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聖誕節賀文。警察不是人當的

叮叮噹 - 叮叮噹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街上到處都是一對對情侶,每家店面都加上聖誕樹和小禮物,聖誕老公工在街上亂跑,手裡拉的不是馴鹿,而是流浪狗。 
到處聽到聖誕歌,大家都沉浸在聖誕節的氣氛裡。 
但,有一種人,不在那個"大家"裡。 
「喂!那裡怎麼樣了!?」 
「快不行了啦!」 
總統府舉行聖誕節晚會,為了維持現場秩序,調動了將近萬名的警力。台北的警察有那麼多?當然沒有!這是把人事組和刑事組...總之一二三四課的通通被叫出來的結果。 
「哇阿!」好,人牆摧毀。 
「菜鳥!你在搞什麼!」一個警界老手大聲斥責一個年輕的刑警。「這點事都辦不好!?待會等著被處分吧!」 
他他他,就是人稱的新人殺手,又稱菜鳥殺手。興趣是操死一堆新手讓他們辭職,所以他手下的新生都會特別多,流動率也特別大。 
「是...對不起!」年輕的刑警馬上回到剛剛露出的空洞,把跑進來的民眾再推出去。只是重心不穩又跌倒了,而且還押在民眾身上。 
「你在幹什麼!飯桶!」警界老手推開菜鳥,扶起民眾,露出師奶殺手級的微笑。「你們沒事吧?抱歉喔,有沒有受傷?」 
不會差太多嗎? 
「欸,菜手警官(菜鳥殺手警官),你還是一樣變臉技術一流嘛~」渤海擋著民眾,還不忘吐曹一下警界老手。 
「葉渤海!說話客氣一點!你也不過是新人!還有不准叫我菜手!」菜手一轉頭,就大聲的在渤海耳邊大吼。 
「停停停!耳膜都快被你震破了!菜手就菜手啊!還有,我的階級跟你一樣是警官喔!」渤海很不客氣的回嘴。 
「不過就是成績比較好罷了!資優是吧?實戰經驗還是零吧?這樣還敢自稱是刑事科偵查組長!?」 
「我還是考過啦!經驗這種東西是累積來的!做久了自然就有了!」 
眼看兩人就快打起來了,風系將自己的裝備丟給龍代擋,跑到渤海和菜手中間。「不要吵了!現在在執勤吧?」 
「...」渤海撇過頭不理菜手。 
「伊風系!你只不過是低等的警員,有什麼資格用那種口氣跟我說話!?」發現吵不過渤海的菜手將炮火轉向風系。 
「呃...真是抱歉!我只是...」 
「你的東西呢?竟然丟著工作跑來這裡忤逆前輩!?」菜手抓住風系。「現在的新人都越來越囂張了!無視前輩?只要我到高層稟報你們行為!處分自然就會下來了!」 
「好啊!要說是不是!你去啊!沒事兇我家小風做什麼!」 
「...」本來想繼續吵,但發現少了三個人阻擋,人牆已經毀的差不多了。「等回去之後再找你們算帳!」 
全部都回到自己的位置。 
「切切!那個菜手我真是越看越不順眼!」渤海默默的念著。 
「欸,好歹人家也是前輩,不要一直跟他槓上嘛...」如果他真的去告狀,受處分的一定是新手說... 
「竟然敢懷疑我的辦案能力...」原來在氣這個。 
「好了拉,以後一定會有機會表現的。」風系很清楚渤海的實力,畢竟他們在國中就認識了,也很清楚渤海為什麼要進偵查組。 
砰! 
煙火? 
不可能! 
