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閡】三個角度

昏暗的街道,陽光就像被一層膜檔在外面,一丁點都沒有透進來。 
池袋絕對不能與之為敵的人之一,平和島靜雄正站在黑暗的馬路邊,而在他面前的,是一個騎著黑色機車,頭戴貓耳安全帽的--池袋的都市傳說,無頭騎士。 
塞爾提盯著與他認識不少時間的靜雄,拿出一台黑色的機器迅速的在上面打出了幾個字。 
"你最近心情不好?" 
看著塞爾提的疑問,靜雄愣了愣。「怎麼會這樣說呢?」 
黑色的手指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敲打著黑色機器。"不知道……感覺吧。" 
「我並沒有心情不好,只是……或許是疲憊感吧。」靜雄抬頭看著一片雲都沒有的天空,黑的像個無止盡的洞,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似的。 
"你現在給我的感覺其實也不太像是心情不好,呃……該怎麼說呢?"塞爾提的手指停了下來,他說不出現在的感覺,而他不認為這是因為他沒有頭,就算有頭,他應該也無法理解這種複雜的情緒。 
「你說的話前後矛盾喔。」點了根煙,靜雄望著又在打字的塞爾提。 
這次塞爾提回答的很迅速。"因為你的心情很矛盾,所以我推測出來的也是矛盾阿。" 
愣了半秒,靜雄露出淡淡的微笑,但似乎帶著一點澀味。「我的心情很矛盾阿……」 
接著,是兩人的沉默。 
他們認識了不短的時間,但卻對彼此只了解了一半。 
因為是朋友,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太過了解就會連朋友都不是了。 
兩人總是有默契的到一個定點,深入到一定的地方就會縮回來,不會繼續碰觸對方的隱私。 
就因為這樣,他們無話不談,雖然一般來講也只有靜雄單方面一直說,塞爾提也只是附和和給意見。 
這沉默很快的就被街道盡頭的吵鬧聲掩蓋了,許多女孩子嘻嘻笑笑的奔走著。 
「欸、你看你看!」 
「對啊對啊!呀--好帥喔--」 
「是可愛好嗎?他超可愛的!」 
「呀啊--幽!」 
這個名子讓靜雄的心理震盪了幾秒,眼神隨著女孩們看向街道的盡頭,果然看到一群人拿著攝影機之類的東西猛拍,閃光的隨著拍照的聲音不斷的為昏暗的街道添加光芒。 
塞爾提推了推站著不動的靜雄,。"去看看阿。" 
靜雄看著塞爾提手上的字,轉身走向街道的盡頭。「我先走了。」 
快步的擠入人群,他看到的是幽穿著帥氣的黑白襯衫,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身處在成群的閃光燈中央,一點也沒有不自然的感覺。 
幽對著觀眾們微笑,輕輕的揮著手,而圍觀的民眾則是高聲的呼喊這他們偶像。 
「請記者們開始發問!拍照的話要等等喔!」 
幽的經記人擋住了民眾,叫工作人員拉起的封鎖線,只讓記者緊貼著封鎖線訪問。 
每個問題,幽幾乎都不會回答,只是一笑帶過。 
但大家愛的,就是他這樣惜字如金。 
站在人群裡的靜雄明顯的高出人家半顆頭,身上穿著酒保服,晚上還帶著墨鏡,一般走再路上絕對會被側目的他此時卻過的如此清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個偶像明星,羽島幽平身上。 
明明就在眼前,靜雄卻有股莫名的煩躁感。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們之間有了距離,就像隔著一道透明的牆,雖然薄,卻仍然碰不到對方。 
在人群中看著被圍拍的幽,靜雄瞬間有一種他就像這些粉絲一樣,跟幽是兩個世界的人。 
到底有什麼變了? 
靜雄點了根煙,刁在嘴裡,望著那跟他長期相處,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現在卻有股陌生的感覺。 
變的,到底是誰? 
