出的選擇,我不准我的子民犧牲。」任何人都聽得出來皇的怒火,響又何嘗不是?但他就是不想屈服,他就是不想放棄救零式的任何一個機會!
  不管皇溫怒的表情,響將身上的包包放了下來,抬頭看著皇,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這位死神介的統領。
  「如果大家都不去,就我去!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
  『啪──!』
  強大的力道讓響毫無招架之力,直接飛撲到人群裡,狠狠的跌在地板上,嘴唇似乎被他咬破了,鮮血從嘴角滑了下來。
  響從沒被人這樣重打過,臉頰傳來的疼痛讓他近乎暈眩,他不知道皇打他的那一掌確實用了不該對小孩子使用的力道。
  「我說過,我的子民,一個都不准去。」皇瞪著趴在地上、臉色慘白的響,下一秒,展開了他巨大的黑色翅膀,比死神界的任何人都還要大,搭配上身材高大的皇,讓人剎那間有攏照了整個天空的錯覺。
  「七瀨,把死神協會打理好。」
  說完、皇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經出現在通往人間的出入口,接著高速飛了下去。
  ×××
  「現在該怎麼辦?」
  陸唯勳站在小巷口看著外頭的動向,一邊詢問著裡頭的友人。「難道我們要一直待在這裡嗎?」
  「不,我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宋耀司坐在零式旁邊,看起來似乎有些疲倦。「剛剛把這個死神拖到這裡時已經遇到了中等魔了,這樣下去一定會有高智商的魔出現。」
  「可是我們出不去……」陸唯勳有些疲倦的靠在牆上,從他們進到結界裡到現在已經快五個鐘頭了,緊繃的神經讓人感到沉重,身體的活動也越來越不靈活。
  「出是出的去……」
  「但是我們出去的話結界就會碎掉。」
  理緒讓零式枕著她的大腿,情緒似乎已經平復了許多,但他知道零式的氣息不斷的削弱,而且削弱的速度是這樣的快。
  「或許,我們該問問那個叫零式的死神。」宋耀司拍了拍陸唯勳的腿,示意要他進來休息。「不過以他現在的狀況……」
  「……我覺得有個方法可以試試看。」理緒轉頭看著宋耀司。「雖然死神跟魔的內息截然不同,可是稍微傳輸一點過去可能還行。」
  「你開玩笑的吧!如果內息不相容的話可是會暴斃的!」宋耀司不敢置信的看著理緒,雖然他早就知道理緒原本是死神,但他可沒想過這嬌小的小女生會說出這麼瘋狂有膽量的話。
  「……只能試試看了。」
  「理緒?」陸唯勳有些疑惑,雖然理緒沒說,但他看得出來那個叫零式的死神和她的關係一定很好,怎麼會想要嘗試這麼有風險的事情?
  「沒辦法了……」理緒的聲音有些顫抖。「零式的氣息越來越弱了,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零式一定會死在這裡。」
  「我知道了,我們來試試看吧。」宋耀司也不多話了,走到零式身邊,用手心按著零式的胸膛。「勳、你稍微注意下外面。」
  說完、宋耀司開始傳送著體內的能量,但不敢太多,只是一點一點的緩慢送出。
  「耀……我想我們得快一點了。」一邊說著,陸唯勳緩慢的退後,視線沒有離開過他看見的東西。
  「……我感覺到了,勳,快退後!」宋耀司滴下了幾滴汗水,還是不忘提醒友人快退到他身邊。
  他知道現在唯一可以成為戰力的只有自己。
  「等等──啊!」陸唯勳退到一半,忽然被一個長條狀的東西打到腳,整個人向後飛去,直接撲像躺在地板上的零式。
  「勳!!」理緒驚叫了一聲,伸手想要拉起勳,卻被一股灼熱的力量給彈開了。「耀學長!勳他──!」
  「我知道!可是我的力量停不住!現在已經不是我在傳輸了,而是被吸走!」宋耀司臉色有些差,除了有些驚嚇外,他可是從來沒有傳輸過這麼多能量出去。
