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四季】特典-夏千

*此文為高度H,未成年請勿進入。
 熱熱鬧鬧的學園祭就這樣結束了,學院又恢復以往的平靜……
  「不准追著本大爺--」
  「西瑞,情人節快到了,要不要一起去$%#@」
  「……不覺得我們學校的校外人士真的非常之多嗎?」褚冥漾看著眼前混亂的場面,旁邊還站著臉色不太好的雅多跟依然微笑的伊多。
  「因為我們校風比較自由阿。」阿斯利安笑了笑,身後也站了一個外校人士……休狄。
  「也太自由……」
  「欸、大家都在這裡嗎?」米可雅從空中落下,看來剛剛應該是騎著蘇亞去逛街了。「最近大家好像都喜歡待在這裡?」
  他們現在待的地方,正是學院裡最大的噴水池前方,一片空地裝飾著綠化的樹林,非常的清新淡雅。
「這裡是吃飯糰的好地點。」萊恩早就坐在一旁,吃著手上的三角御飯糰,一邊享受著微微吹來的風。
  「可是大家以前不都去白園嗎?」米可雅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掃遍了在場的人,想起了幾天前他們都還是去白園的。
  「是夏碎提意改到這的。」冰炎雙手抱胸的出現,身穿出任務用的黑袍,卻連滴汗都沒有,看來是去出了一個頗輕鬆的任務。「至於為什麼改到這裡?」
  感受到冰炎故意的眼神,夏碎只是回以一個微笑,轉頭看著坐在身邊的千冬歲。
  被看得渾身發燙的千冬歲迴避著眼神,自家長兄的眼神,他當然知道夏碎為什麼要改位子到這裡,畢竟自己只要一到白園就會想起那天的事……
 「最近我沒什麼任務,大家要不要再去哪裡玩?」阿斯利安突然站起來,笑得開心。「怎麼樣?這幾天大家有沒有空啊?」
  「喵喵的任務剛結束唷!」米可雅率先舉手,興奮全表示在臉上了。
  幾個人都只是對看幾眼,互相確認之後,好像就這麼剛好這幾天大家也都閒著,至於安逸也天天被叡甄拖著走,沒有繼續黏著他們。
  「既然這樣我們就出去玩吧?這次要去哪裡呢?」阿斯利安摸摸下巴。「雖然去過台灣了,我還是比較想去亞洲……」
「原世界倒底有什麼好玩的?」
  休狄一臉不爽的瞪著阿斯利安,像是覺得在浪費時間一樣。「那種低賤的地方--」
  「王子殿下。」阿斯利安扯著嘴角,露出一個官方笑容。「我們不強迫你參加的,如果殿下不想也沒有關係。」
  瞬間,空氣降到冰點。
  休狄只是撇過臉,沒有再看阿斯利安。
  「去日本吧!」打破了沉默,米可雅激動的跳起來,站到阿斯利安身邊。「反正千冬歲跟夏碎學長都是日本人嘛?那我們就去日本玩吧!」
  褚冥漾沉默的看著那群正討論著一般高中生基本上沒辦法討論的事情。
「日本的……哪裡?」其實只要是跟米可雅出門,褚冥漾都覺得莫名的好像有什麼計畫,而且每次跟她出去,都會去一些很隱密的店家。
  「池袋!」米可雅一秒也沒有猶豫,笑得非常天真可愛。「去日本,當然就是要去池袋啊!」
×××
  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許多路過的人都側目過來,露出微笑和興奮的發言。
  這裡是池袋的街道。
「還以為要坐飛機……」褚冥漾看著人潮,他原本真的深深的以為他們會以跟上次坐捷運一樣的理由說要坐飛機,不過這次倒是直接用傳送陣傳過來了。
  「喵喵知道有一家店東西很好吃、環境也很好喔!」米可雅雙手擊掌,轉頭露出甜甜的笑容看向眾人。「跟著喵喵走吧!」
碰--
  一聲巨響迴盪在整個池袋街道上,一台自動販賣機就這樣衝上天際又重重落下。
「呃、怎麼回事?」看著遠方販賣機落下的地點,褚冥漾一整個愣住。
  「混混吧。」千冬歲露出嫌惡的表情,他最討厭的就這那種殘害人類的生物。「你看。」
  被千冬歲一指,褚冥漾定眼一看,發現是兩個男子正在打架,一個舉起了路邊的垃圾桶、販賣機直接砸過去,另一個則是靈活的像隻跳蚤、躲得無影無蹤。
  「池袋發生這種事情很正常拉,我們快走吧!」除了米可雅以外,池袋當地的人們也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並沒有特別停下來觀看。
  幾個人很快就繞過了混亂的那條街,轉向另一條還算和平的路上,還有一個黑人正講著很奇妙的日文發傳單。
  接過傳單,疑似是迴轉壽司。
  「欸、是迴轉壽司欸!」褚冥漾拿著傳單,其實他一直都滿喜歡吃迴轉壽司的,尤其是有鮭魚生魚片的鮭魚握壽司!
