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嫣玦。01兄弟

「爸!我先出門了!」一個少年衝出家門。 
「小然啊!今天要早點回來喔!」 
「喔!我知道了!」 
少年露出一個微笑。他,正值青春期的國三生,就讀聖十字學園。 
「然。」一個學生走到然身邊。「等一下是體育課,不走嗎?」 
「啊!對吼!要去操場!」然爬起來。「走吧!子晰。」 
抵達操場,老師宣布今天要測1600,所有人開始抱怨連連,但最後還是要跑的嘛。 
「會很累說...」然嘆口氣,跑進操場。 
「等等要不要去合作社?」子晰想了一下,提議。 
「剛剛早該去了。」 
果不其然,下課後的合作社真是...人潮洶湧。動作不快一點,拿不到想要的東西,走路不快一點,永遠被插隊的擠到後面出走不出合作社。 
「就說早該去的...吼。」終於走出來的兩人,又回頭看看人潮滿滿的合作社,又轉回來。 
才剛剛跑完累死人了1600,又要到合作社跟大家擠。 
「其實合作社應該多開一家的。」子晰邊走邊喝他的柳橙汁。 
「夠嗎?」然也跟著開始喝他的白葡萄汁。 
回到教室,明明還是下課時間,卻有人在寫講義,也有人在睡覺補眠。現在是非常時期,對很多人來說。 
基測快到了,倒數100天。 
「欸,子晰,你都不讀書嗎?」然才剛問完,馬上就自己回答了。「對了...就算你不讀也一定能上公立高職...」 
子晰沒有搭腔,只是看著前方發呆。 
是阿,子晰即使沒有很努力,PR值也一直都是60幾起跳,至於然...目前為止PR值一直只有20幾...。 
「對了,不知道爸是怎樣,要我今天早點回家...今天不是我生日吧?」然一臉疑惑,還真的仔細算起自己農曆生日是幾好號,不過好像真的忘了。 
「...會不會是因為你爸的女朋友?」子晰想了一下,突然想起前幾天然和他說"爸爸交女朋友"的事情。「時機成熟了,打算讓你們見面?」 
「唔!這不是沒有可能的!」然瞬間恍然大悟。「她好像也離過婚。」 
「...然。」 
「?」 
「你不會排斥嗎?」子晰轉頭看著然。「你爸爸再婚,你會接受這個新媽媽?」 
聽完,然笑了笑。「沒什麼不能接受的吧?只要我爸喜歡,我喜不喜歡...有這麼重要嗎?」 
「...」子晰沒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然。 
「爸他單身這麼久了,不找個人陪很孤單吧?他好不容易找到幸福,我沒有理由不接受阿。」 
然笑著,他心裡的確是這樣想的,他那個總是被發好人卡的爸爸。 
+++ 
「我回來了。」 
然脫下鞋子,才剛進家門就看到自家爸爸和一個中年女子坐在沙發上...還有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大男生。「爸...」 
聽到然的呼喊,爸爸馬上抬頭,果然看到然愣在原地。 
「來吧!小然,過來坐坐!」 
咦咦咦?不會吧!今早和子晰隨便說說的竟然成真了?真的甲的...「爸...這是...?」 
「不要急嘛,爸跟你介紹一下。」爸爸笑著,看向中年女子。「她就是爸爸之前跟你提過的秀娟阿姨,旁邊那個是她高二的兒子。」 
「秀娟阿姨?」然當然記得她,今早和子晰才剛聊過呢...不過子晰的反應和自己一樣,秀娟...好菜市場的名子...。是不是老一輩的名子都差不多?例如自己的爸爸叫金土? 
沒錯,是"柳金土"...。 
「秀娟阿姨好...」 
才剛說完,爸爸又拍拍然的肩膀。「過幾天後就要叫她媽媽了喔。」 
「咦?爸...你要再婚嗎?」然剛問完,就感受到一股很奇怪的視線。是從那個高二生那邊傳過來的,秀娟阿姨還好,那個高二生似乎很不友善。 
「沒有沒有,我們沒打算再婚...不過要一起住,雖然不是名義上的,也是結婚了。」爸爸笑了笑,看著那個高二生。「玦阿,以後小然就是你弟弟了,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只見那個名叫玦的人鉤起嘴角,點點頭。 
「什麼阿...剛剛對著我還擺著臭臉,看爸爸就差這麼多...」然小聲的咕噥幾聲後起身。「爸,我先進房放東西喔。」 
「好好,快去快去。」爸爸笑的一臉幸福,笑得然把剛剛的咕噥全部吞回去。 
是阿,這是爸爸的幸福,干我什麼事?我也不用喜歡他們,爸爸喜歡就好了。 
走進浴室,然脫了上衣,渾身都是汗的...都是1600害的!(不對,那應該早就乾了喔... 
