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王子遇見青蛙。07青蛙之毒

「這次的任務比較危險,你們自己挑幾個人去用。」 
史庫瓦羅起身,將任務單交給貝爾。「喂--弗蘭第一次出長期任務,好好跟他相處!」 
「嗚嘻嘻~王子一定會和小青蛙好好相處的~」貝爾笑了笑。 
「...」 
想到之前的惡整,弗蘭其實不敢保證活著回來,而且還不是被敵人打敗,而是被貝爾弄死。 
「唉~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小弗蘭會不會回不來啊?」魯斯里亞幸災樂禍的笑著。 
「...應該不會。」這麼不確定的回答是怎樣? 
+++ 
「貝爾前-輩,今天要在這-裡露宿嗎?」 
弗蘭跟上貝爾的腳步,雖然貝爾只是用散步的速度在走,但弗蘭以經要小跑步跟上了。 
「嗯~這個森林很大喔,今天之內走不完啦~」貝爾輕快的說著,後面跟著十個身穿瓦利亞制服的人,八男兩女,年齡都在20上下,只有其中兩個看似比較蒼老。 
在森林走上了一段路,四周一直都是一樣的景物,讓人搞不清楚方向。 
森林裡幾乎沒有所謂的道路,都是很小很小的小徑,樹很高大,幾乎看不到湛藍的天空,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大概下午了吧? 
「貝爾前-輩,這次任務的那-個家族在哪啊?」弗蘭歪著頭,看著一路上不發一語的貝爾。 
「還滿遠的~嗚嘻嘻,小青蛙累了想休息嗎?」貝爾轉頭,露出微笑。 
「才-沒有。」 
之後又走了一段路,走在後頭的瓦利亞成員快步向前,走到離貝爾不遠的地方。「貝爾王子大人,我們要不要趕路呢?屬下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還是不要在這過夜吧。」 
貝爾停下腳步,抬頭沒有說話,似乎在感覺著什麼。 
「貝爾王子大人?」看貝爾沒有動作,一個女人開口了。 
「嗚嘻嘻~想趕路恐怕也不行了呢~」貝爾又笑了笑,雙手插進口袋,轉身走到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以森林來講很空曠的地方。 
其他人也疑惑的跟過去,完全不知道貝爾想說什麼,只好通通轉頭看向弗蘭。 
「嗯-貝爾前-輩應該是感覺到-了天氣變化吧?」弗蘭邊說,邊抬頭看向天空。「天氣有變-化了喔,你們都-沒感覺嗎?」 
聽到弗蘭的說法,每個人都馬上抬頭,但根本看不到天色。 
「嗚嘻嘻~不是用看的,要用感覺的~你們第一次出長期任務?」貝爾邊說,已經開始搭帳棚了。「長期任務最要注意的就是天氣狀況,這種時候硬是要趕出森林的話反而會死在森林裡喔~」 
咦咦?原來貝爾前-輩還有這方面-的常識嗎? 
弗蘭看著貝爾,一臉驚愣。 
「呃……貝爾王子大人!我們來幫你吧!」一個看似裡面年紀最小的女孩跑到貝爾身邊,開始幫著貝爾搭帳棚。其他人看見,也開始拿出帳棚搭建。 
天色開始暗下來,這事情發生在一瞬間,前一秒明明還有光線的森林馬上變的灰暗陰森。 
「嗚……好像快-下雨了欸,下雨的-話木柴會不能用吧?」弗蘭站在一顆大樹面前,正在考慮怎麼把他弄斷。 
一個很壯的男人走到弗蘭身邊,一腳把樹給踢倒了,大樹倒在地上的瞬間地板震動了很大一下。 
原來一切都這麼簡單嗎? 
弗蘭愣了愣,馬上就被貝爾的聲音給拉了回來。 
「嗚嘻嘻~不會下雨喔,只是天氣比較濕冷……下雨的話應該是明天早上喔。」貝爾用兩把匕首瞬間磨擦產生的火花點著了木柴...是說木材是什麼時候被貝爾坎成好幾節的? 
