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精成分5%。03高溫

吵雜的聲音響起,雲雀摸著疼痛的頭爬起來。 
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走下床,發現自己竟然沒穿衣服,想馬上回到床上又頭重腳輕的差點跌倒。 
「小心點...」 
山本從背後抱住雲雀。 
「山本 武...走開...」雲雀用充滿殺氣的口吻。 
「阿~又來了,每次你只要一生氣就會連名帶姓的叫我。」山本燦笑。 
「...」轉身一拳打中山本,山本痛得放開手,帶頭重腳輕的他還是跌到了床上。 
「阿痛...雲雀,你怎麼了...臉好紅!」 
「這不甘你的事...」 
還沒說完,山本的臉就貼近雲雀,額頭碰額頭。「雲雀!你發燒了!」 
「...沒有。」雲雀臉一紅,推開雲雀,但很意外的是怎麼推也推不動。 
看到雲雀似乎很努力的想要掙開他,山本暗自覺得可愛,嘴角揚起了淺淺的笑容。 
「來...雲雀,先到床上躺一下吧。」山本撐著雲雀,將他拉到床上。「我去拿冰塊,你發燒了。」 
雲雀似乎還想起來,但又被山本壓回去了。 
過沒多久,山本就帶著一桶冰塊走進房間,臉上帶著笑容。 
「來~躺著不要動,冰敷一下。」雲雀微微皺眉,想身手去擋,又被山本推開,一包冰塊直接放在他額頭上。 
冰塊一放下去,冰冰涼涼的感覺讓原本的熱舒緩了一點,雲雀也因此躺平在床上。 
隨著冰塊漸漸溶化,似乎不見有退燒的頃向,只是冰塊變成水,臉還是紅通通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 
「雲雀,再換一包...」山本微微皺眉,擔心的臉色完全呈現出來。 
只見山本將雲雀頭上的水拿起來,換成冰桶裡的其他冰塊,再放到雲雀頭上。 
但冰塊還是沒多久就溶化了,雲雀的身體還持續在高溫狀態,喘息聲已經大到引起隔壁房草璧的注意,過來敲門。 
「阿...是草璧阿。」山本一開門,就看見門口的草璧,皺著眉頭扯一下嘴角,看似微笑。 
草璧探頭看了看床上的雲雀,一臉擔心的神色。「恭先生沒事吧?」 
「嗯...高燒不退,我會有辦法的,不用擔心。」山本再度扯了個笑容,點點頭關門回到床邊。 
雲雀翻個身,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了,只是喘著氣,兩手擋住自己的眼睛和表情。 
看到這樣的雲雀,山本微微的笑了一下,伸手拿起桶子裡的冰塊放進嘴裡。 
「...!?」 
山本吻了上去,口中的冰塊在自己和雲雀的嘴裡交融,雲雀想推開山本,但山本卻順勢抓住他的手,十指交扣的吻著。 
頭側了右邊再回來左邊,冰塊在來來回回的溫熱中早已溶化光了。 
知道冰塊沒了,山本和雲雀的嘴分離,又拿了兩顆都塞近嘴裡,再度吻上去。 
舌頭互推著冰塊,兩人嘴裡都冰涼涼的,雲雀甚是感到一陣陣蘇麻,冰涼感使他更清醒了一些。 
「不...山...本武...」 
雲雀使盡全力推開山本,紅著臉,卻已經不像剛剛昏沉沉的,銳利的眼神瞪過去,但後者還是笑著又塞了兩塊冰塊在嘴裡。 
「只有嘴巴冰涼不夠嗎?」山本壞笑,含著冰塊吻上雲雀的頸部,上下滑動,冰冰涼涼的液體在雲雀的脖子擴展開來。 
慢慢的,山本補充了兩顆冰塊在繼續往下滑,解開雲雀的浴衣,吻舔著他的胸膛。 
溫熱混雜冰涼的奇怪觸感讓雲雀悶亨了幾聲,並沒有伸手推開山本...誘惑著山本在繼續...無意識的誘惑著。 
當冰塊碰到粉紅的那一瞬間,雲雀微微的震了一下,接著低聲嬌吟了一聲。 
山本滑至肚子,發現冰桶裡的冰塊已經所剩無幾,很快的就結束肚子繼續往下... 
搭啦~搭搭啦~啦搭啦搭~ 
手機伶聲響起,原本想忽略他的山本想起這個鈴聲是阿綱的來電鈴聲。 
嘆口氣,山本起身,拉回雲雀的浴衣後接起這個來的很不是時候的電話。 
「阿綱?」 
「山本,可以現在到我的辦公室來嗎?」話筒的另一邊響起很熟悉的聲音。 
「嗯,我馬上去。」 
山本切斷電話,看幾眼還在喘息的雲雀,轉身走出房間...這時他下了個決心,就是...以後要開始時,要記得關手機,免的...。 
「阿綱,有什麼事嗎?」 
見到山本一定來就問有什麼事,阿綱笑了笑。「嗯...有...打擾到嗎?」 
「不,怎麼會?」山本爽朗的笑了幾聲,反正剛剛冰塊也快用完了嘛...。「有任務是嗎?」 
阿綱也笑了笑,接著露出擔心的神色。 
「這次任務比較危險,你可以多帶一些雨守小隊的人...整隊帶去好了。」 
「...有這麼嚴重?」全部帶去?一個守護者的小隊都有25個人欸,全部去...是多難的任務啊? 
