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03吃醋

「阿...好痛...」不知道第幾次了,張開眼睛都是這個景象。 
「啊?迪諾老師,你醒啦?」保建室的老師,同時也是全校"男性"的偶像。 
「恩...田老師,又拜託你了...」迪諾苦笑,看著全校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包他換繃帶。 
「到底是怎麼受傷的?」一天平均報到三次。 
「呃...並盛的樓梯跟我不合。」當然是被恭彌咬殺的...真是的,恭彌都不坦率一點...。 
「那個...迪諾老師,你明天有事嗎?」田低著頭,迪諾正要回答,馬上看到站在門口的雲雀。 
「恭彌~♥」迪諾滿臉笑容的衝過去擁抱雲雀,當然下場就是二度創傷。就再這時,田知道迪諾的傷是怎麼來的了。 
+++ 
「欸~恭彌...」迪諾緊緊跟在雲雀身後。「你怎麼了?幹麻不理我?恭彌~」 
「...」雲雀回頭,用著"敢再叫就咬殺"的表情瞪著迪諾。「你不是要出去,快去,不要跟著我。」 
「出去?你是指跟田老師嗎?」迪諾說完,看了時間後發現真的到約定時間了,轉身就跑開。「恭彌~明天見了!」 
「...」 
雲雀看著迪諾跑開的背影,心中有股莫名的憤怒。 
「阿~這部電影真好看!」迪諾走出電影院,伸伸懶腰,看著身旁的田老師。「謝謝你來找我看這部電影!」 
迪諾的笑容深深打動了田老師,臉上的暈紅不退,在一瞬間的天旋地轉後,失去了意識。 
迪諾抱著她,走向阿綱家。 
「欸欸!?田老師!?」阿綱驚訝的大叫,全校男人最想侵犯的對象票選冠軍,保健室的田老師!?「為什麼田老師會跟迪諾先生...!?」 
「我們只不過去看個電影,田老師好像發燒了,可是我不知道她家住哪哩,所以...」迪諾微笑的看著阿綱。「就讓田老師住一晚吧!」 
一個迪諾還不夠? 
「只能一晚喔...」 
真是討厭好說話的自己!!! 
果然,昨天的事情已經在學校傳開了,甚至還補充了一些根本沒發生過的事。去看電影說成在電影院亂搞,因為田老師昏倒了一起住在阿綱家,被說成是迪諾用藥迷昏田老師在帶到家中性侵。 
田老師不排斥這種話題,被誤會她其實還滿開心的,所以什麼也沒解釋,迪諾則是本來就不太聽週遭的人談話,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 
「欸,恭彌~你到底怎麼了嘛?不要不理我拉~」迪諾跟在雲雀身後,雲雀頭也沒回的走在前面。 
「迪諾老師!」田老師跑到迪諾面前。「我定的藥物送來了,不過我拿不動,可以來幫我嗎?」 
又來了,這種厭惡感。「跳馬,我有話跟你說,不要去。」 
「...」雲雀終於開口跟他說話了!?迪諾呆了一下。「等一下,恭彌,我去去就回!」 
說完,迪諾旱田老師一起離開。 
「那個死跳馬。」 
「就這些了?」迪諾放下最後一個箱子。「那我先走嘍!」 
「呃!等...等一下!」田老師拉住迪諾的手腕,突然因為重心不穩向前倒,就這樣,好巧不巧的,嘴唇緊密的碰在一起。 
經過的雲雀目睹這一瞬間,沒有前奏沒有結尾,就這麼剛好只看到這一段,剩下的自己想像。 
心中的無名火又冒出來,雲雀沒發現自己現在皺著眉頭還爆筋,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 
「真是的,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恭彌都不理我...」迪諾吃著便當,坐在學校頂樓,他身邊的是阿綱獄寺和山本。 
已經三天了,雲雀完全不甩他,連咬殺都沒有,反倒是田老師最近一直找他,害他沒有辦法去找他的恭彌。 
「那傢伙不是一直都不理你嗎?什麼最近...」獄寺吃著便當,不時防禦山本可能會搶走他的雞腿。 
「哈哈哈,雲雀本來就是這樣啊!」山本爽朗的笑了幾聲,眼明手快的瞬間夾走獄寺護的要死的幾腿。「雞腿我要了!」 
「喂!棒球白痴!還給我!」 
「不要!」 
迪諾看著小倆口吵架,不禁感慨。「我哪天才能跟恭彌到這個地步?」 
這樣很好嗎?阿綱愣看著眼前沒一個正常的人。 
午餐時間結束,迪諾一如往常的到會課室換衣服...其實會客室非常之好用,不但有衣櫥有床還有浴室,也因此迪諾都會偶爾在這裡洗澡兼換衣服,類的時候會來睡覺,只是睡到一半會被咬殺就是了。 
「欸?」迪諾把衣櫥全都翻了出來,意外的找不到...「我的內褲勒!?」 
在百般的無奈下,迪諾決定先買好內褲在洗澡走出會客室,無言的是,鞋子也不見了。 
「不會吧!?我剛剛才脫下來的啊!誰在惡作劇啊?」找不到鞋子找不到內褲現在怎麼辦? 
