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端午節賀文。最可愛的麻煩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一個少年靠著牆壁似乎在等人。 
路過的女性都不由得瞄他一眼...不!是好幾眼!不管是老的少的只要是女的都會看上至少兩眼! 
少年身形修長,皮膚白皙,小白臉...呃,是美少年阿! 
「抱歉,可以問個路嗎?」少年站到女孩的面前,露出閃亮到像聖光降臨人世的笑容。 
「嗯...」 
女孩的身材凹凸有致,加上他可愛的臉蛋有種不協調的...美感? 
「我...」 
「鏡華!」 
少年才剛說出一個字,就被另一個人打斷了。「鏡華!你在這啊?你家小月呢?」 
「...」名為鏡華的少年一臉哀怨的轉頭,剛剛快把到手的女孩已經閃人了。「你一定要在我釣獵物的時候來打擾我嗎?」 
「呃...抱歉。」到錢的人正是璿,手上還提了一袋粽子。 
「...算了,不過最近的好貨真是越來越少了。」 
「是啊是啊!不過...」璿微微的笑了一下。「你的身邊...不就有個極品嗎?」 
突然,鏡華一把抓住璿的衣領,嘴角雖然上揚,眼神卻散發出淡淡的殺氣。「不要打我家小月的主意。」 
「開玩笑的拉~誰敢碰你的獵物?」 
「他不是獵物。」璿的衣領鬆開了。「是 愛 人。」 
「...喔!好噁!不要看著我講這種話--」 
「...」 
鏡華轉過頭去。「我說的是真的。」 
「...這樣沒問題吧?你可是國際通緝要犯喔。」 
「放心吧...等哪天你遇到了就會知道我說放心是什麼意思了。」 
「...」 
「對了,你手上那是什麼?」 
「嗯?」璿回過神,舉起手上堤的粽子。「粽子阿,今天是端午節喔!」 
「欸!我都忘了...吼,粽子要自己包才對啦!」鏡華搶過粽子,看了幾眼。「自己做的才好吃。」 
那也要看是誰做的吧? 
「你家小月會包粽子嗎?」璿想了想,既然是端午節,大家一起包粽子好像也不錯。 
「...小月不會下廚,不知道粽子會不會...總之我會帶他去啦!」鏡華笑了笑。「記得去買材料喔!」 
「我買?」 
「你又不會包,到時候也是要我跟幽出力,你出錢又沒差。」況且三個人之中錢賺最多的就是璿了啦! 
「喔,好啦好啦...那是啥?」 
璿本來要轉身離開了,看到鏡華在旁邊的攤位買了一些草又轉回來。「艾草?」 
「你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端午節要掛艾草...」鏡華看著璿,想起璿是天才卻又是常識白痴。「去霉運...避邪的。」 
「...你中邪了?」 
「才不是!」 
將艾草綁在一個袋子裡,掛在身上。「只覺得最近很雖,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用。」 
「哪裡雖了?」 
「認識你就是雖的開始。」 
「哈哈!那你不就是雖人了?」 
「...不好笑。」 
「你先開始的欸!」 
璿臉無辜的看著鏡華。「不然你到底是怎樣雖啦?」 
「很多...就像剛剛你害我跑了一個好貨,其實在之前已經跑了三個了真是奇怪...還有最近小月都不是很理我,一直打他的小說...。」 
「...獵物跑掉我只能跟你說;嗚呼悲哉...但你家小月不理你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吧?」 
「你一定要說出來嘛!?」 
「原來你是想把一切的錯都托給雖運喔?小心這樣真的會雖喔。」 
鏡華默了。「...好了好了,不跟你講了,我回家去接小月。」 
「嗯,就這樣嘍~」 
+++ 
「啊!」 
隨著聲音之後,就是整顆粽子掉到地上,還散開了。 
「...這已經是第五次了--」璿看著地上可憐的粽子屍體慘叫,即使他錢賺的多也不能這樣浪費食物啊! 
