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王子遇見青蛙。08無法取代的

「呃……」 
弗蘭張開眼睛,拿起放在旁邊的青蛙帽戴上後爬出帳棚,馬上就看到其他人已經在吃早餐兼洗臉。 
「小青蛙醒啦?王子正要去叫你呢~」貝爾一邊洗臉,一邊整理衣服。「水是剛剛叫人去河邊運回來的,只有一桶,很快就用完嘍~最好快點。」 
「喔--」弗蘭揉揉眼,睡意還是很重的跑到水桶邊洗臉。 
「貝爾王子大人~」年紀最小的女孩開口了,拿著一串肉串跑到貝爾身邊。「這是狂暴山雞的大腿肉喔,很鮮甜很好吃!」 
「嗚嘻嘻~那王子就不客氣了~」總該說聲謝謝吧?不過大家都知道,說謝謝他就不是貝爾王子大人了。 
十二個人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感覺一點也不像是正在出任務。 
就在大家看似很鬆懈的時候,貝爾揮了一下手,沒多久就在遠處聽到了哀嚎聲,但哀嚎聲沒有持續很久,很快就停了,之後就完全沒有聲音。 
「嗚嘻嘻~正中紅心呢。」貝爾笑著,站起來。 
「恩~沒想到能找到這邊來。」女人也站起身,隨著女人的動作,其他人也紛紛站了起來,隊後站起來的是還一臉疑惑的弗蘭。 
「是敵-軍?不可能-吧?」弗蘭還是一臉疑惑。「他們不可-能知道我們的行-蹤才對呀……」 
「嗚嘻嘻~王子也不知道,不過既然來了也沒辦法~」貝爾露出天真的笑容,往上一跳,馬上站到某個很高的樹上。「戰鬥開始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拿出自己的武器,往上跳起,站在樹上。當然,弗蘭也不例外,雖然他是第一次出長期任務,不過沒有一定的實力怎麼進瓦利亞?甚至是守護者? 
眼尾掃到人影,貝爾當機立斷,拿出數十把匕首射出,瞬間把人影打下,又一個轉身踢飛偷襲者。 
「嘖嘖!人數似乎不少!」女人和年紀較小的女孩站在一起,四處張望。「好像來了三十個……好像還在增加!」 
「會匣子的高手有幾個呢~?」貝爾笑問。 
「最少也有五個!那五個很強,實力跟我們差不多,其他都是閒雜人等……又多兩個高手了!」女人最厲害的就是過人的眼力,就算遠遠的一點點目標的殘渣都能找到。 
這下不太妙了,他們一共十二個人,而對方雖然都是閒雜人等但高手不斷增加,這下可能會有些吃緊。 
「嗚嘻嘻~先解決掉強的!」 
「是!」 
整齊劃一的聲音傳片整個森林,一轉眼間,十二個人,除了貝爾和弗蘭,全都消失了。 
「嗚喔!默契好-好喔!」弗蘭不禁感嘆,團隊默契這麼好的小隊可不好找呢! 
「好了~我們也要上了~」 
才剛說完,一把大刀就向貝爾砍來。「我要為我姊姊報仇--!」 
「嗯?」 
貝爾根本不想理他……其實就算想理他,壓根忘記昨晚的事的貝爾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畢竟他手下的亡魂這麼多,每個人都記得?別開玩笑了。 
左閃右閃的,貝爾一邊閃多一邊把匕首射往在旁邊看的敵人。 
「跟我對戰還有時間管別人?」少年皺眉,認為貝爾看不起他,他出匣子放出大輪刀,輪刀還放出紅色的火焰。「去死吧!」 
貝爾一個微笑,向後倒然後回到地面上。 
喊著要幫姊姊報仇的少年當人也跟著跳下去,就在他要出手時,卻發現手不能動了。 
「什、什麼?你做了什麼!?」少年氣急敗壞的想掙脫,卻發現越是用力掙脫,身上就越多傷口……就像是被刀子割開一樣的傷口。 
「嗚嘻嘻~不要亂動比較好喔~那是鋼線,亂動會斷手斷腳的~」貝爾講的雲淡風輕,好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的輕鬆自然。 
少年頓時不知所措,動也不行,不動等於等死……動了還是死阿阿阿-- 
「王子不會這麼快殺你……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行蹤的?你們看起來應該不是列德家族的人……你是誰呢?」貝爾笑著,手上的匕首折射著很難得照下來的太陽光,銀色的皇冠微微發亮。 
少年頓了頓,眼神充滿了殺氣。「我們是暗殺集團,拿錢辦事。」 
「咦?同行嗎?」貝爾又笑的更加天真純真,少年看到,心想貝爾可能會因為是同行而放他一條生路? 