  「不行啦!漾漾,我說的那家店就快到了!」米可雅制止了想要走過去一探究竟的褚冥漾,把他拉回自己的路線上。
  「喵喵,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吃?」千冬歲推推眼鏡,就跟在米可雅身後。
  「嘿嘿。」米可雅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一隻手指頭摸摸自己的嘴唇。「我們要去的那家店叫做……執事咖啡廳!」
  語剛落,一家裝飾精緻的店就這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就是這裡了!」
  坐在包廂裡,桌上有許多剛剛點的小茶點和咖啡,包廂的門口則是站著一個稱得上是帥哥的少年正穿著執事服、帶著微笑的看著眾人。
  「執事咖啡廳……」褚冥漾吃著眼前的點心,他以前國中時,還真得有很多女生去過台灣的執事咖啡廳了,聽說預約還要預約到隔年了。
  現在他居然就坐在這裡。
  千冬歲沒有多在意身邊的少年,只是低著頭吃著那些茶點。
  突然,有個穿著暴露的女人跑進包廂,悄悄的將那位少年拖到門外,談話聲雖小、但以冰炎等人的聽力也是聽得一清二楚。
  「店長,小綠他們說他們一大掛的人一起來的路上出了連環車禍--」
  「車禍!有沒有怎樣?」
  「人是沒怎樣,不過因為是連環車禍裡夾在中間的,警察還需要他們幫忙做筆錄……好像只有他們沒受傷而已……」
  「可是今天有很多人訂位阿!他們不來,店裡就只有我跟副店長了!根本就不夠啊!」
  「店長,你怎麼這麼說呢?現在不就有現成的人選嗎?」
  「你是說真的嗎?」
  談話聲結束了,原本一直站在裡頭的少年再度走了進來,掃了重人一眼,露出微笑。
  「那個,各位的臉蛋都可以算是很高的等級,請問能幫我們一個忙嗎?」笑臉掛在他臉上真的非常的好看,而臉蛋的主人也非常能夠運用自己的優點。「我們的員工將近十個都被困在路上了,我們真的很需要你們的幫忙。」
  「不幹。」
  冰炎一秒回答,雙手抱胸,連看都不看少年一眼。
  「其實我們的工作也是很簡單的……只要穿著執事服、幫客人送餐點就行了!如果你們願意幫這個忙的話,這頓就不用錢了,店裡的東西也隨你們吃!」
  「好阿。」冰炎正想開口拒絕,卻是夏碎搶先開口了。「我們正好沒事,幫幫也無妨。」
  「夏碎?」冰炎震驚的看著自家搭檔,皺緊眉頭。
  夏碎卻只是帶著微笑,反倒是褚冥漾也跳起來贊成了,臉上還帶著興奮不已的笑容。
  看冰炎不解的眼神,夏碎將臉湊到學長耳邊。「褚學弟的目的是跟我一樣的吧。」
  皺緊眉頭的瞪著夏碎,冰炎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了,轉頭看了看褚冥漾,卻也勾了勾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是阿,幫幫也無妨。」
  「我也不介意喔。」阿斯利安笑了笑,起身表達著大家的意見。「其他人應該都沒有意見了吧?」
  「誰要穿成那樣!」休狄火大的轉過頭,一個人坐在角落。「這次本王子絕對不會贊同了!要穿的話、你們這些低賤的種族自己去穿!」
  此時的阿斯利安正在興頭上,當作沒聽見休狄的話,就這樣跟著大夥一起來開了包廂,只留了休狄一個人待在包廂裡。
  「衣服就是這些,雖然都是同一款的,卻有點不太一樣,自己選一下比較喜歡哪一套吧!」店長笑得非常開心,找到了一大批搖錢樹讓他笑的合不攏嘴。
  千冬歲拿起了一件還算普通的黑色西裝,本來想套上去了卻被夏碎制止,拿了另一件給他。「歲,穿這件。」
