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閡】九死一生

猛然的章開眼睛,四周的黑暗漸漸的退去,最後看到的是窗外高高掛著的月亮。 
知道自己的呼吸急促,順了幾口氣後看了四周,都是熟悉的景象。 
再度閉上眼睛,卻在不到五秒就又張開了。 
睡不著。 
靜雄摸著自己的胸口,心臟跳動的異常的快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在經過起次的重複睡覺、醒來、睡覺、醒來,的動作後,他決定不睡了。 
起身披上一件黑背心,穿來睡覺的襯衫變的非常的皺,拿起墨鏡又點了根煙,打算到外面去吹吹風。 
黑色的街道格外的恐怖,幾盞路燈因為使用過久沒有修,有時會一閃一閃的,讓人眼睛很不舒服。 
零晨兩點多,接近三點。 
經過公園可以看到一些遊名蓋著不知道名國幾年的報紙呼呼大睡,還有幾隻野貓窩在一起為的很香,旁邊停的轎車則是劇烈的晃動著,告訴大家人體關節的極限在哪。 
靠在矮牆上,靜雄呼出一口白煙。 
剛剛很明顯的他心悸了,心臟突然加速猛跳,背後還不斷冒冷汗。 
但他已經很久沒這樣了,真的很久很久了…… 
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靜雄回想著,隱隱約約記得上一次是還小的時候,但因為什麼事就有點模糊了。 
到底是因為什麼? 
就在他思考的期間,一台黑色機車騎到靜雄身邊。 
"怎麼沒睡?" 
塞爾提下了機車,站到靜雄身邊,跟他一起靠著矮牆。 
「……睡不著。」靜雄淡淡的吸了一口煙。 
"睡不著……?"疑惑的看著靜雄,他們所謂的睡不著根自己的不用睡覺一樣嗎? 
「嗯,剛剛好像心悸了,沒有辦法睡覺。」靜雄再度呼出一口煙,看著黑色的天空,今天晚上……沒有星星。 
塞爾提沉默了一下,又快速的在黑色機器上敲打著。 
"看來要發生不好的事了。" 
「不好的事?」瞬間,靜雄睜大雙眼,他想起來了,想起上一次心悸是為了什麼了。「幽……」 
上一次心悸完沒多久,幽就出車禍了。 
「塞爾提、我先走了。」 
靜雄捏媳了煙,想轉身的同時被塞爾提拉住了。"我載你去吧?跟幽有關係嗎?" 
「……謝了。」 
黑色機車發動,沒有引擎的聲音、也沒有反光,就像影子一樣的黑暗渾濁。 
奔馳在黑色的馬路上,四周都非常的安靜,就像是一片葉子掉到地上也能聽到聲音。 
「你居然會主動來找我啊?」 
臨也拿起一杯咖啡,上頭還冒著白煙。「我正要睡呢。」 
"知道幽現在在哪裡嗎?"塞爾提在黑色機器上迅速的敲打。 
「知道。」臨也露出狡詐的微笑,吸了一口手上的咖啡。「可是我不想說。」 
看到塞爾提沉默了,臨也又笑了。「我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嗎?」 
這次塞爾提只是嘆了一口氣,拿起黑色機器。 
"你可能不會得到好處,但不說的畫會得到壞處。"接著他指著窗外,示意著要臨也往下看。 
「啊……原來是小靜阿。」嘴裡雖然這麼說,但臨也一點震驚的表情都沒有,非常的平淡。「好吧!我被威脅了所以只好說嘍?」 
塞爾提攤手,等待著臨也的下一句。 
「小幽在--……」 
××× 
無聲的引擎發動著,黑色的機車正前往某個人煙稀少的地方。 
「呿!為什麼要去找臨也?」靜雄扶著塞爾提的腰,一臉不爽加不爽還是不爽,不斷的碎碎唸。 
因為他最有可能知道幽在哪阿。 
塞爾提只能在心裡想著,畢竟他在騎車,也不想一直拿出來打字,很麻煩的。 
很快的,他們進入了一大片廢棄工業區。 
"要一個個找了……"停下機車,塞爾提把機車收了起來,看著四周。 
「嘖嘖、幽怎麼無緣無故跑來這種地方?」靜雄踹毀了一個工廠的門,直接走進去搜索,而塞爾提就跟在後面。 
"可能是被綁架了。"塞爾提敲打著黑色機器,放到靜雄面前。 
