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20紅色記憶

  四周非常的暗。
  冰涼的冷風不斷的從鐵窗的縫隙中灌進來,因為風而騷動的樹林就像是張著抓子的惡魔,看起來格外的驚悚。
  他感覺到了自己呼吸的頻率。
  有種興奮、亢奮的情緒,手上有種灼熱的感覺,他看不清楚、只知道是某種濃稠的液體。
  慢慢的、他發現自己正在往後退,他的腳明明沒移動的感覺,身體卻往後退了,不斷、不斷的退。
  最後,他的背靠在木板上,似乎是這個空間的某面牆,這木板冰冷的讓人顫慄。
  就像是旁觀者,他看見了一雙手正在解剖一個人。
  刀子俐落的在白皙的皮膚上劃了一刀,艷紅的血珠一點一滴的冒了出來,刀子很俐、傷口可以直接扳開,看的見藏在裡頭、正噗通噗通跳的暗紅色臟器。
  那個充滿了生命力的小東西微弱的起伏著,那雙手沒有絲毫猶豫,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將那臟器拉出,後頭牽連著的血管也像這樣被拉了出來。
  他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自己急促的喘息聲、他什麼都聽不到。
×××
  「這、真是……」
  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員警皺起眉頭,連續退了好幾步。
  「真是慘忍,對吧?」
  退後的警員才剛走沒幾步、背就撞上了他家的隊長。「葉警官!」
  「喂喂、一直退後怎麼行呢?」渤海笑了笑,領著身後的風系走向前,直接先開死者被蓋住臉。「真是個年輕漂亮的男子。」
  正驚奇的讚嘆著這男子真是意外的美麗,渤海一回頭、卻發現風系愣愣的看著這具屍體。
  這個死者的臉部完全沒有損傷,但脖子以下跟身體連結的部分是用鐵絲強硬的縫合的,胸膛跟肚子更是凹陷下去,只有胸口有一個血淋淋的洞,腸子和內臟根本就都不在身體裡了。
  「腸子和內臟……應該是從那個洞拉出來的。」看著死者,風系的表情跟以前不太一樣,不像是以前那個面無表情、就可以寫出一些驚人詳細報告的伊風系。
  「……」看出風系哪裡怪怪的,渤海起身,拉著風系的手就往旁邊鑽去。「小風,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不……沒事……」推開了渤海,風系只是默默的到一旁繼續寫他的報告。
  看著風系和平常不太一樣的表情,渤海只是微微的皺眉。
×××
  在睡夢中驚醒,風系全身冒出冷汗,雙眼瞪的大大的,呼吸也極為不順的倉促喘息。
  這已經是第幾天了?
  風系按著自己狂亂跳動的心臟、整個背脊都在發涼。
  大力的呼出一口氣,就在他覺得氣順得差不多時、放在床頭的手機響起了。
  搭拉搭拉的輕快節奏像是掃去了剛剛令人繃緊神經的氣氛,讓風系意識到現在正是入秋的早晨,涼風灌進來也不像剛剛那樣發冷,反而覺得非常的舒服。
  接起手機,那頭是那個以前都要他打電話才會醒來的葉渤海……通常他先起來都不會有什麼好事。
  「怎麼了嗎?」剛睡醒的聲音有些因為嘴巴乾枯的氣音,鼻音也頗重,聽起來格外嬌媚。
  「……你要不要挑重點說?」打來的渤海不外乎是說些"你剛睡醒阿?真難得--"和"耶!小風剛睡醒的聲音也好好聽喔──"之類的話,完全不知道他打來的用意在哪裡。
  「耶!那你怎麼不早說!我馬上過去!」
  對著手機叫了幾句,風系馬上跳起來換上警察制服,原來渤海也是被局裡的同事吵醒的,今天早上又出現了和昨天、前天一樣的屍體。
  換上衣服的風系按耐著忐忑的情緒,馬上騎著機車前往渤海說的現場。
  那個現場……又一樣了。
  又和夢境中一樣了。
  「哥、我這幾天要到老師家住幾天……」
  風承臉色難看的走到風系面前,一臉非常的不願意。「老師說要加強幫我補習,不然我這樣的程度好像很不妙的樣子……」
  「呃?是嗎?」風系剛剛似乎正恍神,被風承叫回神後只是隨意的點點頭。「這樣很好阿,你就去住幾天吧……」
  「哥?」看自家哥哥最近都有點心不在焉,風承也真的有點擔心,但每次問都被笑笑的帶過去,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四天了。
  「快去準備一下吧?等等老師就會來了吧?」露出笑容,風系起身推著風承進房間。「不要讓老師等了,快去弄一弄吧。」
  東西整理好沒多久,身為家教的幽馬上就到了,開著一部看起來不便宜的轎車、和風系打聲招呼後就將風承載走了。
  風承走了之後、手機立刻響起,風系愣了一下接起手機,另一頭傳來的是非常熟悉的聲音。
  「渤海?」
  『小風呀──我好寂寞,超級寂寞……』
