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閡】七把匕首

看著眼前聊天室的內容,幽整個人像是虛脫一樣無力。 
原來,害靜雄受傷的不是任何人,就是他、就是他自己啊! 
甘樂:清幽庭怎麼不說話了? 
- 清幽庭離開聊天室 - 
甘樂:唉呀~跑掉了。 
幽把電腦關了瞬間站了起來,卻在同時,電腦桌旁的窗戶瞬間破裂,碎片四射。 
磚頭還是落在了他的面前,這個溫暖熟悉的家瞬間讓他充滿了恐懼。 
「嗚!」 
事情來的太突然,幽嚇的轉身就奪門而出。 
他出家門的那一刻他才發現,剛剛太急著回家,什麼都沒注意,現在他卻看見了地板上散落的,空中飛舞的,全都是自己被撕爛的傳單,被割爛的海報。 
他現在才知道,這個他熟悉的街道,現在變的如此陌生。 
就像身陷地獄。 
就在此刻,他的腳完全無法動彈,地上散落的七把匕首證明了那些就是製造這一切的兇器。 
胸口就像被人揪住一樣的難受,一口氣就這樣堵在嘴裡,連喘息都覺得困難,感覺到的是四周的威脅,四周充滿的危險。 
喀啦-- 
「小心點阿--」 
臨也瞬間出現,抱住幽的腰,欖到自己懷裡。 
到現在他才看清楚,砸到地板上的是一個比他還大的招牌,要是剛剛臨也沒抓住他,他現在就被壓在招牌底下了。 
「……」幽粗喘著氣,看著眼前的慘狀,想起今天一連串的攻擊。 
都是衝著他來的。 
掙開臨也的手,幽道了謝後就想離開,卻又被臨也拉住。 
「小幽阿--你現在是想去哪裡?找小靜嗎?」臨也笑著,看著自己懷裡的幽。「這樣小靜還會受傷的。」 
幽震驚了幾秒,看著眼前的臨也,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一定很遭。 
「我帶你回去我那裡。」臨也露出微笑,打橫抱起幽,身體明明如此纖細,力氣卻不比一般的壯漢差。 
「……我。」 
「不要說話喔。」 
打斷了幽的話,臨也開始快速的前進。「嘴巴閉好,會咬到吶--」 
××× 
張開眼睛,靜雄眼球轉了轉,發現這裡是新羅的私人醫院。 
手想抬起來,卻發現好像有人壓住了棉被,仔細一看才知道是新羅睡在他床邊,口水都流出來了。 
「滾……」 
靜雄一把推開了新羅,新羅還是睡的死死的跌在地板上。 
塞爾提一進門就看到這樣的情形,只是搖搖頭。 
「……幽呢?」撐起自己的身子,靜雄覺得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的,畢竟已經睡了整整一天了。 
"我們叫他先回去了,讓他一直跟你待在一起,會一起受傷阿。" 
「回……」靜雄睜大眼睛看著塞爾提。「不行,有人想傷害幽,所以我才跟在他身邊!」 
"什麼?" 
其實這些都是湯姆跟他說的,這是湯姆粗略的推論,而靜雄也寧願相信,一直到今天早上的事情,靜雄才有點相信了湯姆的推論。 
「我要快點去找幽。」 
××× 
坐在臨也的辦公室裡,桌上擺著的是一杯用漂亮容器裝著的咖啡。 
「小幽啊--說真的,到底是誰看你不爽,你真的不知道嗎?」臨也晃到幽面前,面帶微笑的摸摸下巴。「恨到對你做這些事,你到你惹到誰了?」 
「……不知道。」 
幽握緊拳頭,滿腦子全都是今天一早、靜雄手被砍一半的景象,這讓他全身不停的冒冷汗。 
原來這一切都是他,是他害哥哥傷的這麼重的! 