「渤海!這是...!?」風系轉頭看向聲音來源處,但因為茫茫人海,什麼都看不到。 
「這是槍聲。」渤海也轉頭,沒多久,就聽到尖叫聲。 
「呀啊!」一群人被倒在地上的屍體嚇到,不是尖叫就是跑離現場,有的甚至腳軟坐了下來。 
「不准動!」菜手站在持槍者面前,也拿著槍,對著他。 
持槍者只是淡淡一笑,轉過身來,他手上抱的,是一個小女孩。「不准動的是你!在動,我就殺了他。」 
輕亨了一聲,就抱著小女孩逃離現場。 
菜手本來要追上去,誰知道持槍者直接開槍打中了他的右大腿,使他跌在地上。 
「可惡!」風系拿著槍追了過去。 
「小風!現在追過去會有危險!不要衝動!」渤海拉住風系。「要等協助人員...」 
「再等下去,那個女孩會死掉的!」風系甩開渤海的手。 
「什麼意思?」沒料到風系會有這樣的反應,渤海愣了一下。 
「剛剛那個人,眼神不一樣!他想殺人!他只是純粹想殺人!他一定會殺了那個小女孩的!」 
「你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風系突然定格了。「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剛剛那個人的表情說明了他想殺人!他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說明了他帶著槍就是為了殺人!」 
突然,渤海拉住風系的手。「快走吧!」 
「...渤海你...」 
「我相信你的直覺。」從以前就是這樣,你總是可以是先料到會發生什麼事,我相信你,從那個"第一次"到現在不知道第幾次了,我都相信。 
「呀啊!」女孩掙扎,想推開男子,但男子還是不段為他解衣。 
「漲的這麼可愛,直接殺掉多可惜啊?讓我爽一下吧...」還沒說完,後腦杓突然有某個金屬物質撞擊,痛的抱頭蹲下。 
「嗚...是...是誰!?」男子憤怒的回頭,當然不忘一手拿著槍。 
碰! 
渤海不給他開槍的時間,直接衝上去一腳踢掉男子的槍順便檢起剛剛為了丟他掉到地上的警槍。 
一切來的太突然,男子還沒反應過來,風系已經站在男子身後拿出手銬銬住他了。 
「你被逮捕了。」 
+++ 
「你們在搞什麼!」 
極大的嗓音想起,讓站在前面的兩個人耳朵翁翁叫的。 
「不是說過!辦案都要小組行動嘛!這麼衝動是很危險的!」罵人的,是某某市的分局長。 
「真的很抱歉!」被罵的,是兩位警界資優生,葉渤海和伊風系。 
「明天一早!把悔過書交過來!聽到了沒有!」 
「呃...是...」 
「大聲點!」 
「是!」 
+++ 
「切切,警察真不是人當的,辦案成功還要被罵交悔過書...」晚會還沒結束,所以又回來擋人。 
「抱歉喔渤海,都是我害的...」風系一臉愧疚的低著頭。 
「這有什麼好抱歉的?四片耳膜+兩張悔過書換一個人命和女孩子的貞操不錯吧?」這麼大聲,耳膜都要破了。 
「還不至於破吧?頂多重聽...」這是有比較好嗎? 
「欸,我們溜回去警局好不好?」渤海笑了笑。 
「啊?不好吧...」當然,渤海才不理風系的回答勒。 
走進警局。 
「拜託,晚會要超過12點才會結束欸,明天就要交悔過書了,怎麼寫的完?」渤海邊說,邊拿出悔過書專用紙。 
「說的也是...」哇,還買好悔過書專用紙了?從國中開始寫悔過書寫到大學畢業也不用這樣吧? 
「欸欸悔過書都不知道寫第幾百張了,技巧就是掰。」不是吧! 
「好冷喔,我去泡個咖啡,你要嗎?」 
「恩,好阿。」 
看著風系走出去,渤海馬上打開抽屜拿出一個小禮物。 
「欸,好了。」風系一走進來,渤海就站在門口,拿著小禮物看著他。「...渤海,這是...?」 
「聖誕節禮物阿,早就知道今天一定會被調去幫忙,所以禮物早就買好了。」渤海燦笑。 
「...」 
「小風?」 
渤海歪著頭看風系,只看到他低著頭,臉頰紅紅的。 
「怎麼?很開心嗎?」看來很開心。自己自問自答後暗爽了一下抱住風系。「很難得你這麼敏感呢,知道我要幹什麼了?」 
框啷! 
馬克杯掉到地上,很不意外的破掉了,裡面的咖啡全灑出來。 
「阿阿...這下遭了,要快點擦起來...」渤海推開風系,正打算去拿抹布,卻被風系抓住了。「呃...小風?」 
「這麼急嗎?」渤海暗笑,直接把風系撲倒在地上(當然是咖啡的反方向)。「那就來吧,難得是你要求呢...」 
吻住風系的嘴,右手不安分的開始撫摸搓揉,雖然隔著褲子,還是很確實的撫摸著。「嗯?這次不阻止我嗎?」 
「太好了。」就在要脫掉風系的衣服時,發現他的身體異常的燙。「不會吧...」 
用自己的額頭碰觸風系的額頭。「原來是發燒了...」 
「唉...還是聖誕快樂..。」 
------------------------ 
喔喔喔! 
原來是發燒真是的=ˇ= 
還以為小風會主動出擊?這怎麼可能XD 
總之,祝大家聖誕快樂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