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7騷動

當原本該吵鬧的地方突然安靜下來,你可以把他解釋成暴風雨前的寧靜。 
鋼琴聲響起,彭哥列家族的嵐守正在房間裡練習。 
這是他的習慣,只要心中有什麼不安,他就會來這裡彈鋼琴……而且是曲風很激烈的那種。 
「要發生什麼事了嗎?」里包恩走到可樂尼洛身邊坐下。 
「或許吧,了平那傢伙好像也心情很浮躁。」可樂尼洛邊說,看向亮著燈的拳擊練習室。 
「不只了平喔。」里包恩的表情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獄寺跑去彈鋼琴,瑪門跑去數錢,剛剛貝爾還跑出去說要買受斯,結果魯斯里亞來抱怨說他只不過是不幫貝爾買壽司,貝爾就把他珍藏的屍體都做成仙人掌。」 
「等等,這聽起來根本就是他們平常在做的事嘛……」 
可樂尼洛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尋常的,每天都是這樣熱鬧的阿-- 
「是阿,因為我只是隨便說說的。」 
「……」 
××× 
陽光從窗口射進來,雲雀免強的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發呆了一陣子才發現有個人正抱著他睡的很沉。 
「……」翻個身,雲雀推開山本的手,後者則是不但手放回原位,連腳都一起跨上來。 
啪啦-- 
有種冒青筋時會出現的特效音…… 
「山、本、武--」 
一種東西爆炸的聲音響起。「阿--好痛、雲雀阿,幹麻反應這麼大?」 
山本摸摸微腫的頭,趴在床上抬頭看著已經下床的雲雀。 
「你自己有房間。」雲雀瞪著山本,涼涼的突然發現自己沒穿上衣……「山本武,這是怎麼回事。」 
無視雲雀的殺氣,山本笑了幾聲。「因為半夜很熱,幫你脫掉阿--」 
「……」 
看到拿著拐子逼近自己的雲雀,山本乾笑了幾聲。「哈哈……我什麼都沒做喔,真的拉,我真的什麼也沒做……」 
「咬殺。」 
嗯--美好的早晨。 
「生氣的雲雀也好可愛--」 
山本很俐落的躲過拐子後轉身抱住雲雀,燦笑。「現在拐子攔不住我了喔。」 
「喔?是嗎?」雲雀露出少見的笑容,接著……一拳擊中山本的腹部。「哼--」 
不理跪在地上抱著肚子的山本,雲雀輕哼了一聲走出房間。 
發現雲雀走了,山本抱著肚子追上去。 
「不要跟過來,你去監控室待著。」命令。 
「呃……喔。」 
才剛到監控室,山本整個愣住了,看著大螢幕的監視器映出地面上的樣子……。「雲雀!快過來看!」 
「嗯?」聽到山本的呼喊,雲雀馬上衝過來,一看到大螢幕也愣住了。「這是……」 
螢幕裡,地面上的情形是一群穿著黑色制服(因為都是一樣的款式,推測是制服)的人正在街道上肆虐,路人倒一地不說,似乎也拆掉了許多基地延伸的監視器。 
「是衝著我們來的。」山本皺眉。「看來阿綱早就料到了。」 
「……快走!」 
××× 
碰碰碰-- 
爆炸聲響起,一大片樹林全毀。 
就在今早,阿綱把獄寺派到別國出任務了,六道骸則是到敵方家族臥底探查,彭哥列義大利本部只剩下第十代首領和雷守、晴守以及詛咒嬰兒。 
爆炸聲沒有停止,並且往本部蔓延過來,阿綱站在窗邊,看著這樣的景象。 
「果然……開始了嗎?」 
××× 
站在並盛街道上,所有的民眾都已經撤離,至於警察……還沒到,所以必須在警察來之前處理掉。 
「雲雀,我剛剛接到訊息,阿剛好像把獄寺和骸派出去了,本部裡除了七個詛咒嬰兒以外,就只剩下阿綱和蘭波、了平……」 
山本越說,眉頭皺的越緊。「阿綱好像是故意把我們支開的。」 
「……是想做什麼吧,那個男人。」雲雀表情很冷淡,但他線再稱呼阿綱不是用草食動物,而是"那個男人"。 
「不管他要做什麼,我相信阿綱自己有打算,我們照著他安排的走就行了。」一邊說著,山本拿出時雨金時和匣子,並且在戒指上點燃火焰。 
「戰鬥吧。」 
「咬殺。」 
這兩句話是同時出現的,山本和雲雀一左一右的攻過去,速度很快,黑制服的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打倒大半了。 
「這兩個人是彭哥列的十代雲守和雨守!」幾個人準確無誤的說出雲雀和山本的身分,接著又出現大批的人手。「不要小看他們!大家上!」 
