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閡】五味雜陳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這是靜雄每天回家都要經過的路。 
天色已經慢慢暗下來了,工作都結束後轉眼間就已經下午五點多了。 
喀喀-- 
鑰匙在門上轉了兩圈,門被推開,而裡面的燈光卻馬上射出來,照的靜雄瞬間閉起眼睛。 
在閉起眼睛的前一刻,他看到的是坐在客廳看電視的幽。 
「……幽?」 
靜雄走進自己住了好幾年的家,看著幽看電視的熟悉身影,不知不覺的靜雄感到很放心,好像這裡是最安全的,這裡終於變成一個家的感覺。 
為什麼? 
「你怎麼回來了?」 
抬頭望著自己最愛的哥哥,幽露出淡淡的笑容。「因為受傷,經紀人說休息。」 
「這樣嗎……」走到幽身邊,靜雄拿下眼鏡,放在胸前。「肚子會餓嗎?我們出去吃。」 
幽睜大眼睛看著靜雄,抿了抿嘴馬上站起來。「嗯……」 
有多久沒有兩個人一起出門了?幽不知道,他相信,靜雄也早就忘記他們最後一次以起出門是什麼時候了。 
看著靜雄的背影,和那雙厚實的手,就想起了在還小時,他總是默默的跟在靜雄身後,但這種時候,靜雄都會轉身牽住他的手,要他不要跟丟。 
沒有多想的,幽伸手拉住了靜雄,將自己的掌心沒入靜雄厚實的大手裡。 
「……幽?」靜雄愣了很大一下,看著後面低著頭,臉頰有點泛紅的幽,不知道為什麼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也越來越熱。 
「我們以前……也是這樣牽手出門的……」幽緊緊的拉住靜雄的手,雙眼動盪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的手放開了,他們也從肩並肩變成一前一後,也從原本的親密開始有了據哩,就像中間隔了一道看不見的牆。 
以前明明常常一起手牽手出門的,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連見面都少了。 
「好吧。」靜雄自己也沒發覺的露出一絲微笑,握緊幽的手。 
兩人的體溫在手心之間互相流竄著,只有此時此刻,他們不需要言語,就想以前一樣。 
走在喧鬧的街道上,四周吵雜的聲音幾乎聽不見了,兩個人就像隔絕的外界的一切,連空氣都只有對方呼出來的氣體。 
很快的,他們走進了俄羅斯壽司店,在賽門的勸說下,叫了幾乎一整桌的壽司。 
「正臣、怎麼會突然想要吃壽司啊?」 
一個黑色平頭的少年率先走進了壽司店,後頭跟著進來的是一個戴眼鏡的女孩和一個染了頭髮、載著耳環的少年。 
「就想吃嘛--杏里不用擔心!這噸我跟帝人會幫你付的!」染髮的少年開心的摟著平頭少年的肩膀,坐到其中一個小隔間開始點餐。 
「正臣--這個很好吃喔,這個也很好吃喔。」賽門走到他們身邊,拿著菜單開始推薦他們的招牌。 
沒多久,又有人踏進了壽司店,這次進來的是塞爾提和新羅。 
「塞爾提?」 
靜雄抬頭,看見塞爾提發現他之後害羞的看了新羅,然後直接找個位子坐下。 
「阿呀--不要害羞嘛、塞爾提--」新羅撲上去抱住他,但馬上又被打到一旁了。 
「呃、塞爾提小姐……」杏里看著塞爾提,對他微微的一笑。 
塞爾提一看見杏里,也很快的在黑色機器上打字。"你好。"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這麼多人聚集呢。」壽司店老闆一邊包著手捲,一邊沒有笑容的說著。 
靜雄夾起剛送來的壽司,一口吃進嘴裡,幽則是分兩口吃完。 
壽司店瞬間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出來吃飯了。」幽小聲的說著,拿起剛剛買好的牛奶配著壽司喝。 
「如果你想吃,我可以再帶你出來吃。」靜雄沒有別的表情,只是吃著壽司。 
但這句話讓幽的心理小小的雀躍了幾秒,才又靜下心來吃壽司。 
"搭搭拉搭拉搭拉搭--" 
手機一邊震動一邊發出基本鈴聲音樂,靜雄接起手機,傳來的聲音正是湯姆。 
