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特典-8018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村莊,村莊的氣氛非常和樂,就像是一個大家庭。
這個村莊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少年,而這名少年總是喜歡帶著紅色的帽子,穿著迷你的蓬蓬裙,配上及膝的紅色靴子,看起來極為可愛。
所以村莊的人都叫他小紅帽。
小紅帽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銳利的鳳眼。雖然長相非常清秀美麗,脾氣卻不是很好,他除了是村莊的"村花"也是村莊裡最強的守護神。
他就像一片浮雲,漂浮不定又孤傲。
這天,村莊一如往常的運作著,有著一頭咖啡色刺蝟頭的婦女拿著一籃水果,匆忙的奔到小紅帽面前。
「小、小紅……剛剛你叔叔跟我說你奶奶生病了,你可以去探病一下嗎?媽媽還要工作走不開……」婦人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紅著雙頰喘氣的樣子非常的撩人。
「……喔。」小紅帽只是冷眼看了婦人一眼,接過水果籃後走回家裡。
婦人看到小紅帽願意去,開心的又繼續回去做他的工作--保母。
走進自己的房間,擺設非常簡單,只有一張小小的木桌跟一張木倚,和一個不大的木製衣櫥。
小紅帽打開了衣櫥,裡面清一色都是紅色的帽T和白色的蓬蓬裙、短褲。
隨意挑了一套出來,開始換下身上的衣服,拿起水果籃踏出家門……雖然衣服樣式根本沒有變。
「唉呀!小紅帽要出門嗎?」
村人們熱烈的歡送小紅帽離開,而他的媽媽這時也匆匆忙忙跑了過來。
「小紅,媽媽跟你說喔,絕對不可以跟陌生人說話!森林裡有大野狼……一定要小心喔!」婦人擔心的看著自家兒子,就擔心以自己兒子的美貌會惹來什麼。
小紅帽望向婦人,微微的皺眉。
他的媽媽就是這樣,永遠都是一副草時動物的樣子……「知道了。」
沒等婦人要再說什麼,小紅帽已經快不離開了村莊進入森林。
「阿紅媽啊--」幾個村人走向前,扶起蹲在地上的婦人。「小紅帽他這麼強,沒人能對他怎樣的!」
「……我知道。」婦人望著小紅帽離去的背影,一臉擔心。「我擔心得是大野狼跟陌生人啊!他們一定會死的!」
「呃……」
×××
踏在森林步道上,回頭已經看不到小村莊了。
小紅帽望了望四周,發現四週除了有很多高大的樹木以外,還有一些根本沒看過的花草,甚至有幾隻小松鼠到處亂竄,圓圓的眼睛瞪著他,好像沒看過人類這樣。
這裡一定很少人會走……小紅帽這樣想著。
森林裡非常的安靜,只有鳥叫聲輕輕的響起,小紅帽走沒幾步就開始覺得無聊,想要找人消遣了。
「阿--小朋友,你好可愛啊!」
一隻大野狼從草叢中跑了出來,雙眼發亮的看著小紅帽。「要不要跟大哥哥聊聊啊?」
小紅帽用銳利的眼神望向大野狼,大野狼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髮,高挑的身材,西方野狼的臉孔。
「好阿。」他答應了,看著長相帥氣的大野狼,他露出一絲絲充滿邪氣的笑容。
大野狼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但為了眼前的美人兒這種預感就當參考用吧!
一臉"我要開動了"的大野狼歡了的衝上去,一爪要抓向小紅帽。
只見小紅帽一側身就輕易的躲開他……但大野狼卻翻個身一把摸向他的屁股,還很準確的在他股間滑了一段距離,接著另一隻手抱住小紅帽纖細的腰。
小紅帽錯愕了幾秒,根本沒想過大野狼並不是要攻擊他而是想摸他!
碰--!
隨著一聲巨響,大野狼飛的老遠,留下小紅帽站在原地,手上拿著拐子。
「咬殺--」
接著、森林裡傳來此起彼落的慘叫聲。
村莊裡的人原本都還站在森林入口擔心的探頭,一聽到這聲慘叫後紛紛回去繼續他們的工作……反正事情都發生了再擔心也沒用啦,擔心那之大野狼會半身不遂……
大野狼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很清楚的可以看見他的魂目前在他的上空三公尺以外。
冷笑了一聲,小紅帽轉身,繼續踏上他"去奶奶家探病"的旅程。
倒在地上的大野狼看著小紅帽離開,心中暗自罵自己居然沒帶上部下!不然他可不會輸阿--!