  夏碎露出微笑,千冬歲愣了幾秒就不知不覺接過了夏碎選的衣服,而夏碎似乎也已經選好自己要穿的了。
  「呃、我先去換衣服了。」不斷迴避著夏碎今天異常炙熱的眼神,千冬歲拿著衣服就逃進了更衣間。
  這裡的更衣間意外的大,每一小間都有一扇門,裡面的空間足以容納三、四個人,四面都是擦的光亮的大片鏡子,裡面還有好幾個可以掛衣服的鉤子,角落也擺放了一個正方形的椅子。
  手剛放上門把、就發現有個人壓了上來,手也疊到他的手上,一起轉開了門把。
  「夏碎哥?」回過頭,看著高自己幾公分的夏碎,千冬歲的雙頰不顧主人的控制就這樣燒紅到耳根。
  「歲,我們一起換。」夏碎笑個開心,推著千冬歲就走進了寬敞的更衣間。
  沒有跟著一起換,夏碎只是坐在椅子上,看著千冬歲換上執事服。
  被看得渾身發燙的千冬歲只能轉過身去,卻發現四面都是鏡子,這麼做似乎沒有什麼意意。
  「歲的身材變得比較結實了。」夏碎勾著嘴角,眼神在千冬歲的身上不斷的掃描著,弄得千冬歲不在意也不是、在意也不是。
  「夏碎哥……那個--」想要叫夏碎不要看,但四面都是鏡子,不要看要看哪?要他閉上眼睛嗎?「不、沒事……」
  知道千冬歲在害羞,夏碎瞇起雙眼、心情更加愉悅。就因為自家的弟弟容易害羞,看到這樣羞澀的表情也算的上是一大享受了。
  把衣服都穿好之後千冬歲才發現、夏碎為他選的這件衣服款式是到膝蓋的短褲、上半身是黑色的背心搭配上長袖的白襯衫,手臂的地方還綁著像是手鍊的東西,襪子是到膝蓋下面的黑長襪,加上真皮做的皮鞋。
  夏碎露出滿意的笑容,站了起來,微微的彎腰將嘴唇靠在千冬歲的耳邊。
  「歲穿這樣很好看。」
  心臟猛的跳了一下,千冬歲看著鏡子前面的自己,穿成這樣,簡直就像是哪個大家族的年幼少爺,而這個年幼也只到國小的程度。
  「歲。」
  夏碎伸手挑起千冬歲的下巴,嘴唇就這樣湊了上去,溫吞的吮吸著千冬歲柔軟的舌頭,令人害羞的唾液交合聲傳了出來。
  這吻又香又甜,千冬歲全身酥麻的靠在夏碎身上。
  這一靠,夏碎就發現自己被某個堅硬的東西頂了一下,低頭往下看,卻看見千冬歲的慾望已經微微的鼓了起來。
  看到自己居然就這樣起了反應,千冬歲羞澀的將臉埋進夏碎的懷裡,不敢看夏碎的臉、更不敢看自己身下壯觀的場景。
  「歲起反應了?」明明知道千冬歲正害羞得躲著,夏碎還是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這個可愛到不行的弟弟。
  千冬歲沒有回答,只是身體越發越熱,熱得他喘息聲更加明顯。
  勾起嘴角,夏碎伸手撫摸著千冬歲的豐臀,時重時輕的揉捏著,另一隻手則是摸向千冬歲隔著一件襯衫的乳頭,輕輕的挑撥著。
  「呃嗯、夏碎哥……」千冬歲難耐的顫抖著身體,身下挺立的慾望正一點一滴的凸起。
  知道千冬歲想要的是什麼,但夏碎就是不給,胡亂似玩弄他的肉臀還有胸前的兩粒誘人的粉紅,就是不去碰他已經微微顫抖的分身。
  「嗯……」
  千冬歲壓低了聲音,將臉整個塞在夏碎的懷裡。
  露出淡淡的笑容,夏碎將千冬歲推開來。
  「自己扶著鏡子,背向我。」嘴唇就貼在千冬歲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吞吐在千冬歲敏感的耳根上,舌頭不安分的舔膩著。
  千冬歲自己正面朝著鏡子,眼角餘光馬上就瞄到了自己身下凸起的褲頭,難堪的漲紅了臉。
  夏碎覺得自家弟弟現在的表情真是可愛極了,伸手開始在千冬歲隔著褲子的股間滑動著,接著用力的往裡塞,褲子柔軟的布料被迫形成了令人害羞的臀型,手指正準確無誤的壓著穴口。
  「哈阿……」