但事實總是很殘酷的。 
噗嗤-- 
濃稠的鮮血四濺,幾十把匕首全都插在少年身上、臉上……手腳也有,簡直就像一個……仙人掌。 
「嗚嘻嘻~王子每次出任務的樂趣就是把當地的殺手殺光光喔~一次不殺都會覺得很可惜呢……能被王子插也是你的榮幸喔,嘻嘻~」 
「貝爾前-輩,對方又-派出一大群人了欸,殺多-少來多少,根本就沒完沒-了。」弗蘭跑到貝爾身邊,報告現況,一面抱怨。 
就在兩個人交談之際,遠遠的就聽到爆炸聲往他們撲來,接近的速度非常的快。 
碰碰碰碰-- 
爆炸聲接連響起,黃土紛飛,樹木倒塌。 
「真是的~他們都不擔心森林破壞嗎?」貝爾笑了笑,在森林間飛躍,身邊的弗蘭則是不時回頭看看那慘不忍睹的景象,嘆口氣說;「現在綠地都-這麼少了說。」 
一邊笑著,貝爾拿出匣子,將冒著火的戒指插入匣子,一隻圍繞著嵐之火的貂出現在貝爾肩上,長的和貝爾簡直一模一樣。「嗚嘻嘻~去吧!嵐貂~」 
聽到命令下來,嵐貂從貝爾肩上躍起,混進爆炸之中,一瞬間,森林成為火海。 
「貝爾前-輩,你才是最無-視森林破壞的人欸……」弗蘭望著火海,火的紅橘光映在兩人的臉上。 
其實這非常非常壯觀、美麗。 
隨著火勢漸漸變大,森林裡哀聲連連,除了咒罵和慘叫,還夾雜著髒話。 
「其實早-這樣不就好了?剛剛打-老半天……。」弗蘭也懶的回頭了,繼續跟著貝爾在樹上飛躍,遠離火災地點……是說要不要叫救護車? 
就在弗蘭正在亂想時,幾個人跟上了他們的腳步。 
「喔喔~貝爾王子大人真聰明!這樣做多簡潔啊?」女人跟上他們兩個,身上一點傷都沒有……不對,連灰塵都看不到。 
「可是森林破壞的好嚴重喔,小動物們要去哪裡住呢?」女孩皺眉,一直回頭看,但也沒因此落後大家。 
「……我說,我們是殺手欸,你心疼小動物幹麻啊!」一個看似和貝爾差不多年紀的男子看著女孩,臉上隱隱約約看見幾條黑線……。 
「咦?小動物是無辜的阿~」女孩用極度無辜的表情看著男子。 
「貝爾前-輩,天空……。」弗蘭完全無視於後面越扯越遠的爭吵,拉拉貝爾的衣角。 
聽到這句話,吵架的人馬上停止了沒有做聲,抬頭專注的看著天空。 
沒多久,天空"嘩 - -"的一聲下起大雨,一切來的太突然,所有人都在瞬間變成落湯雞。 
弗蘭回頭去看剛剛的火海,果然都已經快熄滅了,冒出跟剛剛不一樣的白煙。 
「有-追兵。」 
「嗚嘻嘻~不只喔,前面也有一堆呢~」 
聽到貝爾和弗蘭的話,其他人猶豫了一下,做了適當的打算。「貝爾王子大人,我們分頭吧!」 
「王子大人,我們到前面去迎擊,您和弗蘭大人就在這裡迎接追兵……如何?」一個四十幾歲的青年提出看法。 
「嘻嘻~好阿,王子要和小青蛙留下來把那些傢伙都做成仙人掌~」貝爾很欣然的接受了提議。 
幾個人互相點個頭,和貝爾、弗蘭道別後往前方邁進,只有被爾和弗蘭留下來。 
沒多久……真的沒多久,大概只有五分鐘左右,一拖拉庫的追兵全都圍了上來,數量真是不小。 
「哇-阿,人真多……不對,是錢真多……。」弗蘭望著眼前的一大群人。「這些人雖然都不是頂級的,請這麼多還是很花錢的吧?」 