「綁架……?」心中的一股焦躁感就好像找到了出口一瞬間爆出來,這正名了他的心悸的確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了,所以也沒什麼好不相信的。 
"我們動作得快一點了。" 
××× 
「啊……」 
嘴裡的飯被使盡全力的吐了出來,乾枯的喉嚨只能發出微弱的單音,而為了發出這個聲音、整個口腔都充滿了血腥味。 
「啊、小幽的這裡好可愛呢……」男人將幽的雙腳抬了起來,手指輕輕的撫摸著暴露出來的小穴,瞬間將手指刺了進去。 
再也發不出聲音的幽鞏起身子,張大嘴巴、用眼淚代替著哀嚎。 
「好柔軟的內璧……還沒有被摧殘過嗎?好緊呢。」將手指抽了出來,男人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了一個玩具,長大約三十公分,一個握柄,前端有一長串都是一顆顆由小到大的形狀。「這個看起來應該會很舒服喔,要不要試試?」 
幽無力的看著男人,他沒有辦法掙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玩弄著他令人害羞的私密處。 
玩具最頂端,最小的一顆擠進了幽的後庭,劇烈的疼痛感讓幽不斷的顫抖。 
「看起來可以很順利阿。」男人笑的非常開心,一次將玩具擠到第三顆。 
小穴除了疼痛外開始傳出酸麻感,就像裡面已經完全被填滿,進不去了一樣,被撐大的後停止能陣陣的發出哀嚎。 
「你們想做什麼!」 
「哇啊!怪物、怪物啊!」 
「阿阿--!」 
門外傳出陣陣的叫罵聲與慘叫聲,讓男人不得不停下手,轉頭看著門口。 
「小吳!外面發生什麼事了?」男人大吼,卻發現門外變的一丁點聲音都沒有,也沒有任何人回他。「到底是怎麼了……」 
碰--! 
鐵門瞬間被踹開了,衝進來的是一個身穿酒保服的金髮男子和一個全身黑、帶著全罩式安全帽的女人。 
「放開幽--!」酒保服的金髮男子理所當然的就是平和島靜雄,他暴怒的看著正在玩弄幽的男人,恨不得就這樣衝過去把他的脖子扭斷。 
「什……!」男人退了一步,驚恐的看著闖進來的兩個"名人"。「小吳!小吳!你們……你們都死到哪去了--!」 
「沒用的。」靜雄睜大雙眼,全身上下能爆筋的地方全都浮起了青筋。「全都--被我打掛了!」 
怒吼的瞬間,靜雄衝了過去,而男人也在慌亂之中抓了幽,把不知道打哪來的短刀架在他脖子上。 
「不准過來!敢來……敢來的話小幽就死定了!」男人的神色非常恐慌,全身都在顫抖,斯文俊秀的外表就這樣被自己的恐懼扭曲了。 
靜雄沒有任何動作,只是不爽的站在原地,然後任由地上的影子到處亂竄。 
「影……影子?影子為什麼會……?」男人恐懼的退了好幾步,但影子就這樣離開了地面,瞬間飛躍而起變成一把黑色的鐮刀。 
鐮刀準確的從男人的脖子劃過,幽被衝擊推開了,靜雄瞬間抱住他,把身上的背心扯掉,又把純白色的立領襯衫批在幽的身上。 
而男人倒在地上,頭還是連在脖子上,不過卻口吐白沫、雙眼翻白。 
守著其他個工廠的人終於都到了,所有人都跑進工廠裡想要拼個你死我活,卻發現會給他們雇用費的老闆居然已經掛在地上了。 
那這樣打還有什麼意義? 
光著上半身的靜雄一手搭在幽肩膀上,眼神變的極為殘暴,瞪著那群衝進來的混混。 
「你以為你們逃--的--掉--嗎--」 
將幽交給塞爾提放上機車後靜雄瞬間爆衝,進入人群後一手抓著其中一個人用他來當武器與其人扭打。 
不用幾秒的時間,所有人都已經倒一地了。 
塞爾提看著發洩過後的靜雄,後者則是抱起幽,直接坐在機車後座。 
無聲的引擎再度發動,離開了這個吵雜了一小段時間的廢棄工廠,這途中塞爾提為了不輾到倒在路上的人,甩尾了幾次。 
*** 
打完了(擦汗 
今天要爆完完結第十章再出門去聚餐! 
可惡我路人本要哪時畫阿(狂汗 
點播-任賢齊-很受傷 
7/20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