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夕情人節賀文

BL有 
H有 
不喜勿入 
本篇文歸為番外篇 
與正文無關。 
* * * 
「有事嗎?老師?」 
青羽走到公園裡,看著約他出來的水城。 
望了望青羽,水城勾起嘴角。「陪我去買個東西。」 
跟在水城身後,青羽實在搞不懂,這種時間要買什麽? 
沒錯,現在已經晚上9點多了,但接上似乎還有很多人,都是成對的走在路上。 
今天是情人節。 
「在這裡等我一下。」水城將青羽擋在一家店門口,自己走了進去。 
過了一段時間,水城走出店面,手上多了一袋東西。 
「現在,要去一個很適合這個日子的地方。」 
用以往的笑容,說著引人遐想的話語。 
適合這個日子的地方? 
現在這個時間? 
呃... 
我怎麼開始胡思亂想啦!? 
青羽用力的搖頭。 
「是...哪裡啊?」聲音小的跟蚊子一樣,但很厲害的,水城還是聽到了。 
「就快到了。」 
眼前,一棟高樓,而且還滿漂亮的。 
但就是不太對。 
不管怎麼看,都絕對不是百貨公司。 
「呃...老師...這是...」 
「走吧!」 
沒等青羽回答,水城快步的將青羽拉進一間房間。 
「這種日子很難訂房間呢。」水城轉頭看青羽。「先去洗澡吧!」 
「洗澡!?」 
「這麼貴的飯店,不用他們豪華的浴室怎麼行呢?」 
二話不說的將青羽推進浴室,自己則是將剛剛買的東西拿出來準備。 
呃...是巧克力。 
這種時間來飯店幹麻啊!? 
先聲明我是很清純的,但在這種情況下,在清純的人也會胡思亂想的! 
青羽膽怯的脫下上衣,奇怪的思想全部塞進腦海裡。 
放好水,浴缸很大,足以塞下好幾個人。 
泡進浴缸,剛剛的膽怯全部消失了,熱熱的水讓身體放鬆,很舒服的。 
正陶醉在熱水中的青羽,似乎沒有發現浴室裡多了一個人。 
「很舒服?」 
熟悉的聲音,青羽的神經瞬間緊繃,張大眼睛,看著和自己泡在同一個浴缸裡的水城。 
「老...老老老師!你你你幹麻啊?」就像驚嚇過度的小動物,出自於求生本能的,逃。 
青羽馬上起身,正要跨出浴缸的時候,心理浮現一個想法。 
該死,浴缸沒事這麼大幹麻? 
由於離邊緣實在太遠,一下子就被水城抓個正著。 
「想跑去哪裡呀?」甜美的嗓音,如今有種邪惡的氣息。 
「我...噗!」 
還沒說完,水城用力一拉,青羽重心不穩的向後倒進水中,滅頂。 
「噗哈!」努力的探出頭,但嘴巴還是進了不少水。「老師!你幹麻...」 
手腕被緊緊抓住,從嘴唇,至全身感到酥麻。 
嘴角參出血,滴落水中,蘊開。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穩嚇到,毫無抵抗力的青羽感到自己嘴裡好像多了什麼。 
軟軟的,很靈活的在嘴裡遊蕩。 
「哈...哈...呼哈...」嘴唇終於分開了,從來沒有憋氣這麼久過,青羽劇烈的喘息著。 
「初吻?」水城邪邪的一笑,伸手撫摸青羽濕潤的臉頰。「享受一下吧?」 
伸手將水龍頭打開,轉成冷水。 
「老...老師...這是冷水...」緩了口氣,終於能說出一句話。 
「我知道。」水城將水龍頭轉向,冷水直直沖向青羽,下面原本的熱水也不時往上噴。 
就這樣忽冷忽熱的。 
「老師...這樣...」青羽的手腕仍被水城抓著,毫無抵抗力可言,只能用腳試圖踢開,但似乎一點效果也沒有。 
水城開始用舌頭親吻青羽的脖子,慢慢往下滑,至鎖骨時,發現青羽沒什麼動靜。 
「呃...竟然昏睡過去了...」很無奈的,關掉水龍頭,將青羽抱出浴室。 
走向床邊,一路上都是水痕。 
將全身濕的青羽放在床上,拿起浴巾。 
「雖然濕濕的比較萌...但會感冒吧...」擦拭著,濕潤的身體就這樣一絲不掛的展示在水城眼前。「糟糕...會忍不住...」 
隨便抽一條棉被蓋住青羽。「這樣晚點比較方便。」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羽醒來了。 
「喂,你睡了兩個小時喔。」水城一臉不滿的看著青羽。「都快過12點了,你還睡。」 
「咦...唔!」似乎恢復記憶了,想起在昏睡前所發生的事。 
滿臉通紅,只是低著頭,完全不敢看水城。 
水城將剛剛買的巧克力拿出來,拆了包裝。「這是情人節巧克力。」 
「呃...謝謝...」青羽伸手去拿巧克力,卻被水城阻止了。 
咬了一口巧克力,看向青羽。 
「不是...要給我的?」 
「當然是要給你的。」 
水城瞬間壓住青羽,嘴唇馬上湊了過來。 
巧克力經由水城的嘴傳入青羽口中,混著剛剛咬破一個洞的血一並吞入。 
腥味,夾雜著巧克力的苦甜。 
很久的一段時間,確認巧克力完整的傳入青羽口中後,又咬一口繼續。 
就這樣一直重複的動作,直到巧克力吃完。 
「怎麼樣?好吃嗎?」嘴唇終於離開了,青羽大大的喘口氣。「這可是百分之七十五苦味的巧克力喔!很濃很純吧?」 
青羽口中都是巧克力和血的味道,一次憋氣太久,又連續著好幾次,實在無法消化。 
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的炙熱還沒退去,臉些微的泛紅。 
看在水城眼裡,這是誘惑。 
「是你自己要露出這種表情的,不是我的錯喔!」水城開始舔著青羽的脖子,不時舔著耳朵,邊說。「是你誘惑我的,我的理智被你破壞了,這是你的錯喔!」 
抓的青羽的手腕,不顧他的掙扎,由脖子往下舔,忝至鎖骨,移到胸膛。 
青羽的身體越來越熱,手腳輕微的顫抖,淚水不時的滑落。 
「不...不要...老...師拜託...」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當然,就算他說出來,水城也一定不會理他。 
「老師...」 
「這麼做是反效果喔!」看著青羽無助的表情,反而使水城更加的粗暴。 
「老師...我...成年...」(老師我未成年) 
「沒關希。」 
「我...不喜歡這...樣...」 
「我喜歡。」 
反正就是不可能就此罷休就對了。 
很久,過了很久。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停止的,兩個人已經安穩的睡在床上。 
窗外亮了起來,看來是早上了。 
水城走到窗戶旁,光著上半身打開窗戶。 
風灌進房間,青羽也醒了,但視線還是模模糊糊的。 
「起來啦?青羽!」 
-------------------------------- 
小夭;「呃...第一次打這種文呢=ˇ= 
              打的好害羞啊> / / / <」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快樂的一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