「唉壓!迪諾老師?」田老師剛好經過,借了凡布鞋給迪諾,雖然穿了腳很痛,但不穿能怎樣? 
當然,迪諾的哀事還不只這些,到教室後發現桌上的講義不見,要回家法拉力鑰匙不見,中午吃飯發現便當不見,鞋子穿幾雙不見幾雙,最後連襪子也不見了,內褲也是買幾件不見幾件。 
「唉唉...又被罵了...」迪諾走出校長室,因為這幾天頻頻出錯,加上教師公文不見,講義不見,已經不知道被罵幾次了。「最近怎麼會這麼哀阿...」 
迪諾抬頭,看到站在轉角的雲雀,雲雀看到他,馬上快步走去。「恭彌?」 
迪諾跟在後面,一直跟,跟到會客室。雲雀爬到床上,拿起枕頭和床單,床板竟然有個小門!? 
看到這裡,迪諾一不小心的發出些微的聲響,當然,雲雀聽到了,他馬上把枕頭放回去,但迪諾已經衝上去擋住枕頭,打開小門。 
小門的下面是中空的,裡面塞了很多東西。 
「恭彌...這是...?」裡面的東西有內褲襪子講義鞋子...只要是迪諾不見的東西通通都在裡面。 
「撿到的。」 
「怎麼可能啊!」迪諾看著雲雀。「你幹麻藏我的東西?」 
「反正你可以用那個女人的。」雲雀別過頭,不看迪諾。「而且我是撿到的。」 
「...」那個女人?是指田老師嗎?難道說...「恭彌...你在...吃醋?」 
雲雀回頭,瞪著迪諾。「我沒有。」 
明明就有。迪諾看著雲雀,一直一直看著,直到雲雀的臉頰浮出淡淡的,淡淡的暈紅。 
竟然還藏我的東西?真是...「太可愛了...」 
「跳馬!」殺氣直逼迪諾,雲雀的拐子瞬間出現,眼看就要打到了,卻又停了下來。 
「?恭彌...?」已經做好萬全的被咬殺準備的迪諾,疑惑的看著舉著拐子,遲遲不落下的雲雀。 
如果他再受傷,不就又要去保健室了? 
雲雀放下拐子,轉過頭。 
迪諾意外的猜出他的想法,開心的笑了幾聲,從背後抱住雲雀,緊緊的抱著。他很開心,雲雀竟然會為了他吃醋!?還用藏東西這種方法報復?實在是太可愛了。 
「死跳馬,放手!」雲雀生氣的想推開迪諾,但在意外的發現,迪諾的力氣很大,無法掙脫。 
「恭彌不知道對吧?其實,我有把羅馬力歐作成的人偶帶在身上,所以跟部下在的時候一樣喔。」迪諾邊說,手開始伸進雲雀的衣服裡,輕輕的碰觸粉紅。 
「你...!放開我!」雲雀拿出拐子,想咬殺迪諾,但拐子卻被迪諾的鞭子緊緊纏住,雙手也順便了。「跳馬!」 
「恭彌...」迪諾吻住雲雀的唇,舌頭闖進他的嘴裡,手也沒停止的撫摸,慢慢的下滑,舌尖挑逗著剛搓揉過的地方,手則是順勢下滑到屁股,慢慢的撫摸。 
「哈阿...放開我...跳馬!」雲雀倔降的不發出聲音,身體掙扎,因為手已經沒用了,改用腳猛踢。 
噗嗤! 
一道鮮血,是迪諾的。雲雀狠狠的在雲雀的手腕上咬出一個印子,鮮血緩緩的流下。 
迪諾停手,只是抱著雲雀。沒多久,迪諾睡著了,鞭子也理所當然的鬆開了,雲雀沒有把迪諾叫醒,只是這樣,就這樣躺在床上,一起睡著。 
-------------------------- 
差點! 
本來是下一篇才要出現的東西差一點點就要給他先出現了=ˇ= 
雲雀好可愛,這是個人感觀XD 
個人超愛雲雀受的配對,不管跟誰,受就對了! 
不過師傅卻主張雲雀總攻=ˇ=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純情羅曼史 線上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