  壓抑的悶喊了聲,身體已經誠實的發出微微的顫抖,連豐臀都開始誘人的微抖著。
  千冬歲趴在鏡子上,他看見自己紅透的雙頰和慢慢流出液體的褲管,羞澀得讓他的自尊一點一滴的磨損。
  「歲……這樣流出來,會弄髒衣服。」
  汙穢的詞稟從夏碎的嘴裡發出,夏碎將手伸進千冬歲的衣服裡,開始用力的搓揉著千冬歲胸前已經有點紅腫的敏感點。
  千冬歲羞愧得想閉起雙眼,卻又被陣陣的麻痛逼迫得睜大雙眼。
  「歲……」
  緩緩的,夏碎用手指用力擠壓著千冬歲的褲子,讓布料和手指一並擠進了千冬歲狹窄的後穴。
  「啊……哈阿……」
  顫抖著,千冬歲眼眶泛淚的將頭靠在鏡面上,劇烈的喘息著。
  夏碎吻著嬌喘的千冬歲、啃咬著他的脖子、他的鎖骨,讓他身上的每一寸都留下艷紅的痕跡。
  正享受著夏碎帶來的溫熱,千冬歲卻瞬間感受到了身下竄上一股涼意,褲子已經被夏碎脫到膝蓋,只留著純白色的三角褲。
  「歲……」
  溫柔的呼喊在千冬歲的耳邊響起,身體不自覺的傳來緊張感,像是在期待著什麼、卻又害怕。
  勾起嘴角,夏碎直接將彈性極佳的內褲隨著手指完全沒入了還沒滋潤的後穴。
  「呀啊……」
  驚叫了一聲卻又想起這裡是更衣間,根本不可能有隔音這樣的東西,馬上又將聲音壓了下來,悶悶得喘息著。
  粗糙的布料質感正磨擦著千冬歲的內壁,水分就這樣被布料給吸乾,變得越來越乾澀。
  將手指和布料一塊抽了出來,夏碎伏下身子,開始舔舐著充滿下體氣味的後穴,即便是隔著內褲,那股溫熱感還是直衝千冬歲的腦門。
  「不、下碎哥……那裡……很髒……」
  帶著哭腔,千冬歲的眼淚泛了出來,嬌吟聲更是越來越壓抑不住。
  「嗯……哈阿……」
  舌頭正鑽著千冬歲潔白的內褲、抵著已經按耐不住的後穴,一點一滴的往裡鑽。
  「歲……太大聲的話,大家都會知道喔。」
  語氣有點幸災樂禍,夏碎勾起嘴角笑的邪魅,舌頭還是愛不釋手的舔著,不時還會用力的吮吸著不斷開合的洞口,每當這時候就會聽到千冬歲壓抑的嬌吟聲,心情就會大好。
  「啊啊……夏碎哥……不、不要再……」
  微笑著、夏碎將自己已經硬得發燙的分身掏了出來,抵著千冬歲身後隔著布料的後穴。
  「欸?夏、夏碎哥……?」
  喘息著,千冬歲不敢相信夏碎想要做甚麼麼,正驚恐得看著鏡子反照的夏碎,後者卻回以他一個溫柔美麗的微笑。
  「呀啊--」
  擠著布料,夏碎直接將自己的慾望用力的擠了進去。
  沒感受過的磨擦正越陷越深,深的讓千冬歲顫抖,有種從未感受過的未知恐懼。
  「歲……放鬆。」
  夏碎舔著千冬歲的耳朵,開始緩慢的抽插著,粗糙的布料不斷的磨擦著千冬歲的腸壁,有種又痛又麻的感覺,讓他全身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哈阿……夏碎哥……不、不要……這樣……」
  沒感受過的觸感讓千冬歲哭了出來,嬌喘聲更是無法控制的傳出。
  下一刻,千冬歲的內褲擠出了濃稠的液體,熱情全都宣洩在裡頭了。
  將自己灼熱的分身退了出來,夏碎勾起千冬歲完全濕潤的內褲。「變得這麼濕,沒有辦法穿了。」
  夏碎用不到零點幾秒的時間猛的將千冬歲的內褲脫到膝蓋,被扯到的聳立慾望則是在空氣中彈了一下,不斷的晃動著,上頭還殘有一些剛剛的液體。
  看著自己雙腿間的東西,千冬歲突然感到一陣委屈,咬著下唇又泛出淚水。
  放開了千冬歲,夏碎坐到一旁的正方形椅子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鏡子裡看著自己的千冬歲。「歲,自己坐上來。」
  千冬歲微微的一愣,不敢置信的看著夏碎。一直以來都是夏碎在行動的,他只要躺著半推半就就可以了,這次卻……?