「欸?他們知道我們的身分……」山本愣了一下,見另一邊的雲雀也愣住了。 
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身分的?即使知道,也沒辦法這麼清楚長相,看一眼就知道我們是誰…… 
雲雀很顯然的也在想這個問題,不過戰鬥當前,什麼都先拋到腦後,打贏再說。 
碰-- 
拐子和某個金屬物體碰撞產生極大的聲響,一個黑色制服的男人用一個很大的盾擋住了雲雀的攻擊。 
雲雀向後跳遠了幾步,點燃戒指放出火焰。 
火焰很旺盛,插入匣子後出現了一隻刺蝟,刺蝟越漲越大,直接把男人的盾彈開了。 
「一群連匣兵器都不會用的傢伙,還想打敗我?」嘴角勾起森冷的笑容,腳用力一蹬,人瞬間往前衝,拐子輕揮了幾下,幾個人又輕鬆擺平了。 
手晃了晃,從拐子裡掉出鎖鏈和鋼刺球,一個轉身所有圍過來的通通躺平。 
山本這邊也差不到哪裡去,時雨金時連時雨倉燕流都還沒用,用基礎劍術就逼的他們節節敗退,以前的敵人輕輕鬆鬆就擺平了。 
「一點實力也沒有,連匣子都不會用。」山本收起時雨金時,看著遠方傳來警車的聲音。「警察來了阿,該走了,雲雀。」 
「嗯。」 
一個轉身,兩個人離開了現場。 
××× 
「嘖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夏馬爾搔搔頭,看著眼前的大軍,嘆了很長的一口氣。「真是麻煩,有沒有美女呢?」 
「看來是趁著守護者都去出任務的時候襲擊。」碧洋琪拿著有毒料理,看著遠方的敵人。「人數這麼多,看來是早就策劃好的。」 
「是阿,不能只是看呢。」里包恩也出現了,沒錯,除了大批的家族成員,守護者幾乎都不在,對方人又這麼多,我方嚴重缺人。 
「不過看起來都沒什麼實力,應該是不會輸的。」可樂尼洛也出現了,正坐在了平的肩膀上。 
「我沒說會輸阿。」里包恩微微的笑了,列恩化為機關槍。 
轟-- 
所有人衝出去攻擊,這瞬間發出了很恐怖的聲響,緊接而來的是許多人的哀嚎聲…… 
「嘎阿阿阿阿--」 
「噗喔!」 
里包恩拿著列恩化成的機關槍掃射,命中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九。 
碧洋琪的有毒料理不斷的冒出來,一盤盤砸在敵人的臉上,哀嚎聲響起後倒地不起。 
了平戒指放出火焰,插入匣子叫出袋鼠後和他赤手空拳的擺平眼前的敵人。 
夏馬爾則是身後瞬間出現密密麻麻的蚊子,據說每隻都帶著不同的病毒。 
其他人也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攻上去,其他不會使用匣兵器的九代時期家族成員也不怕死的衝上去。 
阿綱看著戰鬥,手機響了。 
「喂。」 
"你好阿,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白蘭。」 
"這次我派的指是一群等級低的傢伙,只是示個威而已你不介意吧?" 
「你想做什麼?」 
"嗯~好直接呢,那我也不拐彎沒角了……我想要你們七枚彭哥列戒指和七個詛咒嬰兒奶嘴。" 
「我們早就已經沒有戒指了。」 
"好吧,也對……那把七個詛咒嬰兒的奶嘴獻上來吧。" 
「……這不可能!」 
"所以交涉破裂嘍?" 
「……」 
"我不管你的決定是怎樣,明天中午到我這裡……一個人來,將奶嘴獻給我,我就會將你納入我們米爾非奧雷家族,而其他成員我們也不會為難,只要他們合作。" 
「……我知道了。」 
"很好,明天見了~" 
切掉手機,阿綱看著窗外,敵人已經死光了。 
「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抬起頭,閉上眼睛。「雲雀,入江,剩下的交給你門了。」 
------------------------- 
咦咦! 
阿綱你想做什麼阿阿阿-- 
不要想不開嘿!(喂! 
這篇也只剩下三章要完結了(感嘆 
這篇完結預計會出G27喔,到時候不雷的再來看吧!(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開學日。圖賞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