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閡】六點鐘整

意識漸漸的回到自己身上,靜雄感到身邊的溫暖,小小的抖了一下後想起躺在身邊的是幽…… 
抬頭看著時鐘,早上六點鍾。 
將自己的頭髮往後疏了一下,發現門外有人在按電鈴。 
叮咚--叮咚叮咚-- 
靜雄打了個哈欠,起身後將棉被又蓋回幽身上,打開房門也沒關的就走到客廳大門前。 
一開門,看到的是經紀人一臉憤怒的站在門口。 
「你……」 
「把幽交出來!」 
沒等靜雄說完,經紀人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幽一定在這裡,快把他交出來!是你綁架他了對吧!」 
「綁架?」靜雄火大的瞪著他,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領。「這裡才是他家!什麼綁架?」 
發現跟靜雄講話沒有用,經紀人自顧自的走進家門,開始四處張望。「幽!我來救你了!快出來吧?我們回醫院--」 
「喂喂你想做什麼!」經紀人沒走兩步就被靜雄扯住了。「別隨便進我家!」 
完全不理靜雄的怒吼,經紀人甩開他,繼續想往裡面走,幽似乎早就被炒醒了,看到經紀人的身影他就縮到房間的角落,是這裡看不到的死角。 
靜雄看到幽不願意出來,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 
「我、說不准隨便踏進我家!」 
隨著一聲咆嘯,經紀人被靜雄整個人舉起來,猛力的網門外甩出去。 
人被甩出去的瞬間,很清楚的聽到了慘叫和骨頭碎裂的聲音。 
接著靜雄又走出去,直接把經紀人踹下樓,聽到的照理來說應該是買菜婦人的驚聲尖叫……但因為七早八早的還沒半個人在路上,所以依舊平靜。 
「幽。」 
靜雄走進房間,看到縮在牆角的幽,一手把他拎出來。「你不是說、經紀人說放假?」 
「……對不起。」幽微微的低頭道歉,而靜雄本來就不打算對自己的弟弟發脾氣,就把他丟回床上了。 
「我早餐弄好叫你。」 
把房門關上後,靜雄走進廚房,打了兩顆荷包蛋,開始簡單的弄今天的早餐。 
之前他早餐通常都只喝一罐牛奶的,但他知道幽喜歡簡單的早餐配牛奶。 
將兩顆荷包蛋放在桌上,兩顆都是漂亮的太陽蛋,蛋黃都沒有破掉,靜雄滿意的從冰箱拿出兩罐牛奶放在桌上。 
叮咚-- 
今天一大早就聽到電鈴聲,還是那個可恨的經紀人,讓靜雄現在一點也不想要聽到這個聲音。 
叮咚叮咚-- 
無視…… 
叮咚叮咚叮咚-- 
無視……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夠了阿阿阿阿--! 
被按到火大的靜雄瞬間開門,本來想要破口大罵的卻在聲音還在丹田沒出來時先傳來了陣陣的疼痛…… 
奇怪…… 
……他不是沒有痛覺嗎? 
為什麼現在會感到痛?他不是應該要習慣痛覺而沒感覺不是嗎? 
「哥!」 
幽因為聽到聲響而衝出來,卻看到有一個類似斷頭台上的刀片的東西砍進靜雄的手臂當中,深度值達一半,再一半……手就會斷了。 
靜雄原本認為自己意識清醒,後來卻發現他早就恍神了,眼睛也不知不覺的蓋上,接著腦袋開始停止轉動…… 
他隱約的聽到很少講話的幽一直打電話、一直。 
還看到了幽的臉頰上……有一道隱隱的反光。 
××× 
「阿啦--這次靜雄真的傷的很重呢。」 
新羅拿著白單在上面撇來撇去,站在他身邊的是幽跟賽爾提。「傷口不深也不致命,但是手差點就直接被截肢了喔。」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呢?"塞爾提緊張的在機器上敲打著。"靜雄是不是惹到什麼人了?" 
