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之User。P86過去

「青羽,相信我,這招你絕對能用。」 
這裡是純白的空間,水城站在青羽面前,全身上下都被刮傷,衣服也被劃破了好幾個洞。「只要你繼續熟練它,一定能成為很強的絕招。」 
「老、老師!你沒事吧!?」青羽一看到水城全身的傷,馬上衝向前,露出擔心的神情。 
水城只是笑了笑。「這點傷不算什麼,倒是你,這招真的很有威力。」 
「對不起……」青羽低頭,不敢看水城身上的傷。 
「幹麻?你應該笑阿,這下有絕招能用,勝利就不會這麼渺茫了。」水城的口氣很溫和,就像是哄騙小孩子一樣。「好啦~現在很晚了,我們去睡覺吧,明天還要早早起來修練喔。」 
說完,水城就收起了空間,原本純白的四週變回房間的景色。 
「早點睡吧,晚安。」 
「晚安……」 
水城走出青羽房間,正要走回自己房間時,一個轉角,他遇見了青羽的媽媽。 
「奈……伯母。」 
青媽微微的一笑,一手抓住水城的右手。「你怎麼受傷了?跟我到客廳來吧,我幫上藥。」 
水城愣了一下,苦笑著想拒絕,卻在說出口之前就被青媽拖到客廳了。 
「坐好,別亂動喔。」青媽還是微笑,她伸手脫去水城的上衣,幫他上藥。 
要擦下去的瞬間很刺痛,但過幾秒後冰涼的感覺就出現了。 
兩人沉默許久,一直沒有人開口。 
水城低著頭,他看著青媽的臉,眼神很複雜,完全不知道他要透露的情緒是什麼。 
「伯母。」 
「嗯?」 
青媽沒有抬頭,只是應了一聲。 
「你都不會擔心嗎?」這件事情水城疑惑非常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問出口。 
「擔心什麼?」 
水城微微皺眉,好像在考慮什麼,許久才開口。「我們這樣,天天請假,每天都不在家,回來都帶著傷……」 
青媽又笑了,水城的傷口已經全部上了藥。 
「當然會擔心阿。」回答的很理所當然,好像是在說今天下雨了呢這種語氣。 
「那……為什麼……」 
「可是我不會阻止你們,我相信你們即將要做的事是對的。」搶在水城之前,青媽含笑淡淡的說著。 
水城沒有說話了,他停了很久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她總是這樣呢?" 
心中回蕩著這句話,水城看著青媽很久,都完全沒有說話。 
「嗯?怎麼這樣看著我呢?」青媽站起來,伸手搓搓水城的頭髮,淡淡的微笑著。「上好藥了,早點睡喔。」 
「……恩。」 
看著青媽離開的背影,水城沉默片刻。「阿阿……大概要跟青羽說了吧。」 
+++ 
碰碰碰-- 
撞擊聲響起,純白的空間還是一點損傷也沒有。 
「很好!青羽!」 
水城一邊向後閃躲,一邊引領著青羽。「沒錯,用風去感覺……很好!你已經越來越熟悉了!」 
之後又對打了一段時間,青羽先停下來了。 
「老師……一直練這個,不練絕招行嗎?」青羽一臉疑惑,皺著眉頭詢問。 
「這個必須熟練,絕招只要在最後練個幾次就行了,因為這招要耗用你非常大的能力,所以非必要當然是不用最好,不然用了就沒有後路了。」 
「喔……」 
之後又練了一段時間,眼看清羽越來越熟練,也接近中午了,水城停下來要青羽休息一下,拿出青媽早上給的便當。 
「青羽,來吃吧。」便當的菜色非常豐富,可以說所有營養都有了。 
除了可愛的小章魚熱狗,還有淋上起司醬的花椰菜、奶油馬鈴薯泥、五榖飯、煎蛋捲、酥脆的炸豬排等……還有排骨湯這種營養超高的高湯。 
「哇--今天也這麼豐盛欸。」青羽一看到菜就食慾大開。 
其實他已經不會覺得很累了,要他持續練一整天不休息他也很OK了……跟以前那個耐力0%的連青羽真是差了幾千里遠,以前被欺負的回憶就像是一場夢。 
「青羽。」 
水城一邊吃,一邊說著;「我在想……這件事你也差不多該知道了。」 
「嗯?什麼?」青羽沒有很在意水城說的話,低著頭吃他的午餐。 
