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四季】。楔子

-楔子-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褚冥漾、萊恩、米可雅開心的到學院的門口迎接離開了學院將近一年的冰炎和夏碎。
在將近一年前,冰炎和夏碎接到了一個長期任務,要到守世界的某個城鎮協助他們重建的工作,似乎是之前被鬼族波及到的。
據說那個城鎮本是個非常美麗清雅的地方,也算是守世界屬一屬二的觀光勝地,但被鬼族撥及之後,破碎的像是荒廢了幾百年的遺跡,一丁點風景都不剩。
這份重建工作非常的困難,學院本來為了兩位袍級的學業著想,要拒絕這份工作,但因為世界各地有太多波及的國家,公會袍級也都大多去幫忙了,夏碎跟冰炎本來就算是一等一的資優生,學院就只好讓兩位出去跑任務。
當初剛知道這件事的千冬歲等人都非常的不捨,因為這趟任務很有可能會耗費掉一、兩年的時光。
但是這兩位黑袍和紫袍卻在不到一年的今天回學院了。
「學長!」你終於回來了!你在不回來我都快要忘記腦殘被聽到會出問題而越來越進化了!
褚冥漾一見到冰炎,就露出開心的笑容……如果忽略後續的腦殘,絕對是個感人的重逢。
雖然看就知道對方正在腦殘,但實在是不想要相隔快一年一見面就要痛打對方,冰炎忍下了把褚冥漾直接種在們口的衝動,徹底無視的看向一旁開心的米可雅。
「……歲呢?」
夏碎一挑眉,看著對面的三個人之中並沒有它認為絕對會出現的那個人,那個他最重要的弟弟。
「在醫院。」在萊恩開口之前,米可雅就搶先回答了。「千冬歲跟萊恩剛剛才出任務回來,千冬歲好像受了點小傷……主要是因為太累了,所以還在醫院睡覺,我們沒有去叫他。」
說完米可雅又看著夏碎,表情似乎有一些些興奮……「要去叫他嗎?」
「不用了,我去醫院。」夏碎露出淡淡的微笑,望了米可雅一行人,跟冰炎說了一聲後就落下傳送陣離開了。
站在醫療班裡,夏碎晃了晃,很快就看到了千冬歲躺的病房,看樣子真的是累壞了,睡的很沉很沉。
走進有隔間的病房,躺在床上的千冬歲還穿著鮮豔的紅袍,但上身卻敞開了一邊的胸膛,上面貼著兩篇撒隆帕斯。
望著已經升上高二、快邁入成年的千冬歲,夏碎的胸口似乎越來越悶熱了。
這是怎麼回事?
夏碎心底有點驚慌的看著千冬歲的睡臉,他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阿,一年前他們也曾經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不是?怎麼當初沒有這種悶熱感?
  看著能力越來越強,越來越像個雪野家繼承人的千冬歲,夏碎深鎖著眉頭。
  他和冰炎離開學院的這一年當中,他回過藥師寺家,也去過雪野家,雖然都是為了其他的任務,但始終是回去了,也被迫和自己不想再有接觸的長輩談話。
  他聽到了長輩們的打算,不外乎是千冬歲大學部畢業後就要繼承雪野家,但他們似乎對夏碎的口氣多添了一些尊敬,或許是知道了夏碎現在很有能力,也或許是知道了……夏碎會代替他們的繼承人死一次。
  原本、他是打算和千冬歲保持距離的,但在一年前就破功了。
  不過,僅僅只是兄弟的情誼、就足以讓夏碎動搖了,如果哪天,他真的為了千冬歲而死,千冬歲會懊悔一輩子。
  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這任務其實是他自己去要求的,意外的卻是冰炎要陪他去,讓他這個收心的旅途多了個伙伴。
  但一年後,他回來了,望著眼前將近一年沒見的千冬歲,他再度動盪不已。
  醫療班非常的安靜,安靜的連心跳聲都越來越明顯,聽的夏碎自己都大感不妙,這種令人窒息的悶熱,讓他的喉腔也慢慢的開始乾枯,吞了幾口口水卻還是無法讓那個乾枯的感覺消失。
這樣不太對。
  和一年前的症狀相比,似乎更強烈了。
  這樣不對。
夏碎發現了這件事,望著千冬歲的睡臉,將原本想要撫摸他臉頰的手收了回來,沉下臉,落下傳送陣離開了病房。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