「如果是靜雄惹到人,那很正常阿,都不知道幾千個人想打敗靜雄了。」新羅笑著聳聳肩。「因為他太強了,太強的人會讓人心生恐懼的,而脆弱的人們恐懼到了一個極致就會發瘋。」 
"……" 
「那……」幽坐到病床旁邊,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蛋眼神滿是擔心。「哥哥現在是沒事了嗎?」 
 「哈哈放心啦,你哥可是很強的!」新羅笑的很開心,看樣子是真的沒事了。 
"那我先去工作了,馬上回來。" 
塞爾提急急忙忙的打著,接著就打算衝出房間。 
「塞爾提,慢慢來沒關係,有我跟小幽顧著阿。」和塞爾提揮揮手,新羅一臉幸福。 
"恩。" 
接著就是兩人沉默一人睡覺的局面…… 
「那個……」幽突然站起來,看著一直在打瞌睡的新羅。「我想去上個廁所,哥哥拜託你了。」 
一個九十度敬禮之後,幽就離開了房間。 
「唉……弟弟明明就這麼有禮貌,哥哥怎麼會……」睡眼惺忪的新羅看著靜雄的睡臉,無奈的嘆口氣繼續稱著頭打瞌睡。 
廁所在哪裡阿…… 
幽走出房間,看到的是好幾條走廊,看樣子這裡好像是私人醫院。 
「小--幽。」 
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幽面前,面露笑容。「阿啦阿啦--怎麼愁眉苦臉的?」 
「……」幽只是愣了一下,馬上就撇頭想要走掉。 
「等--等,怎麼不說話就走了?」臨也很有耐心的再度擋住了幽的路,面在微笑。 
「……哥哥說不能跟你說話。」幽認真的看著臨也,心理也警戒著。 
他親眼看到他弄傷了靜雄。 
「我是要給你好東西--」臨也笑的更燦爛了,拿出了一張紙,在上面寫了一堆英文和數字。「這是某個聊天室,那了的人都很八卦,很多事情都能問他們喔。」 
幽下意識的接過了紙,又抬頭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 
「這個就幫我插在小靜的病房裡吧!」臨也遞給幽一束花,轉身就要走了。 
「那個!」被叫住的臨也又回頭看著幽,幽噸了幾秒。「不進去看我哥哥嗎?」 
「哈?」似笑非笑的一個單音。「你要我進去跟小靜打架嗎?」 
「呃……」 
接著,臨也就消失在走廊上了。 
喀喀-- 
病房門被打開了,幽拿著花束放到花瓶裡,也不打算叫醒根本就已經睡著的新羅了。 
碰----! 
巨大的聲想讓幽整個呆住,新羅也因為這樣整個驚醒。 
病床旁的大窗戶應聲碎裂,整個玻璃散播在整間病房裡,靜雄也因為這樣,臉上、手上都多了好幾道傷口,甚至連幽也被割傷了。 
在這同時,塞爾提也衝了進來……騎著摩托車衝進來,直接催油門衝出窗外。 
「塞爾提!」 
新羅緊跟著趴在已經沒有玻璃的窗戶上,只看到塞爾提的機車周圍充滿了黑色氣體。 
「磚頭……」幽撿起了地板上非常大塊的磚頭,頓時覺得全身發涼。 
都已經在醫院了,還會被偷襲? 
「幽,你沒事嗎?」新羅回頭,發現幽的身上也有一些傷口,馬上拿了一些藥。「這些藥擦一擦,你還是先回家吧。」 
「回家?」幽震驚的看著新羅,不解他為什麼會突然說這種話。 
「因為這些都是衝著靜雄來的。」新羅沉下臉看著幽,把擦好藥的手放下。「繼續待在靜雄身邊很危險,還是先回家吧,這裡有我跟塞爾提在。」 
「……」微微的皺眉,他並不想放下靜雄自己回家。 
「你受傷了靜雄可是會發飆的。」 
「我……知道了。」幽垂下眼,回了一聲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走在回家的路上,幽拿出剛剛臨也給他的紙,看著上面的英文和數字。 
很很快的,幽衝進家中,打開網路和聊天室,出入了帳號和密碼,重新創了一個暱稱就登進去了。 
田中太郎:你好! 
甘樂:你好啊-- 
清幽庭:你們好…… 
田中太郎:是新面孔阿,沒見過的呢! 
清幽庭:嗯…… 
甘樂:我們正好聊天聊到一半呢,我們繼續吧! 
田中太郎:啊?剛剛我們有在聊什麼嗎? 
甘樂:就是那個平和島靜雄遭受連續攻擊的事啊! 
- 賽噸進入聊天室 - 
田中太郎:賽噸你好啊! 
賽噸:你們好啊。 
賽噸:剛剛發生很可怕的事呢。 
賽噸:我有個朋友的手被砍了,進到醫院又被扔磚頭。 
田中太郎:好恐怖!! 
甘樂:阿~讓我把我的話說完吧! 
甘樂:就是那個平和島靜雄阿,聽說這些事情都不是衝著他來的! 
清幽庭:什麼……? 
甘樂:你們知道那個藝人羽島幽平嗎? 
賽噸:我知道喔!就是演過很多電影的那個! 
甘樂:沒錯沒錯!就是他,他其實叫做平和島幽,是平和島靜雄的弟弟喔! 
賽噸:欸--!? 
田中太郎:欸--!? 
甘樂:這幾天羽島幽平的海報和傳單都被撕爛,好像有人對他不滿呢! 
甘樂:所以說,那個人搞不好盯上的根本就不是平和島靜雄,而是羽島幽平! 
*** 
嘎阿阿完成了(淚目 
第六章接著就是第七章了!昨天第六章沒有趕完,希望今天可以把第七章也結束掉…… 
我的進度阿阿阿(夠了! 
7/17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