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4有"傷"好辦事

「看到敵軍了。」 
山本喬了一下耳機,拿出長劍,眼神銳利充滿殺氣。 
「進攻!」 
下達指令,身後率領的十幾人衝上去,趁著前面的廝殺,山本跑進敵方基地,在裡面等他的,是拿著匣子的三個人。 
「喔?會用匣子嗎?」山本微笑,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匣子。 
「哼!我先說,即使你打敗我們,還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我們不過是下人而以。」其中一個男人輕哼了一聲。 
「只要沒有你們這些下人,高層就要自己動手了吧?而且,我只是來取回我們的東西和大小姐而已。」山本爽朗的笑了笑,眼神卻還是充滿了殺氣,魄力。 
「那就等你打敗我們再說吧!」 
大吼一聲,戒指放出火焰,插入匣子。 
一道光線劃過,山本還來不及看清光線是什麼就被劃傷了右臉,流出鮮紅的血液。 
「嘖!不錯嘛!剛剛那擊原本可以了斷你的……反應力不錯!」一個身材比較纖細的男人微笑,眼睛是很純很純的黑色,一點雜質都沒有的純黑。 
山本沒有回應男人,只是將自己的戒指點燃火焰,插進匣子裡。 
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好像早就料到山本會開匣,馬上也開匣,出現了一大面土黃色的牆壁。 
山本微微一笑,放出匣子裡的東西。 
匣兵器瞬間飛到牆壁前,又迅速的飛上飛下,沒多久,牆壁竟然出現了幾道裂縫。 
「怎……怎麼可能!?我用死氣之火建成的牆竟然會毀掉!?」壯漢一愣,完全沒看到崩毀的牆壁對面的山本正朝著他衝過來。 
「喂!浩呆!前面!」 
身材纖細的男人似乎是叫著壯漢,壯漢也在瞬間回神……但還是太遲了。 
一瞬間,山本出現在壯漢面前,時雨金時快速的落下。 
壯漢閃過一擊卻躲不過第二擊,山本的劍法絀絀逼人,一擊接著一擊,完全不給對手喘息的機會。 
男人見狀,馬上趕來幫忙,不過就在他拿出大刀揮下來的瞬間,山本也轉身擋了這一擊,然後轉個身讓男人移開後又繼續攻擊壯漢。 
這是什麼樣的實力阿……? 
男人愣了一下,這瞬間感覺到自己贏不過對方。 
「發什麼呆啊!」三人之中唯一的女生大吼,拉開發愣的男人,搶過他的大刀衝向山本。 
山本閃開大刀,原本位居下位的壯漢馬上也放出斧頭匣兵器坎向山本。 
面對夾擊,山本絲毫不敢大意,只是左右閃躲,在適時的時候攻擊,雖然沒有佔優勢,但也不處於劣勢。 
男人馬上回神,開了另一個大刀的匣兵器衝過去,一下子就變成了三打一了。 
山本微微的笑了一下。 
瞬間,除了山本以外的其他三個人的武器通通消失了。 
「咦!?發生什麼事了!?」 
很顯然的,三個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山本只是笑了笑,一隻藍色的燕子停在山本手上,燕子的周圍散發出水藍色的火焰。 
「是、是匣兵器!」女人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燕子。「是那個匣兵器吃掉我們的火焰!」 
聽到女人的聲因,另外兩個人也馬上轉頭盯著那隻燕子。 
「沒錯阿。」 
山本笑的很燦爛,舉起時雨金時,揮下。 
+++ 
「阿阿~隊長!你出來啦?」 
一個看似十幾二十歲的少年坐在岩石上,旁邊坐著一個女孩,似乎就是人質,地上倒著一拖拉庫人家家族的人,而他一點傷也沒有,看來贏的很輕鬆。「我們早就解決了!」 
「好好,我們回去吧,任務結束了。」山本乾笑了幾聲,他的雨守小隊阿……真的又強又囂張呢。 
就在一群人起身,打算反回的時候,走在最後的山本突然感到一絲絲不好的預感……。 
碰 - - 
爆炸聲響起,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走在最後面的山本已經被波及了。 
「隊長!」少年轉身拉住山本,雖然只是輕微的波及,腰的地方還是有中度灼傷。 
聽到爆炸聲後其他隊員也馬上衝回來撐住山本,山本只是笑了笑,還是自己走回總部。 
+++ 
「這種受傷理由還真是……」阿綱沉默了。 
明明就已經打贏了,任務都結束了才不小心踩到門口的地雷被炸到?這真是…… 
「哈哈!反正也沒什麼傷嘛,只是輕微的灼傷而以拉~」山本陪笑了幾聲。 
輕微?剛剛一聲明明說是中度阿…… 
「沒什麼傷?那幹麻用繃帶包成這樣?」就算是中度灼傷也不用包成這樣吧?傷的不是腰嗎?包肚子和胸口幹麻? 
「阿綱不知道嗎?包著繃帶有特權喔,好辦事~」 
「特權?辦事?」 
山本沒有理會阿綱的疑問,直接起身走出辦公室。「我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辦~」 
重要的事是吧? 
