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6最愛的並盛市

雲雀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風景,到處都是華麗的哥德式建築。 
他懷念,懷念以前的接到,懷念日本,懷念並盛。 
其實,一直到七年前他還是住在並盛,但因為成為彭哥列正是第十代雲守,要待在本部。 
「怎麼啦?雲雀。」 
山本突然從後面抱住雲雀,把自己的臉跟他貼在一起。「想念並盛嗎?」 
為什麼他每次都能猜那麼準? 
雲雀很不客氣的白了山本一眼,用雙臂稱開山本的手。 
「不想聽嗎?」山本燦笑。「我是帶著好消息來找你的喔。」 
「好消息?」雲雀轉過頭看山本,後者露出超級陽光的笑容。 
「我接到一個任務,是要回日本勘查,保護並盛的基地。」山本的笑容突然溫和了下來,感覺很溫暖。「雲雀也很想回去吧?我們一起回去吧。」 
「……」雲雀很明顯的愣了一下,是阿,他一直很想回去看看……只是沒想到那個山本竟然會知道他的想法。 
看到雲雀並沒有拒絕,山本拍拍雲雀的頭。「好了,來整理東西吧。」 
雲雀並沒有針對剛剛山本拍他頭的事情不高興,只是轉身開始整理一些生活用品。 
但整理到這裡他才發現,其實他的東西並不多,幾乎都是日式的物品,而那些東西在日本也買的到。 
或許……他的心一直一直都還在並盛吧? 
××× 
「是嗎?那你們要小心一點喔。」 
阿綱露出淺淺的微笑,拿出兩張機票放到桌上。「其實我早就猜到山本會帶雲雀一起回去了。」 
「哈哈!阿綱不想回去嗎?」山本接過機票,一手輕輕摟著雲雀的腰,後者則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阿綱微微的搖搖頭,臉上還是那個淡淡的微笑。「現在……不是回去的時候。」 
瞬間,所有的空氣變的很沉重,沒有人再開口,而山本也摟著雲雀走出阿綱的辦公室。 
「……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麼單純。」 
坐在飛機上,雲雀一手撐著臉頰,看著窗外的風景。「澤田要我們回來……應該另有目的。」 
「我也這麼覺得--」山本伸個懶腰外加打哈欠,轉頭看著雲雀美麗的側臉。「阿綱他總是可以想的很遠……他可能有什麼打算吧。」 
「……」雲雀沒有再搭話,只是看著窗外。 
窗外的風景很美,太陽不大,只是發出微弱的光芒,雲一朵朵的孤立飄著,綿綿細雨若隱若現的……這就是天空。那--如果沒有天空,這些是不是也不見了? 
不知道看了多久,雲雀睡著了,睡的很沉。 
山本讓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撲鼻而來的是雲雀身上特有的香味,最後--山本也睡著了。 
××× 
「阿--好久沒回來了,連空氣都讓人懷念呢!」 
山本舉起雙手呼喊,旁邊的雲雀已經想當做不認識他了。「吶~雲雀,好不容易回來了,開欣一點嘛!」 
「……」雲雀往旁邊娜了幾步,一臉"我認識你嗎?"的表情。 
「雲雀不要這樣嘛……對了,我們先去基地一趟吧,東西放好了在出來逛逛!」山本露出微笑,一手牽住雲雀的手,直接走出機場。 
「等……山本……」雲雀左看右看,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在看他們兩個……哪有男人會在大白天大庭廣眾之下手牽手的阿--!「放手。」 
「雲雀,不要在意他人的眼光。」山本沒有放手,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也不像是在笑……但因為他背對著雲雀所以他看不到山本的表情。 
雲雀沉默了,沒有甩開手,而是任由山本牽著他。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連牽手都讓人臉紅心跳,不過就是牽手卻有股暖意從手掌蔓延全身。 
兩人的步伐越來越快,進入森林後馬上就到了基地入口。 
山本拿出匣子,將冒著火焰的戒指插進去,馬上天空就下起豪大雨,卻只有這一部分而以,其他的地方都是晴天。 
在雨中看見了入口,兩人快步的走進去。 
「哈哈!其實我一直覺得這個機關做的挺好的。」山本露出笑容,因為剛剛要使用匣子而放開了雲雀的手,現在雲雀不給他牽了……。 
「……還可以。」雲雀看著基地裡的設備,輕輕的說。 
兩人都到客房把行李放下了,山本很歡樂的衝到雲雀的房間,連敲門也沒有的直接撞開。「好了!雲雀,我們出去逛吧!」 
正在整理東西的雲雀皺眉,白了山本一眼。「為什麼我要跟你去逛?」 
「因為我們是情侶啊--」山本非常直接的說出兩人微妙的關係,走向前拉住雲雀的手。「走吧。」 
原本皺眉的雲雀頓時紅了臉,馬上轉過去,為的就是不想給山本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聽到對方這樣講,他的心裡竟然有股熱意。 
就在山本牽著雲雀的手要出房門時,雲雀停下了。 
「……你東西有整理嗎?」雲雀減短的問。 
「嗯?你說行李嗎?納沒關係拉,回來在慢慢整理就好了。」山本不以為意的笑著。 
「不行,東西整理好,不然別想要我跟你出去。」雲雀堅持。 
山本愣了一下,其實……他家可愛的雲雀偶爾會有讓人搞不懂的堅持呢。 
「好好,我去整理……可是東西很多會很久,雲雀一定要等我喔!」每次只要雲雀有堅持,就非得去做不可……不然就真的別想帶他出門了。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真的很長,等到山本東西都整理好,已經下午五點多了。 
即使整理東西一整天,山本精神還是很好。 
「雲雀,走吧。」 
才剛開門,山本就看到穿著和服的雲雀瞪著他。「雲雀……你……」 
「今天有祭典。」雲雀起身走到門口和山本擦身而過。「要開始了,快點。」 
山本還是愣在門口--剛剛他看到什麼?真是美到爆啊! 
