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08千面人

「這傢伙一定是個GAY。」 
在場所有員警通通看向說出這句話的渤海。 
「葉警官...你說...?」 
「直覺。」 
「...」 
風系接過報告,裡面寫的是最近接二連三出現的案子,千面人。 
之所以稱為千面人,是因為受害者通通都是國中的男生,每個臉的皮都被割掉。而渤海會說千面人是GAY也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受害者通通都是...美型男。 
「總覺得他在做實驗。」風系看著報告,又一一瀏覽害者的照片。 
「實驗?什麼實驗!?」 
「他還在摸索,應該是想找出自己的特色,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特色早就表露出來了。」 
說完,在場的警員通通愣住,只剩幾個和風系共事過一段時間的老警員還保持清醒。風系就是這樣,喜歡推測動機和手法,而且往往都八九不離十。 
「欸,那小風你要小心一點喔,不要被找上了。」渤海抓住風系的肩膀,很認真的說。 
「怎麼可能!我又不是學生!」風系不爽的推開渤海,就算矮也不能這樣嘛! 
「你不說誰知道?千面人也一定會看錯的一定!」渤海微笑。「到時候記得逮捕他喔!」 
「渤海!」你是在詛咒我是不是!?還有,娃娃臉不是我願意的! 
兩個人當場吵起來,其他警員早就習慣了這種場面,東西已經整理好準備回去了。 
「葉警官!風系!再見嘍!」 
「恩再見。」 
說完,再繼續吵。 
+++ 
「...我怎麼看都是警察阿(最好是),怎麼可能被看錯?」風系拿著手電筒在附近巡邏,最近千面人紅透半邊天,晚上只好加派人手輪流巡邏不然能怎麼辦? 
風系走在路上,突然,他看到前面有個少年站在那裡。 
「欸,你。」少年回頭,他長相清秀,皮膚白皙,身材很嬌小,但看的出來是國中生。「這麼晚了在外面晃很危險,快點回家吧。」 
「...」少年無言了,他出來就是想要遇到千面人,說什麼危險? 
看到少年一動也不動,完全沒有回去的打算。「說了很危險!快點回家快點!」 
最後,少年妥協了,無奈的走回家的路線。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可愛嗎?」風系摸摸下巴,想著這個男孩。 
男人從旁邊經過,看到風系,他停了下來。 
「欸,你。」男人開口,一邊拿出自己的名片。「你幾歲?阿...我是王子出版社的編輯,正在尋找符合某位主角的人,你的氣質很符合喔。」 
風系接過名片,王子出版社編輯-許漢晨。「我...24歲。」 
「欸?」名為漢晨的男人驚訝的睜大眼睛,不會吧!?看起來不過十幾歲...說十八歲都太老了...怎麼會!?「你說你24!?」 
「是阿...」風系皺起眉頭,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漢晨,「有必要這麼驚訝?」 
漢晨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著風系的臉。多麼稚氣的臉啊?多麼美麗的臉...多麼純真的表情,我想要,即使年齡超出太多,還是想要,只要漂亮就好了。 
「呃...因為你看起來比想像中還年輕阿...不過你的氣質還是符合的,要不要到我們出版社一趟?」漢晨微笑,指著出版社的方向。 
「現在嗎?很晚了...」風系完全沒有察覺到漢晨的動機,只是歪著頭,想起渤海要他早點回家...。「最近治安很差...」 
治安很差?漢晨看著風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一般人...會這樣說嗎?「反正你都24歲拉,又不是小孩子了,難道你還要九點半上床睡覺?」 
誰說不可以?我都十點睡欸...好像差不多。「也對拉,走吧。」 
人說,最好騙的其實不是小孩子。 
風系跟著漢晨,一直走,直到走進了巷子。 
慢慢的,漢晨放慢腳步,讓自己落後在風系身後,拿出匕首,匕首的光反射到漢晨臉上,此時...他笑的很燦爛。 
你的臉,是我的了! 
匕首會下去的瞬間,風系被推開了,倒地的風系親眼看到漢晨拿著匕首對著他,以及他的笑。他瞬間爬起來,抓住漢晨拿匕首的手(人說草食動物被逼急了,也會吃肉。)拿出警察勳章。 
「警...警察?」漢晨慌了,完全忘記警察也是人。他一直很害怕,很害怕被警察抓到,他殺了這麼多人,即使沒有死刑,也要坐牢做一輩子! 
漢晨掙脫他,轉身拔腿就跑,完全沒有回頭的全力衝刺。當然,風系怎麼可能追的上? 
風系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思緒,結論是剛剛那個男人就是千面人,很賽的被渤海說中他真的看錯了。突然,想起剛剛救了他一命的人,風系轉頭,四處看了很久,完全找不到有人的蹤影。 
「剛剛那個人...」閉起眼睛回想,在剛剛那一刻...好像有看到。「好像...是剛剛的那個少年...」 
+++ 
啪喀。 
大門打開,殘月走進客廳,找了個沙發坐了下來。 
「欸?小月~你來啦?」鏡華笑了笑,走到殘月身邊坐下。「怎麼?不是要去找千面人下手?怎麼一點血跡也沒有?」 
殘月無奈的嘆口氣。「還沒找到就先遇到一個很雞婆的警察...把我趕回家了。」 
「哈哈!因為小月還是小孩子嘛~小孩子就要乖乖回家,不可以在外面逗留阿~」鏡華送給殘月一個大大的燦笑。「怎樣?今天要不要睡我家?反正明天不用上課。」 
「...」殘月白了鏡華一眼,鏡華很厲害的躲開了。「喔,好阿...」 
要是你敢怎樣怎樣,我就殺了你! 
這種充滿玩笑味,又帶點撒嬌又或者是小生氣的台詞,鏡華和殘月都不會說,因為他們知道,對方是真的很有可能會這麼做。畢竟兩個人都是殺人魔,對殺人魔而言,即使昨天是很重要的人,今天搞不好就會因為太重要而把他殺了。總有一天,他們或許會殺了對方,只是...不是現在。 
換好睡衣的殘月爬上床,鏡華也爬上去,用一件棉被蓋住自己和對方,緊緊的,抱住殘月。 
「晚安。」 
---------------------- 
喔終於打完了XD 
最近文章打的特慢,不知道為什麼=ˇ= 
殺人遊戲又多一篇拉拉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