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Ⅱ08爭權奪位

「首領,要走就要早,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羅馬力歐站在阿綱家的客廳,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嬌小身影。「你不是已經決定要跟我回義大利了嗎?首領。」 
「不。」迪諾站了起來,一臉認真的看著羅馬力歐。「我不能跟你們回去義大利,至少現在不行。」 
他不想再受人保護了,他想要保護,他要保護自己,他要保護雲雀。 
「什……難道讓雲雀先生受傷您也沒關係了嗎?」羅馬力歐震驚的看著迪諾,他以為,即使是十年前的迪諾,還是會把雲雀擺在第一優先的,沒想到…… 
「我不會讓雲雀學長受傷的!」迪諾用稚嫩的聲音搭配著他認真的雙瞳。「我會保護雲雀學長,絕對不會讓他受傷。」 
對於迪諾的成長,羅馬力歐非常震驚,他從不知道,自家首領居然在短短幾天就一步步邁向了十年後的他。 
「……我知道了。」無力的垂下雙肩,羅馬力歐看著迪諾,微微的皺起眉頭。「首領的這麼說了,我們就在這裡待到火箭筒修好吧」 
里包恩在旁邊看著一切,他一直都沒有插嘴說什麼,一直到他們話題告一個段落,他才跳出來。 
「將尼二說火箭筒修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解決這次的危機了。」 
輕描淡寫了一句話,讓迪諾震了震。 
他想起了自己是跟十年後的自己交換身分到這裡來的,他總有一天要回去,回去那個還算是和平的家,等待未來侵蝕,而那個和平的過去並沒有雲雀。 
「那,我要先去找雲雀學長了。」迪諾露出笑容看著在場的兩人。「我要好好把握所剩無幾的時間根雲雀學長相處。」 
說完,他跑出了阿綱的家,一路跑向並盛中學。 
他來到這裡不久,這裡的風景他還沒欣賞完,這裡的店家他還沒全部去過,這裡的街道他都還不認識,班上的同學連名子都無法全部叫完。 
但他很快的又要走了。 
在他離開之前,沒錯、至少在他離開之前,他要讓自己停留在雲雀的心裡,這樣他才能安心的將他交給十年後的自己。 
「阿拉--原本以為是傳言,結果似乎是真的呢!」 
一個留著金色中長髮的男子站在迪諾面前,西方的臉孔露出一絲詭譎的微笑。 
面對不太標準的日文,迪諾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這種口音……應該是義大利人。 
「所以當時就叫你別理那個日本人,直接來找這傢伙就好啦。」渾厚低沉的聲音從金髮男子的身後發出,是著高大的黑人。 
「因為那個日本人長的太漂亮了嘛--就這樣抓回去當人質也可以好好的玩玩他啊!」金髮男子講到這裡就越來越興奮,臉頰還微微的泛紅。「看到他的實力之後就更想要碰碰他了--」 
「你們說的日本人……是指雲雀學長嗎?」 
不知道為什麼,迪諾的心跳越來越快,想起了之前在雲雀身上看到的傷口,就讓他越來越煩躁。 
「阿、似乎是叫做雲雀沒錯。」 
這個回答讓迪諾睜大了雙眼,悶在心裡的一股衝動像是要衝破他的腦袋。 
所以說、還是因為我阿。 
所以說、雲雀學長還是因為我受傷了阿。 
「怎麼,想要幫你的愛人報仇嗎?」金髮男子用嘲諷的眼神看著迪諾。「你看看你那嬌小的身體,纖細無力的手臂,你想保護誰?」 
至少一次,他想要幫雲雀學長報仇!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雲雀學長! 
