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默染生日賀文。當未來近在眼前

很多人認為,未來很遙遠,但其實...未來近在眼前。 
四年後的死神界沒什麼變化,就和四年前一樣,畢竟對死神來說,四年的歲月根本不算什麼。 
「歡迎進入死神初等部隊第三隊!」白燑和小樂站在工作室裡,以笑臉迎接今年的新隊員。 
「好久不見了~小樂學長,白燑學長。」一頭金髮的少年笑著和小樂.白燑打招呼。 
「欸?朔,是你啊...響?還有溫預也在!」沒錯,即使過了四年,朔的頭髮還是金色的,耳朵上兩個圈圈。 
「喔...這麼巧,前水果糖成員都被分在同一對啊?」 
骮歆剛到死神協會,頭髮看就知道用了大量的髮膠,眼睛上無度數的紫色隱形眼鏡。他和小樂國中同班三年,以前也是水果糖成員。 
「各位!」紫音走進辦公室,手上拿著任務單。「這是初等部隊的任務單,有的期限快到了。」 
「嗯!謝啦~紫音姐!」小樂接過任務單,即使過了四年,笑容還是一樣耀眼。 
「不要亂叫。」紫音轉交完任務單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小樂看著任務單的任務,有的竟然只剩四天!?「響和骮歆還有...一樣是新進的小祿一起去,隊長骮歆,明天出發。」 
「呃...這麼快!?」小祿拿著任務單,沒想到才剛成為對原就馬上要去出任務了。 
「恩,早點習慣比較好啊!回去準備一下吧!」 
+++ 
啪滋啪滋! 
平底鍋發出啪茲的聲音,上面放的是蛋餅,還有陣陣的蛋餅香飄出。 
「零式,放手...」響一手握著鍋剷,一手握著平底鍋,肚子上多了兩隻手,那是零式的。 
經過四年,零式的美艷再度加倍,金髮比以前長一點點,所以在髮尾的地方綁了小小一撮頭髮。 
「零式...你這樣我行動很不方便。」響想辦法推開零式,但零式還是緊緊抱著,死都不放開。 
「阿~響抱起來好舒服喔...」零式用臉頰在響的被上磨蹭,響覺得沒什麼,應該說,習慣了。 
看著響,零式的手開始不安分的往下摸。 
「停...等一下啦!零式!我等等還要去出任務!而且是第一件任務!現在不要...」響掙脫零式,把煎好的蛋餅裝在盤子裡跑出客廳。 
「就因為以要去出任務啦~這樣的話會有兩天看不到響欸...」零式皺著眉頭走到客廳吃蛋餅。 
「等我回來在說。」響很快的吃完,穿上死神初等部隊的制服跑出門。 
零是坐在客廳,看著響的背影。「意思是...等你回來就可以...」 
+++ 
「好了嗎?要出發嘍!」 
骮歆站在最前面,他的手臂上有個紅色的臂章,上面寫著白色的字,小隊長。順帶一提,小樂和零式都是大隊長,在制服胸前就有寫。而小隊長是隨機的,小隊也是隨機搭的。 
響和小祿點點頭,展開純黑色的中型翅膀...跟四年前的比起來大了一點。翅膀輕輕一拍,三個人...不,三個死神飛向人間。 
「嗚哇啊~媽媽...媽媽!」 
一個男孩趴在媽媽身上痛哭,媽媽全身上下都沾滿了血跡,靈魂已經在脫離了。「我們的任務是他嗎?」 
響發出疑問,沒錯!不過...不過這個時間點太怪了吧?不是應該還要三天嗎?怎麼會這麼早就!? 
「遭了!有魔物靠近了!快把魂勾走!」骮歆率先衝下去擋住魔,響和小祿也衝下去準備勾魂。 
手伸到頭上,幾秒鐘的時間,手上多了一把純黑色的鐮刀。輕輕的將鐮刀揮下,媽媽的靈馬上被勾走。 
「骮歆學長!我們這裡好了!」響拿著魂珠(人魂被勾走後都放在這樣的容器裡,方便帶走。),舉起手給骮歆看。 
其實,避免戰鬥是死神守則中的一項,把人魂安全的帶回去比較重要。 
「好!快走吧!」骮歆解除對魔的攻擊,轉身和響還有小祿飛上天。其實,他本來還想留下來好好教訓那個魔。 
但還是以保護人魂為優先。 
「...響!小心!」魔竟然也有翅膀,還追了過來打向響。 
碰!!! 