「王子哪知道?不過看來目標不在這裡……就代表說目標是混在前面那一群裡面嘍?」貝爾笑了笑。 
看到這兩個人完全忽視了自己,幾個圍上來的人已經氣的衝上來,但全都一一被打回去了。 
很快的,雖然人來的多,但沒有半個贏的過貝爾或弗蘭一半的,很輕鬆的就能擺平。 
一直到對方全軍復沒,貝爾才轉身問弗蘭;「你應該有匣子吧?幹麻都不開呢?害王子好想知道裡面的東西……。」 
「……帶著這個青-蛙帽手舉不高啊,Me要有固-定的姿勢開匣。」弗蘭聳聳肩,接著開口;「那前-輩幹麻一直要Me帶-著這個青蛙帽呢?」 
貝爾很理所當然的說;「因為你是代替瑪門的位子阿~」 
這句話是無心的,弗蘭知道,但心裡不免有點酸酸的……有種很奇怪,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嗯?小青蛙怎麼了?」看到弗蘭愣住沒有說話,貝爾呼喊了幾聲。 
弗蘭還是沒有回應,那句"因為你是代替瑪門的位子阿~"一直在他腦中回蕩,怎麼甩都甩不掉。 
沉默了一段時間,一直不說話的弗蘭開口了。 
「前面不-是還有敵人?走吧。」 
貝爾先是一愣,但發現弗蘭已經很快的先走一步了,自己又連忙跟上去。 
一路上,一直很多話的弗蘭完全沒有說話,這讓貝爾很不習慣,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弗蘭到底是怎樣。 
很快的,前面有一群人正在亂鬥。 
弗蘭馬上衝過去,一個拳頭打地板,整個地板裂開,第熱冒上來,許多人慘叫著倒下。 
「咦?弗蘭大人?」眾人回頭,馬上就知道剛剛的幻術是弗蘭用的。 
弗蘭一樣沒有坑聲,走向任務單上的人,每走一步,地板就裂開幾條裂縫,第熱冒出的煙四處亂竄。 
一瞬間,弗蘭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到手的匕首插入那人的心臟。 
看到弗蘭這麼火大,大家除了疑問還是疑問,連貝爾都一臉錯愕自然沒有人會去問他。 
「貝爾前-輩。」 
貝爾轉頭,看著弗蘭的背影。「你真-的這麼喜歡瑪門前-輩嗎?」 
「恩,喜歡阿。」 
完全沒有考慮的答案,根本沒有斯口就脫口而出的答案,而在場的其他人尤其是兩個女生都因為這個再自然不過的答案為弗蘭難過。 
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答案,弗蘭完全不管貝爾在後面叫,直接跑離所有人,而其他人也很識相的沒有追過去。 
在弗蘭跑掉的那一瞬間,貝爾的心臟好像抽痛了一下……還隱隱約約的看到落在地上的水珠。 
---------------------- 
喔喔王子你太傷人了! 
不過這是無心的所以王子沒有錯(喂! 
喔喔小弗蘭你要撐下去!一定要讓王子愛上你呀!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