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故事集。習慣

發生那件事之後,很意外的發現其實住在附近而已,也因此變成了感情還不錯的"朋友"。 
放學時兩個人都會經過同一家便利商店,所以常在那裡遇見,聊個天再各自回家。這一切的一切來的太自然,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模式。 
「聖。」 
同一家便利商店,紫音露出以往的笑容。 
「啊?又遇見了?」聖的表情很平淡,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在掩飾的,是他每天刻意等他,看到他的喜悅。 
「呃...對呀,真是巧...。」是阿真是太巧了每天遇到呢?明明就不需要繞路走這裡的,只是...覺得有人會在這裡等,刻意繞過來,看到他的時候,會有種特別的心情。 
就這樣子,每天一樣的台詞,聊的也都是他們都有看的靈異教師神眉。但他們很喜歡這種生活,應該說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模式默默的過了半年。 
但是對這種生活感到滿足喜歡只有這半年的前半段,後半段開始,他們常常因為其中一個人沒去便利商店而鬧的不開心。 
紫音和聖都不是那種會吵架的人,所以即使不是很高興,他們也會把話放在心裡,久而久之,這已經變成一個敏感的引爆點。 
「聖,你怎麼連續一個星期都沒來?」紫音站在便利商店前,看著聖,心裡不是很愉快,但表情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過大變化的他,看不出有任何不高興。 
「學校有事,放學全班都留下來。」聖沒有很理會紫音,直接走進便利商店買運動飲料。 
對於聖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感到火大,他明明知道,聖一直都是這樣,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很火。「有什麼事情要一整個星期都晚放學!?」 
「...」聖很驚訝紫音的大聲,雖然說是大聲,對一般人而言這只不過是嘴巴張大一點而已,但這已經是紫音的最大音量。這點,聖也很清楚。「這有沒什麼,幹麻這麼大聲?」 
沒什麼?「怎麼會沒什麼!?」 
「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我先回家了。」聖搞不懂紫音,在學校上一整天的課加上為了運動會的練習讓他經疲力盡,不想再跟紫音爭吵。 
「聖...?」聖從來沒有像這樣沒有和他聊天就回家,口氣好像很不耐煩,他在不耐煩什麼?等落空的人是我欸! 
當然,這些話紫音都沒說,因為這不府合他的個性。應該說,剛剛對聖大吼,就已經不像他了。很快的,聖已經走遠。 
既然聖會留到很晚,等他不就好了? 
紫音坐在便利商店前的椅子上,拿出參考書開始默默的寫。天色暗了,紫音刻意喬了個角度,充分利用了便利商店的光芒。 
這天,聖沒有來。 
其實有,只是紫因不知道他低著頭在寫參考書的時候,聖已經從對面經過了,只是聖沒想到紫音會等他,所以沒有刻意轉頭看便利商店。 
+++ 
「紫音!要一起走嗎?我今天剛好要到你家附近的書店買東西。」零式背著書包走過來,臉上掛著燦爛無比的笑容。 
「呃...」要等聖嗎?算了...反正他昨天也放我鴿子不是?今天就跟零式走好了,好久沒跟零式一起放學了。「恩,好阿,走吧。」 
背起書包,紫音走在零式身邊,一句話也沒說。 
「怎麼了?」零式歪著頭,看著紫音。紫音倒是愣住了,還沒有人發現過,即使是他的家人...就算是聖,他們都沒有發現,沒有發現紫音正在不爽,心情很差。但...他的青梅足馬卻察覺到了? 
「呃...我...」看著紫音驚慌失措的樣子,零式笑了。 
「不想說不用說也沒關西阿,想說的時候我會聽的。」看著零式的笑容,突然,他放鬆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很累,崩的很緊,但他現在放鬆了,他露出了和聖在一起時沒有過的表情。 
「恩...」這是當然的阿,都認識這麼多年了,放鬆是理所當然的吧?就在這時,他突然意識到,和聖在一起是多麼累的一件事。 
+++ 
「那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在大家正為校慶忙碌時,聖背起書包說有事要先回家。當然大家會不高興,碎碎唸的碎碎唸,但還是沒有什麼人敢招惹水果糖成員的他。 
他能有什麼事?當然是想早點到便利商店等紫音,上次紫音的失常一直在他心底,他想知道,紫音現在的心情。 
聖坐在便利商店前的椅子上,很專注的,看著對街,深怕看漏了紫音。 
他看到了,他看到紫音,紫音跟一個少年一起走,而且靠的很近。紫因緣權不知道聖在便利商店門口,因為他根本沒轉頭。聖瞇起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但他看到的,是他從來沒在紫音臉上看過的,開心的笑。 
在他的印象中,紫音不是面無表情,就是微笑。他竟然笑的這麼開心?跟那個男的一起走,真的讓紫音這麼高興? 
聖的心揪成一團,他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心好像被掏空一樣,而且是強行掏空,他感到疼痛,很深很深的疼痛。 
站在原地,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衝過去叫住紫音,或許是因為他還想一直看著紫音開心的笑容。直到現在,他才發現,紫音和他在一起...其實並沒有這麼快樂。 
+++ 
「紫音。」聖走向便利商店,這是久違的相見,就在前天,校慶結束了,從現在開始的每一天,又能和從前一樣一起聊天了,能嗎? 
