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05校園槍戰

「恭彌~對不起嘛~」 
迪諾跟在雲雀身後,一旁的學生早就習以為常了,這是第三天,帥哥實習老師迪諾跟在並盛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身後不斷道歉。 
其實自從迪諾和雲雀一起去巡邏開始傳言就滿天飛了,再加上這三天,更是雪上加霜。 
「對不起!」迪諾跪在會客室的地板上,雙手合掌。坐在正前方的雲雀很乾脆的當作沒看到。 
「對不起啦~恭彌...我真的不知道那個巧克力裡包的是蘭姆酒阿...」說是故意的會被咬殺吧? 
砰!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嚇到了正在上課的並盛學生。 
「這是...槍聲?」迪諾跑到窗戶旁,看著窗外。槍聲?他聽的出來,應該說...聽不出槍聲就不是黑手黨的家族成員了。 
雲雀站起來,跑出會客室。 
「阿...恭彌!」 
學生都聚集在一起,臉色一個比一個差,地上倒著一個學生,被槍直接命中心臟,傷重不治。 
「讓我看看!」迪諾跑向前,抱住學生,發現學生沒沒有呼吸心跳後,用手指插入學生的身體裡,硬是把子彈取了出來。 
看到這個景象,有的學生很直接的昏倒了,有的吐,有的當場哭出來。「迪諾老師!你在做什麼!?」 
田老師跑到人群之中,看到滿手鮮血的迪諾。 
「這是...」 
迪諾看著子彈發呆,這個時候,阿綱山本和獄寺都到了,看著迪諾。「迪諾先生...怎麼了!?」 
「這是...最新款以準確度為主要的加長型槍,這就是盜用加百羅涅名義走私槍的槍種!」迪諾是以子彈上的編號區分的,驚訝的看著子彈。 
「什!?你說...這是...!?」阿綱驚訝的看著迪諾,沒多久,槍聲再度響起。 
砰砰! 
一次兩聲,迪諾馬上衝過去,卻看到雲雀已經在那裡了。 
「恭彌...?」看著雲雀,他的臉頰緩緩的,流出一絲絲的血。 
開槍的是兩個學生,看到雲雀,很顯然的他們嚇到了,誰會想到有人會躲子彈?這怎麼可能嘛!? 
「跳馬...?」雲雀轉頭,看到剛到的迪諾,又轉回來。「這裡交給我,敢破壞並盛的人,咬殺。」 
衝向前,拿出拐子,就快要打中的時候,又一發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子彈。 
碰! 
反射性的用拐子擋住了子彈,再轉頭,兩個學生已經逃的不見蹤影了。雲雀想再追上去,卻被迪諾拉住。 
「恭彌!對方用的是槍!對於習慣近距離格鬥戰的你來說,非常的不利!」迪諾抓著雲雀的手,一臉擔心。 
「對你也很不利不是?」 
「欸?」 
「你用的是鞭子。」說完,雲雀想再追上去,卻又被迪諾拉住。 
「即使如此,這是我的任務,我會完成他!哈哈放心吧,我不會破壞並盛的一分一豪的,也不會讓他繼續傷害並盛的學生。」 
迪諾放開雲雀,轉身跑開。 
「...」雲雀站在原地,摸著被迪諾抓過的手腕,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可惡...」迪諾在學校裡走著,所有的教室都鎖著門,學生都待在裡面,畢竟出來是很危險的。 
雲雀當然不可能就這樣待著等迪諾解決,他在走廊上奔跑,一路上看到槍孔,心中的怒火更是節節高升。 
砰! 
槍聲響起,子彈飛向雲雀,就在這一瞬間,他沒有任何疼痛,只看到一到鮮血從面前飛過。 
「跳馬...!?」過了好一會兒,雲雀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看著站在眼前的迪諾,胸口冒出大量的鮮血,看來是被子彈打中了。 
「恭彌...不是說...交給我就好了嗎...」迪諾摸著傷口,臉頰冒出汗珠,血越流越多,已經透過衣服到外面接觸空氣了。 
還說交給你?你已經... 
