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番外。鬼門開

今天、是鬼門開的日子,許多孤魂野鬼會被放出來,這段時間有仇的的報仇,有恩的報恩,替死鬼大大增加還要外加有一點點陰陽眼的被嚇到心臟無力,死神界的工作量整個暴增。 
也因此,死神協會召集的所有死神部隊的人員,在這段日子他們會非常繁忙。 
當然,也包刮死神高等部隊第一隊隊長,苑冶斐華。 
「零式、這段時間我都不在家,要好好看家。」 
斐華拿起大疊的任務單,起身走出家門,還不忘回頭提醒他那個今年讀國一的養子。 
「喔。」冷淡的回了一聲,零式起身回房了。 
斐華看著自家養子的背影嘆口氣,一直都是這樣,他對週遭事物都很冷淡,很少跟他說話,也從來不提在學校發生的任何事,都是老師跟他說才知道的。 
聽說零式是死亡魔法的天才。 
「能力跟冬雲一樣、個性怎麼差這麼多?不會是紅外面偷生的吧……」一邊上車,斐華一邊低聲說著。 
但是想想,之前曾經跟冬雲一起見過他,明明是很有活力、很可愛的孩子啊……。 
「果然、冬雲和紅死在他面前,打擊太大了吧?」 
一邊想著,車子開向死神協會。 
零式坐在床上,看著死亡魔法的教學書。 
他真的要成為死神部隊的人嗎?會不會步上自己爸媽的後路? 
嘟嚕嚕--! 
拿起自己的手機,電話那頭傳來很熟悉的聲音。 
"喂,零式?"是零式從幼稚園就認識的好友紫音。 
「紫音?怎麼?」零式露出淡淡的笑容,只有在面對他對好的朋友時,他才會露出真正的笑容。 
"阿虎他們說要去漩渦那裡冒險。"紫音的聲音有點焦急。 
「那裡不是禁止進入嗎?」零式挑眉。 
"所以我想阻止他們阿,但他們根本不理我……"聲音停了。 
「我也沒辦法阻止阿。」那幫傢伙天生愛好闖禍,能怎麼辦? 
"我知道沒辦法阻止,但如果你跟去的話應該可以避免很多事吧?"紫音剛說完,又馬上改口了。"啊不、這樣我們兩個也都違反規定了。" 
「我也不想為了那種傢伙到違法地帶……不過我倒是想去看看。」零式露出奇怪的笑容,好像在打什麼主意。 
"零式!不要亂來……" 
「放心啦,我不會有事,我們一起去吧?」打斷紫音的話,零式說:「那就這樣決定了,我現在去你家找你。」 
"呃……"他能拒絕嗎?零式可是他最好的朋友,不管怎樣都不希望他出事。"恩,我馬上去準備。" 
掛了電話,零式起身換了套衣服。 
××× 
「呃、零式,等等。」 
紫音跟在零式身後,跨進了外面貼滿黃線的區域,踏進去的瞬間,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一陣強勁的瘋狂亂的吹,兩人的重心都有點不穩。 
「嘖,風好強又很利……阿虎他們在哪裡啊?」零式四處張望,就是沒看到他們班的阿虎。 
「不知道……啊!」紫音一轉頭,竟然看到阿虎跟班上另外一個倒在黑漩渦裡面。「零式!快看!」 
「嗯?」 
零式順著紫音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看到受傷的阿虎跟另一個人。「好像是刀傷!」 
「現在怎麼辦?」紫音著急的拉住零式的手,看著底下的同班同學。 
「還能怎麼辦……紫音!小心!」 
碰--! 
還沒說完,一個黑影向他們攻擊,零式及時把紫音撲倒,但兩個人的身上卻莫名其妙多了刀傷。 
這是怎麼回事? 
「好痛……零式?你沒事吧?」 
紫音一爬起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零式,他轉頭看著零式身上的刀傷,頓時紅了眼框。 
「我沒事,不要緊張。」零式拍拍紫音的肩膀,扶他站起來。 
"無知的小鬼啊!我被關在這這麼久了,好久沒有娛樂了--哈哈哈!" 
一種直傳腦袋的聲音迴響著,現在他們知道暗黑漩渦是封什麼東西用的了,就像死亡森林一樣,但這裡的似乎等級更高。 
「不好……是高等魔、非常高等的。」零式冒出冷汗,把紫音拉到自己身後,看著眼前的高等魔。 
這種邪化的魔必須到一定的程度才有辦法開口。 
「零式,我們快出去……」紫音抓緊零式的衣袖,語氣微微的顫抖。 
「恐怕想出去也出不去了。」零式冷哼了一聲。 
"喔喔--小鬼說的沒錯!我怎麼可能放你們回去呢?哈哈哈哈--" 
魔發出抵沉卻刺耳的笑聲,弄得零式和紫音的腦袋轟轟做響。 
"剛剛那兩個玩一下就壞掉了,你們能陪我玩久一點嗎?" 