「你們居然讓雲雀學長受傷了……」瞪著眼前的兩個義大利人,迪諾發自內心的怒吼。「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失去理性的人是最好對付的。 
碰-- 
金髮男子只是一個側身一抬腳就把迪諾踢到旁邊的矮牆上。 
他露出一抹微笑,很鄙視的微笑。 
倒在地上的迪諾覺得自己的骨頭像是全散了一樣,每一個關節都在發疼,全身都無法使力。 
「怎麼會弱成這樣啊?」 
黑人發出疑問,蹲在迪諾面前,伸手將他的臉抬起來。「早知道這麼弱,就不需要去抓人質,直接來抓人就好啦,哼……啊!」 
慘叫一聲,黑人將手抽回來,上面多了一道血跡斑斑的齒痕。 
「哈……哈啊……」好不容易爬起來的迪諾喘著粗氣,吐出一口不屬於他的血。 
「真是……不知死活!」黑人暴怒的吼了一聲,一把抓住迪諾的頭髮將他舉起來,另一手則是舉起一個熟悉的角度後猛力的揮下去。 
啪的一聲,劇烈的痛覺在迪諾的右臉頰蔓延開來,瞬間感到昏天暗地,有種快要沒有意識的感覺。 
為什麼自己這麼弱? 
想起雲雀身上的傷,又想起今天早上自己說的那些話。 
說的這麼好聽,不還是做不到? 
「唉呀!怎麼剛剛才覺得你有點骨氣,現在就哭了呢?」金髮男子伸手撫摸著迪諾紅腫的右臉頰。「真是不敢相信,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是被甩個巴掌就泣不成聲的傢伙啊!」 
淚水無止盡的滑落,迪諾想盡辦法要讓眼淚停止但怎麼做都是徒勞無功。 
「為什麼……」 
為什麼我這麼弱這麼弱……為什麼…… 
哭紅了的臉頰和水汪汪的大眼讓可愛度不斷爆表,但他眼前的兩個西方人卻完全不吃這套。 
「真是懦弱。」這是黑人的評語。 
放開迪諾已經被扯到毫無之覺得頭髮,一腳命中他脆弱的肚子。 
喀啦-- 
胸腔的骨頭似乎被波及了,在迪諾的腦海中發出了這樣的聲響。 
「嘎阿……哈、咳咳……嗚嗚--」劇烈的痛覺讓迪諾的淚水更是增加了一倍,他想保護雲雀,想保護自己,但他忘了……他自身的力量到底夠不夠。 
「上次的傢伙阿……」 
冰冷的聲音從金髮男子的身後發出,銳利的鳳眼充滿殺氣的瞪著黑人和金髮男子。「做好被咬殺的覺悟了吧?」 
「唉呀!是上次的美人兒啊!」金髮男子興奮了一下,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雲雀身上。 
「雲……雲雀……學長……」 
迪諾轉動著唯一還能動的雙眼,看著雲雀,頓時感到自己非常非常的丟臉。 
哈、還說什麼要保護雲雀學長……到頭來還不是學長保護我? 
自暴自棄的露出微笑,意識已經開始不清了。 
碰碰碰-- 
一連好幾個劇烈的碰撞,雲雀邊躲邊戰鬥著看似非常的輕鬆……因為這是他最熟悉的戰鬥方式。 
但他卻無法一直保持佔上風的狀態。 
「咕嗯!」 
黑人的手上握著鋼圈,鋼圈變成了他的拳頭,打中了正在閃躲金髮男子的雲雀,胸口被重創了。 
「小黑!你不要來破壞我們聯繫感情的時間好嗎?」金髮男子生氣的看著黑人,甩出了他剛修好的蛇刀。「這為美人是我的!」 
「哼、看起來人家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阿,還是讓我快點讓他升天比較好吧?別讓廢時間了。」黑人冷哼了一聲,連看都不看金髮男子。「還有我不叫小黑,自戀狂。」 
雲雀一臉不爽的撐起身子,一手摸向自己被重創的胸口,發現疼痛非常劇烈。 
看來有肋骨裂了吧? 