花了半秒感慨後,大野狼馬上跳起來,繞到另一條更窄更難走的小徑。
「我就來抄近路跟蹤吧--」
走在路上的小紅帽其實有點受不了,四周都是一堆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草食動物讓他極為不舒服。
想快點把水果拿去給那個老太婆然後迅速回村。
「唉呀--這裡哪來的這麼美麗的孩子呢?」
有著一頭白色翹髮的老虎優雅的晃到小紅帽面前,老虎長的非常帥氣,又有一種不可違逆的霸王氣息,姿態非常優雅,右眼角下有三個倒三角形的標誌。
「你是迷路了嗎?美人兒。」老虎瞇起雙眼,露出勾魂般的微笑。
「……不是。」小紅帽微微的皺眉,看著陰險狡詐的老虎,以他的直覺認為這生物非常的危險……
有打一架的價值。
知道小紅帽開始散發著殺氣,微微的一笑。
「想要跟我打嗎?真是好勝的孩子--」老虎的笑容流露出一絲絲冷血,還帶著一點愉悅。
小紅帽沒有等老虎動手,自己就帶著拐子衝了上去,卻在出現在老虎面前的瞬間,老虎不見了。
震驚的情緒還不到半秒,老虎已經出現在小紅帽身後,用手摟著小紅帽的腰,一側臉就要吻了上去。
碰--!
一個轉身,老虎被小紅帽打到一邊,老虎很震驚,震驚一個長相清秀的美人兒居然能夠傷到他。
看著小紅帽美麗的臉孔,他投降了。
「我要是隨便傷害這麼美麗的孩子的話晚上會睡不著阿--」老虎舉起雙手投降,眼神往旁邊飄,下一秒就消失在小紅帽面前。
嘖了一聲,因為沒打倒對方,小紅帽非常的不滿意。
轉過頭,他決定不去回想已經離開的獵物,繼續前往奶奶家探病。
左拐右轉的,森林裡的路非常複雜,而四周的景色又一模一樣,其實非常難分辨方向,而小紅帽從踏路森林到現在,根本沒有注意過方位。
他只是隨便走隨便繞,完全排除了會迷路這個可能性。
當然,森林也不敢讓他迷路阿……免的他火大直接一路把樹砍了。
很快的,小紅帽在一個小小的山丘上看到了一間小木屋。
那間小木屋的窗戶發出光芒,屋頂有個不大的煙囪,正一點一點的噴出煙霧,門前掛著一個同樣木製的門牌寫著"奶奶家",從門延伸出去的道路都舖著一塊塊的石頭,石頭邊還種滿了花草。
看來他奶奶過的比他還悠閒舒服嘛。
看了眼手上的水果籃,小紅帽又往前走了幾步,卻發現屋裡傳來了吵鬧聲……
「小紅帽是我的!你這老人家憑什麼跟我搶!」
「哭呼呼,小紅帽可是我最最最疼愛的孫子,怎麼可能讓給你?」
「我才不管!你就乖乖的讓我吃掉這才符合劇本!」
「哭呼呼,不要--」
小紅帽的臉瞬間黑了一半,一整個就是有種這一輩子都不想打開這扇們的衝動……
但奶奶似乎已經發現他站在門口,開心的"碰"一聲撞開門,撲上去抱住他。
「……」是誰說奶奶生病叫他來探病的?小紅帽無言的讓他抱著。
「阿--你居然吃小紅帽的豆腐!」大野狼也從木屋衝了出來,衝向奶奶和小紅帽。「我也要吃阿--!」
碰--!
大野狼又再度被打飛了,而奶奶則是非常熟練的退了一步又扭身往旁邊一轉,躲過了小紅帽的拐子攻擊。
「小紅阿--奶奶這麼久沒看到你了,來!讓奶奶好好愛撫一番!」奶奶留著一頭藍色的鳳梨頭,眼睛一紅一籃的,聽說是以前曾經在小紅帽洗澡時偷看,一隻眼經被桶子打到以後就好幾年都是紅色了。
小紅帽冷眼瞪了奶奶一眼,舉起拐子,就是一股"你敢來就死定了"的氣勢。
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達成共識的大野狼和奶奶卻同時看著他,露出笑容,一起衝了上來。
睜大眼睛,小紅帽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輸,但是對方有兩個人……眼神瞄到木屋的另一邊,似乎有一隻理著平頭,留著一點鬍紮的野狼……
看來他這次記得帶部下了。
冒了兩滴冷汗,就在兩人快要碰到小紅帽的瞬間--
砰砰!