「...」雲雀轉頭,看著子彈射出的方向,眼神中充滿了殺氣,這種殺氣...和平常的不一樣,是一種冷靜...危險的氣息。 
舉起拐子,衝向躲起來的兩個學生,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失控了。 
+++ 
坐在會客室的床上,迪諾伸個懶腰,卻因為拉扯到傷口痛的馬上放下雙手。為什麼不去醫院?有人聽過黑道集團的人被土豆打中之後還不怕被抓的跑去醫院? 
啪喀... 
門被打開,雲雀走進來,臉頰上貼著一個OK蹦。 
「阿...恭彌?」迪諾看著雲雀,說實在的,雲雀的實力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沒想到他能把那兩個躲起來的學生打敗,還揪出了另一個校外人士。 
他已經打過電話,走私槍的聚集地已經叫人過去了,剛剛回報說已經全部回收,但是聚集第一個人也沒有,大概是逃跑了。 
「...你的。」雲雀坐在迪諾身邊,把外套丟給他。 
迪諾看著雲雀臉上的OK蹦,不自覺的伸手觸碰。一開始雲雀轉頭不給他摸,但到後來,雲雀沒有躲,只是靜靜的,讓雲雀撫摸。 
迪諾是因為他才受傷的,這點他承認,他也不的不承認,看著迪諾全身纏滿了繃帶,他的心揪在一起,很酸。 
「恭彌...」迪諾很驚訝雲雀沒有躲開,他抱住雲雀,緊緊的。「他們竟然敢害你受傷...」 
這句話是不是應該我說?雲雀看著傷比他重好幾倍的迪諾,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痛? 
「走開,死跳馬」雲雀推開迪諾,開始動手拆他的繃帶。「不要亂動。」 
「...」迪諾很驚訝,他沒有亂動,只是乖乖的坐著,看著離他不到幾公分的雲雀。從上面看下去,雲雀的睫毛真的很長,就像女生一樣。 
一邊想著,一邊撫摸著雲雀的黑髮,很柔軟,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拆開繃帶的瞬間,雲雀愣住了,或許是傷口太深...太可怕。縫痕很可怕的大,他是去找夏馬爾幫他的,偏偏夏馬爾不幫男生治療,因此雲雀還威脅他... 
雖然最後夏馬爾要求雲雀穿女裝求情,但對後他還是沒這麼做(這廢話? 
看著雲雀,迪諾伸手,握住雲雀的手掌,緊緊的握著,接著將他拉到胸前,輕輕的碰觸傷口。 
雲雀張大眼睛,似乎是很驚訝,但他卻沒有抽開手,只是默默的,靜靜的任由迪諾拿著他的手在他的胸口上撫摸。 
「原本很痛的...」迪諾微笑,笑容中帶著寵溺。「但是被恭彌摸過後,變的很舒服喔,一點都不痛了。」 
手停了下來,停在傷口上,雲雀也沒有動,只是摸著。 
手很熱,似乎是迪諾的體溫傳達到雲雀的手上,這個熱,從手掌,慢慢的傳到全身,有種酥麻感。 
心跳開始加快,比迪諾的快很多,快到雲雀呼吸變的緊促,臉頰暈紅,紅到耳根,眼神動盪。 
他下意識的用嘴唇在迪諾的胸膛滑動,或許...是迪諾指引著他,他不知道,只知道...現在應該這樣做。 
舌頭再傷口上慢慢的一動,一開始迪諾痛的動一下身體,但後來發現很舒服,就靜靜的坐著,讓雲雀幫他安撫傷口。 
雲雀主動?這是第一次呢。 
迪諾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喜悅,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在看著撒嬌的戀人,想要摸摸他的臉,把他像小孩子一樣的抱起來。 
「恭彌...」 
看著雲雀的臉頰,他低下頭,激情的吻著雲雀的嘴唇,舌頭沒有一刻停留,兩人緊緊抱著。 
溫度在兩人身上傳遞,吻沒有停止,一直一直,持續著。 
-------------------------- 
好難得雲雀主動了!!! 
喔喔喔!打雲雀主動好困難...畢竟小夭是主張雲雀總受... 
不過反撲其實也不錯? 
這篇的重點在後半段?(不是每篇都這樣嗎?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