「……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靜雄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到幽出口叫了他,他才回神,看著幽。「我還有工作,要先走了,吃完了你先回家吧。」 
「哥!」幽情急之下抓住了靜雄的手。 
「……」靜雄睜大眼睛看著幽,沉默了很久,推開了他的手。「我馬上就會回家。」 
還想說什麼,靜雄就轉身離開了壽司店,留下幽一個人望著門口。 
看到這一切的塞爾提直接走了過來,站到幽身邊,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拿出那台黑色機器開始在上面打字。 
"想做什麼就去做,想說什麼就直接告訴他,不說清楚的話,靜雄他永遠都不會發覺的。"看著幽,塞爾提點點頭,示意要他做點什麼。 
幽淡淡的笑了,回頭吃了所有放在桌上的壽司,付了錢後就跑出去了。 
"這樣才對……" 
「那……塞爾提我們也來相親相愛的吃壽司吧--」新羅突然從後面出現,一把抱住塞爾提。 
幾秒後,新羅已經倒在壽司店的角落昏迷不醒了。 
××× 
「靜雄,你到啦?」 
湯姆站再夜晚的十字交叉路口,雙手插在口袋裡。「我說的工作--……」 
「是很重要的工作嗎?」靜雄火大的瞪著湯姆,脖子上冒出青筋。「我跟幽剛剛正在壽司店吃飯!你剛剛在電話裡說有急事我才趕過來的,到底是什麼工作?」 
湯姆愣了很大一下,靜雄還沒有用這麼火大的口氣跟他說話過,因為一般來講都直接動手了…… 
「我是要給你看這個啊……」嘆口氣,指著一旁的圍牆。 
靜雄走過去,發現在圍牆上的全都是被刮爛的海報,地板上也充滿了被撕爛的傳單。 
而這接傳單和海報上的,通通都是幽。 
這讓他想起……今天中午看到的人型立牌斷頭事件。 
「我在想……這到底是偶然呢,還是有人惡意這麼做,難道幽有仇家?」湯姆摸摸下巴,看著那些海報、傳單。「如果只是發洩就算了,只怕直接找上門了。」 
「……」靜雄沉默了幾秒,蹲下身撿起幾張紙削。 
「我說重要的事就是這個,夠不夠重要?」湯姆拿出手機,打開了通訊錄。「我還是找人幫忙一下吧……」 
「不用。」站起身,靜雄看也不看那些紙削就轉身離開。「我會自己解決。」 
××× 
「哥……」 
幽站在家門口,看著剛到家的靜雄。「你回來了。」 
「……你怎麼站在外面?」靜雄睜大眼睛的看著幽,他出去不是很短的時間,幽在外面等多久了?「幹麻不進去?」 
幽只是搖搖頭,拿出鑰匙開了門。 
「那,我先去洗澡了。」靜雄把眼鏡拿了下來,放在桌子上,把口袋的煙也拿出來放後拿了條浴巾就走進廁所了。 
幽坐在客廳,想到剛剛塞爾提說的,想做什麼就做,想說什麼就明白的說出來,不這樣的話,靜雄永遠不會發現他心裡真正的想法。 
他認真的想過了,他們哪裡變了,他們之間有哪裡變的不太一樣了? 
他們之間出現了隔閡,每次見面,心的沒有難過,沒有憤怒,但卻又不知道該開心嗎? 
看到靜雄洗好了,幽也接著走進廁所。 
打開房門,靜雄直接躺上床,想就這樣一睡到天明後開始去調查那個割爛海報撕毀傳單的人。 
房門又再度被打開了,這次開門的,是剛洗好澡的幽正抱著枕頭站在門口。 
「哥……」幽看著躺在床上錯愕的靜雄,抿抿嘴。「我想跟哥一起睡。」 
「呃!」 
靜雄震驚的看著站在門口,無辜的眼神極度可愛的幽,整個心臟快要無法附和的狂亂跳動。 
「哥不要的話就……」 
「好。」打斷了幽的話,靜雄掀開自己棉被的一角。「進來吧。」 
「……嗯!」幽沒有掩飾的笑了笑,鑽進靜雄的被窩。 
被窩因為多了一個人而溫暖了許多。 
貼著靜雄的身體,幽感到非常幸福,也非常開心。 
幽現在深刻的感受到了,坦率面耊自己是一件幸福的事。 
*** 
嘎阿這篇本來應該要在八點以前打完的!現在都九點辦了啊!(哀嚎 
不過總算是完成第五章了,接下來要馬上打第六章啊! 
今天如果不把第六章解決就要窗了(汗 
7/16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