槍聲響起,奶奶和大野狼都被一擊斃命,胸口流出大量鮮血,倒在地上抽畜。
一個黑色短髮,下巴有條傷痕的男人拿著獵槍,滿臉笑容的走到小紅帽身邊。
「我是獵人,壞人已經被我消滅了喔!」哈哈的笑了兩聲,獵人抱住小紅帽就是一吻,舌頭靈活的闖了進去,纏住了小紅帽的舌頭。
這吻吻的很香很甜,甜滋滋的氣氛渲染了整片森林。
從此以後,獵人跟小紅帽就過著天天以肌膚接受大自然、幸福快樂的日子。
╳╳╳
「你確定?」
雲雀的聲音輕輕的響起,他靠在山本的懷裡,正研究著某些東西。
從和白蘭之戰到現在,少說也過十年了,這時的雲雀和山本都搬回日本,以後並盛都由他們兩個守護了。
山本低頭看著雲雀手上塗塗寫寫的紙張,笑了笑。「這個結局很圓滿啊。」
重點不是圓不圓滿,而是故事根本就不是這樣的路線吧?為什麼被打敗的是奶奶而最後共度快樂幸福的是小紅帽跟獵人?
雲雀自然知道那個小紅帽就是說他,而獵人就是這個故事的作者,斜斜的白了他一眼,繼續把視線移回紙張上面。
紙張上面畫了很多奇形怪狀的圖,還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公式。
發覺雲雀看的入迷,連理都不想理他,笑了笑就用雙手抱住了身前的雲雀。
「雲雀抱起來好舒服阿--」臉上帶著幸福的表情,山本將頭埋到雲雀頸部的側邊,吻了好幾下。
雲雀沒有反抗,這並不影響他研究這些東西。
山本的手開始漸漸的往下滑,一直滑到雲雀腿間時,雲雀抬頭看他了。
「不要吵,我在研究東西。」咪起雙眼,帶著"你敢在摸你就死定了"的臉望向山本。
「雲雀再研究什麼東西比我還重要啊?」頭探了過去,山本只看到一堆他看不懂的圖騰跟公式。
雲雀將紙拿起來晃了晃。「是新的攻擊系統,是植物鏈的非自然行成。」
「欸?」山本一愣,他沒想到雲雀真的會解釋給他聽,但他也完全聽不懂這才是重點。
雲雀沒有理他,只是繼續把視線停留在紙張上。
「我說雲雀阿……」見他又開始不理自己了,山本又吻了雲雀的頸部和耳朵。
這些動作雲雀並沒有阻止他,反而像是很舒服似的繼續靠著山本的胸膛。
山本笑了笑,將手伸到雲雀的褲襠裡,又再那一瞬間雲雀一把抓住山本的手,狠很的瞪著他。
「呃、好嘛,不摸就不摸……」收回亂來的那隻手,山本緊緊的抱住雲雀,頭依然停在他的頸部周圍。「這樣也很棒阿--」
冷哼了一聲,雲雀回過頭繼續看著邊緣已經開始泛黃的紙張。「去唸你的童話故事,不准吵我。」
微微的皺眉,山本無辜的看著雲雀,發現對方不為所動就自己聳聳肩,又再度唸起根本和本文脫離的童話故事。
伴隨著離奇的童話,山本只是靜靜的抱著雲雀,而雲雀只是靜靜的靠在他懷裡。
他們沒有任何交談,沒有任何眼神交會,更沒有馬上壓上床的衝動,一直就都是這樣平平淡淡的,沒有其他的事情,只是維持著這樣的距離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山本常常會想,雖然是情侶,但是這樣靠在一起各自做不同的事,都不影響對方卻也知道對方隨時都在你身邊,不需要交談就知道兩人的心還是緊緊的繫在一起。
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年……直到永遠。
 ***
 時間:2010.1.24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