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之User。P51肉搏戰

腳用力一蹬,加速衝向貝斯。 
一手操縱著風,一手保持平衡。 
青羽就這樣以常人無法達到的超高速攻擊。 
一擊、兩擊,連續五次的高速進攻,三次被躲開,兩次被擋住。 
「怎麼可能...你怎麼跟的上使用風的我的速度!?」 
發現自己的閃躲與攻擊,貝斯都在眼前。 
「怎麼可能!」這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速度,我是靠風的力量推進,才會這麼快的,為什麼他的反應根動作都跟的上!? 
「我不像你們能用能力直接當武器,當然要鍛鍊格鬥技阿。」 
沉沉的嗓音,他毫不遲疑的,一腳踢中青羽的肚子。 
「咕嗚...阿...」青羽趴在地上,受傷的地方不斷出血。「你到底...在說什麼...」 
貝斯停下腳步,可能只是想休息一下,畢竟他的傷也夠多。「你什麼都不知道?」 
青羽用盡力氣抬頭,看著貝斯。明明,同樣都深受重傷,他沒有能力可以用,為什麼還可以這麼強? 
「20種能力,分別是風、火、雷、水、冰、朧、刺、毒、靈、結界、爆炸、強化、詛咒、操縱、感應、變化、魔術、空間、吸收、寄生。 
其中,分成後衛型跟先鋒型。後衛型是朧、毒、靈、結界、詛咒、操縱、感應、魔術、空間、寄生。 
後衛型簡單說就是使用能力的狀態下,使用的人是安全的。也就是這些能力都是讓敵人碰都碰不到自己,在遠方觀看整個局面。 
而另外十種先鋒型是使用的狀態下,使用的人風險較大,攻擊力較強。這些能力的使用者要跟著能力一起去攻擊敵人,在第一現場用生命作賭注。 
因此,後衛型的人雖然比較安全,但只要能力被攻破,就沒有辦法保護自己了。 
但先鋒型的人不一樣,他們就算能力被攻破,還是能使用這些貼身的能力保護自己。 
而我就是後衛型的,為了以防能力被攻破,格鬥技倒是很熟練。」 
「所以同樣是深受重傷,我的格鬥能力也不會輸給你。」 
眼神一冷,拿一把匕首,射向青羽。 
「另外,除了風、火、雷、水、冰這種能力本身就是武器的種類,其他的能力再練到一個突破點的時候,都會出現一個適合這個能力的武器。以後每次使用時,突破那個點,武器就會自動出現。」 
「當然,剛剛那些就是我的武器,但為了今天這種情況,我也帶了其他輕便的武器。」 
除了匕首,貝斯的袖子裡還滑出一根根銀色的針。 
多虧了這幾支匕首,青羽有點清醒了,撐起身子,把插在背上的匕首拔出。 
「咕嗚...」又噴出一道血。 
手用力一揮,幾根細到看不見的針飛向青羽,但他真的看不到。 
風漸漸灌滿整個空間,風強烈的旋轉,針全部都被彈出。 
站了起來,原本填滿整個空間的風都聚集到青羽身邊,眼神中,透露出一點不安。 
「來吧。」貝斯和青羽同時衝向前。 
攻擊、防守搭著用,兩個人的力量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但,貝斯的速度卻超越了青羽些許。 
「最後一擊了。」貝斯扭過了青羽,瞬間繞到他身後,手上多了一把匕首。 
「我們不會讓你得逞的。」 
兩個人同時出現,一個抓住貝斯的手,一個拉住青羽。 
「拉爾!玄祐!」 
「抱歉,讓你(老大)久等了。」幾乎是同時開口的。(雖然稱呼是用不一樣的=ˇ=) 
『啪!』 
貝斯在第一時間甩開了玄祐的手,向後跳了一大步。 
「你們,怎麼會...」回頭看著插滿劍的櫃子,已經變成廢材了。 
「你以為那種鬼東西能困的住我?」玄祐轉向貝斯,極度銳利的眼神。 
一腳屈膝,用力伸直,身體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超高速飛向貝斯。 
「死吧。」一手握拳,用力一揮。 
『碰!』 
可怕的巨響,很可惜的,貝斯躲開了。 
而巨響的來源是,替貝斯被玄祐的拳頭擊中的大石板。 
沒錯,石板破碎了。一片厚五十公分,大的可以隔絕青羽家客廳的石版破了,分了好幾塊,就一拳。 
「呃...好強的破壞力,真是好險阿,選擇躲而不是接。」剛剛要是接了這一擊,碎掉的就是我了...幸好速度比他快。 
躲開的貝斯望著石板碎片默哀,也不忘大大的喘口氣。 
看著玄祐,他的傷也不輕,右手、左手、右腳、左腳,通通都各有一個傷口。 
「我還真厲害,真的沒有插到頭。」這是欣慰還是...欲哭無淚。 
一拳又一拳,原本浮在空中的物體,承受不了玄祐的摧殘而分屍。 
「切!」動作這麼快,根本打不到。如果打不中,力量再大也沒有用。 
玄祐滴著汗,咬著牙瞪著貝斯。 
從看到青羽的傷開始到現在一直沉默,沒有動靜的拉爾扶著青羽站了起來。 
「玄祐,這次的對手,可以讓給我嗎。」 
很顯然的,這不是疑問句。 
「你說什麼阿!拉...」玄祐一轉頭,看著拉爾的眼神,不自覺的把想說的話全都吞了下去。 
好危險,太危險了。 
望著拉爾的眼神,湛藍色的瞳孔好像穿透了任何東西一樣。 
全身散發出極度危險的氣息,就好像在只要站在他眼前,下一秒頭就會落地一樣。 
光是看著這個眼神,就能感受到死亡。 
他的笑容依然掛著,配上這個眼神,就像是一個冷血殺手。 
電流穿過全身,發出微微的閃光。 
「玄祐,交給我好嗎。」 
其實是很平淡的語氣,但這種情況下,平淡是最恐怖的。 
「呃...這次就先交給你了...」滴了幾滴汗。這是什麼感覺?就像是當時在遊樂島修練時,水城修練他的時候,一樣的氣息。「經驗老道...?」 
拉爾走向前,看著貝斯,表情沒有一點起伏。 
「換班?」 
貝斯無言的嘆口氣。為什麽我一個人要對付三個阿...人家還可以換班,我也要! 
「!」 
瞬間,這就是所謂的瞬間。 
沒有人發覺,拉爾站在貝斯前面,一隻手已經抓著貝斯的正臉。 
「好好的睡一覺吧。」 
『碰!』 
拉爾壓著他的頭,後腦杓則是撞在一個較薄的石板上。 
石板裂開了,石板的小削片夾雜著暗紅的血色。 
「咕嗚...」 
貝斯意識還清醒著,痛苦的發出聲吟。 
『滋...滋喀...喀...』 
毫不遲疑,在手法上,找不到任何一點猶豫、停頓。 
這次意識已經不見了。 
拉爾將電流傳至還抓著貝斯的臉的手,極高的電力由頭部至全身。 
原本應該要這樣的。 
電流在傳入貝斯腦中的瞬間,拉爾鬆手了,是被人踢開的。 
「你們好像忘了,一個小隊有四個人的事情了對吧?」 
--------------------------------- 
小夭;「拉爾好恐怖啊! 
             呃...最後救了貝斯的那位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