「喔,你終於出現了?」紫音很不甩聖,自從他以為自己被放鴿子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個星期了。 
「幹麻用這種口氣?我又不是自己願意留這麼晚的。」聖一直以來都是講話很快的人,但他不喜歡和人吵架。 
「我也沒說什麼,需要回我這麼多嗎?」 
兩個人都是很平淡的說著,沒有半點吵架的意味。但聖並不喜歡這種衝突,也不認為自己是錯的。 
「一定要每天在這裡見面嗎?原本明明都是剛好遇到的!既然是剛好遇到的,沒來是又怎樣了?」越想越覺得奇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當初那種喜悅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有誰說一定要每天見面嗎?我沒這麼說啊!我有說你一定要來嗎?」紫音也覺得奇怪了,他又沒說一定要見面?當初不是碰巧遇到嗎?只是偶爾刻意等一下而已啊!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我也沒說阿,我只是...」 
「夠了!」 
聖的話還沒說完,他遭到紫音的制止。 
「我累了。」紫音低著頭,淡淡的,用很平常的口吻。「我真的累了,我們不要再用這種方式見面了,好累真的。」 
「...」聖幾乎完全呆掉了,只是愣著,睜大雙眼看著紫音。「你說的...是真的?」 
「是的。」 
「你的意思是...跟我在一起很累嗎?」 
「...」紫音愣了,聖的心也跟著紫音的愣停頓了一下,最後,紫音說出了結論,只是短短的一個字。 
「是。」 
+++ 
「零式,今天要不要來我家。」紫音趴在桌子上,已經睡了一整天的他,試圖找回自己的聲音,很明顯的,他成功了。 
「去你家?」零式正在整理書包,很順便的也幫紫音一起整理。「好是好阿,怎麼了嗎?」 
紫音沒有再說話,只是拿起書包,和零式一起走回家。 
「隨便坐吧。」這是從剛剛到現在的第一句話。 
「你爸媽又不在?」零式很習慣的坐在沙發上,姿勢真是標準的舒服。「又去出任務了?」 
「恩,聽說是很大樁的。」紫音一邊說,一邊泡著紅茶。 
「聽說?」零式愣了愣。那是你爸媽欸。 
「恩,他們是叫人回來跟我說的,應該說是死神協會的人自己來跟我說的。」他們從來不把我當兒子看待,這你也知道吧? 
零式接過紅茶,很相,真的。紫音泡的紅茶是最好喝的,還有那個嚴肅的要死的監護人,最會泡奶茶。 
「跟監護人相處的不錯?」紫音微笑,想起那個監護人泡的奶茶。 
「不錯嗎?我是覺得還好。反正進入死神協會後五年,他就不是我的監護人了。」零式一派輕鬆的翹起腳。 
「相信我,好好把握現在,你以後一定會想念他。」紫音喝著自己泡的紅茶,突然,他好想,好像把自己泡的紅茶拿給聖喝。想到這裡,紫音的臉頰開始通紅。 
零式察覺到了紫音的變化,邪笑的看著他。「你呢?最近發生了什麼事?一直很不正常。」 
「...」一瞬間被零式這樣問,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是他想說,他想問問零式的意見,於是他決定很沒重點的,把事情從頭到尾說給零式聽。 
零式笑了,笑了很久很久。 
「沒想到你會這麼專情欸!哈哈哈!那個國中的小子八成也對你有意思,真這麼困擾的話,乾脆告白算啦!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想了解對方也是時間問題。」零式很乾脆的,笑著說。 
叮咚! 
門鈴響起,紫音走到玄關開門,零式也跟了上去。 
「...聖?」一開門,站在門外的竟然是氣喘吁吁的聖?紫音只是愣愣的看著,久久只擠出一個字。 
聖看著紫音,又看到他身後的零式,心中的無名火越來越旺盛,又讓他想起零式就是上次跟紫音一起走的少年。 
「呃...」零式看了看發愣的紫音,又看了看眼神充滿敵視的聖,他完全弄懂了。「那...紫音,我先回家嘍。」 
紫音還是沒說話,只是點頭。 
「紫音!那個男的到底是你的誰?」零式一離開,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你上次不也跟他一起放學?」 
這是聖少有的皺眉頭,紫音呆了呆,花了一些時間找回自己的聲音。「他是我的同班同學兼青梅足馬...」 
青梅足馬?聽到這個,聖更焦急了。青梅足馬,也就是說很早就認識了,這樣的話...這樣的話! 
「我跟他沒什麼!」看到聖焦急的臉,紫音脫口而出。 
聽到紫音說完,聖什麼也不管的抱住紫音,抱的很緊很緊。「你昨天說了,不想以以前那種方式見面...所以,所以我...自己跑來了。」 
「...」紫音被聖抱著,他很開心,真的真的非常開心。這幾個月的疲累他通通都忘了,只覺得,或許還可以...或許還可以繼續下去。 
就在這時,紫音露出了笑容,打從心底笑出來的笑容。 
------------------------ 
喔喔喔!這篇我打得久的跟什麼一樣! 
分了好幾段的時間打=ˇ= 
欸欸這星期的進度又沒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