阿綱看著山本的去向,跟本就是往雲雀的房間走去阿…… 
「雲雀~」 
山本打開門,很理所當然的打開,就像是自己房間一樣。「我出任務回來了~」 
雲雀當作沒看到他,坐再桌子前面看著不知道寫些什麼的公文。 
「雲雀不要這麼冷淡嘛,你看!我都受傷了欸~」山本開始耍他的"特權"。 
「……」雲雀微微皺眉,轉頭看向山本,一看到他全身的繃帶,眉頭又皺的更緊了。「傷口怎麼來的。」 
對於雲雀根本不是問句的問句,山本已經在一貫不過了。 
「出任務,不小心用到的拉~」山本又笑了幾聲,發現雲雀的臉色越來越差,又馬上改口。「呃……其實也沒有很嚴重啦~」 
雲雀冷哼了一聲,轉過頭繼續看他的公文。 
看到雲雀不理自己,山本轉身。「欸欸~既然雲雀不想理我,我就乖乖的回我房間好啦~」 
「……」 
山本頭也不回的離開雲雀房間,一瞬間,房間又變的像剛剛一樣安靜。 
看著公文,越看越覺得字體很模糊,完全看不下去,心情又很浮躁。 
偏頭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前往山本房間。 
碰! 
的一聲,山本的房門被破壞力百分百的方式踹開,幸好門因為整修過多次改成鐵門,不然可能又要去報公帳了。 
「雲雀都不敲門~」山本看著雲雀,燦笑。 
「……」你也從來不敲門吧?雲雀走向前,把山本拉往床邊移動。 
山本不知道雲雀在想什麼,只是跟著移動,接著,雲雀從口袋拿出一罐白色的東西,似乎是某種藥品。 
「坐好。」 
雲雀低頭,打算開始拆山本肚子上的繃帶。 
「呃……雲雀!等等……」山本一把抓住雲雀的手臂,用力一拉,吻住雲雀的嘴唇。 
唇舌交纏了一段時間才分開,雲雀似乎還一愣一愣的,等他意識過來,臉頰上馬上出現淡淡的暈紅。 
「山 本 武。」 
雲雀一字一字的咬得非常清楚,緊皺著眉頭。「你做什麼。」 
「因為雲雀實在太可愛了嘛~」開玩笑,要是讓你知道我肚子上的繃帶是包假的馬上就要變成真的了! 
山本剛說完,雲雀的臉又是一紅,推開山本轉身就想走,卻又馬上被山本從背後抱住。 
輕輕的在雲雀的耳邊呼口氣,山本笑著,眼神卻不像剛剛那樣,而是帶著一點……邪氣。「難道……雲雀都沒有想我嗎?」 
「……!」雲雀想掙開山本,卻被山本緊緊的抱住。 
山本輕輕的把雲雀抱起來,壓到床上,手撫摸著雲雀性感的嫩唇。「好想現在就吃掉……」 
雲雀一瞬間臉紅的跟血一樣,連推開山本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緊皺著眉頭。 
「來吧……雲雀。」 
"綠意盎然的並~盛" 
手機鈴聲響起,聽就知道是雲雀的手機……是說有誰會二十幾歲了還用國中時期的校歌當來電鈴聲? 
聽到鈴聲,雲雀馬上推開山本卡來接。 
這時的山本,下了一個決心,就是……下次除了關自己的手幾以外,還要記得關雲雀的……。 
「澤田…?」 
「雲雀嗎?現在可以到我的辦公室一趟嗎?有任務。」 
電話的那一頭響起了很熟悉的聲音,沒錯,就是自家Boss。 
「咦?雲雀要去哪裡?」看到雲雀起身要走出房間,山本也馬上跑下床。 
「草食動物找我。」 
「阿綱?」 
+++ 
「什麼任務,快說。」雲雀冷眼看著阿綱,眼神還是這樣的銳利。 
一進來就問任務還這麼趕?「呃……有打擾到嗎?」 
「有。」 
「……」 
面對雲雀直接了當的回答,阿綱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次的任務也跟傑索家族有關,是他們用來做武器的下流分支。」阿綱的表情變的些許凝重。「他們派了很多實力高強的駐守,你一個人去真的會很吃力,這次一定要帶雲守小隊出去!」 
很難得的阿綱用了命令的口吻,可想而知這次的任務多麼危險。 
「我……」 
「等一下!」 
雲雀還沒說完,話就被山本給截去了。 
山本抱住雲雀,微笑著。「阿綱,我受傷了需要人照顧啦,雲雀明天在去~」 
「山……」 
「好阿。」阿剛也截走了雲雀的話,聳聳肩。「反正我早就知道一定會這樣了……」 
說真的,相處久了就會有一定的默契。 
得到自家Boss的同意,山本馬上拖著雲雀離開辦公室,臉上帶著迷漾的笑容。 
「放開我。」雲雀冷瞪了山本一眼,後者馬上放手,但也已經抵達山本房裡了。「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山本笑開了,看著雲雀。 
「完成剛剛沒完成的事阿~」 
「什……昨天才!」雲雀眉頭皺的很緊,想反駁,卻像是想到什麼,嘴角勾起陰冷的笑容。「山本武。」 
叫出名子後,雲雀直接把山本壓到床上,微微的笑著。 
「受傷就該乖乖躺好任人擺佈。」 
山本愣了幾秒,邪邪的笑了一下。「原來雲雀是想撲倒我啊?」 
「沒錯。」雲雀還是很直接了當的承認了。 
微笑的山本伸手撫摸的雲雀的翹臀,時重時輕的捏著。只不過是這樣,雲雀就趕到全身蘇麻,已經開始雙手發抖,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了。 
「山……本武……住手……」 
「不要。」 
-------------------------- 
喔喔喔! 
後面可供想像喔XDDDD 
是說這篇也打到11點多,不過精神狀況比昨天和前天一樣打到11點多的狀況比起來有精神很多呢! 
山本好可怕啊!我把山本打的好可怕! 
果然還是比較容易被欺負的跳馬可愛(咦咦!?私心很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