剛說完,狂風似乎受了控制似的全都刮向零式和紫音,零式拉著紫音不斷的躲,但人哪跑的過風? 
「嗚哇--!」 
「咕嗚……」 
零式和紫音同時被風打了出去,全身上下都是類似刀傷的痕跡,看來是那些風造成的。 
"欸欸,怎麼可以只有你玩呢?" 
"對阿對啊!我們被關這麼久,大家應該一起玩的。" 
"你們還敢說?剛剛兩個就是因為你們玩太兇,還沒換我就掛了,這次換我了!" 
旁邊多出了兩隻魔,看就知道是同一個品種的,跟原本那隻在爭誰要……玩。 
零式抓住紫音,轉頭就跑。 
三隻魔很理所當然的看到逃跑的兩位,不過在她們眼裡,奔跑的他們就像靜止的一樣。 
"想逃嗎?小鬼。"一隻魔露出邪惡的微笑,打算追上去,卻被另一隻攔下來了。"做什麼!" 
"你不覺得這是個機會嗎?"另一隻魔露出微笑,看著逃跑的兩個人。"可以趁這個機會離開這裡,嘻嘻嘻。" 
"喔喔--不錯的主意嘛!"第三隻魔也同意了。 
「紫音,等等我會擋住他們,你快點出去。」零式低聲的根紫音說著,三隻魔都聽不到。 
「你是什麼意思?」紫音皺眉,一臉擔心。 
「如果我們帶著他們衝出去,鎮上的人就危險了,現在部隊的人都不在。」零式轉頭看著紫音,一臉認真。「是我帶你來的,我有責任保護你。」 
「我……」 
「快出去!」 
一把把紫音推出區域內,零式一個轉身,架起了薄弱的結界。「死亡魔法守式10%,光罩!」 
金色的光芒擋在出入口,零式就站在光芒中間。 
"喔喔--小小年紀就會使用死亡魔法嗎?" 
三隻魔同時停了下來,看著那團金色的光,其中一隻魔笑了。 
"不過實力不夠啊!" 
碰--! 
狂風吹散了金色的光芒也把零式吹到旁邊,全身上下傳來的巨痛讓他一時間無法起身。 
還有紫音阿……紫音怎麼辦? 
完全憑著本能站起來的零式追著已經衝出去的三隻魔,身上的血不斷的滴在街道上。 
「嗚哇--!」 
一聲慘叫,意識模糊的零式聽出來了,那是紫音的聲音。 
一聽到紫音的聲音,零式整個人都醒了,他用最快的速度衝向聲音的發源地。 
「死亡魔法攻型10%!」 
說完,零式的雙手集滿水,手一推,直接射出去。 
「紫音!」零式衝向前,扶起紫音,看著紫音身上的傷口,他心微微的抽痛著。 
紫音受傷了,他最好最好的朋友受傷了,而且還是因為自己。 
零式自責的要吐血,緊緊抱著已經失血過多,身體變的冰冷的紫音,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鬼,你以為這程度的攻擊有辦法擊倒我們?" 
三隻魔毫髮無傷,看著眼前的兩個小不點,他們諷刺的笑了笑。 
"謝謝你讓我們離開那個地方阿,小鬼。"其中一隻魔大笑,領著另外兩隻開始再接到上大肆破壞。 
零式無力阻止,他緊緊抱著紫音,他很怕自己的好友就這樣死在自己懷裡。 
碰碰碰--! 
巨響不斷響起。 
要是、要是他沒有說要來的話,這些就不會發生了。 
「死亡魔法攻形70%,特殊技能,炎彈!」 
一團團高速移動的火球下降,三隻魔瞬間燃燒,旁邊被毀掉的街道也變成火海。 
使用死亡魔法的是死神高等部隊第一隊隊長,苑冶斐華。 
「……」 
零式抬頭,看著眼前的人,他緊抱著紫音沒有鬆開,他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啪--! 
瞬間的巨痛在右臉頰散開,火辣辣的感覺遍佈整個右臉頰,再回過神,看到的是斐華憤怒的臉。 
斐華嘴一開一合的,似乎在講話,但他什麼也聽不到,就在視線模糊之後,眼前一片黑暗。 
××× 
意識回來了,那一瞬間,喉嚨傳出濃厚的血腥味,他嗆的咳了幾聲,簡直快暈過去。 
喉嚨非常乾枯,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有右臉頰微微的刺痛…… 
免強忽略鼻腔的鐵銹味,零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還是又咳了幾聲,這次連血都咳出來了。 
靜靜的躺了近五分鐘,身體機能似乎比較回復一點了,零式終於能看看四周。 
這裡是醫院。 
轉個頭,他看到了紫音趴在自己的床上睡覺……不對阿!紫音的商不是很重嗎? 