殘月督了一眼抵上的屍體,微微的皺眉。 
「...我不包了。」就像是小孩子鬧彆扭一樣,轉身就走到客廳,躺在沙發上。 
「小月阿...」本來還想說可以一起包粽子的說...。「好吧,你在那邊等!我馬上包好!」 
幽在一旁笑了很久,那個國際通緝要犯湖鏡華竟然還有服侍人的時候阿。 
「你們包你們包,我來去跟你家小月聊天~」璿一臉笑意的推開鏡華,奔向殘月。 
過了一段時間,鏡華一邊包著粽子,一邊轉頭看了殘月那邊又轉回來。 
「幽。」 
「嗯?」 
幽淡淡的回應一聲,發現鏡華沒有繼續說下去,奇怪的抬頭。「怎樣?」 
「我總覺得,璿那傢伙很想動小月。」 
「...怎麼說?」 
鏡華緩了一下,好像再回想什麼。「總覺得他一直在提醒我小月是極品...」 
「...」 
幽想了一下,又笑了笑。「或許吧,不過他膽子沒大到跟你搶人吧?」 
「也對。」笑了一下,鏡華繼續低下頭包著他最後一顆粽子。 
打開瓦斯爐後,幽的聲音傳來。「鏡華。」 
「嗯?」 
「你真的動情了嗎?對殘月。」 
「是阿沒錯。」 
完全沒有思考,在幽剛問出來不到一秒的時間鏡華就說出了肯定的答案。是阿,他愛小月,非常非常愛,愛到無可自拔。 
「不過你有沒有想過,他還有很多路可以走?」 
「這樣說起來我和你也還有很多路可以走阿。」 
「...」 
鏡華笑了,把一瓶酒倒入旁邊的湯裡。「我愛他,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他,給他住給他吃給他穿我都沒問題。」 
「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我認識的鏡華了。」幽輕笑了幾聲,這種笑聲要是被女生聽到了,肯定迷到一群人。 
鏡華也笑了幾聲。 
是阿...他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呢?以前的他說有多無情就有多無情,耍很不手軟,冷血都不足以形容他了。現在...卻願意為了一個人做到這樣。 
「我聽璿說了,你最近很雖?」 
幽突然轉了個話題,但其實上一個話題也講不下去了吧?「是阿,是滿雖的...」 
「不過我覺得你最大的雖源...也就是麻煩好像就是你家小月喔。」想了想,之前發生很多雖事不知道都是誰引起的。 
「這樣阿...」 
鏡華低頭沉思,看到湯滾了就微微笑著把湯端往廚房。「如果這樣...我好像沒有這麼雖了耶,沒想到我的麻煩這麼可愛。」 
「...」這下連幽都起雞皮疙瘩了。 
+++ 
「鏡華...你好賤...」 
璿看著坐在床邊的鏡華,他手上抱著的是癱軟的殘月。「你竟然在湯裡面放酒灌醉你家小月...。」 
「什麼好賤?我本還只是用來提味的,誰知道會引來這麼好的結果?」 
鏡華緊緊抱著殘月,這個難得的機會怎能不把握呢? 
「...賤者無敵。」幽笑了笑,轉身走出房間。「不打擾賤人了~」 
看到幽這麼識相,璿呵呵的笑了幾聲。「可是我想留下來看賤人...」 
「不用看了,我什麼都不會做。」 
「咦!?為什麼!?」 
鏡華緊緊抱住殘月,將頭埋進他的懷裡,笑的一臉幸福。「這樣就夠了。」 
「...切!什麼嘛~」先生,殘月才15歲欸... 
突然,鏡華感覺到好像有股拉力,才意識過來就發現自己正吻著殘月嬌嫩的睡臉。 
-------------------- 
是說... 
最後到底是怎樣呢?小月其實沒有睡著嗎? 
這篇其實打的很混,兩天才打完XD 
這是久違了的新文喔! 
端午節快樂啊!各位!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