「哇!貝爾前-輩好專業喔!」弗蘭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 
「嘻嘻!那當然。」聽到稱讚,貝爾很快的又得意起來了。 
火生好了,帳棚搭好了,獵物都熟了乖乖的躺在地上讓肚子餓的人填飽肚子。 
是說那個動物到底是什麼?長的像是大象又像犀牛……那是啥鬼?弗蘭在心裡吐槽著,嘴裡還是沒有停過的吃著那隻奇妙的生物……。 
 「好了~王子要去洗澡,你們都不能偷看喔~」貝爾笑著,轉身輕快的跑像某個地方。 
「……洗澡?哪裡洗?」弗蘭發出疑問。 
「那邊有水聲,應該是河流吧?」年紀最小的女孩紅著臉。「王子要洗澡阿……」 
「欸,王子說過不能去偷看喔,妳想偷看?」女人詭異的笑著,看著臉紅的女孩。「你想看貝爾王子大人的身材吼?」 
「呃……我沒有……阿……」 
「沒關係沒關係~姊姊了,姊姊也很想去看阿~」 
「……」弗蘭望著貝爾走開的方向。 
貝爾前-輩的裸體……? 
「好了好了!明天一大早又要趕路!先決定好守夜的班次,早早去睡吧!」人之中看似年紀最大的男人這樣說著,其他人也沒意見,就開始選守夜時段了。 
最後是弗蘭最先守,其他人就輪著兩人一組,一組一個半小時,貝爾不用。 
「那我們先睡了~」和弗蘭打聲招呼後其他人都到各自的帳棚裡睡覺了,森林一下子變的很安靜。 
過沒多久,弗蘭突然感覺到一個身影,馬上站起來警戒,但身影模糊又快速,似乎是往著河邊的方向衝刺。 
河邊? 
弗蘭一個轉身,馬上跟了上去,跑開之前拉了一下某個帳棚,說聲"我要去追個東西"就跑了。 
一路追,跳上跳下的,黑影非常靈活。 
瞬間,就在一瞬間,弗蘭衝出了這片森林,眼前的是一條很大的河流……河水是靜止的。 
「小青蛙?」 
貝爾的聲音傳來,他站在河裡,全身一絲不掛,在黑暗中頭上的銀色皇冠閃了幾下,雪白的肌膚被黑暗給蓋住了。「小青蛙也要洗澡嗎?」 
「呃-Me不是……貝爾前-輩!」 
弗蘭大叫,貝爾的身後出現一個人影,拿著長劍朝向貝爾坎了下來。 
貝爾一回頭,馬上退了三步,人影又不甘示弱的再揮下一劍,在水中著貝爾難免速度上慢了些,在劍揮下來的那一刻弗蘭出現推開貝爾。 
嘩-- 
水花濺起,如雨般的落下。 
「貝爾前-輩……是敵人?」弗蘭其實根本沒看到人影得長相,趴在貝爾胸前一臉疑問。 
「嗚嘻嘻~看來是呢……小心!」 
貝爾瞬間將弗蘭往下壓,用匕首打掉了人影的長劍,這讓人影大吃了一驚,從來沒聽說過匕首打掉長劍的。 
失去刀子的人影很明顯的愣了一下,馬上往後跳進樹叢裡,打算來個出其不意的招式。 
一直到人影退到森林裡,貝爾才發現身下的弗蘭。 
弗蘭的位置很剛好的就在貝爾身下,眼前就是貝爾引以為傲的部分,鼻頭還輕輕的碰到一點點……,害的他臉紅的像要淌出血來。 
「嘻嘻~怎麼啦?小青蛙~」貝爾笑著,把弗蘭拉起身材發現不只臉,連耳根都紅透了。 
弗蘭一瞬間還沒回神,人影突然跳出來,又有一把新的武器,不過這次是長刀,迅速朝貝爾坎去。 
貝爾把弗蘭拉進懷裡,一手摟著弗蘭,一手拿著長劍和人影對打,看似完全不吃虧。 
奇怪? 