看到山本疑惑的眼神,阿綱收起笑容,沉穩的說;「這次要衝進某個家族,不但要帶回重要物品和匣子,還要帶個人回來。」 
「人?」山本又疑惑了,以前出任務,從來也沒有帶個什麼人回來阿...。 
阿綱點點頭。「他是我們同盟家族老大的女兒,被他們帶走所以...」 
「既然是他的女兒,為什麼不是他們自己家族出面?」山本只覺得好笑。 
「...這我就不是很清楚,不過那個家族確實有我們想要的東西,他們也的確是傑索家族的分支。」 
「嗯...我知道了,不過我想明天再去。」山本笑著,阿綱臉色已經和剛剛不一樣了,畢竟這種事情當然是越早越沒有危險,而且及早下手也比晚下手來的好。 
看到阿綱皺眉,滿臉疑問的樣子,山本又笑了笑。「現在雲雀正發著高燒,我不能丟下他,明天他好點了我再去。」 
阿綱嘆口氣,不過想了想,還是答應了。「我知道了...如果有感冒的話記得讓雲雀吃點東西。」 
「嗯,我知道。」 
走出辦公室,山本遠遠的就看到雲雀正朝著自己走過來,只不過走的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會倒下來一樣。 
「雲雀!」山本緊張的跑到雲雀身邊,他臉頰紅潤,還喘著氣,身上還是只穿一件浴衣。 
看到山本跑過來,雲雀一手抓住山本,皺著眉頭,即使病厭厭的眼神卻還銳利的很。「為什麼不去?」 
「蛤?」山本完全不知道雲雀在說什麼,這樣沒頭沒尾的...誰知道他在講什麼。 
看到山本一臉疑問,雲雀喘著氣,又免強的說了幾句話;「為什麼...不去出任務?說什麼...明天在...去?」 
「...雲雀,我不會丟著你自己出去的。」山本皺眉,把原本抓著自己的雲雀的手握的緊緊的,食指緊扣。 
雲雀推開山本,擺好架式才發現手上好像少了什麼。「我的拐子...呢?」 
這句話擺明了就是要問山本,而山本也擺明了就是他藏的。 
「因為你正在發燒,不會用到,所以我把他收起來了。」山本笑了笑,笑的可燦爛了。 
雲雀一火大,正想用匣子裡的拐子...匣子呢? 
「 山 本 武 。」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一個字一個字咬的清清楚楚。 
感覺到雲雀的怒火,山本還是一笑帶過。 
「反正你不用管我,去出任務,我睡一覺就行了...」還沒說完,山本就用嘴巴讓雲雀住嘴了。 
唇舌交纏著,雲雀想掙開卻反被山本緊緊抱住。 
「我說過,我 不 會 丟 下 你 。」山本皺著眉頭,一個字一個字唸完。「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 
對於山本嚴厲的口吻,雲雀先是愣一愣,而山本也在他還沒愣完就把雲雀用公主抱法抱起。 
「放我下來!山本武!」雲雀掙扎,卻怎麼也掙脫不掉。 
山本笑的很燦爛,抱著雲雀走往房間。「我們來繼續...剛剛未完成的事情吧?」 
「什...!?」 
「開玩笑的。」輕輕在耳邊低語,這讓雲雀的身子不由得縮了縮。 
一直到走回房間,雲雀才被放回床上,接著又是一吻。 
「再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拿吃的。」山本微笑,舌頭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受剛剛雲雀的碰觸。 
這次久了一點,雲雀無聊的躺在床上,等著等著又睡著了。 
最後是怎麼醒的?他忘了,只知道他醒後山本很開心的拿著一碗冒著煙的粥,走到自己身邊。 
以為自己睡一下子而已,雲雀抬頭看看時鐘,竟然已經下午了? 
「雲雀,你終於醒了,這碗粥是剛剛才送來的,吃一些吧?」山本捧著碗,一手拿著湯匙坐在雲雀身邊。 
「不了,我不餓。」雲雀摸著自己的頭,果然還微微的燙,決定躺回床上睡覺。 
沒想到山本竟然拉住雲雀,硬是讓雲雀坐在自己的腳上。「你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吃個幾口吧。」 
「我...」雲雀根本來不及回答,一湯匙的粥就塞進雲雀的嘴裡了。 
粥雖然在冒煙,但山本每湯匙都會吹的很徹底,等到粥涼了,再塞入雲雀口中。 
「好吃嗎?雲雀。」山本的嘴唇貼著雲雀的耳朵,輕輕咬了幾下。 
雲雀沒有理他想起身,又被山本拉住。「雲雀阿,要吃點東西,不然會沒體力喔...沒體力的話今晚...就任由我處置了?」 
山本剛說完,雲雀臉馬上變色,皺著眉頭,似乎正在思考著是要現在給他餵,還是晚上不得安寧破壞睡眠? 
「...」思考了一下,雲雀乖乖的走到山本身邊,被山本拉到腿上,慢慢的吃粥。 
一口一口,溫溫熱熱的送進雲雀口裡。 
+++ 
「身體怎麼樣了?」山本轉身,分開了原本緊合在一起的唇。 
「沒事了。」 
現在已經零晨1點多了,發現雲雀體溫已經恢復的山本開心的再度靠過來,緊緊的把雲雀抱在懷裡。 
就這樣,兩個人相擁入眠了。 
------------------------- 
打到晚上11點=ˇ= 
好睏阿~~~是說本來要上演洗澡或吃藥戲碼,不過這兩各被我的另外兩個同人給定走了(笑 
總不能每本都發生同一件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魔人偵探 漫畫連載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