  「歲。」
  溫柔的呼喚讓千冬歲抖了抖,他站起來,緩緩的走向夏碎,卻遲遲沒有自己坐上去。
  「呃……」
  羞澀的不斷轉移視線,千冬歲的身體已經比剛剛熱上幾倍。
  「歲。」
  夏碎擺明了就是要等千冬歲自己坐上來,擺手坐在一旁連動也不動得盯著他看。
  被看得不知所措,千冬歲紅著臉,自己跨過了夏碎的雙腳,緩緩的坐了下去。
  灼熱的分身擠進穴口的瞬間,千冬歲吃痛得靠在夏碎身上,奮力的嬌喘呻吟著,一吋一吋的往下擠。
  就在此時,夏碎用雙手托住千冬歲的豐臀,制止了他繼續向下的動作,停留了好幾秒。
  喘得快斷氣的千冬歲雖疑惑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問,就這樣飽受折磨的卡在一半。
「啊……」
  夏碎緩緩的,用非常非常慢的速度一點一點的擠進去。
  「哈、哈、嗯……」
  敏感的抖著身子,已經喘得頭都昏了,夏碎還是只卡在三分之二的地方享受著。
  「嗯……歲……」
  夏碎喘息著,緊緊的抱著千冬歲,用力的往下壓。
  「哈阿-- !」
  瞬間挺入的衝擊讓千冬歲叫出聲了,夏碎用力的將自己的慾望埋入千冬歲的股間,達到最深處。
  「啊、啊、嗯……哈阿……」
  抓著千冬歲的腰,夏碎開始快速的抽插著,千冬歲則是被撞擊的上下晃動,每一下、每一下都達到最深最深的頂點。
  「哈阿、嗯、嗯……」
  交合聲瀰漫著四周,男人特有的香氣半隨著淫穢的空氣在兩人之間盤旋著。
「歲……」
  「啊、慢一……點……哥、啊、夏碎哥……」
  哭喊聲由千冬歲的嘴裡傳出,就在下一刻,夏碎的熱情全都宣洩在千冬歲的體內,而千冬歲的後穴也飢渴的吃得一滴不剩。
  腸道被侵襲帶來了巨大的刺激,在那一瞬間,千冬歲聳立的慾望也噴出了今天了第二次的穢物,殘留在夏碎的身上。
×××
  「欸?千冬歲呢?」
  米可雅看到身穿燕尾服,緩緩走出來的夏碎,一臉問號。「他還沒換好嗎?」
  看著米可雅,夏碎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歲說他身體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那……漾漾呢?」得到了答案,米可雅轉過頭去看著冰炎。「學長……你知道漾漾去哪裡了嗎?」
  瞄了米可雅一眼,冰炎將頭轉回來。「不知道!」
  環顧著四周,夏碎發現現場也沒有休狄的影子。「休狄殿下……沒有出來嗎?」
  「應該還待在包廂裡吧。」阿斯利安笑了笑,拿起手上的托盤。「好啦、好啦,我們上工吧!」
  看著眼前的人數,米可雅真的深深的懷疑起今天一起來的人數。
  啊、雷多跟西瑞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 特典 完 】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