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之User。P36老師

「你在胡說什麽!?」玄祐靠近少年大吼。「使用者就是在說14年前被射入基因的20位嬰兒啊!」 
少年一樣淡淡的笑著。「我問你,你做試驗時,會一次做出20個一樣的東西嗎?」 
「怎麼可能?做實驗通常會2.3個一樣的,確認之後,再增加數量...」玄祐瞪著少年,老老實實的回答。 
「沒錯!」少年笑了笑,伸手捏玄祐的臉。「哈!好可愛!真好,可以保持這張臉,像我只能保持18歲的樣子!」 
瞬間,玄祐的臉像是被火燒過的紅,甩掉少年的手。「你...你你你幹麻啊?」 
「臉紅啦!這個年紀果然最好呢!」少年邊說又邊伸手摸玄祐的臉。「哇,好燙!」 
「你的意思是,你是在比我們更早的時候,被注入基因的?」司走到少年面前。「那你說保持這張臉是什麼意思?」 
「啊!我忘了說了!」少年笑了笑。「我叫水城,是比你們早的到這個力量的前輩喔!」 
「到底...是怎麼回事?」青羽從人群中走出來。 
「呃...連...」水城一看到青羽,馬上就愣住了。「你是...青羽?」 
「你...你知道我?」青羽看著水城。 
「呃...不...使用者裡我記得一些人的名子。」水城邊說,邊很不自然的撇開視線。 
「快說阿。」銀狼推開青羽。「你不是要跟我們說些什麽嗎?」 
「呃...對吼...」水城笑了笑說。 
「簡單說,在你們體內的基因製造出來之前,製造的人為了實驗,一開始只做了三個。 
他們將三種不同的基因分別注入三個三歲兒童的體內。 
我就是其中一個,另外兩個也是我的青梅足馬。 
不過,我被注入基因,是29年前的事。」 
「29年!?」玄祐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水城。「怎麼看都只有18歲啊!」 
「當然阿,因為我是18歲沒錯。」水城還是一樣,淡淡的笑著。「被注入基因的那一刻開始算,15年,15年後,能力依然存在,但身體會停止成長,這就是這個基因的副作用。 」 
「咦!?」全員發出極大的驚嘆號。「那我們不就會停留在15歲或16歲!?」 
「沒錯!」 
「怎麼會!」 
「這樣會怎樣啊?」 
就在所有人一團亂的時候。 
「你們現在該擔心的不是這個。」水城的眼神...呃...不,嘴型稍顯認真的說。 
「獵是20位擁有和你們相同能力的國中生所組成的,其成員就稱為狩獵者。 
他們的能力跟你們一模一樣,也就是說,你們有風之使用者,他們就有風之狩獵者。 
而且,他們的基因是完成品,你們的是未完成品,也因為是未完成品,怕以後會麻煩,所以儘早消滅。 
還有,他們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高手,剩下的1.2.3小隊可不像4.5小隊這麼好解決。」 
「更何況...」水城將視線...不,將頭轉向從剛剛就聽不懂半句話的雨。「你們這裡還有剛剛才發現自己是使用者的人。」 
「呃...她也要戰鬥嗎?她什麼都不知道...」青羽走倒水城面前,緊張的說。 
「不知道就讓她知道就好了!」突然,水城的聲音不像剛剛這麼輕浮,而是嚴厲。「不管怎麼說,使用者就是使用者,狩獵者一樣會找上門!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變強,然後擊垮他們!」 
「不用你說我們也會變強的。」玄祐以挑釁的神情瞪著水城。「而且,只不過是試驗品的你,有什麼資個說我們?」 
「哦?是嗎?」水城恢復了輕浮的嗓音,但這股寒氣,卻從這樣的嗓音中飄出來。「如果試驗品失敗,會再繼續以一樣的東西又做20組?」 
「沒錯 ♥ 」拉爾走到水城面前,笑著說。「不管論實力、經歷、基因,我們和狩獵者都是比不上你的。」 
「哦!你們之中還有腦袋可以用的傢伙啊?」水城淡淡的笑了笑,又看著拉爾。「沒錯,身為最初試驗品的當時那三個人,基因不但比未完成品的使用者強,也比後來追加的完成品狩獵者強。」 
「而且...就這樣讓你們自己摸索,胡亂練習,遲早會全軍覆沒的。」說完,水城將手放到拉爾的肩膀上,笑著說。「所以,從今以後,我就是指導你們使用能力的老師。」 
「開什麽玩笑!」玄祐推開檔在他前面的拉爾。「我們憑什麼要相信你?而且,誰說我們就一定比你爛?」 
水城淡淡的笑容又出現了「你認為,你可以打贏一個比你多修練了20幾年的人?」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玄祐邊說,不知何時,匕首已經出現在手上了。 
「想試阿...」水城雙手插進口袋,露出淡淡的笑容。「可以阿,不過...如果不抱著殺我的決心...你會被我打的很慘喔!」 
「呿!你還真敢講啊。」玄祐二話不說的衝向水城,雙手各抓一支匕首。 
「?」瞬間,真的是瞬間。就在玄祐衝過去的那一瞬間,水城就像是消失一樣。很輕易的,躲開了。 
「怎麼啦?剛剛我只是後退一小步喔。」水城用充滿挑釁意味的口吻說著。 
「呿!」玄祐又再次衝過去,在水城閃開的瞬間,他轉身了。正面對著水城,抓起匕首,射向水城。 
「咦?」匕首才剛射出去,水城又不見了?「唔!」突然,玄祐感到胸口的劇烈疼痛,受不了的伏倒在地。 
「唔...咳咳...咳咳咳...唔...呼哈...哈哈...唔...」玄祐抓住胸前的衣服,劇烈喘息。 
「玄祐!」青羽衝向前,看著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玄祐。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我只是"輕輕"的在他胸口碰一下而已,只會瘀青,過幾天就好了。」水城看著玄祐,口氣稍顯嚴厲的說。「我...只是給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一點教訓霸了。」 
「唔...咳咳咳...」 
「即使你這麼說...也不行傷人阿!」青羽用一貫不堅定的眼神看著水城。 
「呵...真像阿...」水城淡淡的笑了。「如果眼神再堅定一點...就一模一樣了吧...」因為水城講的很小聲,似乎沒人聽到。 
「好吧,我為動手這件事道歉,但是...跟狩獵者打可不是只有這樣,是會喪命的。」 
淡淡的笑容,增加了微笑的幅度。「如果不想死,就讓我教你們如何使用你們的能力吧。」 
------------------------------- 
小夭;「所以,使用者其實有23個人? 
            赤焰指的就是這件事嗎? 
             但青羽的年紀並不符喔! 
               再想想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