  「……你要到我家來嗎?」稍微思考了一下,想著反正風承這兩天也不在家,讓渤海來住也不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和渤海說話,在夢裡那種恐懼就會降低一些。「風承這兩天不在家。」
  『等等、我沒聽錯吧?』電話另一頭的渤海愣了。『小風居然邀請我去家裡?這可是第一次啊!』
  「呃……只是邀請你到我家看電影過夜而已,絕對沒有其他的意思。」風系一秒聽出了渤海興奮的原因。
  『OKOK!我整理下就去你家!』
  大概在掛斷電話半小時後,渤海已經出現在門口了。
  「……好快!」風系一開門就看見滿臉笑容,心情看起來異常好的渤海。
  「還好吧?」渤海笑得開心,手裡拎著一袋早餐。「來的路上經過那間你很喜歡的早餐店,買了一些東西來,要吃嗎?」
  「嗯!我還沒吃呢。」大概是被渤海開心的氛圍給影響了,風系的心情也越來越好,連說話的聲音也帶了點笑意。「我說、你從剛剛到現在情緒也太高漲了吧,有這麼高興嗎?」
  「當然高興!」渤海坐到風系身邊,用身體微微的靠著身材不算嬌小的情人。「你一定不知道我愛你愛得多深。」
  「……是不知道。」轉頭看著渤海,這個從國中開始認識,高中開始追他,大學開始交往的人。「這種話可不能整天掛在嘴上。」
  「是是……那含在嘴裡怎麼樣?」渤海勾起了一個微笑,也不等風系回話,嘴唇馬上湊了上去,吻住了風系因長期熬夜有些乾澀的嘴唇。
  不知道吻了多久,一直到風系的氧氣快被吸光的前一秒才分開。
  而渤海則是戀戀不捨的把風系抱在懷裡,一起靠在沙發上。
  「最近你精神都很差,我還很擔心呢。」一邊說著,渤海看著根本沒什麼內容的電視劇,但與其說是看著,不如說眼神有些空洞。
  最近的風系讓他感到有種危機感。
  一種潛意識的直覺告訴他,在這樣下去風系會離開他,會消失,會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每每想起就會背脊發涼。
  「最近我常常做惡夢。」
  風系的嘴唇有點顫抖,聲音帶了點恐懼。「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夢,但夢的感覺很遙遠,每次早上起床就會忘記,等到過一段時間才會想起來……但最近不一樣了。」
  「最近的夢好真實,真實到我感覺的到溫度,感覺的到周圍吹來的冷風,甚至聞的到那刺鼻的臭氣……」一邊說著,風系的肩膀縮了起來,整個人依靠在渤海身上。
  「到底是……什麼樣的夢?」說實話渤海有些嚇到,大概是從小照顧弟弟的關係,風系一直以來都很冷靜穩重,他從沒看過風系這麼纖細脆弱過。到底是什麼樣的夢,可以把他的風系折磨成這樣?
  「……我夢到殺人過程。」風系閉起雙眼,他覺得喉嚨有些乾枯,讓他有些說不出話。「夢到有人在解剖人體,那雙手、那些流動的血,歷歷在目……」
  渤海聽出了風系的恐懼,他把下巴靠在風系的頭頂上,抱著的雙手又更加緊了力道,讓風系的臉整個貼到自己的頸部。
  「放心……一切都只是夢而已。」一邊安慰著顫抖的風系,渤海心裡則是有了個底。可以精確寫出很多兇手的犯案過程,和夢理的解剖畫面,大概都出自同個原因。
  「可是……隔天就會看見……和夢裡一樣的屍體,一樣的場景……渤海,怎麼會這樣?」風系驚恐的表情讓渤海愣了下,隨即在度吻上了那雙顫抖的唇。
  「別擔心……一切都只是夢。」
  ×××
  喀啦──……
  門被推開的聲音,在寧靜的夜晚格外響亮。
  風系站在門口,眼神空洞混濁,看起來有些失神。
  「小風,你回來啦。」渤海緩緩的起身,一直到剛剛為止,他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大約三小時前,風系出門了,發現睡在身邊的人離開了床,渤海也就跟了出來,接著就在沙發上,等著對方回來。
  而三小時後,風系回來了,但他看起來完全沒有發現渤海。
  渤海微微的笑了下,把風系手上血淋淋的刀子丟到旁邊的魚缸裡,也無視了那身充滿鮮血的衣物,給了風系大大的擁抱。
  小風,我愛你啊。
  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不管你做了什麼,我永遠都會愛你的。」
  ***
  這篇終於打完了!!!
  過了這麼久才生了一篇殺人遊戲出來,果然很對不起看我原創文的朋友呀OAO
  預計還會在近期生一篇出來喲!
  小風居然……也是嗎?
  這樣看到靜華的題目會頭痛、寫出過程……等,都得到解釋了w
  渤海對小風的愛大概是小風想也沒想過的,無論他變成什麼樣子,無論他做了什麼,渤海都會站在他身邊支持著他吧。
  點播:【蓮】- なまえのないう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哪個比較可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