他很清楚,幽沒有變,這個世界沒有變,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也一直都沒有變。 
變的……是他自己。 
意識到這點的靜雄只是抬起頭,看著幽清秀的臉龐。 
「我……到底哪裡變了?」自言自語般的氣音,靜雄諷刺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正被記者追著訪問的幽眼角餘光看到了轉身離去的靜雄,心就像是被幾百根針同時刺中一樣的抽痛著。 
幽想起了這個背影,他記得,每當他看見這樣的背影時,再次看到自家的哥哥就會全身帶著傷。 
想叫出來,想要叫他別走,但就像有什麼堵在喉嚨,連一丁點的單音都發不出來。 
只能睜大眼睛的看著他離開。 
想去追,也發現自己身處的地方不是他能自己決定去留的。 
靜雄離開了人群,走到另一條巷子裡,再度與黑暗融合。 
他突然感到身體無比的沉重,這種沉重感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所以他並不了解,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就在昏暗的接到有幾隻小貓跑過後幾秒,臨也出現了……其實也不能說是他出現了,因為是靜雄莫名其妙的突然府衝,左彎右拐的跑到臨也面前。 
心中的沉重瞬間消失了,代替他的是一股炙熱的火焰,讓他呼出來的氣也一起沸騰了。 
「臨……也……」 
將嘴裡的煙拿了起來,直接用手指捏媳,靜雄睜大眼睛瞪著他眼前、看似白淨瘦弱的男子。「居然……又跑來池袋……了啊?」 
「有沒有搞錯啊?小靜阿--我可不是自願要遇到你的阿,你沒事幹麻衝過來呢?」臨也微笑的退了兩步,一整個認為自己今天運氣不是很好,都這麼晚了還可以遇到靜雄。 
「臨……也……老……弟啊……」 
看到靜雄一步步的逼近,臨也又不斷的退後。「喂喂、今天就饒了我吧?我連晚餐都還沒吃呢--」 
「現在遇到你真是好時機阿,正好心情不爽……」靜雄順手抓起了放在一旁好好的沒礙到任何人的公車站牌,輕而易舉的把他拔了起來。 
「啊--小靜果然不可理諭啊。」 
臨也又退了幾步,到看起來應該是安全距離的位子,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短刀。「所以說我最討厭小靜了吶--」 
昏暗的街道,路燈或許是壞了,在一旁一閃一閃的,兩人的影子也時有時無。 
在亮的的時候可以清楚的看見臨也火紅色的雙眼。 
「喝啊--!」 
靜雄的脖子瞬間冒出青筋,只用的單手就把公車站排朝著臨也砍過去。 
「不會吧……」臨也冒了幾滴冷汗,望著正要揮過來的公車站牌,整個非常有震撼力……很明顯是小刀擋不住的。 
站牌的大面積刮起了一陣不小的風,臨也順著風往旁邊跳了一大步閃開了站牌,又馬上退後一步因為靜雄又衝過來了……。 
「阿阿--我果然沒辦法喜歡小靜阿……」鮮紅的雙眼瞬間變的充滿殺氣,手上的短刀轉了個向就衝向靜雄,瞬間的爆衝力非常驚人。 
靜雄的站牌被臨也躲過了,左閃又閃的跑到靜雄面前,短刀就這樣在靜雄的胸膛上劃開。 
噗嗤-- 
濃稠的鮮血噴出,濺在臨也白皙的臉頰上。 
「阿拉--小靜的血呢,也等於人類的血啊!」臨也的喜悅全都表現在臉上了,他愛人類,愛人類的全部,當然、也包刮人類的血。 
「臨……也……!」 
靜雄再度拿起站牌,完全無視於正在噴血的胸口。「喝啊--!」 
「哥……」 
臨也微微一笑,瞬間向左一跳,而不知到什麼時候跑出來的幽正站在臨也離開後的空地上,愣愣的看著朝自己砍過來的站牌。 
這次,連臨也都震驚了。 
靜雄瞬間睜大眼睛,他壓根沒想過幽會突然這樣出現在他面前,雙手使勁了全力想要將站牌停下來,但光是這樣的動作就非常的困難。 
「呀阿--!」 
「幽--!」 
女粉絲們嚇的尖叫,每個都用雙手烏住自己的眼睛,不想親眼看到自己喜愛的偶像被切成兩半的樣子。 
喀喀-- 
因為過度使力想把站牌拉回來,已經有點老舊的鐵竿就這樣瞬間斷裂,一截停在手上,另一截卻往斜角的地方飛出去。 
一切就像慢動作在撥放,靜雄瞬間將手上剩下一半的鐵竿往後丟,衝向幽。 
就在伸手拉住幽的袖子往旁邊扯的瞬間,站牌從優的右肩往下砍,但因為被靜雄往後拉,只有不淺的傷口。 
心臟漏跳了一拍,瞬間有股像是要窒息的感覺…… 
他害自己最愛的弟弟受傷了。 
「快叫救護車--!」 
經紀人驚恐的衝過來,直接把靜雄推開,擔心的看著他的生財工具。 
臨也在這場混亂當中早就脫身了,而塞爾提則是突然出現,把靜雄給載走。 
他一點反抗都沒有,就這樣被塞爾提帶離開那個昏暗的街角。 
*** 
嘎阿阿我終於又生一篇出來了! 
我決定了,明天要再生兩篇出來(? 
我明天的目標就是打到第五章阿! 
7/12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