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在聖誕樹上的藍色鳳梨。7雪白聖誕樹

白雪落在街道上,雪白代表聖誕。很美,雖然很美,但卻看不到。 
骸躺在床上,不會冷,明明是聖誕節,卻一點感覺也沒有。這裡沒有窗戶,陽光進不來,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他終於知道,白蘭的皮膚為什麼這麼白了。 
伸手碰觸胸前的吻痕,想起白蘭的告白。 
「這算什麼?」之前明明對我做了這麼多事...現在說喜歡我?「別開玩笑了!」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他說過的話,腦海中一直浮現出白蘭當時的表情,還有...他的身體。 
就在這時,房門打開了,門口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身穿黑白相配的襯衫加背心,黑色的長褲,白色的頭髮像是雪白的聖誕樹,眼睛因為微笑成彎線。 
「骸君,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到另一間房間用餐。」男人伸出手,彎下腰邀請。 
「你發神經?」說完,骸馬上驚覺到自己不小心把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而且是用很不像自己的口吻,馬上又笑了幾聲,恢復原本的口音。「你又想做什麼了?」 
男人很顯然的也愣住了,沒想到骸會用這種口吻說話。「我今天的角色是服務生,是來服務你的喔,我的女王。」 
「...」一聽到這種噁心的發言,骸整個打冷顫,雞皮疙瘩差點沒一起來。「什麼...?」 
骸實在想不到什麼用詞可以套在他身上了,只能說,整個就是怪。 
男人微笑,一手拉著骸的手。「我替您準備的禮服在桌上,請務必穿這件...還是說,由我來替您更衣?」 
讓你幫我換衣服!?開什麼玩笑!?「白蘭...我自己來。」 
「喔?意思是你會穿嘍...不,是您會穿嘍?」名為白蘭的男人微笑,有種目的達到的感覺。 
「...」我剛剛說了什麼? 
經過一段時間,骸走出房間,身穿黑色的西裝,繫上純黑色的領帶。 
「...」白蘭的微笑明顯的僵了一下,右手心朝上的放在胸前。「現在,由我來帶您前往另一個房間用餐。」 
行為舉止,說話的口氣真的就像服務生一樣,白蘭走在前頭帶路,骸則是一臉疑惑的跟著走。 
白蘭停了下來,打開房門,將手伸出來。「請進。」 
「...」骸猶豫了一下,還是進去了。 
房間裡只放著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桌子的正中央放著一枝蠟燭,還有兩盤義大利麵。 
義大利麵的上方上著炸的金黃的豬排,淋上香濃的起司醬,灑上起司粉,盤子旁放著刀叉,和一碗海鮮農湯。 
在正中央的小籃子裡,放著長型,炸的酥脆的白麵包,中間割了一個開口,裡面包的,是香甜又鹹辣的咖哩,馬鈴薯被煮到爛熟,醬汁濃稠。 
但最吸引骸的,都不是這些,而是在桌子旁,很大的窗戶。 
「我想,骸君一定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白蘭轉頭,看著骸。「很可惜的是,這裡是義大利。」 
骸走到窗前,伸手觸碰玻璃,看著外面的景色。是黑夜,但路上的樹都掛著圓圓的會發亮的東西...不像是燈泡,街道上都覆蓋著一層雪,被踩過的地方因為壓縮,呈現透明狀。 
「骸君以前也住過義大利吧?」白蘭走向前,站在骸身邊。「覺得怎樣?十年前的義大利和十年後的,有什麼不同?」 
骸沒有說話。 
其實,骸對於義大利可以說是一點印像都沒有,他一直被關在家族裡...如果是日本會比較好嗎?會嗎?在日本其實也沒有待很久...應該說,他的一生都在監獄裡度過... 