「應該是你的狂熱份子吧?」 
臨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視線落在幽臉上。「愛你愛到瘋狂……所以想要毀掉你?」 
「什……麼?」幽不解的看著臨也,他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對方要這麼做,只是一直想著他害靜雄受傷了。 
「又或者是你太紅了,有同行的想要幹掉你呢?」臨也笑的非常開心,繼續自己的推測。「還是說其實是更奇怪的情緒?更瘋狂的情緒?」 
「有一種愛到吃掉對方的你知道嗎?這樣可以跟對方合而回為一,其實是這樣?」 
「阿--只是純粹看你不爽的也是有吧?認為你一點都沒有任何可以當藝人的特質……」 
「嘛--我個人喜歡毀掉你的說法喔?」 
「愛到不愛的境界啊!」 
「夠了!」 
幽抱著頭,重重的喘著氣,他不想再回想了,他不想再猜測了…… 
這個恐懼感是怎麼回事? 
「我阿--」臨也坐到自己的沙發椅上,轉了一圈後又跳起來。「雖然很討厭小靜,但卻很喜歡小幽吶--」 
幽抬頭看著正望著窗外,說一些迷樣語言的臨也。 
「我愛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我愛人類哪--但是小靜已經被我排除在人類之外了,所以我非常討厭他。」臨也說著說著,轉過頭看著幽,紅色的雙演變的細長。「我一直好想摧毀小靜……可是他太超乎常理了。」 
輕快的步伐漸漸的靠近幽。 
「但是有小幽就可以了……有小幽就夠了喔!」 
「……?」 
白皙的手被黑色的大衣包住,只剩雪白的手指輕撫著幽的臉頰,漸漸的滑到下巴,將他的頭抬起來。 
「只要有小幽……就可以摧毀小靜了喔。」 
幽睜大眼睛看著眼神與剛剛完全不同的臨也,恐懼感不斷的滋長。 
看到嚇壞的幽,臨也放手了,走到桌子旁邊,摸著剛擦過,乾淨到反光的大辦公桌。 
「真想看看小靜被毀掉、哭泣的樣子呢。」 
「一定會很……討人厭吧。」 
碰--! 
一陣天玄地轉,連臨也都不知道剛剛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事。 
只知道,現在自己正被壓在辦公桌上,而壓著他,還是剛剛一臉弱氣的幽。 
「不可以……」幽抓著臨也的雙手壓在桌子上,用極為森冷的眼神看著臨也,沒有絲毫畏懼。「誰都不準對我哥做任何事!」 
「哈……」臨也勾了勾嘴角,乾笑了幾聲。「真不愧是小靜的弟弟呢,一樣擁有這種爆發力嗎?」 
幽就像力氣用完了一樣開始喘氣,手的力道也鬆了不少。 
而臨也就趁這個時候爬起來直接把幽壓在牆上,整個情勢反了過來。 
「不過沒辦法持久嗎?」臨也笑了,用舌頭舔拭著幽的耳垂,接著直接咬住那有點肉的耳朵。「小幽品嘗起來應該很美味吧?」 
「不……」 
「幽!」 
正在幽想要抵抗時,靜雄把門踹開衝了進來。 
臨也愣了半秒,幽趁這個時候掙開了臨也跑到靜雄身邊,而靜雄也只是一手把他纜進懷裡。 
「等等阿--我什麼事都還沒做也沒打算做,只是開個玩笑--」在靜雄衝過來之前臨也就舉雙手投降了,一直退到窗邊。「我可是救了小幽阿,小靜想要恩將仇報嗎?」 
「哥……」幽念在剛剛的確是被臨也救了,扯了扯靜雄的手,希望他放過那個他不是很喜歡的人。 
「……走了。」靜雄拉住幽的手,轉身就要離開。 
但不怕死的臨也還是開口了。 
「小幽你確定要跟他走嗎?」臨也笑了笑,雙手還是舉的高高的、靠在窗邊。「你忘了那些恐怖攻擊了嗎?」 
「……!」 
幽睜大雙眼,他的確忘了,他忘了他會繼續害靜雄受傷。 
「快走!」靜雄緊抓著幽,幾乎是用扯的把幽扯出工作室。「我才沒這麼弱!那些雜碎……」 
「……」 
*** 
嘎阿打完了! 
一天一篇的進度太慢了阿阿阿啊! 
硍今天一定要完成第八章,不然明天返校後天聚餐,我哪天才打的完啦(淚目 
我還有DH跟路人本阿阿阿阿--! 
聽說今天是特傳場…… 
好吧!趕搞皇帝大!不參加場次又怎樣!(暗自落淚 
7/18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