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骸生日賀文。享用

眼睛緩緩的張開,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發現身旁的呼吸聲,骸側過身,看到的是睡的正熟的白蘭...。 
他昨天幾點睡?記得自己上床時白蘭根本不見蹤影,現在睡在自己旁邊,而且還很難得的比自己晚起。 
正打算開口叫他,又想到昨天他搞不好半夜才睡,還是讓他多睡一會好了。 
喀 - - 
骸打開房門,房門很大聲的像是快壞掉的樣子...看樣子要找人來修了。 
走在走廊上,很熟悉的走廊,現在的骸,能清楚分辨出哪裡通往哪哩,畢竟在這裡已經住了兩個多月了阿。 
通常走廊上是不會有其他人的,據說這麼廣大的空間通通是白蘭一個人的私人空間,只有很偶爾的時候會有外人進入,不過通常這種時候白蘭是不會讓他出房間的。 
咕~嚕~~ 
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音,骸走到餐館,拿了兩份套餐回到房間,發現白蘭還在睡,他沒這麼晚起過。 
「...白蘭,起床吃飯。」 
骸上床,輕搖了一下發現白蘭沒反應,就用力的踹下去。 
「等等!等等!起來了起來了!」白蘭及時接住骸的一腳,冒出冷汗勾起微笑。「好用力呢,骸君想殺了我?」 
「你才沒這麼容易死...。」 
「嗯?骸君是在稱讚我嗎?」 
「...吃飯!」骸打算忽略白蘭,開始吃起他的海鮮鋦烤飯。 
一段時間,白蘭都沒有反應,也沒有走過來,骸正覺得奇怪,一轉頭就發現白蘭的臉色很差。 
「...你?」 
「不,沒事。」很難得白蘭沒有繼續微笑,原本白皙的臉頰也變的更慘白,唯獨臉頰上有淡淡的,真的非常非常淡的暈紅。 
「你發燒了?」骸皺眉,拉住白蘭的手,一手摸著白蘭的額頭。「真的很燙...」 
「嗯~骸君好溫柔~」 
「閉嘴。」 
不理白蘭的嘻鬧,骸拿起一份沒動過的套餐走到門口。「生病的人不能吃炸的,我去幫你弄碗粥。」 
「...」好掙扎!雖然說不能吃炸豬排很可惜,不過能吃到骸親手煮的粥難道不好嗎?「好阿~骸君煮什麼我就吃什麼~」 
碰! 
門關起來了。 
過沒多久,骸已經帶著一碗粥走到白蘭面前,而白蘭只是躺在床上,看似真的很不舒服。 
「粥好了~」 
此話一出,白蘭馬上起身,可是臉上的血色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連剛剛唯一的暈紅也已經不見了...這真的很嚴重!就不要等等嘴唇發紫!(請問是中毒了嗎?還是他其實已經掛了變成厲鬼? 
看見白蘭想伸手去接那碗粥,骸馬上移開碗。 
「?」 
「生病的人坐好,讓我餵你。」 
白蘭先是一愣,然後露出超級燦爛,燦爛到會閃閃發光! 
其實骸君有時很主動呢!呃...不對!照理來說他都應該是主動的一方啊!要不是對方比他還主動一萬倍? 
撈了在最上面的一層,吹幾口氣後送到白蘭的面前,而白蘭也當然二話不說一口吃掉。 
吞掉那一口,白蘭又湊上去吻了骸。「骸君好溫柔~」 
「...」骸二話不說的又撈了一口送過去塞白蘭的嘴巴,白蘭還是一臉幸福的吞掉了。 
這樣反覆的動作持續了很久,一直到白蘭吃完了整碗。 
在骸要把盤子收走時,白蘭突然嘆口氣。 
「?」骸發出疑問。 
白蘭又勾起微笑。「今天是骸君生日呢,都沒辦法慶祝了~」 
「都不知道生日是真的還是家族自己掰的,有什麼好慶祝的?我從來不過生日。」骸不以為意。 
「嗯?怎麼可以不過生日呢?就算不是真的也沒關係呀~」白蘭又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瞇起眼睛,真的很吸引人,而且他慘白的臉色也回復了一點原本的樣子...還是很白啦。 
原本一直沒什麼表情的骸突然露出微笑,是以前的他常常露出的微笑,但預見白蘭後,這方面的微笑就減少了...哪方面的微笑?就是很邪惡,很詭異的微笑!不,是很變態!(迷;喂! 
「這是你說的喔,一定要慶祝對嗎?」 
「沒錯。」白蘭也笑了,不過和以前的笑容不一樣...好像在期待什麼。 
骸走向前,走到床邊後彎下腰,把白蘭推倒在床上,然後笑容又更更更更深了。 
「難得我生日...今天就讓我來抱你吧?白~蘭~」 
白蘭先是愣了一下,看來這和他的期待有這麼一點點的出入...但還是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 
「嗯?原來骸君想要撲倒我呀?」一手抓住骸的手腕,好像在催他快點動手。 
這次換骸愣住了。 
他原本以為,白蘭會嚇到,然後說不要,到時候他就要趁著白蘭生病硬上!結果... 
「嗯?骸君嚇到了嗎?」 
白蘭又露出微笑,伸手撫摸就在他上方的骸的身下,骸忍不住低吟的一聲馬上抓住白蘭的手。「今天我在上面。」 
那又怎樣?白蘭覺得好笑,開始伸手脫骸的上一。 
骸也順勢開始脫掉白蘭的衣服,一邊脫,一邊撫摸著白蘭白皙又接實的胸膛。 
光滑的肌膚不只白蘭,骸的身軀更是白皙又纖細。 
骸俯下身吻著白蘭的胸膛,在他喜歡得地方留下印記。 
白蘭悶吟了一聲,伸手抓住骸吻上去,一碰就是那個敏感點,骸忍不住嬌吟了一聲後惡狠狠的瞪著白蘭。 
「只有骸君享用我不對吧?我也要想用美味的骸君~」 
「今天是我生日喔~可以享用的只有我。」然後又是一瞪,伸手抓住白蘭的頭吻住。 
白蘭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兩個人交纏著。「骸君真是太美味了。」 
這個夜晚,從房裡傳來了陣陣的嬌吟聲,不時還有細嫩的尖叫聲。 
據說一直纏綿到隔天早上,白蘭的病好了,反倒是骸生病了。 
他們...或許會一直一直走下去? 
---------------------------- 
喔喔喔! 
好久沒有打白骸了!10069好棒XDDDD 
這說雖然是生日賀文,不過因為是長在聖誕樹上的藍色鳳梨延伸出來的,所以放在這裡啦! 
大家可以來猜猜。 
最後到底是誰享用誰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梓君生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