「紫……音……咳咳咳!」 
勉強喊出好友的名子又咳了幾聲,紫音則是瞬間就跳起來了。「零式!」 
「你、的……傷、怎麼……樣?」說著不成型的句子,很快的頭又開始暈眩了。 
「沒你嚴重啦!我的都是擦傷,那個時候昨天只是因為血流的太多才會昏昏的,不過我沒有重傷,你的傷很嚴重,一直到今天才醒……」 
紫音握住零式的手。「幸好你沒事。」 
「紫音……對不起、我……咳咳!」 
「醒了嗎?」 
一個很冷很冷的聲音從門口傳出,零式知道這是誰的聲音,幾滴冷汗冒出來。 
「……爸。」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右臉頰,原本的刺痛又加上這次的重打,零是又一陣暈眩。 
「誰說可以去暗黑漩渦的!學校都沒教嗎!」 
斐華大吼著,那種氣勢讓零式震住了,紫音也發不出聲音,旁邊的護士也不敢阻止。「要不是我剛好回來!你知道會發生什麼是嗎!你為什麼要去暗黑漩渦!」 
「呃、咳咳……」本來想說什麼,但才剛開口,血腥味又直達口腔。 
「說啊!」 
斐華的臉表明了他現在氣的半死,已經火大到一個境界了。 
「我……」才說出一個字,暈眩感又衝上來。 
得不到答案的斐華火大的抓住零式的手,又一巴掌打在右臉頰。 
右臉頰已經沒有感覺了。 
幾秒過去,麻木的感覺開始混雜著強烈的刺痛,突如其來的疼痛和斐華的質問又加上他憤怒的臉,想說話又說不出來,眼淚不由自主的脫離的眼框。 
「咳咳……我……」淚水不斷的滑落,他想平伏自己的情緒,但連身呼吸都做不到,鐵銹味和血腥味直衝鼻腔和口腔,他突然很想吐。 
看到零式的樣子,斐華愣了好幾秒。 
「零式!」 
因為斐華沒有繼續說話,原本嚇到腦中一片空白的紫音馬上衝上去看零式,他右臉頰非常非常紅腫,嘴角已經有一點點血絲了。 
他從來沒看過零式脆弱的樣子,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紫音看著零式,一直以來都是零式保護他、安慰他,他從來都沒有安慰過零式,就連他父母死亡,隔天他還是像平常一樣,好像從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斐華看到這個平常冷淡到不行,面無表情的孩子現在突然哭成這樣,還看到嘴角上的血絲和紅腫的臉頰,驚覺自己下了重手,語氣也很嚇人。 
「其他人可以迴避一下嗎?」 
斐華的聲音一樣冷的嚇人,護士全都不猶豫的跑出去,紫音則是站在原地,好像怕斐華再對零式動手。「你也出去,現在零式需要休息。」 
你也知道他需要休息?剛剛逼他說話還打他的人士誰啊! 
紫音皺皺眉,在心裡想了一大串,但沒有那個膽說出來……人家是高等部隊隊長欸。 
又轉頭看了零式一眼,紫音才離開病房。 
斐華站在原地,看著似乎想努力把眼淚停下來的零式。 
「你好意思哭?」 
冷眼瞪了零式,零式不斷用手擦掉臉上的淚水,想深呼吸卻又換來強烈的咳嗽,臉頰上的疼痛一直沒有退去,他想說話卻說不出口。 
但是、他能說什麼?闖禍做錯事的的確是他,他也不想說什麼了。 
「對……對、不咳咳……起……咳咳!」 
他沒有抬頭,他沒有那個勇氣看現在斐華憤怒的臉。 
斐華嘆口氣,伸手想撫摸零式紅腫的臉頰,卻再伸出手的時候,零式縮了。 
好像怕再被打一把掌一樣,他縮起身子,完全不敢看斐華。 
這一瞬間,他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摸過零式滾燙的臉頰,濕潤潤的,淚水沾到他的手了。 
「不要再做這種會讓我擔心的事。」斐華皺眉,一把把零式抱到懷裡,低聲的說著。 
----------------------- 
這篇的零式13歲,上次那篇是15歲喔。 
至於本篇,也就是現在零式是302歲喔,所以這是幾百年前的事情囧 
零式好可愛--我好愛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