  雖然他知道身為聖魔的他有很多能量,但這樣大量傳出去,身體能力明顯有消耗流動的感覺真的是頭一遭,讓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更讓理緒和宋耀司驚訝的不只是能量被吸走,而是輸出的能量通通都貫穿了陸唯勳的身體,接著變為另一種氣息注入了零式的體內。
  「這麼強大的能量灌到勳的體內怎麼好像沒什麼事?」理緒有些驚愣,幾乎忘了有個大傢伙正朝他們這邊走來。
  「可能是因為勳他跟我長時間相處,屬於人類的內息被我影響到了……可是照理來說他的內息是不能傳給身為死神的零式體內的阿。」宋耀司也是一頭霧水,但隨即而來的強大殺氣讓他不得不正視身後逼近的生物。「不能這樣下去了,理緒!把我推開!」
  「啊?」
  「既然你碰不到勳,就推開我!讓我中止傳送能量!」看理緒似乎沒聽懂,宋耀司又更詳細快速的解說一遍。
  當下理緒也不多問了,拔腿就衝撞宋耀司,兩人撞擊力之大、直接滾到牆邊摔成一團。
  「痛痛痛、、也沒必要撞這麼大力吧死神妹妹──……小心!」
  『碰──……!』
  「勳!快把零式拖過來!」宋耀司再度展開那對大翅膀,將自己和理緒包了起來,留了小洞要讓勳把零式拖進來。
  但他們從沒想到勳有辦法一手扶著零式,用這麼快的速度閃進翅膀裡。
  就連和他相處最久的宋耀司都沒看過勳有這麼快,快到不像人類的速度。
  「看來……你不小心吸了我的魔氣了啊……」宋耀司有些擔心的看著身旁的友人,而對方正散發出有些黑暗的氣息,但跟魔又有點不同,混了些人類那種透明單純的氣息。「幸好你人氣挺重的,好像沒什麼問題?」
  「嗯……身體也沒有不適,不過剛剛能量這樣穿過我,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等等、現在些別討論這些!」
  理緒一腳將試圖從下方縫隙鑽進來的觸手給踹了出去。「我們這樣躲著不是辦法,耀學長、你有什麼方法嗎?」
  「居然問我嗎?你的意思擺明了是要我去跟他車拼嘛!」宋耀司嘆口氣,他當然知道理緒的意思,也知道現在確實也就這個方法了,只是他擔心翅膀一放下來,身邊這三個人會變成活標靶……
  「耀,別管我們,我們會有辦法,你先上吧!」陸唯勳拍了拍宋耀司的肩膀,扛著零式就從後方溜了出去,理緒也隨後跟上了。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看他們似乎真有什麼辦法,終於放心的把翅膀給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右手漸漸獸化,手腕以下變成紫黑色,尺寸更是比平常大了好幾倍,指甲也變得異常銳利。「放馬過來吧!」
  而另一邊的理緒等人,只是純粹找到可以躲的地方而已,但現在看來,似乎也不太能躲。
  剛剛他們確實只有看到一隻,但他們跑到這才發現,這了還有兩隻。
  「現在這距離就算喊救命,耀也趕不來吧……」
  「看來是這樣沒錯……」
  看著眼前長相奇特,體型都有三層樓高的黑色魔物,兩人想自殺得心都有了。
***
  好久沒出現的死神團w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不知不覺中,零式已經是小響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了,他自己也開始發覺了吧!
  個人也挺喜歡耀司的,只是他的故事是另一篇,而且不見得有時間寫完就是了(別這樣
  嗯……因為太久沒寫了,害我要一直回去把文章重看一次,才知道我到底有哪些梗已經埋下去了,有哪些已經挖出來了xDDDD
  總之、大家久等啦!感謝等了我這篇文章這麼久的人!
  不管你是新人還是舊友,都歡迎你來到/回到這個部落格:)
  希望可以讓這個家回到2009年時那樣的熱鬧XD
  點播:嵐- スーパーフレッシュ   (大推 ♥ ♥ ♥ ♥)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