想到這裡,骸疑惑了。 
即使他回到十年前,也是被抓去關不是?那不如...不如待在這裡還比較好。「我在想什麼阿...!?」 
「嗯?骸君,您說什麼?」骸講的很小聲,只有自言自語的音量,白蘭沒有聽到,只知道他好像有說話。 
「沒有。」骸別過頭,看著桌子。 
白蘭頓了一下,再度微笑,拉出一張椅子。「請用餐,骸君。」 
骸坐了下來,拿起刀叉開始吃著金黃色的豬排,還搭配著香濃的起司醬。 
「...」骸吃了幾口,停了下來,轉頭看著站在旁邊的白蘭。「幹麻不坐下來?不要這樣看著我吃飯。」 
白蘭瞇起眼睛微笑。「我是服務生欸,怎麼能跟客人一同用餐呢?」 
「不過,如果是客人要求,我會答應喔。」意思就是要我叫你坐下就對了?骸對於白蘭無聊的行為暗自說了幾句。 
「那就快點坐下,你這樣我會吃不下。」骸沒有看白蘭,只是自顧自的吃著起司義大利麵。 
白蘭坐在骸的對面,小口小口,很優雅的將麵送進嘴裡。雖然說是在吃麵,但白蘭的眼睛沒有一刻離開骸的臉。 
骸很無言的發現,即使白蘭坐下吃東西,他還是被看到無法吞下嘴裡的東西。 
+++ 
用完美味的午餐,白蘭帶著骸走向大門。 
「...」骸看著大門,只要,只要走出那個大門,就是外面的世界了,他在這裡待了這麼久...難道白蘭打算讓他出去嗎? 
白蘭走出大門,轉頭微笑。「這裡是雪的世界喔,到出都是純白到透明的雪...這裡算是前院吧?」 
這裡...?這麼大的空地是前院!?如果說是前院,那不就代表...他還是沒有出這個他待了不知道多久的地方? 
「骸君...不是第一次看到雪吧?」看到骸愣在原地,白蘭蹲下來,做了一顆雪球給骸。 
「...」骸拿著雪球,冰冰的...。他當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雪,但他從來沒有仔細觀賞過,也沒有玩過。 
走到空地的正中央,骸抬頭,看著雪緩緩的落下,有種很奇特的感覺。 
白蘭站在骸的身後,似乎是在欣賞,在欣賞這美麗的少年。雖然...十年後的他有著美麗的長髮,成熟的味道。但...十年前的他多了一份別人看不出來的可愛。 
他看的出來?當然。因為...他是他第一次真心愛上的人。即使,他是彭哥列家族的守護者,即使,他隨時有可能回去十年前,他還是愛上了他。 
「我會不會...愛的太深了?」白蘭笑了笑,眼神中充滿了寵溺。 
骸伸出雙手,接下了很多棉棉的雪,但用力一握,有的溶化了,有的變成透明的冰塊。 
白蘭走向前,從後面抱住了骸,抱的很緊。骸的身高只有到白蘭的胸口,白蘭將下巴靠在骸的鳳梨葉上。 
「欸,你不是服務生嗎?跟客人亂搞不行形吧?」骸很冷靜的看著手上的雪,沒有推開白蘭。 
「沒關悉喔,因為我是服務生,同時也是店長阿,店長說了算。」白蘭微笑,用臉頰貼住骸的臉頰。 
在零下幾度的冷空氣中,只有臉頰碰觸的地方,很溫暖。慢慢的,連著心一起灼熱,接著,延至全身。 
「我喜歡你。」 
「...這你說過了。」 
「我真的很喜歡你。」 
「...」 
站在雪地裡,卻不會冷,從心底...整個熱了起來。 
------------------------- 
喔喔喔! 
這篇打了兩天欸...一半是前一天打的XD 
骸愛上白蘭了嗎?搞不好早就愛上了只是他自己沒發覺? 
想知道後續發展就繼續看下去吧!情節進入尾聲嘍! 
第十章完結,這已經是第七章了...各位一定要繼續看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