紅色的液體噴出,響的右手臂劃出一道很深的傷口。其實剛剛那擊是足以斃命的,只是響靠著他的反射神經躲過要害。 
「嗚...」響抓著手臂,血緩緩的流下...該慶幸他沒有繼續噴? 
「響,沒事吧!?」小祿看到響的血,驚慌失措的接過魂珠。「骮歆隊長!響流好多血!」 
骮歆轉身。「死亡魔法攻型45%,特殊技能!水砲!」 
碰的一聲,一團很大的水球飛快的射向魔,撞擊的那一瞬間魔倒地不起。「快回去!響需要治療!」 
+++ 
「響!你沒事吧!?」 
零式衝進病房,看到響坐在病床上吃冰棒。「響...?」 
「阿...零式。」響看到零是進來,一口將冰棒塞入嘴裡。「我沒事阿,被打到的瞬間我用了死亡魔法守型30%。」 
「...」零式愣在原地,劇烈跳動的心臟總算平息了不少。「我們回家吧...。」 
坐在沙發上,零式正在幫響換藥。雖然說傷勢沒什麼大礙,還是有一點點的小傷,還是要仔細處理。 
「響...」零式坐在響身邊。 
「?」 
「你不要繼續待在死神協會好不好?」 
「...」響愣了愣。「你在發什麼神經?」 
零式抓住響的手,表情很凝重。「在死神協會太危險了...」 
「你還不是?我總有一天會跟你一樣是死神高等部隊的隊員。」響轉頭看著零式,他的臉不再像以前那樣的稚氣,他已經18歲了。 
雖然如此,白皙的臉頰還是吹彈可破,零是看著這樣的響,他發現他真的真的好愛他。 
「也對!你就快點來高等部隊吧!這樣我就能跟你一起出任務,保護你!」零式恢復美艷的笑容,緊緊的抱住響。 
「到時候我就能自己保護自己了。」響躺在零式的懷裡,臉頰輕輕靠在零式的胸膛。他長的很漂亮...卻擁有男人該有的身材。 
「不。」零式用臉頰在響的肩膀磨蹭,臉笑的很幸福。「你一輩子都需要我保護,所以我一輩子都會保護你~」 
響不知不覺露出了笑容,經過四年的歲月,對死神來說似乎沒什麼,但對響來說不短了,這四年來跟零式的相處,他的笑容越來越多。 
「死神的一輩子很長欸...」響抱住零式的手臂,雖然他已經18歲了,但在零式的懷裡,他顯得很嬌小。 
「那更好阿。」 
「這是你說的喔,所以你不可以比我早死。」 
「...」零式看著響。 
「你自己說要保護我一輩子,就不能比我早死阿。」響低著頭。死神的死亡率...並不低。 
「可是我不會讓你先死。」零式說完,就把自己的頭鑽進響的懷裡。 
「阿...零式!不要這樣...會跌倒啦。」 
「不會不會~」 
碰! 
好吧...跌倒了。 
兩個人滾下沙發,倒在地上。 
「好痛...零式!」響摸摸頭,撐著地板想爬起來。但零式一手拉住響,讓他倒在自己懷裡。 
「響抱起來好舒服~」零式抱住響,用頭在響的懷裡旋轉。 
「不要這樣...會癢啦~」對後一個字還滑音...。 
「欸?響會怕養吼!那就...咕嘰咕嘰咕嘰~」零式的手指在響的身上滑動,響很想掙脫卻沒辦法離開。 
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 
兩個人似乎都很喘,躺在地板上對看。 
「呼哈...零式,躺在地板上會感冒...」響紅著臉,兩顆眼睛直值得看著零式。 
「沒關西,我可以幫你保暖。」零式呵呵的笑了幾聲,抱住響。 
響靜靜的躺在零式懷裡,是很溫暖,非常非常溫暖。 
如果可以,可以永遠...這樣躺在一起聽對方心跳的頻率。 
+++ 
「零式!不要只顧著看電視啦!」 
響拿著掃把,14歲的他怒瞪的在看驅魔少年的零式。「等等我還要去上課欸!要遲到了...」 
「那你就應該早點起床阿~」零式打了個哈欠,關掉電視。「我要去趕搞趕搞~」 
你趕什麼搞?「你...我絕對不要跟這種人一直在一起...」 
這個時候的響和零式,完全想不到,他們會有這樣的未來。 
------------------------ 
人說~未來是不可預測的欸... 
這是"默染" 大大的生日指定文喔!希望你會喜歡XD 
在此,小夭祝; 
生日快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