這種溫度……這個味到這個觸感……好熟悉。 
弗蘭正躺在貝爾懷裡,想著前幾天發生的事,突然覺得現在的擁抱很熟悉,非常非常熟悉。 
喀鏘-- 
人影的長刀斷成兩半,貝爾還是一臉沒事的笑著。 
「……貝爾前-輩,原來你會用劍?」弗蘭一臉驚訝,今天讓他驚訝的事情真的太多啦! 
「嗚嘻嘻~小時後和笨鯊魚學過,只會一點皮毛而已~」貝爾笑著,衝向人影,用劍抵著他的脖子。「嗯?你是誰呢?」 
人影抖的跟什麼一樣,以為他要說話了卻出乎意料的,他抓住貝爾的劍刺向自己的心臟位子。 
「嘖!他自殺了!」 
貝爾火大的把劍抽出來,順勢坎下人影的腦袋,原本包住人影的面紗落在地上,是個……女人,以臉蛋看來,是個絕艷的女人,很可惜,現在也只剩一個頭顱了。 
弗蘭還是被貝爾摟在懷裡,意外的不想馬上離開,只是紅著臉等貝爾自己發覺。 
貝爾轉頭,看到躺在自己懷裡的弗蘭,臉雖然不像剛剛那樣的紅,卻也是淡淡的暈紅,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還沒穿衣服。 
「小青蛙要一起洗嗎?」一聽到貝爾的提議,弗蘭馬上推開他,往前走了幾步。 
「Me還得回-去守夜,貝爾前-輩洗完就快點回-來吧。」 
說完,弗蘭就往森林裡跑去。 
貝爾望著弗蘭離開的地方,回想起剛剛他倒在自己懷裡的樣子,不自覺的嘴角上揚,卻又馬上感到疑惑。 
「小青蛙原本……有這麼可愛嗎?」 
+++ 
蠟燭的燭火微微的晃動,帳棚裡灌進一陣風。 
冰涼的風使弗蘭張開眼睛,模模糊湖的似乎看到有人進來,卻看不清楚是誰。 
那人走的更進了,拉開弗蘭的被子也躺了進去。臉孔放大之後,弗蘭知道那是誰了。 
「貝爾前-輩……拜託讓Me睡個覺……」弗蘭的聲音有點沙啞,聽就知道還沒睡醒。 
沒錯,那個大半夜鑽進弗蘭被子裡的正是貝爾。 
「嗚嘻嘻~一個人睡太冷了~」貝爾完全不管弗蘭的意願,抱住弗蘭。 
這一抱,讓弗蘭完全清醒了,下意識的往旁邊娜了一下,轉頭看著貝爾,後者則是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弗蘭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剛剛的睡意被貝爾這麼一抱,全都跑光了,哪還睡的著?明天還要趕路…… 
「貝爾前-輩……」 
「嗯?」 
貝爾應了一聲,是不是睡著了弗蘭也不知道,因為根本看不到他的眼睛,只知道他沒有任何的動靜,好像剛剛的"嗯?"只是夢話。 
「昨天……不,前天……是前-輩照顧Me的嗎?」其實這個弗蘭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嗯~是啊。」貝爾很快的就承認了。 
「那……為什麼Me隔-天衣服都沒穿?」 
「…………那是因為小青蛙全身都是汗,才想讓小青蛙涼快點阿~」 
「……」貝爾前-輩剛剛是不是停-頓了一下?不對!是停-頓了很久欸,那個點-點點也太多了吧? 
弗蘭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腦中頓時呈現一片空白。 
突然,貝爾又抱了過來,這次是緊緊的貼著,嘴巴呼出來的氣都停頭在服蘭的耳躲上。 
「前-輩?」 
「嗚嘻嘻~王子好像已經中了青蛙之毒了喔~」貝爾笑著,用臉頰磨蹭幾下弗蘭。 
「咦?」有毒的是蟾蜍吧?「什-麼毒?」 
「小青蛙身上有毒~」 
很強很強的毒,強到……足以讓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中毒。 
----------------------- 
喔喔這篇的重點是啥? 
嗯嗯,重點有打出來,差就差在讀者們看不看的出來嘍~ 
現在小夭"…"也改打全音符了喔!因為之前不知道怎麼打(笑 
所以說,發生那天的事之後,在王子眼中的青蛙是不是有這麼一點點不一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