水城放下碗筷,靠著純白色的牆壁,表情像是在回想,回想很久很久以前得事。 
「其實……我和你爸爸、媽媽和另一個人是青梅竹馬。」 
「噗--」青羽一聽到這裡,嘴裡的菜差點就噴了出來。「什、什麼!?」 
隱隱約約的記得……水城一開始出現的時候就有說了,說……他和他的另外兩個青梅竹馬都是當初最早的使用者……。 
「青羽冷靜點聽我說。」 
水城,語氣不重不輕的,想是在說一則故事,一則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我和你爸爸赤羽和另一個你不認識的人在三歲那年成了使用者,你奈緒……你媽媽他沒有。」 
「當時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成了試驗品,一直到上國小後慢慢發覺,那個時候開始就有一些我們不認識的企業想要搶人,我們也因為不知道運用能力,鬧出很多意外。」 
「一直到國中,因為我們從小就認識,我深深的愛上奈緒,而你爸爸和另一個男生都是,但我退讓了,因為赤羽那傢伙,我認為他能給奈緒幸福。但另一個男生就不一樣了,知道奈緒和赤羽開始交往時,他就生氣的離開了我們。」 
「之後在高三那一年,我們知道了自己是試用品,而且這個基因是要用在戰爭上的人體兵器,而且他們還做了20份決定注入20個孩子體內。」 
「因為我們都沒有父母,我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基本上高三後就脫離孤兒院的照顧了,赤羽和奈緒在畢業那天訂婚了,在那個氣氛很好的情況下,他們有了第一次的接觸,然後就懷了你。」 
「你出生那天,天氣非常冷,是聖誕夜,但在你出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赤羽和我卻在跟人戰鬥,打的不可開交,最後赤羽犧牲了自己,打敗了眼前的敵人,同時打壞了生化武器工廠,使武器工廠爆炸,才會有20組基因到他們體內的事情發生。」 
青羽聽的一愣一愣的,過了很久一直都沒有回神。 
「青羽?」 
被老師的呼喊嚇了一跳,才發現於來剛剛自己失神了。「所以……我不是那20組基因其中之一?」 
「沒錯。」水城勾起笑容。「所以你們之中,已能力來說,你的能力當然是最強的。」 
「咦咦?所以說我……我爸他……那我媽……」 
「等等……拜託你把要講的話在心裡整理好在說出來好不好?」 
看到青羽可愛的反應,水城忍不住在心裡笑了一下。「這是證據喔~」 
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一條白色的十字架手練。 
「咦咦?那是……」青羽認得這個手練,跟他家裡那條一模一樣,不過青羽去看到被面寫著-水城。「所、所以說那個老闆說的……就是你們!?」 
「我不知道他說了什麼……只知道赤羽是在我眼前死的,在你出生那天。他明明……說過我們四個是缺一不可的……。」 
就在水城又沉浸在回億之中時,青羽又追加了問題。 
「那……既然當時打敗他們了,為什麼現在又冒出頭了?還研究出了完成品?」 
青羽的問題才剛說出口,水城的表情馬上變的凝重了,害青羽以為自己問了什麼不該問的。 
「現在帶頭的,就是我們當初那位青梅竹馬。」 
「咦?」 
水城沒有跟青羽多說,收起吃完的便當盒戰了起來。「休息夠久了吧?剩下的時間來練絕招吧。」 
「呃……是!」 
+++ 
青媽坐在床邊,他看著一張照片,落淚了。 
「……赤羽,青羽他跟你越來越像了呢,而且他也走著你走過的路,赤羽,你會保護青羽的吧?」 
-------------------- 
風好像普遍都比較少字XD 
要嘛可以去翻翻看以前25回以下的文章,短到可憐啊! 
現在都是幾千字幾千字在打,OK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