轉開水龍頭,水散狀的落在然的身上。 
一直以來,然都喜歡喜很熱很熱的水,雖然爸爸會跟他說洗太熱皮膚好像會變差,至於為什麼...這就不太清楚了。 
剛淋濕了頭髮,突如其來的冷空氣侵襲著然的身體,浴室裡的熱器和冷空氣坐了交換,熱煙通通散出去了。 
「...咦?」站在浴室門口,也就是打開門的人,正是玦。 
然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全身一絲不掛,濕潤潤的...即使兩個都是男的這樣也太...! 
看到然的臉浮出暈紅,甚至紅到耳根了,玦才把門關起來。「抱歉。」 
「...」這這這!這也太簡潔了吧!? 
然根本還沒回神,愣愣的看著已經被關起來的門。 
一直到熱氣再度填滿整個浴室,然才發覺...剛剛已經被看個精光了。 
「他是男的...沒關係吧?」然一邊戳著泡泡,一邊自言自語。嗯嗯,因為雙方都是男的,所以沒辦法告他吧?不行嗎?還是可以? 
一整個洗澡的時間,然都在思考著這些問題...雖然好像越想越離題了...。 
走出廁所,通常他都是光溜溜的到房間才穿衣服的,不過考慮到現在有女人住進來了,總不能這樣吧?所以然忍著悶在浴室裡穿好衣服才出來。 
和平常一樣的是,頭上蓋了一條浴巾。 
然推開房門,換他愣在門口了。 
玦坐在然的床上,光著上半身,用浴巾擦拭著濕潤潤的頭髮。 
其實然的家裡有兩間浴室,一間是浴室,另一間是浴室和廁所合的。 
「你爸爸說我和你一起睡一間。」玦看到然愣在門口,也沒打算把衣服穿起來,只是語氣平淡的說。 
「咦?」 
然二度愣住,對呀...家裡只有兩間房間,一間爸爸和秀娟阿姨睡,一間就理所當然是我和他了...可是!我的小說原稿這麼多,打小說我也習慣一個人打... 
「你的東西...很多嗎?」很細嫩的聲音,然的聲音一直都是這樣,應該說...他的臉蛋也很可愛...呃,這是聽班上的人講的。 
「...不多。」口氣依然很平淡,只見玦光著上半身開始拿自己的東西,一個書包,兩套制服,五六套便服,幾本書,一顆足球,一罐髮膠,一雙球鞋,兩套運動服,兩三捲錄影帶...。 
還真的很少。 
然走向前,既然這是爸爸做的決定,他能說什麼? 
「...」兩隻眼睛直直的看著玦,光著的上半身白皙卻充滿肌肉,陌生的臉孔...真的要和他睡同一間...真的要叫他哥哥嗎? 
發現然的視線,玦把東西都弄好後走到房門口。「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如果不是為了我媽,我也不想和你同一間。」 
「呃...!」被發現心裡想的事情,然的臉馬上飄出一片淡紅。 
玦沒有理他,直接走出房間。 
+++ 
「所以說,對方也有小孩嘍?」 
一個少年拿著柳橙汁,看著眼前比他大上兩歲的少年。 
拿著柳橙汁的少年臉蛋稚嫩,平平的劉海,眼神透露出沉默的氣質,看起來大概14...15歲。 
「嗯,好像跟你同年。」另一個少年一手撐著臉頰,一手拿著薯條在啃。 
吃薯條的少年一頭稍長的頭髮,劉海往右邊分,眼神充滿魄力,身體即使穿了衣服也看的出來很結實。 
「對了玦。」少年將柳橙汁擱在一旁。「你有跟人家好好相處嗎?我想是沒有...」 
「欸,子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個性,我對那種小鬼沒有興趣。」名為玦的少年嘆口氣。 
「喔?那你是說你對我沒興趣?」子晰淡淡的笑了笑。 
「你知道不是那樣。」 
「...」 
「欸,玦...除了我,你還有別的朋友嗎?」子晰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嗯...說有的話是有,不過也就那幾個隊上的朋友吧?」說完,玦轉頭看著子晰。「怎麼?問這個幹麻?」 
「沒什麼...因為我也有另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如果我是你唯一的朋友我會很過意不去的。」子晰的表情不像在笑,但也不像生氣或難過,總之就是很平淡,沒有情緒起伏的臉孔。 
「雖然我人際關係沒有很好,還是有一兩個朋友的好不好。」玦也笑了笑,拿起旁邊的足球。「好了,我還要去晨練,先掰嘍。」 
「嗯。」 
子晰吃完,走出麥當勞就看到有個人影從這邊來。 
「子晰!」那是一個外型很可愛的少年,劉海因為過長而塞到耳後,但還是掉了很多下來,明明臉蛋很可愛,眼神卻很成熟,成熟到...不像是一個少年。 
「阿...然!」子晰跟來的人打了聲招呼,一起抖向學校的方向。 
-------------------------- 
喔喔喔! 
這篇離楔子真是遠到可啪呀! 
終於終於打出來了(哭 
好感動呀! 
小嫣然很可愛喲! 
喔喔抱歉,下一回才會詳細提到他們的名子XDDD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快樂的一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