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之User。P72矓之狩獵者

豪邁的笑聲,伴隨著慘叫。 
其中一個地方的白霧散開了,兩個人出現在其他人面前。 
在場的人都說不出半句話,畢竟,從剛剛到現在,還不到半個小時。 
犽狂笑著,原本沒有黑眼球的右眼,充滿了血色。 
笑聲不斷傳出,是一種豪邁,是一種豪放,是一種絕望的笑聲。 
一手拿著長長的,很細很細的刺。另一手,抓著頭,緊緊的,抓著銀狼的頭。銀狼雙腳懸空,滿頭都是鮮血,全身上下也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 
發生了什麼事? 
這也是銀狼的疑問。 
實在是太快了,根本來不及看,在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變成現在這樣了。 
「銀狼!」拉爾難得的嚴肅表情,看著殘破不堪的銀狼。 
「怎...怎麼會...」雨臉色難看的雙手烏住嘴,顫抖的擠出話。 
只有一瞬間,拉爾雙手集滿電流,衝向犽。 
他不是衝動,不是氣昏了頭,而是冷靜,平靜的判斷接下來要做的事。 
很乾脆的衝上去。 
「滋滋喀喀...」 
攻擊被擋住了,犽用他細到近乎看不見的刺,擋住了拉爾充滿致命電擊的拳頭。 
沒有任何驚訝該有的舉動,而是很精準的再踢出一腳。 
犽似乎沒有料到這擊,肚子被拉爾踢中了。 
「咳!」 
咳出些許的血紅,抱著肚子。 
「哈!怎麼?你想陪我玩?哈哈哈!」豪邁的笑聲,犽神色狂喜的看著拉爾,充滿了欣喜。 
拉爾一句話也沒說,面無表情的再度衝向犽。很恐怖,真的。幼萱在一旁打著寒顫。拉爾的"面無表情"是很難得,又很反常的,這很恐怖。 
一拳一拳又一拳,犽不斷的閃躲,卻沒有出擊。 
不出擊?怕浪費體力嗎?不可能,他們肉搏戰也應該很擅長才對... 
拉爾不斷的猜測,在攻擊的瞬間,腦袋高速旋轉著。 
「有空隙!」犽算準了這個瞬間,將所有力量集中在右拳,揮向拉爾因思考而沒注意到的空隙。 
「咕嗚...」胸口重重的一拳,此時,真的深刻的感受到了,有東西斷掉的聲音。很清脆,很麻木的感覺。斷掉的瞬間,其實沒感覺,真的。但在倒地後的幾秒,劇烈的疼痛從胸口傳至全身,很刺,很深的疼痛。 
「拉爾!」 
幼萱不顧一切的跑向前,跪在地上,雙手撐著,擔心的看的拉爾。 
雨臉色更蒼白了,腳支撐不了停止運轉的全身而倒下,跪坐著,呈現呆滯的狀態。 
「竟然...弄傷人家的拉爾...」雙手顫抖著,拿出大量的火藥。「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碰碰碰碰!!! 
爆裂聲響起,在沒有炸藥的情況下,地板自己炸裂了。 
暴怒的幼萱,抓著火藥衝向犽,不斷的丟出炸藥。 
碰碰碰碰!!! 
爆炸聲再度響起,幼萱經過的一路上通通炸裂,沙塵飛起,這樣的盛況,史操場完全沒有原來的樣子。 
「幼萱!後面!」 
啟緊張的大叫,被怒火衝昏頭的幼萱赫然轉頭,但已經來不及了。 
碰! 
用刺頂住幼萱的胸口,很奇特的沒有刺進去,反而把幼萱擊飛,撞上某校舍的牆壁。純白的牆,出現了幾道裂痕,和鮮豔的血紅。 
「跟被怒火衝昏頭的人打,是百分之百勝利的喔!哈哈哈哈!」 
發狂似的大笑。 
啟很明白,就算現在衝出去,也是死路一條,更何況現在能保護雨的只剩他和司了。而司的能力不適用來前線,而是幕後,等於現在擁有戰鬥力的,就只剩啟了。 
「來面臨死亡吧!哈哈哈哈!!!」 
這種狂喜,到底是怎麼了? 
啟全身包覆著火,思考著正常的啟絕對不會想的事。 
雙手集滿了火焰,迎接犽的攻擊。 
「!」 
犽還沒到,啟的手臂開始長出藤蔓,長出來的藤蔓捆住了啟,越來越緊。 
「嗚哇阿!!!」 
不單單只是綑緊,藤蔓開始由其他沒有長出藤蔓的地方鑽,衝破了血管,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血爆開的感覺。 
噗嗤! 
刺插進了啟的胸口,背上相同的位置出現的刺的另一端,刺上充滿了血漬。貫穿了。 
眼神渙散,瞳孔漸漸放大,應聲倒地。 
雙手恢復了原狀,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這是幻術。 
但,刺不是幻術,事貨真價實的...武器。 
「這麼快就玩完啦?」犽笑著,眼神充滿了欣喜。 
眼神飄向司和雨。 
「剩你們兩個了阿。」 
------------------------ 
小夭;「簡單的一句,他發飆了。 
            很明顯的實力差,尤其當使用者和狩獵者擁有想同品種的能力時, 
             差距會更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