吐出一口鮮血,舉起拐子又再度衝了上去,雖然受了傷,動作卻絲毫沒有減弱。 
「雲、雲雀學長……」 
看到雲雀嘴角的血絲,迪諾瞬間清醒了,趴在地上的他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撿起了第上的堅硬石頭就往黑人丟去。 
沒有人會想到自己戰鬥到一半會有人丟石頭這種老梗的東西吧? 
黑人的太陽穴位子被一個拳頭大的石頭很帥氣的命中了,發出了很沉重的聲音。 
「嗚啊……」 
瞬間跌坐到地上的黑人摸了自己的太陽穴,發現鮮血直流後還沒繼續想別的就被眼前的拐子拐中了。雲雀趁著他還沒回神,用拐子打在他的頭頂,直接往下衝撞。 
這一擊讓他的意識瞬間模糊了,他感到暈眩,就像全世界都在旋轉一樣,連路地都扭曲了。 
雲雀微微的皺眉。 
為什麼這次沒有出現那個武器? 
想起之前第一次遇到她們,那個黑人明明就在他出手之前就傷了他,那個武器到底是什麼? 
「唉呀,小黑居然這麼快就掛點了。」看著自家夥伴,金髮男子只是笑了笑,甩出另一把蛇刀,將兩把蛇刀都放到自己眼前。「算了,讓他睡一下也好,不然他都會一直碎碎唸呢--」 
「咳咳咳……」 
迪諾站了起來,順了順自己的呼吸,他終於能看清眼前所有的東西了。 
拿好拐子的雲雀處於備戰狀態,正準備與金髮男子正面交鋒。 
看著眼前的美人兒,金髮男子甩動著蛇刀,四週開始刮起陣陣的微風,再由微風漸漸轉強,兩把刀相互甩動後四週的氣流開始旋轉,形同暴風般。 
「之前真是太小看你了阿,這次絕對不會再輸了呢!」 
舔了舔自己的下唇,瞬間放大的瞳孔充滿了殺氣。 
就在雲雀認為差不多要攻擊的瞬間,氣流開始狂亂的襲上雲雀,而狂風中夾雜的正是金髮男子快到看不見的蛇刀。 
一切都是在瞬間發生的事情。 
「嗚呃--!」 
雲雀悶哼了一聲,在什麼都看不到的情況下身上多了好幾道傷口,艷紅的鮮血不斷的滴出來。 
「雲雀學長……!」迪諾還想做點什麼,卻在瞬間發現自己的身後吼股農重的殺氣,重到他連回頭都做不到。 
心跳開始不斷加速,全身都開始冒出冷汗,只能讓眼球以最小的幅度震盪著,嘴唇也不自覺的開始顫抖。 
「小鬼……」 
低沉渾厚的聲音在迪諾的耳邊響起,是剛剛應該已經被打倒的黑人。 
「啊……」 
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迪諾纖細脆弱的脖子。 
「只要你死了……我們就可以取代加百羅涅家族了吶……」充滿血味的口腔就緊緊貼在迪諾耳邊,不斷發出威脅的訊息。「那個黑髮美人……我們也不會放過的……」 
「你……」迪諾抗拒著心理的恐懼,用顫抖的嘴唇說出破碎的句子。「休……想……」 
「真是找死阿--」黑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但眼神卻充滿了憤怒。「小鬼。」 
啪喀-- 
「啊啊啊啊--!」 
稚嫩的聲線擠出絕望的尖叫聲,眼淚再度奪框而出,全身瞬間都無力了,只能倒在地上,抱著自己脫臼的左手劇烈的喘息著。 
不斷受到攻擊雲雀被轉移了注意力,一刀深深的砍進了他的肩膀。 
眼前瞬間佈滿了血色。 
*** 
阿阿阿--! 
都多久了?我終於打完了(哭 
上一次打是在寒假嗎? 
我已經忘記了阿(汗 
八月就要出本了現在只打到第八章阿(抖 
靜幽本也是八月出本卻只打到第二章阿(目遠 
希望這次不要天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緝毒特搜班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