心臟跳動的頻率整個加快了,山本轉頭跟上雲雀的腳步,從背後看上去,美麗的線條更讓山本的身體微微發熱。 
這個祭典會很好玩。 
××× 
人很多,每個人幾乎都是情侶一隊隊的出來。 
左右都是攤販,幾乎都是常見的撈金魚、射水球、棉發糖、巧克力香蕉等……這些都和以前一樣。 
所以,這裡都沒變呢。 
輕輕的,山本摟住雲雀的腰。 
雲雀轉頭狠瞪了山本一眼,山本不但沒有放手,而是摟的更緊了。 
「今天的雲雀好美,好想一口吃掉。」山本看著遠方,笑著說出可怕的發言。 
「……咬殺。」 
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山本被雲雀不知道哪來的拐子打趴,之後雲雀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是真的很美嘛-- 
山本在內心吶喊著……。 
人潮開始往其中一個地方移動,因為煙火大會即將開始。 
這裡的煙火從以前就很有明,而這個景點也只有在並盛土生土長的人才會知道。 
雲雀站在樹林裡,坐在某個小山坡的邊緣,放眼望去就是一大片天空……深藍色的天空。 
「阿……雲雀果然在這裡呢。」山本冒出幾滴汗,微微的喘著氣,看的出來他在找雲雀找到現在。 
雲雀撇過頭,看著深藍的天空,突然,天空綻放出七彩的花朵。 
煙火非常的漂亮,一個個接著在天空中盛開,顏色不斷變換,完全沒有休息的綻放。 
山本走到雲雀身邊坐下,看著煙火綻放的天空……要是沒有這深藍色的天空,煙火還會一樣漂亮嗎? 
「很美吧?雲雀……」輕摟著雲雀的腰,讓雲雀靠在自己身上。 
雲雀的身子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放鬆了,輕輕的靠著山本的胸膛,感受著他的心跳。 
其實,爾偶這樣也不錯。 
山本低下頭,輕輕的吻上雲雀豐腴的嘴唇。 
他們的唇舌交纏著,心跳其實很慢,給人一種與以往不同,一種平靜的感覺。 
後面的煙火繼續綻放著,兩人的唇也完全不打算分開。 
××× 
「山本。」 
雲雀坐在沙發上,他們已經回基地了。 
「嗯?」山本光著上半身,頭上蓋了條毯子就坐到雲雀身邊,熱氣還從身體周圍散出。 
「……你不想回去?」雲雀低聲的問。 
是阿,他很想回去。 
山本露出溫柔的笑容,望著雲雀。「好難得雲雀會注意到呢。」 
「……」雲雀皺眉轉過頭,似乎是不想再注意這種事了。 
山本還是笑了笑,起身走到房間穿件衣服就走到基地出入口。「我出去一趟。」 
看著山本離開的背影,雲雀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跟上去了。 
雲雀遠遠的身著,山本並沒有察覺。 
最後,山本停在一家壽司店前面,而那間壽司店有點古老,有灰塵和蜘蛛網,看來是很久沒有人使用了。 
拿出口袋的鑰匙,山本走進去,走進那個老闆不會再回來的壽司店。 
山本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把玩著已經有點鈍的殺魚刀……因為沒開燈,看不出山本的表情。 
雲雀突然走進去,走到山本身邊。 
「雲雀果然跟著我呢。」 
「你果然早就知道了。」 
沒錯,山本早就知道雲雀跟著他,雲雀也早就知道山本發現他。 
但他們兩個都诶有說破,只是一起來到這裡。 
這裡充滿回憶。 
「其實也應該回並盛中學看看喔?」山本笑著看向雲雀。「明天再去吧。」 
雲雀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這裡是他們充滿回憶的地方--並盛。 
所以即使義大利的本部還是哪裡的分部被毀掉都沒關係,唯獨……並盛他們會守護。 
即使以性命去換取。 
--------------------- 
呃--這篇的人物個性不知道有沒有扭曲(希望沒有=ˇ= 
他們回並盛嘍,阿綱打算做什麼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